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展 >> 浏览文章
诗展

2017年第12期滇池之友诗歌

作者:佚名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8年01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滇池诗刊
滇池之友诗歌精选
蓝狐 郭绍龙 周永轩 黄梦 龙鸣 刘郁羽 李治 寒池 王树军 赵小米 刘坤 韦子庆 郭志安 若华 苏轼冰 魏韡 过客 叶海东 李雪梅 /066

 

【刊中刊】
滇池诗刊
特邀策划:霍俊明 主编:段爱松

滇池之友诗歌精选

暗夜的紫罗兰(组诗)/ 蓝狐
影子(外一首)/ 郭绍龙
关于故乡(三首)/ 周永轩
错位(组诗)/ 黄梦
相框里的人滚落一颗泪(外二首)/ 龙鸣
40 年代或者以前/ 刘郁羽
短句(四首)/ 李治
村庄入冬(外一首)/ 寒池
以水的形状歌唱(组诗)/ 王树军
雪,一直未下(外二首)/ 赵小米
喷水鱼(外一首)/ 刘坤
遥远的母亲(外一首)/ 韦子庆
听瀑(外一首)/ 郭志安
路灯下的小男孩(外二首)/ 若华
大半生(外一首)/ 苏轼冰
关于刀/ 魏韡
金沙江畔,那个坐在岩石上的女人/ 过客
钟(外一首)/ 叶海东
一直走着/ 李雪梅


暗夜的紫罗兰(组诗)
蓝狐(云南蒙自)


白鹅

鹅群抖动那柔软的白丝绸,同时
歌唱、歌唱
一束束滑动的光,或花朵
在缓缓的流水之上,在倾泻的
黄昏中
此时,你是否感受到它们正携带着
那久违的爱
经过芦苇,小河
涌向你,不再警惕或隔阂
用长而优美的颈
发出一种你所熟悉的呼唤与气息
当你迈着野鸭子般幸福而
迷茫的细脚杆,终日无所事事地
游荡于湖边、田野
在秋日闪亮的空气中,想想是什么
正在改变你,使你充盈
并懂得在倾听中想象和思考
这多么重要
当太阳不再漂浮
万物进入长长的黑夜
想想又是什么?去而复返
像雨、闪电或其它
在半梦半醒间
并确定,一切正以你所期待的方式发生
并进入永恒


新年问候

在那冬日庭院的柚树前、微风中
你看到了什么
凭窗的亨德丽娅,抑或墨格拉
此刻,她们是否正被你快速翻阅
并得到确认
但愿我的问候没有打断你,那些
如同石头、火一样言辞
为此,我时常大笑
尽管我的笑声显得不合时宜,像
一股突兀的激流
而这,正是我的全部
瞧,万倾阳光
如故


暗夜的紫罗兰

暮色四合
我尚未来得及看清一只鸟
是怎样滑过我的窗口
它已消失不见
天空, 更空洞了
预报里的雨或许已下到了别处
我想那应该是
一处紫罗兰盛开的地方
如果我早一点醒来
也许会看见落霞与孤鹜齐飞
当黑夜缓缓地吞吐着群星
我更愿意一个人
在与灯火的对峙中,隐秘呼吸
并聆听远方的雨继续敲打
那一串串冷色系的紫罗兰
而此时的空气却更加疏朗
没有丝毫雨的征兆
是否总有一处地方,与你南辕北辙


月色如水

当蛐蛐不再梵唱
滇池 LITERARY MAGAZINE 滇池诗刊 067
夜,静得诡异
酒精,血液
体内碰撞的蓝花
一只白色马天尼杯
尖叫着破碎
星空便有了水晶的质地
清风习习,体内的勒曼湖
蓝甘,伏特加,橙
我还想要玛格丽特的爱情
上帝,诸神,也跟着一起迷醉
三分之一的金酒
是氤氲的迷雾
三分之二的汤力
是迷离的内伤
谁也不要拯救谁
让寂寞纠缠寂寞
让细胞继续狂欢
直到蛙声再次来袭
直到月色再次如水


