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之友 >> 培训活动 >> 浏览文章
培训活动

滇池文学笔会诗选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2012年第1期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和慧平诗三首


我大声说出那些油菜花的黄


油菜花在晨曦里静静流淌

香气氛氢到哪里哪里就翻滚着

油菜花金灿灿的黄

在大片金灿灿的海洋里

我大声说出:除了油菜花的黄

还有什么能让我的心漾起粼粼波光

波平浪静。一只蝴蝶轻轻掠过

翅膀上。一扇沾着今朝的零星露水;一扇沾着

昨夜的斑驳月光

水语春天

小草和风说着悄悄话

蝴蝶说:天哪,野花都开了,我竟忘了告诉他

花朵和鱼在春天里恋爱了

但鱼天生是结巴

好好好好地咋咋咋咋咋就哭啦,我我我我我不是

故意的

梨梨梨梨梨花一枝春春春春带雨

我我喜喜喜喜欢的是是是是你而不是是是她

月亮掐熄烟头:要么爱,要么不爱,我就在那

里,不来不去

河流斜晚着飘逝的白云: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都一直躺在河床里,悲

伤,或欣喜

雨水亲吻着大地:亲爱的亲爱的你在哪里一

日三秋兮

今天终于可以用我泛滥的真情淹没你


我的滇西我的村庄


这些年,我无数次趟过月光的河流

像一个被流放的国王

在自己的领地上为一棵小草折射不到自己的光辉

而哭泣

步履维艰鞋子被月光打湿

两只鞋子在苍白的月色里说着想家的话

可是我不能停下

我的行囊里装着我的臣民需要的节气、雨水和庄稼

那些古铜色脸庞上似曾相似的祈雨表情

成为我最大的心病

我也曾抱住一块石头取暖

而月光越来越冷

那夜疲惫不堪的我终于睡着了

梦见抱着的石头开了花

我回到村庄了村庄里雨水充沛牛羊的乳房被

奶水涨满

我看见自己的背影在秋风里日渐消瘦

我拘楼着腰在我的滇西群山里渐行渐远


李季诗四首


逛勒的一只斑鸿


是谁先发现了她

在一棵高大杨树的枝丛中

从一颗黑点变成一只鸟

七月的阳光躲过她灰色的羽翅

起飞了

村庄的上空传来扑棱声

朝南

再向北

最后隐入一片竹林

哦幸亏不像我

不像我受到惊吓就呆住了

她起飞前

冷暗的枪口已经举起


小草


我常常想起山岗上

那一片从来不发出声音的小草

其实我更想的是

我就是隐身其中的一棵

春天里醒来

经历阳光和雨水

随着性子

能长多高就长多高

冬天里枯萎

在雪的覆盖下沉睡

一生与泥土和石头纠缠

唯一的担心

是时不时地

才从村庄里过来的羊群


哀歌


众人的目光雪亮我步入歧途

游戏人间玩物丧志

白纸上我信手涂鸦

圈套中我玩火自焚

月光下我隐入树丛开枪

伤及亲人疏远人情和智慧

黑暗中我如乌鸦

心怀黑暗


雨水淋湿了石头


石头安静雨水从天空下来

石头湿了冷了

然而石头安静一如既往地

和所有逝去的朝代一样

只在最后发出破碎之声

然而石头安静面对

扑头盖脸而来的雨水

石头始终未曾开口说话


胡兴尚诗三首


低头吃草的牛


低头吃草的牛,泛指躬耕或任人宰割的

动物,干得多却拿得很少的

民工,流了很多汗却入不敷出的

乡下亲戚,走了很多路却站在原地的

迷路者,写了很多诗却难以发表的

我,他们的共同特征,出卖劳力

不计较得失,吃枯败的草

无所谓挤出多少奶,嘶吼

不在乎微弱的残声传得多远

一日三餐,有足够的阳光和露水

秋风起了,点起内心的骨头之火

荒年无收的苦岁,不被熬成汤汁

