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泉溪的诗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泉溪的诗

泉澳简历 原名熊家荣,哈尼族, 1 9 7 2 年生。中国作协会员。

作品见 《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等 刊物。

曾获《人民文学》、《诗刊》、《作 品》等若干文学奖项,

作品入选多种 选本。现为云南省思茅师专驻校诗 人、

云南省作协签约作家。



目录:


  一个人的边地生活(组诗)/泉溪户

  天下都是你的香(组诗)/哑木力

 红河岸边(组诗)/莫独 / 7 


正文:


一 个 人 的 边 地 生 活 ( 组 诗 )


绿色把我带到北方


一直以为身在南方,

在我的边地 蓝天绿地是我的底色― 可是在首都机场,

我已卸下了行李 简单,是我一贯的好处,

不占用时间 和空间。在一辆高级轿车上,

北方的梁先生 介 嗦 召 着 北 京 的 6 月 和 绿 色。

我 言 说 的 舌 头 还 停 留 在 南方,不免出现尴尬、沉默,

词不达意 如同我永远用冰凉的手与别人握手― 但窗外的树绿着、草绿着,

树是香榷巾寸 草 是 翠 微 草。 南 方 所 有 的 风 情 和 炊 烟、 妖 媚 统统聚于一滴露珠上,

我看见 ―绝对是我一个人看见,北方在身后庞大和漠然 啊,生活多么美好,

可以想象未来的情人 意想不到的柔软,春情荡漾 这么想着,

我走下了别人的轿车 在北京的 6月


吃,或者看人


离开是好的,是纯色,像古人一样 带着一箱子梦想,

黄金白银或大富大贵 还有俏佳人,

就这样离开的―在客栈里 一个人把酒临风 风度翩翩的我,

摇着扬州扇, 让楼下的人看见 故意掉下扇子 这种古典戏曲里的把戏,

我不与清风遇 一个人在古代的风情里逍遥― 北京的主人说,

吃海鲜吃海鲜,这是大虾 这 是 河 蟹,

多 吃 多 吃, 我 总 是 觉 着 这 些 声 音 离


我要写下云南

我要写下云南,写下她的边缘、古董 水灵和混沌。

写下大象老虎野牛出没的原始 动物们的喘息,

花朵的芬芳 写下一个边地土著汗淋淋的追赶 追赶野兽追赶太阳,

追赶他的婆娘 那些弥漫在野地里的呻吟

啊??我要写下云南 写下云南的野,

写下云南的嫩 写下这些还不够 我要写下花朵中央的蕊

还有那些没有人能够看见的 甜蜜的幸福

那些只有小小的蜜蜂 看得见的幸福


一瞬间,鸟群飞过城市



总以为北方冷寂、灰暗 看不见我们心中的鸟群

啊,一抬头 在城市白色的底板上,掠过一群鸟


我的肉身已歇落在北方的土地上

这里曾是历代帝王的江山、

营盘和宫殿 皇恩浩荡、气吞山河的日子已远去、

淡薄 啊,我们心中的鸟群 飞得很慢很慢


鸟 群 是 真 实 的 ,

像 我 们 血 管 中 的 血 液 一
样 真 实
有 多 少 花 朵 在 北 方 真 实 地 开 了,

又 真 实 地 谢 了

啊??我看见的是时间的翅膀 在神的天空中灵光闪现 让人目瞪口呆


啊??看见一群鸟

就如同看见我们云南山地上

那些父老乡亲 兄弟姐妹

穿一双订做的皮鞋到北京


京铁大酒店 我坐在床沿 鞋子.

躺在床下 我知道它的身价 50元订做的皮鞋

在珠市街 我还和老板争得面红耳赤

如今它从我的脚上退下

安静如斯 它为我争得面颜

我不是穿草鞋或布鞋的人啦

你们看看我脚上的皮鞋

油光可鉴 好家伙,

它让我在那些 穿名牌皮鞋的名人

站在一起拍照或拥抱

一双订做的皮鞋到北京

这是我心里的秘密

我不如此说出 它永远是别人眼里

名牌的名分



过程

―给阿丽

我在黑夜里坐下来

看天幕上星星引泪良、

微笑 我辨认我们坐在哪两颗星星上

黑夜是大地的另一副面颜 真实的孪生姐妹

你的眼睛常常让我在黑夜里想起

仿佛我们已相处多年,

相濡以沫

你的眼睛像黑夜里的玫瑰

闪亮地微笑― 这样多美好,

30岁上的我 就需要这样的微笑

让我改掉坏脾气、闷躁 钓懊见在以玫瑰的名义成为我的女友

说 起 玫 瑰, 会 让 世 人 嘲 笑 我 媚 俗、 老 调 缺乏与时俱进的世道精神

你现在是我的女友 将来的妻子、母亲 伯芍瑟步成为我一部分亲情的过程

让我在黑夜里想起来泪流满面

我逐渐知晓自己的卑微

所以我更会好好活着 把这一部分亲情

像一只蚂蚁搬一粒米饭一样 搬回家


收婆娘


若干年前,在建设巷

总 会 隔 三 差 五 地 听 到 一 声 声 的“ 收 婆 娘” 我 那 时 心 生 好 奇,

这 么 大 一 一 个 街 巷 会 有 谁 在 收 婆 娘?

那 时 我 还 是 单 身 一 人 心想若有别人收好婆娘的话 能否匀一个过来?

那样我的日子将有香有色

一个人活着多么孤单 那时候我的屋门对着大门 一个中年女子,

在三轮车上坐着 这样的情形,

我总是隔三差五地看见 一次天下着小雨 她的目光从雨幕中飘过来 正对着我的门晃悠 啊!

我终于看清了,她是收破烂的 我终于弄清了收破烂就是收婆娘

我满屋子的啤酒瓶和旧报纸

都 在 阳 光 里 被 她 装 上 了 三 轮 车、 运 走 啊!

生活还在继续,我有滑寸感到绝望 但每次都希望听到她“收婆娘”的喊叫

这个中年的河南女人 她和老公都做着同样的事体― 收婆娘

半年之后 我再也听不到这个声音了

我想她也许离开了这个城市

也许换了一种营生

感伤是无用的 对于每一个城市都一样适用


上一篇:《滇池》文学杂志2016年第5期诗人作品
下一篇:“后西南联大诗人群”小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泉溪的诗]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2017《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综合成绩及拟进入考察人选公示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