玛格丽特

那是白色的
不规则的结晶体
是海一样蓝的天空
天空里一切蓝色的鸟
鸟眼睛里的一滴露珠
露珠里翻腾的太阳
太阳下喷薄而出的金秋
秋天里的龙舌兰刺
是纵横于峡谷、山岗、广袤原野
又肆无忌惮挥霍的忧伤
是白昼的银河系
是那个在夜里找影子的人
火烧起来
在每一面墙的转角
酒温低于70 度
灵魂也一样在烈焰中舞蹈
在布满弹孔的那张白纸上
浮浮沉沉,扬鞭策马
在水晶一样的月色下
在雅痞的腕表秒针上
去笑,去哭
去针尖对麦芒
风抬不动落叶
有人呛了海水
口感是那件橙色风衣的袖扣
袖扣旁边的那支空酒杯


淬火者

天边的淬火者,正将影子
投向大地,于是
万物沦为贝拉的节日盛装
手持野花,她穿越清晨湿漉漉的街道
为了把灵魂锻铸得更加锋利
他们燃烧起来
像要飞离那逼仄而明亮的空间
透过惟一的窗,天空恬静
谁又敢打赌,这不是夏加尔的另一住所


影子(外一首) 
郭绍龙(云南丘北)

它可以随意
拉长或缩短
变宽或变窄
在前 在后
在左 在右
或者直接躲进我的身体
它又不自由
一个“如影随形”的成语
就说中了它的命运
我戴的饰物
我穿的衣服
没有一样是永远跟着我的

而影子  耐心倾听
我所有的牢骚
我舒心时
和我一起舞蹈
我的汗水
常常将它淋湿
细细想来 影子
是唯一能为我保密的朋友

影子甚至是我身体里
最明亮的部分
在独行夜路的时候
它挺身而出
照亮我的前途

我死的时候
影子将和我一起
轰然倒下


是谁推着我在转

每天 我按时起床
准时走进办公室
有会开会 有事办事
热情接待来访的人
和隔壁单位的女同志
开一个玩笑
和本单位的同事
吹两调散牛
翻遍每天的报纸
没有发现一条惊奇的消息
把一杯浓茶
喝到淡似无味 
轻车熟路 清心寡欲
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
推着我在既定的轨道上转

其实 还有一个我
他有时弃我而逃 四处流浪
有时就在不远处
监督着我的言行
他咬牙切齿地瞪着我
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讨厌我言不由衷
讨厌我佯装积极地
去做自己并不喜欢做的事
讨厌我崇敬不该崇敬的人
畏惧不该畏惧的人
讨厌我有灵感的时候
没有写下诗行
一篇小说开了头
迟迟没有结尾
背起了行囊
没有去成西藏

只有夜晚躺在床上 
他才回到我体内
和我激烈争吵
他要我去远方流浪
去西藏看天葬
和雪山的光芒
去蒙古草原骑马奔驰
放飞今生的梦想
去哈尔滨看冰雪
体验水的硬朗
去大海上驾一条小船
在鲨鱼的追赶下乘风破浪
吵得我头疼 无法安睡

早晨 在恍恍惚惚中醒来
揉揉惺忪的眼睛
我又忙着去上班


关于故乡(三首)
周永轩(云南盐津)


懂吗

懂吗,躺在故乡的山坡上,草是站着的
风是站着的,油菜是站着的,侄儿是站着的
山是站着的,自己真的很小

这个时候,蚂蚁不会理你,桃花不会理你
黄狗更不会理你,你喊谁都没有人答应
你喊,喊破嗓子,眼泪会答应你

喊得足够大,足够久,你还不是一棵草
和虫虫蚂蚁一样,晒着春天的太阳


故乡:离去,抑或归来

多少年了,只记得
空旷的村头,到处安静得一贫如洗
长声唤我吃饭的母亲
身后跟着一只黄狗,一群母鸡,以及
从泥土中长出的,土豆一样滚圆的日子
跑不过时间的母亲,最终
仰起头看我,满面皱纹,白发若雪

老屋后的泡桐树,长不出一星芽包
光秃秃的枝丫拧痛了薄蓝的天空
把眼睛咯的生痛
死在春天里总比死在思念里好
故乡,从此少了一种乡愁的念物

高楼矗立的地方,
不再有稻田,麦浪,飞蛾
水井湾,教场坝,红石头这些地名里
长出的苞谷饭,黄澄澄地黏住了口
给我舀饭叫我叔的后生,我叫不出名字

离去,抑或归来
有一条板凳始终为我空着
不会读太多想家的文字
大把大把的空白
都被乡路上的野草轻轻掩埋


故乡是长在光阴里的伤口

故乡是长在光阴里的伤口
啄着泥土飞翔的文字
一遍遍偷走了想家的痛

清明播种,中秋打谷,冬至杀猪
节令们硬得像铁,最终打成
镰刀,锄头或者其他农具
捏着满把庄稼的名字
包谷,水稻,洋芋,红苕亲热得
像自家兄弟。只有喝醉酒
才想起粗碗盛出的白酒,其实是粮食
曾经长在故乡的某一片土地
黄铜一样的种子,水泥地上不会发芽
异乡长出的都是谦卑的,眼睛