这是作为一头低头吃草的牛

仅有的最后愿望,梦里水草丰美

梦外皮鞭轻落,当土地荒了下来

耕绳不要朽坏,铁犁不要锈蚀

多雨的季节,可以忙里偷闲

在栏厩中,心无旁鹜地反当

如果需要,像一匹纵横驰骋的野马

田野中漫不经心地揉碎夕阳

对着远山,打两个无关紧要的响鼻

低头吃草的牛,脚下堆着

主人割来的时光,白花花的等待

来年,燕子唤醒春天的时候

身体里燃了一冬的暗火,是否能

痛彻肺腑,烧开冰冻三尺的大地

窗外有鸟飞过

窗外有鸟飞过

惊醒梦季节或牙痛

以及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孤独

一个人把黑夜独饮

蘸着月光不停皱眉

有些往事鲤在喉结

不吐不快吐却咳血

睁开坠满残梦的眼睑

楼上是彻夜未眠的人

他轻轻拖动桌椅轻轻地咳嗽

轻轻地把失神的目光投到墙上

然后开始胡乱地猜想

楼下的我梦中的情节

窗外有鸟飞过

午夜的路灯蓄谋已久

这只喜鹊布谷或是斑鸿

和我仅一墙之隔

和我扑扑跳动的心相隔多一块皮肉

它扇动翅膀在墙角转一个急弯

让我感到生命之重

感到茫茫的黑夜之沉

一直无法言说的隐秘暴露无遗

此时我内心空旷举目无遮

窗外飞过的这只寂寞的鸟

一只鹦鹉或是乌鸦

当它不怀好意地飞过

惊醒了麻木不安或胸闷


回到零


冬深了,西风浩荡

要收起背上的芒刺

座下的针毡,心里的吊桶

准备短期冬眠

让生命过渡到平静

放弃狩猎,放弃追赶太阳

把火药从枪管中取出

让淡墨在思想中冻结

江河沉寂,大雪封山

不抒情,不虚构

不白日纵歌

罗网要收起,陷阱要填平

渡口的渔火要嫩旺

要赶在风雪断路之前

拔出骨肉里的刺,睡梦中的疼

让回归的小路清晰可辨-

不拖泥带水,不通往迷律

让冬天这匹瘦马

躺在粮草的枯竭中

不温不火,不骄不躁

如果山河冰封,三月不来

要回到火的源头

回到母亲的妊娠

回到虚数,回到零


茹鑫福诗三首


宣威道中:荆棘花开


必须说一下荆棘

那不是道旁的摆设

他一次次在你的生活里设卡、扎根、层层铺排

它凶残、冷酷、无人味

它是遍体鳞伤的显性代名词

而这一路,要感谢它

作为一个可供把玩的实体

它避免了平淡无奇的行程

是啊,荆棘花开

醒目的白、温馨、别具一格

荆棘花开,是为苦难的辩白

还是荆棘不被忽略的温蜿

荆棘花开

所承受的、所遭遇过的

重不过一身编素

轻不过一缕芳菲

有一点尤为重要

你绕开畏难的荆棘

直取花开的姿势


检查


这个词语是危险的

不知道哪个地方会有集束炸弹

这个词语一旦通过电话

和文件的形式出现

你和身后的单位就会战栗

这个词语是恶心的

他让你想起不信任被怀疑

老底总要被揭穿

你的表现还不是百分百

你是反动的不安分守己的

被惦记

不鞠躬尽瘁的

这个词语是被动的

莫名其妙的探照灯扫来

你得老实不躲避

你得缩着脖子红着脸夹着尾巴

罪该万死


路旁的波斯菊


我愿意把你当成野花

在野的,非体制内的大美

骨子里的那一点暖昧

尚未招致无妄之灾

遍野秋意的代言人

打开八瓣眼睛,顾盼兮

旋亮暗室里欲望的灯头

几百只星星在无声歌唱

成千上万的蝴蝶展开想象的翅膀

不愿委身于肮脏的土地

伸长脖子,也算是出类拔萃

在路旁,非为无情无义之辈

迎来送往


苏然诗二首


芭蕉果


剥开一个芭蕉果

亲切地,剥开童年

手握芭蕉果的感觉

我说不清

嚼咀芭蕉果的感觉

我也说不清

总之,赵汉荣说

小时候就吃这个

口感比香蕉纯正

还有果核里

那些宁静的日子

朴素的心情

很新鲜地

保存到现在


晨光中的澜沧江


鱼鹰叼出摆鱼、青鱼,还是面瓜鱼?

