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展 >> 浏览文章
诗展

2017年第4期滇西诗群(2)

作者:佚名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7年11月22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2017年第4期滇西诗群(2)

唐明霞,1991年生于云南会泽,现居保山。有作品散见于《诗选刊》《山东文学》《诗江南》《边疆文学》《散文诗》等,曾获 2016年滇西文学奖。





怀念海


日子越来越平淡了,竟然

城市兀自立于灯火之中

月影孤独如往事,我打开窗

让夜晚的潮水涌进无边无际的思绪

在云南,我怀念的海

没有苦涩的风

只有山川跌宕清脆的交响

所有的河流,都在浇灌着无所畏惧的童年

荞麦占据的土地,是大高原高挺的脊梁

石头和天空擦亮的火花,矗立着悬崖上的爱

每一朵花吐露芬芳的骨头,如乌鸦不幸的征兆

日子越来越平淡了

在云南,我打开窗

还好浪声在千里外



青铜


那疼痛的年代已经很远了,但伤疤还在

残阳无比清脆,落在刀剑的眼上

号角吹落待开的梅花,红色的

我的马,很瘦,驮不起寒鸦一点

而那个将文字举过头顶的人,我会想念他


酒樽深握,谁人端平月光,悼念历史的弄潮儿

钟声一响再响,对坐只有镜中人先老

芷兰在手,剑亦在手

任他阑干拍遍,天狼星反复其明


长恨如此。生锈的话语

再也不能搬弄庙宇高堂

春秋往来,一只燕子已背着战马飞离大地


山河入梦,我的故人你在何处播种余生

把千年往事遗忘在破旧的石碑上





楚小乔,1988年生,云南楚雄人。自由职业,爱行走,读诗,写诗。





 

把日子过淡

淡得无法忽视盐的咸

淡如水,如水洗尽灶上的污垢

 

把琐碎当做一盆花

勤修枝、剪叶

才不会遮了初时的美

 

要时常浇水

以月光的柔给一颗糖

以浮云的名义学会顺从

 

再以

两根铁线平行相望

挂满衣衫,让肩膀在风里碰撞

晴好时,静静依偎



野鸢尾


你爱我

本身,还是我不自知的味道?

我爱你给我的暖

从而爱上你一汪深潭的气质

经年跋涉,来到你跟前

埋下双足,长成你心悦的模样

我们选择避开疼痛

在有限的纯粹中

用干裂的唇、温暖的手心

一抚命里的褶皱。或许

轻微的满足,不足以抵抗

内心的鬼魅和旷野的荒凉

今夜,一朵花开了

你面对我,背上覆满白霜






淘米,本名陶芬,1974年生。云南曲靖人,现居楚雄。有诗作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潮》《边疆文学》等。





孤独症


不哭的时候

她数沙子

沙粒上的盐

叫移魂大法

叫修正术


女孩的瞳孔里

满是沙漠和海洋



我的虚无日子


我买菜做饭

和水龙头说话

和电视

和鸟说话

我讨价还价

与鸡毛蒜皮

斗殴致气

与空气

纠缠不清

我不哭不闹

更多的时候

我养一只猫

挠我的心






和慧平,原名和会平,1976年2月生,现居云南大理。著有诗集《另一种声音》《幸福是水做的》。作品发表于《诗选刊》《星星》《诗林》及美国《新大陆诗刊》、新加坡《新华文学》等 ,作品入选多种诗歌选本。





嘎力寺湖水星光点点


五台山上的露珠透明而忧伤

嘎力寺旁的湖水碧波荡漾

你的蓝纱巾遮住我的天空

嘎力寺一池湖水就用蓝色的多声部

练习歌唱。众声喧哗

蓝,你可不可以不要太泛滥

舒缓一些,轻柔一些,再莫扎特一些

亲爱的湖水请你慢慢蓝

让我慢慢中毒

我要抽丝剥茧。剔除生命中

太多的痛苦和忧伤。剔除纷扰尘世中

无休止的聒噪和欲望

剔除生活里的柴米油盐

剔除是非。众叛亲离

剔除日渐消瘦的肉身

只剩一把穷骨头

跳起蓝色的舞蹈

此时,嘎力寺湖水星光点点



蟋蟀之歌


两只蟋蟀拉着声音的锯子

在窸窸窣窣切割夜色

青草越割越黄

露珠越锯越凉

声音越拉越细

夜色越切越寒


蟋蟀  蟋蟀

这两位大地上的抒情歌手  一只

一屁股坐进秋天的门槛  另一只

被月亮厚重的背影埋葬


两只一辈子无法碰面的蟋蟀

在望不穿的秋天的尽头

拉着声音的锯子

彼此用夜色取暖






寸杨勇,纳西族,1988年 5月生。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2010年开始创作。