养我的土地经常让我醉酒
始终不能把故乡的名字
混淆成其他地名

大捧大捧的粮食
喂饱了背井离乡的麻雀
喂饱了青筋纵横的土地
柿子一样红的灯笼,
照着大哥娶回了新娘
母亲穿着碎花的衣裳
父亲佝着腰,牵着老牛
戴红头巾的姑娘,手指被麦芒扎伤

一缕炊烟的村庄,不懂忧伤
白云之下,没有谁可以逃离


错位(组诗)
黄梦(云南双柏)


特别的月亮

语气和呼吸
都不再熟悉
梦里拉扯的衣角
那件,我从没洗过的衬衫
以为近水楼台,却南辕北辙
昏鸦和枯藤,同样拮据

模糊了喉结的
不是记忆
是你日复一日地东升西落
是你周而复始的
雕虫小技


空缺

在黑夜挖坑,填补
最初的期许,还有浓烈的热血和汗水
抱歉!我颤抖的神经
怎么也拼凑不出你原来的面貌
甚至大体的形状

请原谅吧!
原谅我的汗水不足以装满你的背囊
以至于,将你遗忘在上个世纪
留下无法穿越的黑
还在这黑夜里拼凑不出
追赶你时的,迫切心跳

没能走出沙漠的坚持
总在黑夜,空成
一记闪亮的耳光


逆流

一把把红光刮过心跳
情丝缕缕,密过窗外雨
往事即风,无主相依
从无定时回放
唯有秋叶,伯乐安知

前世的纷争
可以撕毁的日记
烟云过眼,喜乐伤悲
铸就自缚,化蝶破茧时
我在冬日里捧起暖阳
默念最后一颗白牙


错位

借黛玉的手
寄出的信件
至今还未签收

等待的玫瑰暗香
是一次血液涌动的潮期

失去颜色的时候
不要背对太阳
因为阳光,可以自由舞蹈

就让期盼在春天发芽
骨骼最脆弱的地方
也长不出蘑菇


相框里的人滚落一颗泪(外二首)
龙鸣(湖北咸宁)

相框孤独地挂在出租屋的土墙上
照片上的人走了

需要他哺养的人辍学了
生下儿子的女人不知去向
年迈的父母一分一秒泅渡残世
工地上积满了沉重的雨水
都是水泥板。那么大,那么沉
他一次又一次组装自己的骨头
在这个木框里,跨不出的
每一步。都在让他提前死亡

路过照相馆,他笑笑说,“老板
来张上身照。黑白,放大”。工工整整
镶进木质相框。

出租屋里 他把它挂起来
他就不在人世了。挂了多少次
死了多少回。记不清了

与相框对视
一颗泪 悄然滚落
险些惊动,阴间的人


退进泥土的父亲

这些年父亲,一直退
先是从岗位上退
然后从儿女们的长势中退
闹市也在孤独中退
一直退到凤凰山边缘
就像沧桑褪尽沧桑
不再主演人间

菜园里的父亲
他的孤独更深一层
茄子,豇豆,辣椒长势旺盛
父亲的孤独与它们成反比

父亲模拟一只蝈蝈
趴在泥土上 我也不由得贴近泥土
他在听还有几天,退进泥土

我听。我怕在梦里
仁慈的土地向他发出邀请


洗面

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
都差不多
灵魂偶有小恙 如心肌梗
罪大的如盛夏里一个雷,穹顶
被打破一个不大不小的洞
都差不多