站在江边啄食

童年的晨光

掠过澜沧江

我就这样回到了

大中河边的芦苇荡

父亲耕田

写出了,

、鱼鹰翩飞

山乡的倒影与虚无


孙成龙诗二首


写在纸上的夜


没有死亡的世界燃烧的臭鞋里一片荒芜

那只贝壳的寂寞中只有残碎的梦在苟延残喘

打马过关山劫来暗夜灵魂碾碎我的头骨

用小孩的夜尿熬制喝下一碗喂养我碎死的慌乱

没有什么比夜的黑

更扎实


燃烧的眼泪


踩碎二十多年的时光,我即将成为孩子的父亲

奶奶善于表达的嘴惨遭报复,被岁月的韵脚无情放逐

围在热乎的火塘边拉家常,总喜欢看着我的眼睛

翻晒着我童年灿烂的时光,把我拽进儿时的脚印

给我说偷吃弓伎三家的桃子被黑狗咬,说用线拴肉丝

钓李四家的大花公鸡,说学梁山好汉在王五家

和小伙伴喝得大醉,见我东张西望或是低头不语

便赶紧抓住空气中游荡的沉默,拌着火苗回圈吞

了下去

艰难地起身到里屋,拿出各种快要发霉的糕点

默默地坐到我身边,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

奶奶和自己矮小的影子相互搀扶,走进粗重的喘

息中取暖

苦涩和酸楚狼狈为奸,轻易俘获了我胸腔里跳动

的小东西

阳光偷偷钻了进来,我在泥泞的泪水里及时苏醒

假装不经意间悄悄回过头,用袖子揩了一下湿润

的眼角

泪水里奶奶拘楼着身子在放风筝,风筝上涂满了

我的童年

另一头却被奶奶在心上打了个结,始终紧紧地拽

在手里


麦田诗三首


祖国


夜晚会重复来临。

我曾多少次仰望你的星空,

你的辽阔和浩大

让我忘记了我的渺小与孤独。


失去羽毛的天空


春天的田野,空空荡荡

在春天的拐弯处,我们为天空

失去一只鸟而暗自神伤,

就像我们失去飞翔的梦一样。


从甲到乙,甚至更多


我喜欢一切都是慢的,

从甲到乙,缓慢地出发,缓慢地

抵达,它像生命缓慢的岁月

缓慢地到来,又缓慢地逝去。


杨尔文诗二首


五毛钱


饥谨的年代

一张大团结的亮度

比太阳的芒光耀眼

就是一枚小小的分币

也能让人心明眼亮

如今除了大街市上

走投无路的孩子和残疾人

有谁还在说小话使小钱

谁的兜里还揣着一把分币

偶尔有枚

也常常投进孩子的攒钱罐

或者做个纪念币收藏

多年以前几枚硬币

就是一个人活着的筹码

一个人的重量

有时就值几个硬币

哪怕是小小的一枚

我们也能感到它的沉重

那个下午在操场上

谁丢失了一张五毛的纸币

很多学生望着它走过

那一双双不屑一顾的眼神

他们都在说着

这是谁弄丢的钱

谁都不肯将它拾取

一张五毛的纸币

像一个迷失的孩子

找不到自己的家和亲人

绝望的坐在场上

一张五毛的纸币

像一个迷失的孩子

找不到自己的家和亲人

绝望的坐在场上


冬夜


我在月光下漫步

月色苍白

大地比月色苍白

我的心比大地苍白

我在月光下徘徊

月光凄凉

大地比月光凄凉

我的心比大地凄凉


蕾朵诗二首


假面


你有黑眼圈

幻想改变时间

你沦陷在巨大的爱里

羽毛的呼唤让你奋不顾身

你的偏爱秘密地进行着

直到它吞噬成为一种偏执

你有难以启齿的伤痕

抛不开的就有不安分的可能

你喜欢玩这样的游戏

直至热爱


世界上最温柔的力量


亲爱的

这世界上最温柔的力量是什么

是光年里斑驳的风声吗

是儿时挚爱的外婆做的豆米饼

讨厌的邻居家的猫咪

还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一个意外的惊喜呢

是心里住着的那个天使的微笑吗

是深夜归家那盏等待的灯

书桌前的热牛奶

还是一次短暂的回眸呢

是盛开在大海之上的那场期许吗

是凌晨四点路灯下的苦读

是拿起所有行囊的一意孤行

还是对于一个春暖花开的守候.

