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观察 >> 文学人物 >> 浏览文章
文学人物

麦家:梦幻也是现实的一部分

作者:麦家 编辑: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麦家:梦幻也是现实的一部分

麦家:梦幻也是现实的一部分


 

  再荒山野岭的角落,只要有两个人以上,都有讲故事的人。我有幸生长在江南一个人口稠密的大乡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们那个村里,甚至有专职讲故事的人,而且还不止一个。我有一个堂兄,比我年长二十多岁,是解放前的高级小学毕业生,曾经在县广播站工作过,反“右”时被遣回老家,贬为农民。他从小离开乡村,当农民是不称职的,做不来农活,只好自学做了理发匠。大人们都说他理发水平一般化,但我们小孩子都爱找他理发,因为他会讲故事。一到农闲时节,不论是夏天还是冬日,一入夜,他的理发铺子里总是人满为患:都是听他讲故事的人!而他肚皮里的故事似乎比听故事的人还要多。他的故事大多是从书上看来的,每次我从他理发铺子前经过时,只要没人理发,总看到他手上捧着一本书,像个教书先生。他大概属于记忆力特别好的那种人,看在眼里的文字都可以从嘴里说出来。听他讲故事,成了我童年最宝贵美好的记忆。这些故事总是稀奇古怪的,人身猴脸的孙悟空会七十二变,程咬金有一把神奇的板斧,美丽的娘子是一条大白蛇,温柔的小女子是一只老狐狸,天上住着玉皇大帝,海里有一根巨大又小巧的定海神针等等。小时候,我听这些故事,从不觉得那是文学想象,是奇幻,是传说。我觉得,那就是现实,遥远的现实,外面的世界,等着我长大去见识,去了解、发现、领略。

  长大了,掌握了一些知识后,最基础的生活常识告诉我,那不是现实,即便最遥远的地方也没有这样的世界:这些人,这些事,这个神奇无比的世界,是某些人编造出来的,是文学创作,是虚构的。令我奇怪的是,虽然我有了“生活常识”,知道它们是虚构的,而我在看这些书——更多虚构的书——的时候,却依然会被它们吸引,深深吸引,并感动,浮想联翩。相反,身边的现实,真实的生活,张三李四,偷鸡摸狗,爱恨情仇,和书中那些人事相比,总觉得不对劲,不够劲。我宁愿同这些虚构的文字去交流,接受它们的刺激,或者抚慰、熏陶。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我们愿意要假的,不要真的?这问题困惑了我很长时间,直到我真正掌握了一些“文学知识”后才知道,虚构不等于虚假,这些虚构的东西其实比真实的现实还要真实,还要博大,还要深刻,是现实的“浓缩版”、“升级版”。像玫瑰精油,虽然失去了玫瑰花的外形,但关于玫瑰花的真实和秘密高度浓缩在其中。这些文学作品是玫瑰精油,来自生活,高于生活。怎么样才能高于生活?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方法,其中一法是:采用极度变形、夸张的手法,把现实梦幻化,把生活艺术化。梦幻和艺术不是胡来,不是用沙子搓成绳子,而是把水烧开,变成蒸汽。

  毫无疑问,新闻报道是最真实的,人们读到的新闻也远远超过文学作品,但同时我们又可以毫无疑问地指出:古今中外,人们记住的文学作品远远超过了新闻报道。这其中一个关键点就是,文学拥有新闻话语无法具备的叙述策略,最典型的就是虚构,就是“把现实梦幻化”,就是“把水烧开,变成蒸汽”。作为小说家,这既是基本功,必备的手艺,也是上帝赋予的特权。这方面,我们古人是不了起的,莫言也是了不起的,拉丁美洲这片土地上的小说家们更是了不起,上个世纪,以马尔克斯为代表的一批拉美作家,开创了一个“魔幻文学爆炸”时代,留下了一批脍炙人口的作品。我曾经读过他们很多很多的作品,受益匪浅,今天我来到哥伦比亚,是为了当面向他们讨教。马尔克斯说过,马孔多不是真的,但更不是假的。我以为,那是他梦中的一个镇,一个世界,而这个梦却是现实的一部分。

 


上一篇:严歌苓:阅读与写作让我与世无争
下一篇:格非:幻想的魔力
(作者:麦家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麦家:梦幻也是现实的一部分]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2017《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综合成绩及拟进入考察人选公示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