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作者:佚名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7年12月12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刊中刊】

滇池诗刊

特邀策划:霍俊明 主编:段爱松


诗人

纸上人烟(组诗)/ 胭痕

世上要数的东西很多(组诗)/ 卢辉

秦诗(组诗)/ 王琰

时光宽宏而温良(组诗)/ 萧萧

一湖长桥(组诗)/ 莫独

无心睡眠(组诗)/ 张伟锋

静寂中,写聚散的事(组诗)/ 马端刚

葡萄园(组诗)/ 陈洪金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胭痕

另笔名呆呆,女,生于70 年代,浙江湖州人氏,现居江苏南通。2005 年始混迹网络写诗,至今作品散见《诗刊》《星星》《绿风》《诗林》《诗歌月刊》《文学港》《延河》等刊物。



纸上人烟(组诗

胭痕



维以不永伤


春天爱着那些落在忧伤里的事物:马。马鞍。


箭,箭簇

花,野花

黄昏轻。而且庄重。黄昏被黄昏爱着,鹭鸟在飞。

鹭鸟被飞爱着


祖母。妈妈。好人间。

你们坐着,在忧伤里面,被好看爱着。换了一件 又一件新衣



水煮青菜


初相遇

挤一辆绿马车


咪咪。你还留在多年前的那个黄昏,广场上有一

棵巨大的樟树

樟树下人们聚拢又散开


空气中,浮着安静的酒杯

好像只要伸出手,就能捉到爱情


你低着头。念着小说中别离的句子

“仿佛年轻的花朵,在春夜里莫名地死去。”



春夜里的王维


这座山皮肤空灵,落满飞鸟

和一个人同行。


月亮态度暧昧,和月光同行。去住满人的地方

世界圆满,轻佻


浮于星辰之上

桃花肥美,穿微白胸衣


鹿柴。大唐。长安。捣衣声

交通那么繁忙,他愿意再等上一秒



微雨


在新鲜的绿色上,再刷上一层绿色

灰色蚕衣就会淡去几分


困在伞里的人,想要给伞外的人,送一封信

他清晨上山。在云中睡了一个下午


暮晚时分被涧流摇醒:微雨中小舟搁浅在山坳

桃花们依然闭着眼睛沉睡。粉蝴蝶代替她们嫁入了柴门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卢辉  60 后诗人,诗评人,媒体人。生于福州,祖籍大田。中国作协会员,高级编辑,三明学院兼职教授。著有诗集《卢辉诗选》《红色的碎片》《七层纱》《纸上的月亮》《看得见的宽》及诗论集《诗歌的见证与辩解》。获得福建省政府文艺百花奖、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奖等。



世上要数的东西很多(组诗)

