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文学奖 >> 获奖作家 >> 浏览文章
获奖作家

获奖作家—许红军的授奖辞和答辞

作者:佚名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7年10月17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获奖作家——许红军

简历

许红军,男,彝族,1983年生于云南双柏,2005年毕业于楚雄师范学院初等教育专业,2006年考入楚雄州双柏县教育系统,在鄂嘉镇多所小学任教,现供职于双柏县文学艺术中心。2015年尝试诗歌创作,部分诗歌作品刊于《滇池》、《边疆文学》、《大家》等文学刊物,出版诗集《狐狸必须死》。现为某村脱贫攻坚工作队员,但矢志不渝诗歌创作。

 

 授奖辞

以驻足的审视,还以亲验的参与和执迷的想象,来面对雾霾中的世界,他安静从容地掰开,委婉清冽地呈现,入微体贴地抚摸,作为首次在公开刊物上发表诗作的新人,许红军用他带着青涩和些许茫然却质地不菲的言语,抓住了读者的心。

 

 获奖答辞

谢谢《滇池》帮助我树立最初创作的自信,并对我的创作给予肯定和莫大鼓励!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刊物发表作品并获奖,荣幸之至!

我是个敏感和不争的人,一度对于能否在“现实中突围”持否定态度,虽然读过不少文学作品,但源于对她的敬畏,很长时间里,我对诗歌的创作并未做过多思考,因此,当我接到获奖通知时,整个颅腔仿佛处于真空状态。

于我而言,2016年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幸运和坎坷错综交织。一方面,我的诗歌将刊载“诗手册”;另一方面,我一奶同胞的兄长已立于死亡边缘。我在悲喜之中迷茫奔突,疲于应付,几乎失了方寸。这期间,陪伴我的只有至亲、挚友和诗歌,面具下的怯懦,在死亡的巨大命题前暴露出原始状态。我用大部分诗歌记录了这一时期的心理轨迹,尽管很多还很生涩、不成熟,但她在安慰我,在掩埋我被生命无常消耗的巨大虚空,包括兄长长埋于泥土后的巨坑!与他相比,我是幸运的,他能让那血缘上的词语从此没有意义,我也渐渐理解,最疼的是死亡后的留恋。那些因惊惧而爆发的浮躁,因卑怯而自发生长的迷乱,在孤寂的书写中得以缓释,以此打发令我手足无措的、被强加的孤独和无奈。

所幸的是,我遇上了诗歌,诗歌遇上了《滇池》,记录下那些停留在灵魂深处隐隐作痛但又不敢去触及的重重矛盾,并常常提醒我在未来的写作道路上回想这份鞭策。感谢《滇池》,给我在底层泥土中行走的背影一次转身的机会。我相信,这份真正尊重文学并以此为生命线的刊物,将会收到更多的鲜花和掌声,因为她从不寂寞。

 

上一篇:获奖作家—曹军庆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佚名 编辑:wlj)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获奖作家——许红军]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获奖作家—胡竹峰
  • 书店,对于作家意味着什么
  • 第十七届百花文学奖获奖名单揭晓
  • 西媒盘点被世人曲解的文学人物
  • 中韩两国作家交流文学创作
  • 获奖作家——许红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