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展 >> 浏览文章
诗展

2018年第9期云南青年诗人联展(5)

作者:佚名 编辑:胡兴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8年11月06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2018年第9期云南青年诗人联展(5)

星空璀璨


朝天马的诗

朝天马,本名李发强,昭通彝良人,1975年生,乡村教师。有诗歌在《星星》《诗歌月刊》《上海诗人》《滇池》《岁月》等刊物发表。


搬运工
 
他们佝着脊背,用破口袋包着
灰色的头,仿佛在保护他们唯一的
财产。事实上,他们的身上已经糊上了一层
厚厚的水泥。他们的皮肤坚硬,头发坚硬,睫毛
    坚硬
如同楼房坚硬的承重柱,只有蹒跚的脚步,才是
    他们
不小心打造的豆腐渣工程

这些搬运工扛着水泥,每天在我上下班经过的路
    中央穿行
汽车遇到他们,全都停下来鸣笛
给他们行注目礼
 
 
评:
朝天马有冷眼旁观的清醒,能捕捉到不错的诗材,最大的难题在于怎样发挥语言的表现力。《培训会会议纪要》有意思,冷静描写,客观陈述,那位端坐主席台拿腔拿调很把自己当回事儿的正襟危坐者让人忍俊不禁。(朱彩梅)


陈德远的诗

陈德远,云南宣威人,1986年生,现为文山州砚山县乡村小学教师,居文山。有作品在《诗刊》《星星》《散文诗》《上海诗人》《北方文学》《边疆文学》《云南日报》《滇池》《含笑花》等刊物发表。有作品入选多种诗歌选本。


在大风中摇摆不定的时光(组诗)

青蛙

一片荷叶就够了
坐上去。对着一朵莲花
念诵着凡人听不懂的经文
念完一遍。就跳到水里洗一次身体
每天反复地念诵,反复地洗
呵!红尘里最伟大的修行者
每天。反复地对着我的宿舍楼
念诵着天籁般的经文
有一次我听懂了
它对着一朵莲花
高喊:
玄黄!玄黄!

评:
陈德远的乡村诗,质朴、简洁、真切,带着新鲜的泥土味,是刚刚从大地里捧起来的泥土,而非装在罐子里展示的文物。(纪梅)


楚小寒的诗

楚小寒,原名杨坤,云南景东人,出生于1986年4月。做过新闻记者,当过杂志主编,曾有作品发表于《诗刊》《边疆文学》《滇池》《青春》等多家刊物,2016年获滇东文学奖。现居昆明,供职于某行业商会,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父亲住院记
 
年迈的父亲
再次住进了医院
 
病是老毛病
依然是肺部的问题
(作为一名石匠
他曾用十六年的职业生涯
撑起了我,并不辉煌的人生
也给他的晚年
埋下了巨大隐患)
 
我的无奈在于
他总是像小孩子一样
不积极配合治疗
不按时按量吃药
 
他的哀伤在于
他曾为百余人打造过
极出色的墓碑
到最后,却无力亲手
为自己打造出
哪怕最简陋的一座
 
此刻的我们
就这样,默默地相对
竟无语言说


评:
楚小寒的诗是散文化、口语化的,他关心那些他所熟悉的事物,比如故乡的消失,父亲的命运。他的诗叙述流畅、干净,但密度、力度、辨识度有待加强。(陈林)


邓溪的诗

邓溪,云南昭通镇雄人,云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昭通市作家协会会员,语文高级教师,现任教于盐津县第一中学,偶有小说、诗歌发表。

日常

风很远,夜很近
十步之外
阳光在门口
犹犹豫豫徘徘徊徊
一些影子和声音来来去去
像一个人的前世和来生

沏一杯茶
把自己罩在杯口
像一个打坐的僧人
不修前世,不修来生
在现世
隔着玻璃
风很远,夜很近

评:
邓溪的诗有细腻贴切的描摹,对生活与生命有自己的感悟,已经能领悟一些诗的妙处。《在浦东大道上看蚂蚁》把大道与蚂蚁二者之间“卑微的大”与“尖锐的小”放置于同一取景框内,本身就是有内在张力的。(唐诗奇)


郭秀玲的诗

郭秀玲,80后,双柏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协会员。作品见《人民文学》《诗刊》《边疆文学》《滇池》等百余家报刊。在省内外征文中多次获奖,作品入选《中国文学作品选》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响亮的月光》。现供职于中共双柏县委党校。