一个拥有多张肤色的男人
就患过心肌梗。曾经从战场上来
从竞选中来。从阴谋中来
无尽的硝烟,突起的风云,舞台上的政治
被处理得恰到好处

白日昭昭 夜月皎皎
暗藏杀戳的黑眼圈 饱经风霜的褶皱
来不及忏悔的老年斑
多像黑暗里的勾当

面膜,眼露,精油,去皱霜
一群温柔的帮凶

敷一张面膜三十分钟
革面,不洗心
一个人的一生。需要经历多少张面膜
抵近本来面目


40 年代或者以前
刘郁羽(江苏昆山)

1
往上
再往上
摩天大楼光亮的外壁开始褪皮
变成青色、变成朱红、变成水泥
入云的烟囱,低了
放马的鞭声,响彻绿地
这是怎样的场景?
长街,降下炙热的体温
少有的自行车穿梭着
叮铃的车铃
回荡,精致且有节奏的回音
她喝烈酒
阳光碎密
他不说话默默地
从体内,掏出一段洁白的骨笛

2
一个夜的开启
故事,往往是锈迹斑驳的钥匙
他们说爱情,青涩如李子
他们谈论鬼神,在长滿雾气的大地
季节的雨,淅淅沥沥
干燥的事物,总是不经意
有一些柔软
又化成湿润,点点滴滴

3
我不得不说
他们够狠
对周遭狠
对自己更狠
他们的血液岩浆一样,火红着沸腾
每一个关节,都有呐喊的雷鸣

4
摔碎了的瓷杯
又有什么意义
错了!
如果,去争辩这个问题
对不起!
总有一句话,让你闭嘴
有虎狼的地方就有长枪
有虎狼的地方也注定了伤亡

5
除了动物
这个村庄都是英雄
那一天的火光
格外旺盛
即将过年了
他们,没有一个活口
没有一个活口!

6
躲猫猫
找不见我
他闭着眼
像是吃了香甜的芸糕
他终究是再也没找见她
她扎着羊尾辫,系着红头绳
她的眼瞳青海湖一样透明
她的名字,叫小葵

7
爹……
娘……
他声音颤抖
带着呜咽
他是放牛娃
爹娘是地下党
那个时候,阵亡的士兵一旦走了
英雄的遗孀,就多了千千万万的父母

8
他喜欢听葬礼
事实上,葬礼是简单又匆忙的
他喜欢听逝者的朋友家眷,嚎啕大哭
或者,面无表情
他喜欢听悲怆的唢呐
飘散在低沉原野,又一次次地收拢在心里
没有什么
真的
拿起钢枪
他仿佛,已经走完了一生


短句(四首)
李治(四川成都)


石头

烦心事气喘吁吁压在心上
想把它搬走很难
一只蚂蚁移动了挡路的大象
一个乌鸦抢走了躲在瓶子里的碎石
一条蟒蛇活吞了奔跑中的野牛
一位小和尚把重重的石锁高高地举过头顶
一根沉重的法杖在苍老的方丈手里拿着
他只和我说了一句话
它们只是一根稻草


骄傲

花伸出的笑脸挤走了云
天又把湖的脸涂满
衣服的风把路掀倒
路人一个眼神让过路的车撞在了一起


春天的马蹄声

马儿你快点跑
在前方等你的是一位叫春天的姑娘
不急更不要心慌,是你的跑不了
疾奔的足音是内心的喜悦
不用敲门
春姑娘的心房早已为你打开
用你的马蹄声


母亲的针线

母亲借着灯光也看不见针孔
却看得清我衣服上的破洞
她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洞口
用针尖挑每一个线头
针穿过布的纹路把线带进去
线嵌入纹路里
那小心翼翼的神情
好像针穿过的是我皮肤上的纹理
衣服躺在母亲怀里
我站在母亲身后
真的听到线在我身上发出悠悠的声音
我感觉不到痛
只感到一阵阵缝合的甜蜜


村庄入冬(外一首)
寒池(上海)

整座村庄都在哈着气
把一双红红的手藏在深山里
静静的,凝视着微风吹过
候着归鸟慢慢入巢
高高的草垛更高了,在迷弥的雾气里
多少纯真被它紧紧攥着
只有几只麻雀叽叽哩哩
站在枝头,传唱乡音
把人们往村庄里带,往温暖里带
把一颗冷风里的心叫的发烫