卢辉



角色


我每一天都在房间里转悠脚步轻得像一只蚂蚁,我配合妈妈

完成了一个儿子的角色

但蚂蚁看不见


于是,我就在房间里,与人间的玻璃一样

擦一下就干净

太多的风景与我

擦肩而过


说好了去翻书,说好了教儿子写字

我爱过每一个字,我的儿子

要一一把它

擦去



你是药品,但我不会把你吞没


你是药品,但我不会把你吞没

幸福也不会

这是我端详你之后

赶在你融化之前

亮出的舌苔


一片药品,颜色不重要

形状不重要

一个孩子的哭与不哭

也不重要

掰开一半,或饭前饭后

一杯水

那种晃动,与仰头同步


一片药品

好像一下子把你拉了回来

把塔灯点亮

一杯水不是一片海

你游不出彼岸



处女地


我的胸口在我的上衣扣

最大限度的地方

只要我一抬头,它就是正前方

手一摸,就是起伏不定的

丘壑


这个地方,不好开垦

也不好出让,很多人都说

成竹在胸

但我一根都舍不得砍

执意留在那里

成石笋


我的胸口并不大,甚至连碗口都不如

如此窄小的地方

腰杆要直,胸怀要广

孩子要养

早上还要醒过来

做一个会做饭的人民



往事一把棰


往事不一定都是事

棰一落

有去处,大事小事

有人歇脚

唱独角戏


一群人围过来

是事也不是事,一条板凳

好像是往事的

一小部分, 阳光坐在椅子上


锣鼓喧天

往事一把棰,敲边鼓不算什么事

鼓皮很薄

声东又击西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王琰  祖籍辽宁沈阳,《兰州晚报》副总编。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24 期高研班学员,参加第32 届青春诗会。出版著作《格桑梅朵》《天地遗痕》《羊皮灯笼》《崖壁上的伽蓝》《白云深处的暮鼓晨钟》《兰州:大城无小事》《大河之城》等,作品在《天涯》《散文》《诗刊》《星星》《山花》等刊物发表,并收入各种选集。获甘肃省黄河文学奖一等奖等。


秦诗(组诗)

王琰




你喜欢油松、马尾松、白桦、紫桦、云杉、冷杉

你喜欢索罗树、桫椤树、樟木、银杏、槐树

或者你就是一棵树

在时间之外生长


我喜欢你的树干树叶和阴凉

也喜欢你在春夏秋冬的所有样子

只要默默生长就好,让我走近你,数数你的年轮



鸾亭山

——写给包苞


敞开胸襟,月亮皆是故人

纵然你有天下,我有诗歌

飞过“长乐未央”大瓦的琉璃屋顶


鸾亭山,西汉水流远

诗人不说话

继续在乌云上写诗



夜风  

 

你一直不来一直不来


夜风清凉

吹过唐棣、山梨、栎树、榆树

山鬼啸叫

杜鹃和那株名叫六点半的小花

和我一样空着时间,空着怀抱

空着子宫

空着吻


你一直不来一直不来



铜人


我弯下腰

如同多年未见,我们仿佛从未见过


马车辚辚碾过的我心脏

太阳是一匹额顶长着枣红色印记的马儿,向我奔来


坡上一大片杨树

洼地一大片桑树


用了多少时间,多少铜,多少血

迎接这次相遇,手指最轻微的触摸也如同一场地震


裸露的青铜肩膀生出枝丫

鸟儿啼叫


热血流出身体

秦地时光转眼便老气横秋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萧萧  本名王泳冰,江苏南通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文习作散见《星星》《诗刊》《草堂》《绿风》《山东文学》《北京文学》《飞天》《延河》《作品》等刊,作品入选多种选本。曾获江苏省南通市政府文艺奖、全国鲁藜诗歌奖等奖项。



时光宽宏而温良(组诗)

萧萧



纪念


一棵静默的树

于星空深处,抱着慈光


多年之后

我与它相认

不再悲伤、怨悔

像狂躁的风,吹落树叶


不再拿着小刀

使劲刮

玻璃一样的树皮



迁徙


历经多年

抵达暖柔之所

那些过往、欢愁

如一地明晃的月光

总不经意,照着宁静的心


让我觉得

寒凉也有一身美好的轻衫

而享受温良的生活

似乎是有罪的



爱上词语


找到准确的词

找到词语里暗藏的波纹与刀锋

我就能摊开自然、生命和隐秘

还有,生活的伤口


为了安宁,我陷于词语中翻滚

疲倦、疼痛,得到一个个闪电的深渊

而后惊醒


驱使。命定

至今疑惑:埋在词语里的针尖与破碎

怎么就成了最不舍的幸福



把夜当作了黎明


我把夜当作了黎明

多么危险

我轻信夜的承诺与安宁

而后交出睡眠和内心


哎!我是迟钝的,多年来

忽视生活的两面

每当电闪雷鸣,我害怕得不知所措

从不去想,这巨大的威吓是多么空虚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莫独  哈尼族,1965 年生于云南绿春。中国作协会员。作品发表于《诗刊》《民族文学》《大家》《星星》《诗歌月刊》《山东文学》《滇池》等国内外百余家报刊;并连续收入《中国年度散文诗》《中国散文诗精选》等多种选本。出版《守望村庄》《在春天出门》《雕刻大地》等15 种。获全国第六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纪念中国散文诗90 年当代优秀散文诗人(十佳)等各级奖项50 余种。