她得了一种病:
中度孤独

她买了一辆二手车
一套二手沙发
一台二手电脑
一张二手大床
和四十二岁离过婚的张二
住进了跌价时买的二手房
过她的二手生活

她二十六岁
虽已第四次结婚
之前生过一娃
但她发誓从没干过有背良心的事

她说女人越嫁越胆大
男人越讨越胆小
为此,第一个老公觉得她傻
休了她
第二个老公觉得她可怕
驱走了她
第三个老公看在为他生了女儿的份上
把她送回了娘家
现在为止
倒还没和第四个老公说过上面的话

她的口头禅是:
让我想想,让我再想想
路不通时选择拐弯

她不爱发脾气
长着刀子嘴豆腐心

她说,她想做个观音
在世间一直活着


评:
郭秀玲的诗聚焦世俗生活中小人物的生存状态,用笔平实、朴素,却加入了黑色幽默式的调侃,在举重若轻的陈述中,让苦难似乎也不那么苦了。诗人语态自由,叙述简明流畅,但诗歌写得过于流畅,诗的质感与意蕴就弱了许多,需仔细打磨。(唐诗奇)


和慧平的诗

和慧平,原名和会平,1976年2月生。籍贯:云南祥云。著有诗集《另一种声音》《幸福是水做的》。 写诗二十余载,有部分作品发表于《诗选刊》《星星诗刊》《诗林》等,作品入选多种权威诗歌选本。


这个金银花的春天
 
金黄来自太阳的肌肤
银白来自月亮的温度
金银花,你这花中的草根美人
一直居住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里
忍冬是你不施粉黛落落大方的小名
你在苍凉的黄土地上展开细碎的脚步腾挪起舞
曼妙的舞姿便擦亮了整个明眸皓齿的春天
 
说起春天,我冰雪聪明的十万个金银花妹妹
便露出两排整齐细碎的牙齿
用温情的多声部朗诵春天
在这个字正腔圆的春天里
朵朵金银花用特有的芳香
为热毒发疹的地球凉血解毒    疏风散热
 
这个金银花的春天,我的妹妹举起太阳和月亮的火焰
 

评:
太阳,月亮,美人,妹妹,苍凉的土地,曼妙的舞姿……如此之类在上世纪后半叶数十年中被使用泛滥的词和词组,在今天如果不能被冲洗一新,诗意效果必然大打折扣。(纪梅)


楚小乔的诗

楚小乔,本名乔伟惠,1988年生,云南楚雄人。自由职业。诗歌散见《边疆文学》《滇池》《金沙江文艺》《中国诗歌》等。


与你

1
犹记得与你对视时,夜色覆在水面上
一尾鱼轻巧摆尾
涟漪像小夜曲 ,晃荡出
尘世的温柔——
这多像一个梦啊,梦里你不是你
我却是真实的、慌乱的自己。

2
我们唇齿相依,我们
说着无用的醉话
我们十指相扣,在彼此的掌纹上
衍生出一条小径,那儿
细草微风,星垂平野。

评:
楚小乔的诗还保留着日记里写心事的状态。如果要把它们转变为诗,就需要经历另一重锤炼。(方婷)


郭应国的诗

郭应国,布朗族,1991年出生,云南临沧人。作品散见《民族文学》《诗刊》《诗歌月刊》《星星》等各种刊报。鲁迅文学院第十五期少数民族创作班学员,曾多次获各种文学赛事奖项。现为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个人诗集《归人或者过客》。


笔记

要避开一些流言,梦就越来越远
心中有话不得不速敞开
你说的风景还是猴子林,我看的依然是
土佛山上的佛,世间的笑,我们各自参悟
我们像梦一场,说相遇已经过去
流水还在打捞枯去的细语,夕阳慢慢靠近黄昏

在边陲之地,像一只受宠之鸟
把体内的啼声放出
不必怕诸神醒来,我已备好杯盏
醉一回华夏,龙的传人热爱这方山河
清风徐来,湿润行走之心,我就在这高歌

请不要怀疑,我还没变成一条鱼
你说的七秒记忆远远不够
就要远走了,我会想念的

评:
语言表达文艺清新抒情风,为赋新词强说欢喜强说愁。(朱彩梅)


吉克的诗

吉克,本名吉克木呷,彝族,1983年3月生,现供职于丽江市文联。作品曾发表在《民族文学》《星星》《诗选刊》《文艺报》《边疆文学》《云南日报》等,有作品入选《2016中国青年诗人诗选》《青年诗歌年鉴(2016年)》等选集。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在云上

早上外婆喂猪时
一架飞机从天上嗡嗡飞过
我们像一窝蜂跑出来
外婆说
它飞得那么高
会撞到云吗?