一次轻轻的拍肩

是纯净蓝天下的温暖天真吗

是斜着脑袋好奇的倾听

是在宠物走失后的大声哭泣

或者只是简单地拥抱你

什么是这世界上最温柔的力量呢

当你闭上眼睛聆听,

如果有感动

顺着呼吸沁入心脾


李绍全诗二首


彝族大刀舞


白脸当作地

红脸作为天

黑脸当成人

站在高高的山峰

吟唱祖先的火把经

挥舞磨亮的长把刀

即使在黑夜

看见激情燃烧的地方

彝人总比山高

彝人在鸟瞰远去的历史

河流里的虾蟆

总让人思索

一些生与死的问题


秘境高峰


吃过黑井盐

喝过猴井水

长成巍峨的山

比一部分彩云稍高

在寡欲的心脏上

烙印着弓箭、猎狗与彝人

镌刻着火塘、鹰爪与彝文

我常常在雨夜的闪电中

偷窥和拍照

马世成诗二首

在风中飞散的鸟儿

在风中飞散的鸟儿,

发出单一的声音

像电流从大地里穿过,

每一道窗户都亮了。

有点儿欣喜,有点儿心伤,

人啊,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生命在窗外,

屋里却是多么温暖。

如果还有一个阳台,

不妨到外面站站,

抚摸生命的暮色。


每个时刻


每个时刻,我在长大,母亲老去。

每个时刻??我离生命或远或近。

沿着家园的林荫小道散步,

母亲在前面,我在后面,

另外的星辰照耀着我们。

这就是生命。至今

我还不知道怎样生活,

怎样去面对一个人,

像母亲一样的一个人,

在时间的某个缝隙里藏着。

我还不知道怎样生活,

向沙砾投下倾斜的影子,

在纺织机上编织自己的厚茧。

小小的屋子,窗口不见了

穿大红旗袍的新娘,惟有

家园的林荫小道蜿蜒??


吴映辉诗一首



狗,汪汪汪

是示威的狗

你别向我靠近

狗,摇着尾巴

是献媚的狗

请向我靠拢

狗无言

而人有心

示威和献媚

不过就是我们的两种欲求

向谁示威

向谁献媚

这是问题的核心

你得搞准

我的骨子里

潜滋暗长着一条狗

我随时在问

谁是我的主人


章玉珍诗二首


誓言


你说没有我你活不了

我也觉得离开你我会死掉

现在你走你的我过我的

我们还都活得很好


银行卡


人人都有好多张银行卡

金的银的黑的白的红的绿的

它们远远好过钱包

因为没有人看得见它的余额


张新祥诗一首


被食者


献筹交错,这是

一局丰盛的夜宴。

不知道我会烂在谁的胃里,

就在昨天,我原本可以

做一双夹菜的筷。

不幸却变做了盘中的菜,

谈笑风生,时尚的

先生女士们出言不俗。

饱满的乳房对着潇洒的纽扣,

举手投足,所有的

兴趣和话题都赤裸裸地盯上了我。

我在叉林筷雨中苟延残喘,

即食我者,为我

肉体和骨髓间发出的怜悯气息而手舞足蹈。

我用眼光打量着除了自己以外的先生女士们,

借我张嘴,我厌倦了

骨骼和肌肉的摩擦而为食我者告罄。

食下我吧,

我已经享用了一晨的朝阳。


苏轼冰诗一首


山中落花


遍山的草地上

落英缤纷如织

红的紫的白的

还有粉红和鹅黄

风一吹

她们就飘落了

这是草木的归宿

令我郁结于心

但每一次

我只能看着

嘴巴张开

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上一篇:2012年《滇池》文学杂志高级培训改稿班诗歌精选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滇池文学笔会诗选]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2017《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综合成绩及拟进入考察人选公示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