一湖长桥(组诗)

莫独




又被你说出,拍下

插进诗中

惊讶,随变幻而起

顺你的指头:湖边

一群羊,缠绵、徘徊

不知沉浮


以长桥为镜

藏不住天生的纯净

总是轻易把忧郁暴露

把雨水拧干

痴情突兀

不知沉浮的羊群

被风,赶进风中


谁紧随背后

黝黑盖不住脸上的喜悦

钟爱云朵的人啊

天空从来不屑于把一湖水拥抱

一座湖

却一直把天空连云带彩满满地盛装



蜀葵


一偶的土墙,暗红、怆然

矮于时间

瓦砾堆在墙脚

蜀葵矮于土墙

矮于土墙午后的阴影


牛车不再经过

熟悉的汽笛,早被火车带走

日移村西,阳光斜骑在墙头

盼望还在,等待还在

雨,没来

等来的风,是哪缕


长桥海的水,一退

再退。归途何在

走远的时光

是否还会惦记?记忆琐碎

那段往事,那么薄

昨夜的石头,还没冷却

又被晒烫。水泥路坚硬

爱着村庄的植物

在墙角,爱着自己



它们


更懂得一粒谷物怀抱的喜庆

深秋的意味

更懂得开始的迫切

和良辰的一切不复返

整个下午,飞翔和庆贺藏在稻香里

低伏、隐没,远离高空

像接踵而至的爱和情

喜悦、痴迷,沉溺秋天


没有人知道,巢筑在哪里

在秋天的黄昏里出没、飞翔

停停落落

长桥宛若用一个夜晚

从季鸟的翅膀上

摘除了迁徙这个词语


从前台,一次次在见面

一次次地退出

从黄昏下金色的翅声里



大地的黑痣


此时,在时光的面板上

被秋天的视觉锁定

平畴绿野。交出了谷粒

仍然没有一棵稻秆

愿意如时给季节交还自己


抽芽的稻茬

不在乎晚秋的仓慌

放肆续写的生机,重生的快意

透过这片鲜绿,更容易看清

长桥海刚被秋天收起的金黄


高处,大把的云朵后面

蓝色探出脸来

哞声隐约

零散的黑点,是时间的点

是大地小小的黑痣

在劳动最突出的部位

被神,无声地点击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张伟锋  笔名土木,佤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6 年生于云南省临沧市,有作品在《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大家》《边疆文学》《飞天》《山东文学》《安徽文学》等刊物发表著有诗集《风吹过原野》《迁徙之辞》《时光漂流》。曾参加《人民文学》第二届“新浪潮”诗会,参加鲁迅文学院第八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习。荣获2014 年滇西文学奖。



无心睡眠(组诗)