今天当我坐在飞机里
飞进众多云中时
我想起了外婆
她们这时应该安详地坐在
一朵云中
安详地望着
她们的子孙们
匆匆掠过


评:
吉克的诗里尚存天真,像一个孩童的眼看世界。天真是人类心智的起点,但也需要经历语言的沉淀。(方婷)


加撒古浪的诗

加撒古浪,彝族,80后,高中教师,云南省作协会员,现居小凉山。作品散见于《中国诗歌》《诗潮》《边疆文学》《滇池》《诗词》《云南日报》等杂志报刊。诗作入选《天天诗历》《彝诗签》《中国诗人生日大典》等数十种诗歌选本,著有诗集《把月亮种在村庄》。

拉布与阿罗

拉布的一生没有娶,阿罗的一生也没有嫁
他们的一生,平静如水。都长着黑土的脸
草可以长在头上,喜鹊也可以筑巢
逢人便鼓动着腮巴,把苦难咽进肚里
比划着手脚,把村庄描摹成圣地
很多时间,扛着一把锄头,把太阳也扛进屋里
在寂寞的夜里,点燃人间的烟火
他们就像母子(实际是拉布是阿罗的侄儿)
他们不曾远行,但也许有梦,像星星般闪亮
他们的远方是村口的自留地,自留地外的小镇
他们在茅草屋里哭,在茅草屋里笑
在院坝,他们堆满了一堆又一堆的草垛
同时,堆满了一堆又一堆的光芒
仿佛堆起的是他们的一生,渐渐腐烂却又永恒


评:
这是两首写故土乡亲的诗,加撒古浪对他们苦难人生的深切体察表现出诗人的悲悯情怀。村庄/圣地,远方/自留地,草垛/光芒,腐烂/永恒……这些截然相反的意象准确地切入生存的艰辛与悲郁,让诗歌充满痛感,诗本该拥有的轻盈和重量由此呈现。(唐诗奇)


李鑫的诗

李鑫,云南镇雄人,化妆品工程师。作品见《赤水源》 《诗选刊》《诗词》《扬子江》诗刊、《昭通作家》 《滇池》等期刊。


当我们说起生活

靠玩小伎俩活命的菜贩
袖子里藏着镊子的小青年
清晨六点在路灯下等客的摩的司机
一边咳嗽一边灌酒的陪酒女
年轻的按摩女
每天都需要做头发的夜店公主
提包装满避孕套的某一户人家的女儿
推着洋芋烧烤车东躲西藏的中年汉子
被指使卖玫瑰花的女童
被砍断四肢要钱的乞丐
医院门口打着以命偿命横幅的白色群体
蹲在街头抽烟的理发师
开着宝马在大学城晃荡的秃子和胖子
虎狼一样冲进公交车的老年人
广场上争地盘的跳舞人群
烧烤摊砸啤酒瓶的方言和刀子
围堵电动车的值岗亭
玩文字游戏的学者,说假话的专家
那些推销员、传销客、电话骗子
无所事事的拆迁户
那些卖血的、卖肾的、卖骨头和力气的
那些清洁工、屠夫、职业打假人、网络主播、酒托
那些专员、会计、流水工、服务员
那些制服、棍棒、镣铐、枪口
那些假额头、假脸、假胸、假身份
北京路上,当我们说起生活
我一定会和你提起
这些轻飘飘的卑微和颤栗
这些纸屑一样飘散和拥簇的人民
当然,我还会和你重申
他们人民的身份

评:
铺排阵势不小,可惜抒情凌虚,没有一个稳固的着力点,落空了。(朱彩梅)


刘常德的诗

刘常德,1985年生,云南西畴人。2004年考入云南民族大学并开始诗歌创作,偶有发表。现居昆明,银行职员。

农民的城

饮啤酒暖身。饮白酒凝神
做汽配的大叔,擦鞋的小舅
干电焊的三哥,卖药的老二
在腊月冬天,于凌晨西坝
突然,我们又兴致勃勃
像四个月前某天
谈起家乡的穷。再一次
我们谈到那些年在家有多不易
要挣一分钱。我们一致认为
昆明很大,比梦想都大
西畴很小,比汗滴都小
出来很对,不用在乎,守大门还是扫地
送水或拾破烂。某某,最近又有起色
某某,又打算如何……其实这些
也就是我们整晚的谈论。我们不停谈
无非想证明我们比某某某都强
室内,出租屋的旧电灯昏黄;屋外
是无边无际的黑


