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文学奖 >> 获奖作家 >> 浏览文章
获奖作家

获奖作家—内陆飞鱼

作者:佚名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8年06月22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获奖作家—内陆飞鱼

简介:

  内陆飞鱼,名李仲,生于云之南,80后,彝人,影评人、乐评人。苟全杂沓人世,不安于咫尺当下,光影中偷得浮生。著有公路电影《毫无目的去一次远方》。


授奖辞:

    电影与生活,是他人与自我,是虚实相生。《谁到最后也会活成一部电影》是观影史,也是一次延伸扩大的写作,个体成长,时代变迁,尽显其中。内陆飞鱼的写作不避俗词,不脱虚空,以灵巧、智慧、朴素的语言,直入过往的生活,以光影见世道人心,并抵达生命的真相。

 

答辞:

  谢谢《滇池》文学杂志的厚爱,获这个奖,有些受宠若惊。纯文学在我心中门槛很高,虽然不一定是黄钟大吕那样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但是凭一般人的体力和天资是无法企及的,很多人一直在写却都是寂寞的门外汉,所以,我心有不甘,却也有自知自明。

当我在大门外游荡时,《滇池》文学杂志抛出了一个小糖果让我品尝,勉励我放下紧张,用平常心写写,也能收获意想不到的奖品。这个奖品是作者书写时的恣肆和喜悦,读者阅读时的通感和共鸣,可能就是所谓的“发乎于心,现乎于行”的关系,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三岛由纪夫曾说“所谓的境遇根本不值一提,性格决定一切。因为人可以斩断外部所有的关联,却无法斩断他与自己的连结。”当我摒弃一切干扰,坐到书桌前,开始写一些想写却不一定有读者的文字时,另一个自己会说,写吧,只为自己,哪怕写完即删,阅后即焚,那又如何!

很遗憾,当我们能安静坐下来,可以往回张望,开始写一些非虚构的属于自己的东西时,往往意味着我们已经年岁不小,所写之人之物已经在时间的黑洞里消失或遁隐成一片空茫。可能,这也正是书写的意义所在。

最后,愿我们那些已经变成遥远夜空中永恒星宿的亲人,一直照亮我们前行!愿我们在平凡的书写中获得宝贵的自由!

谢谢大家!


上一篇:获奖作家—傅菲
下一篇:获奖作家—赵雨
(作者:佚名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获奖作家—内陆飞鱼]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第十四届滇池文学奖颁奖典礼举行
  • 第十四届滇池文学奖颁奖典礼举行
  • 获奖作家—赵雨
  • 获奖作家—内陆飞鱼
  • 获奖作家—傅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