张伟锋



星空


南方的星空特别矮

以至于,伸手就可以摘到最亮的

不,其实不是。最亮的

是你的眼眸


在更低处,我仰视你,从你的脸庞经过

然后抵达空荡的宙宇

你的眼睛,和星群一起闪烁

忽明忽暗


但是,它们始终清澈明媚

始终发出最亮的光。它们始终在高处

照耀着地面上

陷入黑暗的人



出生日


重复的光芒和重复的黑暗

寻找各自的集合,悄然叠加

在时间的光斑中,一具肉身脱胎于另一具

而后在阴阳之中,在圆缺之中

向上生长,变大。而后有人爱,有人恨

被人爱,被人恨。这一生

无论是美好,还是幽暗的结局

都共同归属于一个偶然的起点

以及恍惚的尘世。而人们别无选择

只能欢呼庆幸,或者默不作声,低头迎接



静穆


和一座佛塔相对而立

周边是苍松,是翠柏

头顶是飞鸟,是流云。闭上眼睛

这里就是安放三尺之躯的

透亮之地。这些年来

我一直向着佛心,即便步履缓慢

也一直向着郊外,即便

走了一段距离,又不得不返回

世俗——此刻的天空

风和日丽,此刻的大地

长满嫩绿的青草。此刻,来到勐旺山中

适合寂静不语

适合洗刷肉身的尘土,适合与一个世界

断开脐带,在另一个空间里

彳亍而行,而立,而打坐

而如一株笔挺的植物,自由的呼吸



在临沧


她说天亮了,我就起床

她说花开了,我就去看一看

她说澜沧江很壮观,我就把脚伸进去

搅动水流,溅起浪花

她说怒江蜿蜒,我就去触摸

它的每一寸肌肤

她说佤寨的夜晚静悄悄

我就在月亮升起来的时候,轻轻唱起情歌

我爱你,也爱临沧

不分彼此——我此生不会离开它

我也不准你告别

我们一起在临沧晒太阳,吹微风

一起爱,这里的绿色土地

这里的温顺时光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马端刚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全国第六次青年作家创作会议,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内蒙古作家协会首届签约作家。现为某刊物编辑。



静寂中,写聚散的事(组诗)

马端刚



在吉穆斯泰


不能以淖尔的方式度过一生

在敖包上添酒

所有幸福,带着醉意

毡帐和天堂之间

吉穆斯泰是你架设的梯子

转山转水,诗人读诗

我们听千万匹马奔涌而来

深了浅了,浓了淡了


午后走失的阴山,用尽一生

白云鄂博听到你

隐秘的,孤寂的响声

远处,你耕耘着包克图

讲述,颂祷,祈求五谷丰登

青草怎么说,铁花怎么说

青草柔软,铁花芬芳

给我咸盐二两,篝火一堆


我清白,你善良

马蹄擦火,琴声密集

所有的夜摇摇欲坠

思念的人早就成了火

风旋起的星,沿着光的缝隙

眉心,发梢,升起了动人的月光

我看不见河流和人群

只能看见你额头的汗水

还有土豆,莜面,流泪的眼



想起希拉穆仁的夜


看见密集的草

看不见的思念对着包克图播放

隐秘的心落在哪里

从新月到残月

有掌心饮水的青草


天热了,南飞的雁回家吧

清澈与浑浊的纹络之间

我是经纬里最忧伤的一个

不同的时间,过着相同的生活

饮清风,食白露

听不到七月的弦外之音


阴山以北的希拉穆仁啊

那些古城,那些敖包

那些残垣断壁,那些怦然心动

和断流的艾不盖河,此刻

一边诉说,一边泪流

山坡上的马兰花,和你一样

柔软后成为秋的标本


雨还是不动声色,白纸黑字里

一匹瘦马老了,不会再嘶鸣

墨色的夜,怀念没有了疼痛的蹄印

云朵像你的乳房

你的心跳找到了我的心跳

变成了淖尔,溢出了火焰

等着颤栗,等着追逐



阴山黄昏


当我等待的时候

能否站在身旁

你脸上的阴晴和圆缺

浅或深,眼前身后都是光芒


雨滴来自雨滴的地方

夏天的美好,转瞬即逝

黄昏是险境,被夕阳染红的古曲

惊飞了最后的蝴蝶

每一次歌唱的人,都是第一次歌唱


是北边的阴山,是南边的黄河

能有什么来伴奏

寻找一种马头形状的乐器

只需要两根弦,就足够

阴阳让万物齐声前行

风一样奔跑在希拉穆仁

在淖尔,在天空,故事渐渐显现


路上有你安静的姿态

有你由白转青的部分

布满了想象,丰腴而纤瘦

两朵云各自相望,偶尔拥抱在一起

天空便柔软下来

像你找到了停顿的枝头

更多的时候

在寻找,东奔西走

被偷走的树干,三尺或者五尺

造成一把马头琴

我用它弹失去的传说

我所能做的就是完成剩下的章节

回忆和保护


包克图的上空,一枚洁白的镜子

是一首诗必备的色彩

我听见鸟巢里有呢喃

在白纸写你的名字和地址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陈洪金  云南永胜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理事,诗作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绿风》等,出版诗集《岩石上的月亮》《陈洪金诗选》等。现居丽江。