评:
诗人刘常德是一位银行职员,所以有机会目睹《办工资卡的服务员》屡屡填错并划掉职业栏的经验。从“第一次”到“第四次”,诗人不厌其烦地描述了这个一错再错的过程,将服务员如被宿命捉弄的挫败感清晰地刻画在纸上,冷静白描的笔触蕴含着隐忍的同情和悲悯。(纪梅)


黄毅的诗

黄毅,网名风往北吹,昭通镇雄一所山村小学教师。有诗歌在《昭通日报》《赤水源》《安源诗刊》《昭通作家》等杂志和各大微信平台刊发。


大雪

雪落下,有人孤身离开
有人在夜里紧抱柴火
也有人,往身体里摁几颗钉子
仿佛自己就是
立在人间的墓碑


评:
这首题为《大雪》的诗,写的是雪中人:孤身离开的;抱紧柴火的;往身体里摁钉子的。诗的最后一句有理趣,有点睛之妙——所有人都用各自的行为,书写自己的碑文。(陈林)


刘仁普的诗

刘仁普,汉族,生于1979年7月,云南昭通永善莲峰人,暂居东莞,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青春在歌唱》(合著)、《低处倾诉》《故乡的名字》三部,在《中国诗歌》《大地文学》《边疆文学》《边疆文学·文艺评论》《滇池》等杂志发表诗歌和评论。

  
哥哥

哥哥。此时,已是子夜时分
天与地都被装进了黑夜
街灯,是一只只醒着的萤火虫
它们只有在夜里才吐芳怒放
我深藏在廉价的房子里,体内
塞满亲人的影子,如水里的鱼
在我浑浊的血液里游来游去
我由此看到的不是瞬间,而是永恒

哥哥。万物都有存在的意义,包括
家人,和你我。而我的骨头里
始终驻扎着一个虚幻的梦,以至于
我们的分离总是大于相聚,存在的
是你和我早已混为一体的血液
如黑夜里的天与地,不分彼此
看,你易老的不惑岁月正站立在
我的瘦骨上,倾听我的呼吸

哥哥。多少年来,你都足不出户
与喂养我们一起长大的土地
相依相守。直到土地干裂,直到
久望无雨,生活不堪承载的重
落进你的天空,你才在太阳出山之前
向外奔跑。从此,家和远方
在你的梦里梦外成为一条线段
起点是终点,终点是起点

哥哥。生活不易,可我们都须扛起
命运的陀螺在我们身体里旋转
虽然疲惫,但无法停止。生活是一幅画
我们只需尽情描摹,是非成败
都是一种遥望而不可及的虚构真相
我们将它隐于酒和水,真假醉意
只需你我自知,在醉和不醉之间
让我们一起倾听生存吧

哥哥。你我之缘,源自血浓于水
在我们成长过程的深巷里
你总是以哥哥的身份在前探路
风雨起,我和妹妹
都曾在你薄如蝉翼的衣裳里躲过
夜深人静之时,我向你述说。我知道
表达是一种最柔软的语言
却能穿透我们体肤,抵达深处

评:
刘仁普的诗既坚硬又柔软,生存、命运、现实这些坚硬之物像蚌壳一样,柔软是它的内在之物。而这种内在的柔软恰是坚硬的现实喂养而成,如《纯白色的羊》里所见到的那样。(陈林)


马升红的诗

马升红,汉族,生于1981年秋天,云南陆良人,中共党员,九三学社社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诗潮》《芳草》《滇池》《边疆文学》等发表作品。主编《往事与随想:一个纳西人的生活、记忆》(2009年)。出版诗集《丽江在左,陆良在右》(2010年)、《牯牛山雪》(2017年)。现供职于中共东川区委办公室。

这里

这里是牯牛山下。
有城池,有寺庙,
有钟声,有半亩荒田。

在这里,
你清瘦的身影,
矮如尘埃。
你本是芭蕉,
小江两岸,芭蕉
葬了流水。

在这里,
你的絮语,苦难,死亡
在车窗外,在你
放声痛哭的声音里。

这里,你来过
你无家可归,
你本无家。


评:
马升红的诗惯于用排比形成类似歌的节奏。但这也正是当代诗需要小心的地方。(方婷)


刘金富的诗

刘金富,生于1980年,云南省大关县天星镇人。在《北京文学》《边疆文学》《天津文学》《鸭绿江》《神剑》《滇池》《诗林》《散文诗》及《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过小稿子,著有诗集《村庄的孤独》。系云南省作协会员,现供职于云南永善县文联。