 

    

  

   

时间


1

它飞来,停在一朵花上。

然后飞走,消失掉。

它燃烧,俘虏所有眼睛。

然后熄灭,跳进光明的故事里。

熄灭所有的心灵。


2

无可争议的,

混沌最年长的儿子。

上帝的第一声哭啼。

人类的第一口粮食。


3

她在海上歌唱。

她是瑟西本尊。


4

她已老。

她用今生最后一点墨水,

描她的白眉。

这一生 不遗余力。

只有眼睛

黑色的砚池里还蓄积着来世的泪水。

树林爱着风。

河岸追逐着水。

屈原献身给火。






杨清敬,1990年生,现居云南保山。作品见于《边疆文学》《中国诗歌》《飞天》等,出版诗集《高原序曲》(合著)。





歌者


逃蝉鸣

拉二胡老人坐在榕树下

声音比夏天长

老人捋衣袖

深灰的布像经书被卷起

一扬手

树叶一片接着一片落下

……寂静包围过来



鱼骨


透过光下沉的鱼

在水的淘洗中,骨头发亮

鱼鳞脱离身体

朝着不同的方向,飘起

又沉下

鱼骨卡在一朵花上

花的周围

是云的倒影




杨增娣,彝族,丽江宁蒗人。有诗歌发表于《云南日报》《边疆文学》等。





倒影


我们都爱看倒影

风大一些,月亮就碎成

一汪一汪的


我们也都是

星星,在人间上的倒影

不知道是什么将我们吹散



我想你


风让我想你

它吹在我的脸上

好像一双手轻轻抚摸我

风停了,我还在想你


雨让我想你

它落在我的手上

犹如一滴滴热泪落下来

雨停了,我还在想你


夜让我想你

世界全部变暗

只有你,一闪一闪在我心里

天亮了,我还在想你


       



超玉李,1984年生,居双柏,彝族,本名李玉超。在《滇池》《边疆文学》《诗潮》《星星》《诗选刊》《人民日报》《民族文学》《诗刊》等发过作品。





黄昏,在公墓林园散步


这里睡着的

有我认识的

和我不认识的

想到和他们做伴,听鸟鸣

树荫下吹风

时间还早

想到生死、骨灰,墓碑

时间还早

我真尼玛的就是个小人

比别人优越,骄傲自满


想到自己的身体

被山下的火葬炉

像烧一根竹子

噼里啪啦

时间还早

想到躺着闻呛人的香火味

时间还早

想到来这里冷冰冰躺山的孤独

时间还早

想到亲人围着我的土堆哭哭啼啼

时间还早

我尼玛的就像个江洋小盗

得手后

满心欢喜





郑贤奎,1994年生,丽江宁蒗人。现就读于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中文系。作品散见于《边疆文学》《散文诗》等。





万格山顶的雪


住在高山上的人都搬走了

剩下一些老人世袭着他们的土地

只有上学,识字,读书才能走出大山

以至于还有几只小羊羔

在山冈处掉队

下雪时它们像那个老爷爷一样在等候

等一场雪逼回远行者的脚步

一只鸟扑哧一声扎进雪地

经过几次颤抖也没能爬起来



一张弓撑在爷爷的心坎


爷爷心坎撑着一张弓

箭羽是黄昏的白鸽

完成不了自由飞翔

不久前爷爷企图举起这张弓

他试了很多次还是没能把它举起

更别说把紧绷在喉咙深处

那根年久失修的弦轻易地拉动

在他大孙子求学的路上






苏燕,云南省双柏县大庄人,1972年生。作品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诗刊》等刊物发表。





黑白胶片


流着泪

我们给您梳洗、化妆

换上旧社会地主家小姐穿的缎子衣裳

打上粉底和腮红

涂上时尚的口红和眼霜

购一乘八抬花轿

母亲,我们送您出嫁

转棺后

英姿勃发的父亲

正骑着那匹雄健的白马

等着掀开您的红盖头



黑白胶片之二


我开始害怕那些办事潦草的人

更恨那个办事潦草的阎王

是他的不负责任

让亲人们一个又一个

紧闭双眼和嘴巴

和我玩撕碎心脏的游戏

一次,又一次

先是四姐的第一个丈夫

那个我叫他哥哥的周姓男子

后来,是父亲

然后,是公公、婆婆和母亲

他们住进了另一种建筑风格的房子里

就再也没有走出来过




责任编辑 祝立根 李泉松


上一篇:2017年第4期滇西诗群(1)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佚名 编辑:hxs)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017年第4期滇西诗群(2)]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 2017年第9期诗人作品
  • 2017年第9期诗手册
  • 2017年第8期诗人作品
  • 2017年第7期诗人作品
  • 2017年第6期诗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