推门,屋里火种映的红旺
甩甩身子,掸着几粒泥土
合着吱呀的木门声,不留缝隙
把尾随的冬日挡在了门外,
这门怎么也成了一把小弯刀?
忽然看到村庄弯下了腰,她老了
不修边幅了,但好像也从未红妆过
山茶的浓香无法掩盖老屋的忧伤
有些言语,不需要文字
我们生出那么多不自然的表情
已不喜欢望着对方的眼睛
相互深陷着,逃避着
只在背对的时候才狠狠的深呼吸
不识字的老娘在玻璃窗上比划着
像儿时的我们,画着湿湿的太阳


腊月

又要回家取暖了
冰凉的鼻尖闻来了年的甜道
像一拨拨扯着翅膀的飞鸟,打开了天空
大举迁移,踏平长满杂草荒凉的路
嘎吱嘎吱,让村庄沸腾起来

还乡,总是在冬季
一节一节的铁皮饱满了肿胀着
一场大雪压了下来,它完美了冬季
总认为在黑夜里看不见太阳
在颠簸的路上才发现,途中的女人
淡妆的红唇像越来越红火的日子
她在一场雪里唱春天的歌

耳朵和草都随着冬日的风
心是自己的,越往深处,就要被乡音烫熟了
像温着一壶老酒,让自己满身香溢
冰冻和雪花与我们一起走向年关
一起走向年关的还有年幼的儿女
而有些却从年关走了出去,走向高岗
走进心里,心里已排了长长的队

回家的路,永远不会黑暗
从村口一直到家门,灯火通明
雪花飞舞,它陪着槛上的老娘。


以水的形状歌唱(组诗)
王树军(山东泰安)


今夜,我和月光一起劳作

月光在湖面上种植语言
野鸭懂了,撞出一片水花

我在语言里种植月光
鱼们懂了,渐次跃在纸上

今夜,我和月光一起劳作
天空懂了,静进诗里


乘着歌声飞翔

湖边的风可以洗澡
洗涤无处安放的浮躁

眼睛一闭,就是月域千里的梦境
眼睛一睁,就是鲜花铺就的行程

风景作伴,乘着歌声飞翔
澎湃着用不完的力量
   
   
三只飞鸟汇集

水边,三只飞鸟汇集
衔来的心事里对远方有所企图
柳芽笑了,和飞鸟一样,追梦
无论向上,还是向下,都在努力
如果累了,就到视线之外,
风景依然存在


昨夜的梦

昨夜的一场雨是在梦里下的
心里装不下湿漉漉的清晨,溢在枕头上

梦中,你在说话,我相信是真的
梦中,背着你行走,污水弄脏双脚

拉开窗帘,袭来遥不可及的远
我哭了,无力走出房间


太阳兄弟

到了春天
太阳变得没有脑子

不是所有的角落需要温暖
一如S 所言的孤单

突然觉得太阳兄弟可怜
落把泪,都是太阳雨

你见与不见,他是你的暖
在你遥不可及的蓝天


雪,一直未下(外二首)
赵小米(云南盐津)

冬天高悬枝头,太阳冷面如霜
已备好万物萧条,只欠横空出世的风
乌云压顶、固城欲摧,风卷着残云疾驰而来
风过峡谷树木潜伏两岸战战兢兢
关河几番沉浮行走如履薄冰
夜半歌声声嘶力竭千千结
掏空整个冬天,静待一场铺天盖地的雪
吹开流水、吹掉落花、吹光枯叶
吹出一个落寞满屋的人
冬天制造了一起又一起风往北吹的假象
还未等到一场真相大白的雪
冬,又过去了


秋天躲进城墙

在这个暗淡、忧郁的下午
秋天无处可逃
它只能躲进一面低矮的城墙
露出灰白色的面孔
秋风抖动身体
枯枝败叶纷纷书写凋零的心事
一些清冷的风灌进野草荒芜的脖子
老旧的城墙晃了晃身体随之又巍然不动
是呵,不能让人看出寒意已侵入骨髓
076 滇池诗刊 LITERARY MAGAZINE 滇池
不能走露出坚硬里是柔软的泥土垒砌的风声
更不能让人窥见
一个秋天躲进城墙只为拧干体内的水分
它怕对着滇东方向一张嘴
母亲二字还未喊出口
一面墙就泪如雨注