一条杀死自己的河

一条丢失生命的河流
起初,它只是想打个盹
不料却睡了一觉
还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举起屠刀
砍向自己的
波涛汹涌和桀骜不驯
之后,它再也没有醒来
任由船只的牙齿
咬碎仰望的头颅

评:
刘金富的这几首诗都偏爱书写江河,诗里有大气象。他的诗多来自于生活经验的所见与所感,时隐时现的主体隐藏在诗句背后,因而有控诉与悲情。(唐诗奇)


麦田的诗

麦田,原名普元玺,作品偶见于《诗刊》《人民文学》《大家》《创世纪》(台湾)、《边疆文学》《绿风》等,现居大理祥云。出版有诗集《妈妈在天上看我》《南行记》《云与南》。


冬天

雪似乎还在簌簌下着,
还继续
为白色的大地
施加着
白色……


我想修建一座北方的
草原给你,给你储藏
马匹和远方。


评:
麦田这几首短诗不囿于技巧,自由随意,诗境从容宁静,但对于诗来说有些直白浅近,意蕴稍显不足。(唐诗奇)


诺苏阿朵的诗

诺苏阿朵,本名普蓝依,彝族,出生于云南省楚雄州牟定县。有作品散见于:《解放军文艺》《边疆文学》《星火》《陕西文学》《云南日报》《滇池》等。


在化佛山

在化佛山
比我舍得说话的
是漫山的马缨花
大红、嫩粉、素白、鹅黄
               
与之相对立的
是庙宇里的诸佛
保持着一个面目,始终
借木鱼的哑嗓子
数着心跳的声音

评:
自然是诗人诺苏阿朵的宗教。(纪梅)


丘炎山的诗

丘炎山,笔名南焱。1973年生于宣威。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选刊》《散文诗》《岁月》《散文诗世界》等,曾获长白山美育奖、曲靖文学创作政府奖诸奖项近50次,著有诗集《安魂曲》、长篇报告文学《迤东望春》等。


问候

早安,蜜蜂,黄雀,
早安,香樟树,太阳花
早安,奔跑的日子脚下的土地
所有恨我和我恨的人
爱我和我爱的人们
每一枚落叶都不言说沧桑
摘开一个纽扣,时光中传来
朝阳破土的巨大声响


我们都是土坯

我们本来都是土坯
为了成陶或瓷,我们
都接受生活的高温
冶炼。烧掉土的原色
烧掉泥的属性,烧掉
内在的水    甚至
尽量忘记自己……
以便出窑的时候
看上去更像是陶
或瓷

评:
可能是受第三代诗人的影响,诗歌写作的叙事化、散文化、口语化倾向非常明显。丘炎山这几首诗也在这一传统之中。同样,他也需要自觉克服这类写作常见的问题。(陈林)


宋明远的诗

宋明远,1987年生于云南楚雄,傈僳族。2010年结业于云南大学,同年入驻四川成都艺术粮仓,2012年返昆成立个人工作室“野狗制造”,现生活于昆明。

大春天

又是桃花和春天
除了发情
最不合时宜的风景和季候
外套穿上又脱下来
最后攥成一团拿在手里
你面若桃花
是因为有一颗汗涔涔的心脏
随时准备调情

“春眠不觉晓”
应该说的就是春困吧
除了发情
和两首不合适宜的破诗


评:
宋明远的诗很有生活气息,他的诗轻快、幽默、有趣味,非常自如。《种子论》有一些野趣与天真的东西,“就来这个世界上走一遭/看看山山水水/结点丝瓜、橘子、小葫芦之类”,但对诗还缺乏本质性的认知。(唐诗奇)


米吉相的诗

米吉相,90后,生于云南昆明,毕业于昭通学院。作品曾刊于《诗刊》《星星》《中国诗歌》《边疆文学》《滇池》等刊物。诗歌曾获第三十三届全国大学生樱花诗歌邀请赛特等奖、2015年中国邯郸大学生诗歌节诗歌二等奖、云南高校野草文学奖诗歌一等奖,入选第十届中国星星大学生诗歌夏令营。


