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观察 >> 文学人物 >> 浏览文章
文学人物

温瑞安:不信武侠已死

作者:华西都市报 编辑: 文章来源:华西都市报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温瑞安:不信武侠已死

温瑞安:不信武侠已死 "四大名捕"四个字价值千万

  温瑞安“入川行踪图”

  温大侠16日携家眷深夜入川,今起展开“问道青城”文化之旅。此消息经华西都市报对外独家发布后,引来全国武侠迷翘首以待,更有“任性”武侠迷打飞的而来,欲与温大侠当面交流。侠友们如何才能“偶遇”这位武侠宗师?那就不妨先来看看温大侠的“入川行踪图”吧。

  浣花溪畔访草堂

  《神州奇侠》系列是温瑞安早年的一部带有作者自传色彩的经典武侠小说,而《神州奇侠》的第一、二部一开笔,地点就落在四川成都浣花溪。如今来到 四川,岂能错过这种“前世今生极深的缘分”,而不当面亲见浣花芳容?17日上午,温大侠将来到浣花溪畔,亲证自己年少时的梦里仙境。而作为一名深具古典情 怀的诗人,温瑞安也将进入杜甫草堂,与诗圣杜甫进行一场跨越千年的“约会”。此后,温瑞安还将来到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大厦参观,做客华西都市报进行交流。

  青城山上侠客行

  “问道青城”是温大侠此次入川的核心活动。18日早上9点,温瑞安将现身青城山建福宫广场,与广大读者、青城山的游客一起,共同参加“问道青城 ——温瑞安武侠文学奖”启动仪式。知名主持人海光(2005年春晚主持人、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将主持这一启动仪式,而温大侠现场还将擂鼓吟诗一 首。

  而后温大侠一行将前往“青城仙馆”,展开一场名为“青锋护花道守城——武侠文学影视诗”的主题演讲。此外,他还将展开一场青城云游访隐之旅。 “神秘老人,武林隐者”王庆余,青城山全真龙门派武学名家潘崇福、黄老学派研究学者李海波、青城道医传人李久云等名流,都将在青城静候远方来客。

  作为此次温瑞安“问道青城”活动的合作主办方,青城山都江堰旅游景区管理局的副局长严晓霞,希望温大侠此次来青城之旅,能收获一些创作的灵感,将青城山以及青城山的文化融入自己的武侠作品当中。

  个头不高,着黑T恤,健步如飞——16日晚在双流机场见到“巨侠”温瑞安的第一面,并无出奇之处。到合影留念之际,他的幽默感开始轻松迸发,“记住,要用美颜相机!要把我拍得像范冰冰一样!”他昂首笑道。

  自梁羽生、古龙辞世,金庸封笔之后,温瑞安就是武侠界现役的南泰北斗。

  不过,60出头的他跟邻家大叔没有什么区别,见跟随而来的两个儿子到处撒欢,他开始很自得地向记者介绍起来,“这个12岁,温凉玉,画画很厉害 哟!这个是温挽飞,才8岁,四年级了,为什么?跳级了啊,他平时调皮捣蛋,考起试来总是第一,嘿嘿,连老师都觉得不可思议!”聊起儿子,仿佛这才是他人生 中最卓越的作品,欣慰得有骄傲的味道。

  蓉城初秋之夜,车里的空气闷热而滚烫,“巨侠”怕热,连声要求司机开足空调。而随着采访的深入,他在狭小的座位上开始手舞足蹈,无他,提及了他的作品,提及武侠,他随时可以声如巨雷。

  “三年前,曾经有传说,您每写一个字,大概价值2000元,后来您自己辟谣,说只有30块……现在呢?现在情况有没有发生改变?”记者问。

  “当然,但是这个不好统计。我只能说,2006至2008年期间,我差点破产,每年的版税什么的,大概就是二十七八万,还得支撑我的文艺创作推 广合作社的运转,举步难艰。不过到了去年,情况发生了很大改变,这么说吧,我有‘四个字’:四、大、名、捕,一年可以为我带来1800万到2200万元的 收入!当然,我有时候给朋友写信,他们一个字都不回,那表明我那时候写的字一文不值,哈哈。不过,四大名捕这四个字就很值钱了吧?从这个角度讲,无论谁想 告诉我‘武侠已死’,我不可能相信,顺便,我会告诉他‘四大名捕’这四个字的价格!”温瑞安回答得掷地有声。