今夜为你写首诗

哥哥,我在夜色中轻轻呼出你的小名
春风十里不及你经过时桃花漫天的多情
我告诉你我居住的房屋睡在水上
推开窗户就能舀一瓢满天星光
哥哥,我告诉你我现在的生活是生了锈的太阳
每天坐在老树下给枯瘦的文字分行
青稞与小麦都被我分割给瘦骨嶙峋的山羊
哥哥,我告诉你家乡的高铁马上动工
顺着蜿蜒曲折的山路
下一个站台就是通往你所在的远方
哥哥,我告诉你我在荒废的院子种植了玫瑰
每天用心给幼苗穿衣盖被
等着你到来 满园玫瑰火一样盛开


喷水鱼(外一首)
刘坤(安徽临泉)

在模糊中
成为一只鱼
对 是一只
一只隐藏很深的鱼
你无法找到我
你怕潜入那片深巷
对折了自己

如同一个卡扣
呼吸只有二分之一
这就给了我一片土地
可以将自己当作种子
埋进去 长出来
自己采摘自己
自己剥开自己外面那层纤维
还有多余的根须

看什么已经习惯
习惯的是时间的走动
不是心跳在笼中的煎熬
那把武器藏在唇内

一把黑夜 一把白光
想要的
仍是那段割下自己
却不忍喊痛的
哎呦


书虫

中午十三点
一条虫 如果长脚
就把桌面当成山岗
可惜只能弓着时间
比蜗牛强壮

一本我的耶路撒冷
一本特罗斯特罗姆
一本白露之下
一本打铁

我贴着桌面
他的喘气声
把我的右耳叫醒
右耳把心脏叫醒

上面无云 无雨
下面无坑 无泥
塑料的味道
准备一只口罩

开始噬咬简体字
滇池 LITERARY MAGAZINE 滇池诗刊 077
我的心开始撕裂
我咬紧牙
眼睁开眼皮

下午十四点
他的汗浸湿了二十页碳层
我的心仍在陷落
牙齿开始动摇

他回头望着我
打了一个饱嗝
我忍不住把手伸过去
将他拎起
丢在了嘴里


遥远的母亲(外一首)
韦子庆(昆明)

当您是一截树枝
我还是一只不归的鸟
我衔走的那片叶子,从绿到黄
您崎岖的根
越来越深

大雨打湿您屋檐下的粮食
我竟然无动于衷地站了一年
不愿意为您撑一把伞
还拿您的粮,与一个个陌生
人交换残存的时间

您腰弯了
我没能把你给我的肋骨还给您
还用它越走越远
带着您最疼的一部分
高兴着苦难的人世间

年轻时总是被蛊惑
“到远方去,到远方去
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
而如今,我能想象的最美风景
定是白发丛生


你的名字

彗星是一颗准时的火种
燃烧着黄昏的枫叶
分叉的时候,又一次准确地
穿破天空愈合千年的耳洞
群山下跪,大地隐隐作痛
一个湖分娩一个湖,那么疼
此时,此生
人与人交换身体
却不能彼此相拥

铁轨跌倒在路上
再也没有站起
再也没有力量对抗宿命
两条无限延伸的直线
一条通向繁华之都
一条通向系守之门
我们躲在眼睛背后送别眼前之人

阳光和时间变成清澈的河流
淌满手心忽然出现的伤口
扭曲,缠绕,还原,连接
在最深的口子打结
在掌中猜字
一个反过来才能看懂的
我的伤痛
你的名字


听瀑(外一首)
郭志安(云南南华)

一袭激情和坚定
078 滇池诗刊 LITERARY MAGAZINE 滇池
骑呼啸的骏马
潇潇洒洒,翻过峡谷
水的宣纸
在嶙峋巨石上
展开

微风挽着水星,迎面走来
湿了梦,润着情
涛声是愤怒的诗人
讲着真话
奋起的青烟
铺天盖地,如梦如云

哀牢山麓,南恩瀑布
听你的沧桑和眼泪
读你快乐后面藏着的寂寞
我终于明白——
你奔波一生
除了声音,一无所有


借我一点阳光

天阴着脸,我还洗衣服
血液里没有冬天
不知不觉竟注入那么多寒冷
我常常一个人
看天,看鸟儿飞远
天空只要闪出一线阳光
就能照亮我的世界
血液就能暖成滚烫的河

我打着赤脚,站在云下看太阳
阳光很多
吝啬的天空却像朵铁棉花
紧抱温暖
让我在冰箱里画幻想
阳光躲在云里
阳光依然躲在云里

我看见,村庄躺在路上
我想借阳光的翅膀
洗洗伤口和思想
最后,洗净疲惫和忧伤


路灯下的小男孩(外二首)
若华(云南祥云)