年末,捧起流落的尘埃

灯光与车影,挑衅这个城市
喧哗深处的寂静
回首间,纷扰的俗事交织
那错结的网,已禁锢流言与欺骗
杀戮沉于深海,无迹可寻

雪山之下,我看见纵横的沟壑
装裹多情之下的素颜
龙的足迹,无异于蟒的身影
我也看见山峦之上
庙宇里颂经的虔诚士默念咒语
河水未曾倒流,落石却待命于高崖
往前一步,我们将看见前世
退后一步,也可能看见来生的蓝图

年末,疲惫的身躯之下
藏有家族的命运。求佛拜神
不问富贵,拒绝功名,只求一段姻缘
在今生,能将手中的流沙交给流沙
能将爱情托付给流年,能置姻缘于红尘
捧起流落的尘埃
方知乱世可能是多情的悸动


评:
米吉相的诗比许多同龄人的作品成熟。他能在从容的叙述中展现人世的某种情状和况味,这需要落实到对文字的掌控能力上。他不但建立了自己的修辞方式,而且善于使用动词,使他的叙述生动有力。《白纸述事》短短十余行,三个女人的命运跃然纸上。米吉相这样的诗作不少,他无疑是位有潜力的青年诗人。(陈林)


缪祥涛的诗

缪祥涛,笔名雨点,生于1981年,云南宣威人。有作品发表在《滇池》《边疆文学》《诗歌周刊》《云南日报》等多家刊物。认为诗歌可以让一个人重生。


我是树的反义词

冬天射出了冷箭
这严峻的时刻,有多少草命
在暗中听令

我身穿人世的旧毛衣
与之对峙
拿什么来抵御广大的北风和白雪

一棵树站在旷野中,落叶已尽
有鸟巢在稀疏的枝条间留守
呈现出越冬的勇气

在冬天,我是树的反义词
唯有掖掖衣襟来表示我的渺小


评:
词胜句,句胜段,段胜篇。缺乏内在贯通力,诗的空间狭小。(朱彩梅)


苏友仁的诗

苏友仁,哈尼族,80后,居于双柏。籍贯:云南双柏。


都有罪
只是你轻一些
王屠夫,要重一些
他杀过175头猪,342只羊,88只狗,鸡无数
月下磨刀,刀沾了魔性,透着幽蓝的光芒

收刀于袖横穿集市,避开警察、城管,以及孩子
侠客般提防着拥挤人群中有人突然拔刀
去会一个叫小平四的混混,将手刃于他
给了一张假币给站街女晴晴,早市开张,大不吉
走着走着,走出杨过一样的步伐


评:
《罪》,内容轻了,撑不起诗题。(朱彩梅)


孙成龙的诗

孙成龙,85后,云南富源人。主编《中国微小说诗》,有诗集《兄兄兄弟,先干干干为敬》。


除夕夜
 
在王菲和那英的
《岁月》里
莫名其妙
被人追杀
扛着自己的尸体
轻而易举逃回
打么沟
在村口折腾一夜
也没能找到
进入村子的老路
 
评:
孙成龙的诗,如《风筝》,不乏奇崛的想象力和画面感。(纪梅)


唐明霞的诗

唐明霞,1991年生于云南会泽,现居保山。有作品散见于《诗选刊》《山东文学》《诗江南》《青年作家》《边疆文学》《滇池》等报刊杂志及诗歌选本,曾获2016·滇西文学奖等奖项。


馈赠

总是要走完
这二月先于三月,三月先于四月
无始无终地轮回

究竟,桃花为谁开?

那么多眼睛与河流无法穿越的峡谷
唯有飞鸟的背最轻最重

你从蝴蝶的翅膀上来?
如此惧怕千灯万灯燃不尽的夜

不过是耳朵里的潮水淹没了大地
一块石头就能补天吗?


评:
唐明霞喜欢用一些偏古典的意象搭建自己的诗歌,这些意象背后站立着一个孤独的当代人。这样的写作其实很冒险,它容易陷入语言和情感的空转,损耗了诗歌的及物性。(陈林)


野麦的诗

野麦,本名茹鑫福,曾用名五棵树等。1974年1月出生,云南富源人,云南省作协会员。作品在《边疆文学》《滇池》《诗选刊》等报刊发表。


书册崖

面对嵩山的书册崖,我不敢抬头
每册石头做成的书
都在安静地呼啸,喧嚣地沉睡
比起石头做的书,我实在是
小得可怜的蚂蚁。无数陈列的大书
只把书脊露给人看,似乎还没有
打开嵩山之重的办法,似乎还没有
打开书册之重的办法
书卷在路上,这是书山
往上看,是悬崖。往下看,是绝壁
往远处看,是模糊的远方,太阳正把
七月的酷热,源源不断分摊给我们
现在,我又在书册中添加石头
把悬崖和绝壁硬塞给你