  拜谒青城、峨眉,其间,他还会委托本报启动“温瑞安武侠文学奖”——人到三十后/不能想江湖/武林那么远/是侠也断肠(摘自温瑞安诗集《山河录》)……也许,他就是想以一己之力,在他今生第一次踏上的这片土地上,再次播下武侠之梦。

  车访大侠

  “我最得意的作品,其实是我的诗!”

  这个采访在车上进行。由于航班晚点,“巨侠”温瑞安一行晚间才抵达双流机场,舟车劳顿,但武侠名家温瑞安依然显得精神健旺,欣然同意了“车访”的要求。“没问题,只是我‘BIU准’的普通话,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受不受得了?”笑声异常爽朗。

  既然第一次来到四川,您所有作品中,大概只有《神州奇侠》系列与四川联系最为紧密,那就说说这部早期的作品吧。

  温瑞安:《神州奇侠》大概是我1972年左右写的(当听说笔者正好生于1972年时,他开玩笑:那我这本书就是为了迎接你来到这个世界!),是 早期的作品。那时候,各方面应该说都还不太成熟,不过你要我今天再写一本这样的奇书,根本没有可能。为什么呢?一来,人都有棱角的,总是要被岁月磨平,我 现在就已经被磨平了吧?没有当时那种年轻和一往无前的心境了。金庸先生曾经跟我提到过《神州奇侠》,他说:我看了几本,就已经死了这么多人,看得我冒 汗……呵呵,但我小说里的人物,死不完,也杀不完!另一方面,作品本身可能是有某种灵气的,一部好的作品,作者到了最后往往控制不了笔下故事的发展,只有 主线还在。

  您的作品里,有很多让武侠迷们留恋的人物,可正如您所说,他们都死了,比如《神州系列》里李沉舟最好的兄弟柳随风。您为什么那么狠心?

  温瑞安:(笑)为了这个,这些年来我挨了很多骂,不得不通过书信和Email的形式,一遍遍向“温迷”们解释。事实上当年写柳随风死去的时候, 我的内心也挣扎,说实话我也舍不得他死,差一点让李沉舟先死。但是后来,我还是觉得唯有这样,我的书才写得下去,真的,一个好的作家必须是残酷的,他可能 在某些时候,作出一些让读者和自己都不忍心看到的决定。

  文学界有个说法,一个作家的早期作品中,总会有自己的影子,那么你的影子在哪里?

  温瑞安:每个人都有多面性,阴暗的那一面就不说了。金庸先生写了一个君子剑岳不群,不也被读者反问——你为什么把一个阴险的家伙写得如此之深刻?我也是这样,作品里很多反角都有我的影子,真的,至于光辉一点的角色,或者说我向往成为的人物,我觉得应该是大侠梁斗吧?

  您和古龙笔下的女主角,往往都有很不幸的命运,为什么?

  温瑞安:自古红颜多薄命,这不是一个人说的。人们老说红颜祸水,这不对,但是越有个性的漂亮女人在生活中,越不幸运,甚至悲惨,惹人怜惜,这好像是个定律。我们都爱美丽的人,但是我们又必须要面对现实,我可能,是在用大慈悲的方式,来写大不慈悲。

  您的作品很多,自己最满意的是哪些?能否举例说明?

  温瑞安:我最得意的作品,其实是我的诗集。当然,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出入的,比如我的诗集在香港当年4天卖了8000本,那是因为我写的《四大名 捕》刚刚出版,热销之后,可能大家都在想:温瑞安这家伙还会写诗?买来看看吧。就这样,大家给面子,我的诗才卖得出去。至于武侠小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不 好说哪本最满意。一定要选的话,我觉得应该是《刀丛中的诗》,因为那一本和我所有的诗一样,都是最最用心去写的。

  写了一辈子武侠,温先生自己练什么功呢?