路灯下有个小男孩在拍球
他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皮球落地的声音也被拉得很长很长

直到祥和广场上跳舞的大妈们
都像鱼儿一般游回了家
他的妈妈还没游过来

小男孩数着皮球落地的次数
不时地望望远处那个巨大的电子屏
等它休息的时候,妈妈就会出现

终于,他看见穿白褂的妈妈
从远处急急地跑过来了
远处的电子屏,也跟着就黑了


我的第207 块骨头

偶尔的浏览
206 这个数字跃入眼眶
手指搜索能摸到的地方
脑子却有些不听使唤
我会不会有207 块骨头
多出的那根
它住在哪里
长什么模样
是锋利还是柔软
一阵秋风吹来
身上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莫名地疼


在医院的14 楼

医院14 层楼的小窗
将我的大半个城装框
想着未来几天与之相伴
出血的口子也仿佛被隐瞒


大半生(外一首)
苏轼冰(云南双柏)

整整大半生
我都用文字
磨一把生锈的镰刀

石头坚硬无比
镰刀锈迹斑斑
从春暖花开的春天
到秋风习习的秋季
甚至是寒风刺骨的冬夜
我都在坚硬的石头上磨
要让锈蚀的镰刀
突然锋芒闪亮

时光一天天走远
石头越磨越薄
镰刀磨成铁片


大雨天想起一个人

窗外暴雨如注的时候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
她的样子像雨水贴在窗上

我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想她
这大雨中想起又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更不知道
此时此刻我在想她
会不会有心灵感应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
一个人在大雨天突然想起另一个人
这就够了


关于刀
魏韡(湖南岳阳)

刀有许多种货色
水果刀 菜刀 砍刀 剔骨刀
所谓两面三刀

操刀的动作
切 砍 削 刺
剔 撩 抹 捅
字字见血封喉
尤其刀字那一撇
锋利无比 刀锋所指
横扫千军如卷席

冷兵器时代
刀就是历史的横断面
分水岭

但 有一种刀
藏在伶牙利齿之间
口诛笔伐 合纵连横
泡在蜜里
且眯缝着眼睛 笑容可掬
那把软刀子 豆子嘴
杀人不见血

防 不胜防
闪电之间
专捡背后下手


金沙江畔,
那个坐在岩石上的女人
过客(云南大理)

叫声亲爱的
金沙江的河水和我一起大声呼喊
一朵千年的雪莲
就从万年的江水里流淌到我的手心

亲爱的
我是你这一生看得到和看不到的所有的山水
包括阳光下正在玩耍的风
你的整个人都在我的眼里怀里
包括影子,还有流水中清丽的娇容

你静静坐着的那块岩石是我的心
你一坐,整个高深窄曲陡的河床就在颤动
人世间所有的遇见
从来都是因果从不问因果
我要轻轻托着你
让你在坚硬的柔软里缓缓地抒情
我要把你目光里流出的山水
以及抿在嘴角的那一棵绿草的草汁
一万遍涂抹在我的身上
让想你的心如种下了石头的蛊
从此,今生你痛我疼


钟(外一首)
叶海东(广西宾阳)

第一次见到,就钟爱你
将一生的感情装进去
为我走几十年
不必探究你的深奥
没有高深的芯片
没有黄金的表壳,只是一只
老掉牙的滴答滴答
钟,感激你
守护我的一生


窗外,淡淡的光

深夜窗外,熄灭盏盏灯光
偶尔在某处墙壁
闪现淡淡的光
我灯前的小方格
蠕动着蝇头小字
长长的车厢载着它们
缩进了黑暗的深深隧洞


一直走着
李雪梅(昆明)

我们并排走在马路上
你总是把我拉到右侧
从不解释半句
任路上的车呼啸而过
我们走在田野里
你总是走在前面
你说你最怕蛇
可是我
都忘了蛇长什么模样
我们走在黑夜中
你总是走在后面
我们就这样一直走着

你从来没对我说过
我爱你
可是我,从未怀疑
我们的爱情

 

责任编辑 李泉松

 

 

 

上一篇:2017年第4期滇西诗群(2)
下一篇:2018年8期双柏诗群特辑
(作者:佚名 编辑:hxs)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