评:
野麦善于将诗意观看的一瞬(看“书册崖”和“照镜子”)延绵为广阔的空间和时间,容纳了丰富的意象和经验。(纪梅)


晏先树的诗

晏先树,笔名:白开水。云南镇雄人。有作品发表于《滇池》《昭通作家》《昭通文学》等报刊和网络平台。主张随心、随性、书写人生。


秘密

原谅我不能说出
隐蔽的部分
这些从天空逃亡的雪
多像那个黄昏
你用指尖弹落的灰烬

而在时间的暗流里
我的每一次奔赴
都是一双双洁白的翅膀
落在刀尖上


评:
白开水里有情味,语言简洁,干净利落,有一双慧眼,好好练练手,会更成熟。(朱彩梅)


王玫的诗

王玫,笔名:暐瑋,网名:千寻,傣族,居普洱。笔耕多年,发表诗歌,小说多件。云南省普洱市作家协会会员。2016年出版小说合著本《普洱爱情故事》,2017年出版个人诗集《等一人电影》。


喝酒的女人

第二杯酒喝下肚
她笑说,这一杯敬自己
四十多岁了还在广东打工

第三杯喝下时
她说,我没有做过新娘
但我很知足。他除了穷点
其余的都还好
并用蹩脚的动作
夹起桌上的一支云烟
也许,一根燃着的香烟
能烧掉她心头别样愁绪
哪怕抽烟的样子很不好看

她说家里种烤烟收入不稳定
孩子大学在读
在厂里打工每月按时发工资
能保障儿子生活费

老家的大麦酒
也许过于柔软香甜
浇不熄这个女人
返乡两天后又将离开的感伤
第四杯酒喝下时
她哭了


评:
王玫的短抒情诗中多少可以看出,她对生活中微妙之意的追求,但又不希望这些微妙之意是可以一语道破的。可是当代诗真正的微妙之意是什么?还需要进一步思考。(方婷)


徐雪芹的诗

徐雪芹,笔名紫陌,80后,云南宣威人。自小爱好文学,诗刊子曰诗社社员,中华诵读联合会会员,作品发表于《中华诗词》《诗选刊》等刊物。


大寒贴

风有些不安,倾斜着身体走过来
击碎一些,在寒冬里游走的疼痛
此刻,腊梅正仰着头,将雪花喊回来
她们之间,可以互诉衷肠

雪不是在降落,而是在上升
将身体安置成虔诚的姿势,托举新生与祭奠
她孕育的那枚绿,正在寻找合适的支点
开启新的航程

春水暗生。在冰封的十面埋伏里
开始排兵布阵:油菜花在一夜之间醒来
月光下桃花破蕾,溪谷里小草拔节
就连河岸的枯柳,也悄悄铺设一江春水的心事

推开大寒的寒,阳光在窗外,温度在心里
献一瓣绿给江南的酒,乌蒙山的落日
二十四桥的冷月,以及
那些曾在夜里,失去温度的星星


评:
徐雪芹的诗都是“有我之境”的抒情诗,她偏爱自然的四季更迭,把自己的过往、悲悯与敬畏安置在风物之中,如同诗人笔下最常出现的意象“雪”一样,呈现出纯净、素朴的诗境。(唐诗奇)


余文飞的诗

余文飞,1977年出生,云南寻甸人,笔名南云。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昆明作家协会理事、寻甸作家协会主席。现为某县级文艺刊物执行主编。


金沙江边看渔人捕鱼宰鱼


任江水浑黄
渔网拖泥带水
跳动的鱼是干净的
它的嘴里没有泥沙
抑或金砂
两只渴死的眼睛是干净的

血是干净的
剖开的鱼腹
是干净的
是座小小的庙宇
小心脏仍在搏动
像个断了香火的菩萨
仍在超度亡魂


评:
余文飞着迷于细微的事物,对日常生活的事件和场景具有敏锐细腻的感受力。《金沙江边看渔人捕鱼宰鱼》写得活灵活现,但我以为最后两行落俗了。相比之下,《清晨的溪边》要好很多,结尾是开放的,有回味的余地。(陈林)


袁嘉敏的诗

袁嘉敏,80后,云南昆明人,现役。诗歌于《诗刊》《星星》《边疆文学》《滇池》《中国边防警察》等刊发,获2017边防文学年度奖,参加首届全国新青年诗会。


白日梦

我没画过这样的画
比如大象睡在蛇肚子里
我没编过这样的故事
比如蛤蟆煮沸了天鹅的洗澡水
但当着太阳的面,我确实把隔夜的失眠
睡成了美梦
这是真的!