葡萄园(组诗)

陈洪金



1、孤独的黄昏颂歌


站立起来的溪流洞穿那片月光

一粒种子启程,梦见关隘和旗帜

打破叶脉漫天飞舞的网,一场战役

在冰霜与火焰之间摆开阵地,冲锋陷阵


黄昏造访幽暗下来的山谷,风过土崖

狂歌直奔天庭,燃烧的姿态,锻打湛蓝的天幕

飞溅的星群灼烫晚归的鸟翼和鸣声

此刻,葡萄从隆冬的挽歌里醒来,以芽的眼

孤独地守望着墓碑上的叹词

三五行者正在吟诵沉寂的山冈

天幕覆盖过来,葡萄初绽的芒,洞悉一个夜晚

以及另外一些夜晚在黄昏时分的序辞


向晚,最后的叶片坠进泥土

一个诗人居住在他的巢穴里

生铁被打磨成弯月,黄昏宣告

大地上的颂歌踏向夜的深渊



2、正午的辞章


譬如某个正午,热风漫山遍野地吹来

葡萄园撕毁了静伏的盟约

亮晃晃的阳光,照耀着失控的枝头

亿万张深绿的叶片巨浪滔天

轰鸣声猝然闯进倾听的耳朵

惊骇了小径、低岸、蝉翼以及野猫的倦怠


一个诗人酷爱着正午时刻的浅睡

墨水在纸张上收拢,河滩上没有鸟痕


葡萄园突然揭竿而起

阳光在正午不断升温,暗绿色的汁液

气宇轩昂地沸腾起来,阴影里的土壤

在转瞬间陷落,援军还在远路半途

大风乘机宣读誓辞,葡萄园摔杯

纳头朝拜的背影,心跳声无限激越



3、浑圆的石头和它的暗影


无法绕开的坚硬,阻止葡萄园的根须

向着紫红色的土壤深潜。停下来是一种姿态

叶子却怂恿着空中的触须,把石头捆绑起来

谁在暗中使劲,谁在受虐

只有飞窜的蜥蜴感受到,那即将喷涌的温度

石头躺在葡萄园里,沉默而沉重


岁月用夜幕背后的风声,把石头磨光

浑圆,如同渗出汗粒的丰臀

让大地对葡萄的汁液充满渴望

图腾因此诞生了,葡萄园始终怀抱着石头

给它雨水和阳光,给它祝福和爱意


石头在葡萄园里,仿佛一个访客

尊贵而高傲,无视于窥视与打探的企图

太阳把岩浆泼向天空和四野

石头暗藏着一片阴影,它的秘密

在一张小小的蛛网后面,对着整个葡萄园

不出声,不蠕动,不睁眼

充当一个无情的旁观者



4、 垂悬是一种意境


终于修成正果,等待着一个飞升的时刻

盘曲的藤像父亲,惯于沉默

内心却也是喜悦的

它要把那些颗粒,从怀里推开

游子一样,目送到千里烟驿万里关山


季节再也不能收紧双臂了

垂悬作为一种意境,成熟的乳房显山露水

葡萄园已经完成了调教与训练

嘴唇和味蕾的唢呐声远远传来

婚与嫁让大地淌出浓甜的喜泪


垂悬是大地上最优美的姿势

饱满、充溢、甘甜、香醇

此后,炊烟和鸡声如期绽放

此后,街道和车流奔向楼群和夜灯

辽阔的夜空用沉静的梦笼罩所有的相亲相爱


责任编辑 段爱松


上一篇:2017年第9期诗人作品
下一篇:2018年第2期诗人作品
(作者:佚名 编辑:hxs)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2018年第5期诗人作品
  • 2018年第4期诗手册
  • 2018年第3期诗人作品
  • 2018年第2期诗人作品
  • 2018年第1期诗手册
  • 2017年第12期滇池之友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