  温瑞安:(双手夸张地舞动)逃跑神功啊!(一旁助理这时给记者介绍:温瑞安的父亲,当年练洪拳,而且是铁线拳高手。至于温本人,早年曾经是空手道黑带二段。)

  大侠情爱

  16日下午,温瑞安妻子刘静飞乘坐火车比他早一步抵达成都。

  爱妻言必称“温老师”

  他是儿子的偶像

  温夫人是70后生人,曾是一名舞蹈演员,身材保持很好,虽未施粉黛,但一看就有宛转蛾眉之貌。温太太是从老家宜昌赶过来的,她告诉记者:“当天 没有飞成都的航班,本来想是明天飞过来和温老师会合,但他说明天的活动很有意义,于是我就坐火车来了。”言及与温大侠相识相爱的经过,让人听来无不惊讶更 大为感慨。

  追爱,一天追看四场演出

  1997年,43岁的温瑞安在珠海的一家剧院看演出,当时还是舞蹈演员的刘静飞在台上的表演进入了他的灵魂,以致后来他在写给爱妻的《安静情 书》里还专门提到了当时的场景:“在那千人万人中,我只看她的眼。她的眼神是忧郁的。虽然距离这么远,还‘第一次’见面,我还是看得出来……”温太太笑着 说:“我第一次听他说我跳舞‘忧郁’,我很奇怪,因为我并不忧郁啊,后来我问他为什么这样讲,他告诉我,的确我当时在台上给他一种忧郁的感觉和气质。”

  剧院初见后,温瑞安又连续追看了刘静飞的表演,堂堂大侠也随之一发不可收拾地沦为了刘静飞的“粉丝”,就像他所言:“我还是神迷于她的舞姿,情 迷于她的风姿,她去到哪里我就看到哪里,有时候她一天赶四个地方四处表演,我就有本事一天赶四场。”刘静飞回忆:“当时他来看演出都是带着一帮朋友,后来 我在台上,灯光一扫台下,我发现总是那一帮人,其实我当时并不知道他是温瑞安。”

  后来,刘静飞和温瑞安朋友中的方小姐、梁先生成了好友,有次她正和方、梁二人聊天时,大侠温瑞安突然杀到!这个突然袭击让刘静飞颇为紧张和手足 无措,“当时我不知道该讲什么,就是觉得很兴奋,我之前看过《四大名捕》的小说和电视剧,真没想到会和作者相遇。经过聊天才发现这位大作家很亲切,也没有 什么架子。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交往了。”刘静飞坦言,温瑞安是万千读者心中所景仰的“大侠”,作为大侠的妻子,自己最开始还是有不小的压力。

  他把儿子视为“哥们”

  温瑞安在他天命之年喜得二子,大儿子温凉玉,小儿子温挽飞。16日,两个小家伙也随父一起来成都,刘静飞说,两个儿子视父亲为偶像,“他们几乎 把温老师的小说都读完了。”而温瑞安则视儿子为“哥们”,用刘静飞的话讲就是,“他和两个孩子在一起就变成了三个小孩,甚至他比两个儿子还疯,有时候还给 他们买很多玩具,搞得我都要发飙了,完全就是个老顽童。”

  记者问温太太,“温大侠在现实生活中是否也很侠肝义胆?”她讲了一个小故事:“我们住香港的时候,有次听到隔壁邻居打小孩,那孩子一直啼哭,温 老师按捺不住就去敲邻居的门,他跟对方讲,小孩要以教育为主,不能打骂,如果你再打孩子,我就会去报警。”温太太说,其实这样的事情还很多,温老师虽然岁 数也不小了,但他出行的时候,看到老人都会主动让座。


上一篇:彭荆风:攀上哀牢山——边地生活记事
下一篇:曹文轩:我的有生之年,是看不到纸质图书消亡的
(作者:华西都市报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温瑞安:不信武侠已死]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
  • 兀自东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