评:
袁嘉敏的诗大致是生活间隙里的一些随感和兴叹,尚未有对于诗的整体构想,但这也是诗歌写作的最原初形态。(方婷)


赵小米的诗

赵小米,真名赵宗会,云南昭通盐津县人,1980年生。2015年习诗,有作品发表《滇池》《海拔》《昭通文学》《昭通作家》等刊物。


动用一条江

这个清晨,受命于一条江的旨意
流水停顿,湖心温柔
石头画地为牢深陷其中

黎明抛下光的诱饵
水草、腐烂、沉沦的骨头上钩
一张网收拢就猎获一条不羁的江

千万滴江水尖叫着推出新一轮褶皱的太阳
多么奢侈啊
为了留住这个清晨片刻的温暖
我动用了整整一条江


评:
心有豪情万丈,笔法却还稚拙着点。(朱彩梅)


郑阳的诗

郑阳,生于昭通永善莲峰镇,祖籍玉溪;做过记者,开过酒吧;2012年获滇东文学奖,出版过长篇传记文学《辛亥名将谢汝翼》《白药之父曲焕章》;现为《先锋文学》网杂志总编,玉溪市作协会员,玉溪古滇国文化研究会会员。


忽然想起你

世界巨大无比,有时候
它比远方更狭窄,无法抵达
一个时代和又一个时代
浩瀚的深渊。历史转身的地方
只给了你一些酒,一些香烟
剩下的时刻,你只是个逃亡的奴隶

你甚至并未察觉,现在
握住这一刻,像是握住一口深井
最上面的一根井栏

世界形同虚设,有时候忽然想起你
也还有一些意思,一个人的音容和笑貌
如一部漫长的历史,和我一起演义

并不漫长的时光。有时如一把碎银
只够换一盏粗茶,把昨天
带到今天的面前,沉默不语


评:
郑阳的诗,往往起于阔大(“城市”,“世界”,“远方”“山上”),收于精微(“远方朋友的电话”,“一抽屉曾经的书信”,“母亲披着红绿条纹的围巾”),这种收缩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诗歌避免空泛抒情的危险。(纪梅)


张尚锋的诗

张尚锋,湖南湘乡人,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就职于云南省玉溪市文联。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潮》《解放军文艺》《散文百家》《边疆文学》等军地刊物。


在凡间(组诗)

在寒山寺

流水冻结山涧,万物凋敝
踏雪而至,梅花开在异地
唯有破土而出的竹笋
释放出春的信息
气温一降再降,至零度
那些原本柔软的事物,都有了硬度
如晨钟和暮鼓
山中的落叶
脚下的冻土,以及寒山寺
菩萨的心肠


评:
张尚锋对中国古典诗词与意象的化用已然熟稔,有灵性,能领悟。诗也有节奏感,但这种节奏更多的是外在的押韵,而非诗歌内在的节奏。(唐诗奇)


周永轩的诗

周永轩,汉族,生于七十年代,昭通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滇池》《昭通文学》《昭通作家》等刊物。


从最长的黑夜走回故乡(组诗)

大觉寺

老尼敲着木鱼,对着挂纸上的佛,唱
声音很小,尘埃坠地,不理我也罢

俯身,长跪,像佛一样不语
檀香濡身,不识经幡上的字,字挂在风中

莲池里无水,空着。把诗歌埋在里面
就当种上藕,明年谁陪我看盛开的白莲


评:
让事物和语词活起来,让诗意从观念系统和日常逻辑中破壁而飞,这大概是每个诗人都要努力做的事。我不知道周永轩是否有这样的自觉意识,但就所选的诗作来看,它们的完成度并不理想。以《大觉寺》为例,寺里的莲花并没有在诗中盛开,相反,诗落入了莲花的象征圈套。(陈林)

责任编辑 段爱松 胡兴尚


 

上一篇:2018年第9期云南青年诗人联展(4)
下一篇:2018年第10期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特辑
(作者:佚名 编辑:hxs)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018年第9期云南青年诗人联展(5)]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2018年第10期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特辑
  • 2018年第9期云南青年诗人联展(5)
  • 2018年第9期云南青年诗人联展(4)
  • 2018年第9期云南青年诗人联展(3)
  • 2018年第9期云南青年诗人联展(2)
  • 2018年第9期云南青年诗人联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