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手册 >> 浏览文章
诗手册

庞培的诗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2010年第11期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庞培的诗

庞培简历
1962年12月16日生于江苏江阴县北大街。

1982年开始漫游苏南、苏北、山东、黑龙江。

1988年发表第一首诗。

1993年南下广州打工。

有自印诗集《30首诗,15篇散文,一场正在进行的谈话中的片断》

及《诗选》等多种问世。曾获得首届“刘丽安诗歌奖”,

“肉刚诗歌奖”,“滇池文学奖”,参加1997年《诗刊》社“第十四届青春诗会”。

现居江阴。

目录:


庞培的诗

哥伦布《航海日志》中的一页

琴凳

夏日咫风

自画像

忧伤

致读者

秋歌

蝴蝶与幼童

冬天的圣境

记忆

凄苦的一见

檐雨

爱之眩晕

在婆源

在大理

锡澄公路上的日落之歌

秋风吹遍

少年心事


霍俊明访谈

我听到了远去时间的脚步声


霍俊明评论

一个有异乡船只和飓风的灰白日子

--庞培近斯诗作印象


哥伦布《航海日志》中的一页


清晨经过我的房间
仿佛航道和舰艇
我身体里看不见的入海口
闪烁大海的粼粼波光??
致敬,黑夜!
致敬,美丽的、面向陆地的《航海日志》!
东方来的三圣人
和西方落下的晨星
我听见巨浪拍打轮船
就像篮球投击中篮板
日出,在球场上
来回的弹跳
水手的口哨声
诗人湮没无闻的绝望
而大海涌入
一名旅行者的行囊


琴凳


为了接近美
我需要一张古旧的琴凳
我需要空白暴风雨的乐谱
一个试奏音,一点点剧场的荒凉
白色和窈窕
电话打来时能够腾出手来
记下姓名(不免潦草)
我们见面,我们看过一模一样的电影
记得差不多同样悲伤的台词
有关阴霾的海上风暴??旅行——
而为了遗忘,我需要
多么需要一张黑色琴凳!


夏日飓风


我把这页诗献给飓风
献给傍晚簌簌响的树丛
天黑下来仿佛一个浪
一个浪打向古代的船头
我是风暴中消失的航行者
擎着一盏油灯在海上
他们的勇武,他们的无惧
已粉身碎骨
夏日来临一次悠长的哀悼
纪念那些“喀喇”响的锚链
纪念黑暗中涌动无名的柔情
火车到站,1907年,冬天——
冰与火,雨夹雪
一个人独自伫立街头
这孤儿院长大的咫风,仿佛砸碎的路灯
刮向所有白茫茫的陆地
噢母乳中的玻璃碎片
噢所有下垂的事物包含泪水的分量??
我把这页诗献给这夏日飓风
献给傍晚簌簌响的树丛


自画像


一阵风吹来
门锁被碰紧,又一次碰紧,钥匙掉落
仿佛流亡者的灵魂
在黑暗囚室的走廊
人们再也收获不了故乡,只能收获到
一串掉落在地的钥匙
钥匙的金属声,一张张美丽紧张的面孔。钥匙由无数世代消逝的面孔打造、锻压——
我突然置身于1960年代的中国
1940年的波兰境内
或中世纪骑士年代??这一切,在某个孤寂的下午全无区别。都曾经经历过,
无可挣脱,然而又化作尘埃过,死者的肉身已死,但镣铐被卡在泣血的脚踩
修道院门前的风,悬崖之巅的风,徐渭笔下泼墨的风??
啊我如此古老,仿佛尘土的一撮
除了磨难,辛酸
身体里装下的爱,已少得可怜!
我是谁?在这下午的风中
经历过多少生死座战,多少血迹、背叛?
多少次的一言不发?
我还能流血流多少次
置身于人类中间还需多久?


忧伤


忧伤来了:夜
忧伤来了:鼓锤
忧伤来了:嗓音
忧伤来了:每一页
蟋蟀在夜的窗玻璃上擦拭露滴
生者的名字被划伤。你听:一个音符里面
瞪大的昆虫的眼
听:黑夜那古老的愁思??
一个字。被一个字所命定
但却被其他数不清的字重叠遮蔽
夏夜清亮的嘴/呶起陌生年代
火车张开的,不过是蟋蟀的翅翼
城市湮没的,不过是草丛废墟
一辆大卡车迎面驶经
灯箱广告牌下的隧道涵洞口―
今夜,蟋蟀以一己之力
在和人类的智慧抗争
坚持原乡人的梦吃
被灌入唱片的幽暗
爱情曾如此嘈杂,但忧伤来了
鼓声曾如此晦暗,但忧伤来了
??旅途如此疲惫
而迷人的忧伤来了
拥抱!树木的幽香
拥抱!车前灯照亮的雨丝
拥抱!夜行人
拥抱!鞋跟


致读者


墙壁是美妙的读者,黄昏、篮球声音
也是卡车穿过公路上的雨雾
和轮船汽笛声
和一首诗的古旧韵律
相交织
我的心和你的手相交织,和你
看不见的柔情看不见的房间影子
椅子呈45度角―树冠
晾衣架高出窗外―我仔细看
从一首诗中探出脑袋观看
是一棵园区的香樟
雨中热热的树叶香气,簇拥着透明,簇拥着苍白
雨中的苍白是美妙的读者
雨滴声,多么像人类忧伤的记忆
那美妙的读者和美妙乐器
那细雨朦朦的弦乐
所有文字全在这傍晚的雨中
回到了童年―
我的童年,或许,也正是另一个人的童年

秋歌


到一个空的房子里,去收集秋风
收集白昼遗落下的珍珠
田地的黑白,天空的几何形
像烟囱收集地平线的野火
农民在焚烧的火堆旁过夜
收集暗夜的咳嗽
收集唱片静止的风暴
收集一只舞蹈的白鞋,悄然
踞足
也收集那里有裂痕的月光
我是那月光深处的婴儿
孕育我的母体是一只被弃的舞蹈鞋
窗前,话语冷却
心曾稚嫩
心是一只尘封的女鞋
收集小路尽头,恋人们到达时的荒凉
收集春的会面
月光孤零零的旋转
最后的夕阳像是被沙埋住了
匆忙中他用一页诗稿,盖住了夜


蝴蝶与幼童


只有小孩可以模仿蝴蝶,
当他们脱开大人的手,忽然
折向人行道的一侧―
他们践姗的身影中有一团
斑斓的纯真??
顷刻间,周围的人群,变成花丛
每个人脸上都有由衷的笑容??
孩子却在一家商店橱窗颤巍巍的花尊上
停止了他的一路小跑。


冬天的圣境


空气在问:你有没有怯生生爱过一个人?
原野吹来新麦的气息。槛褛的
水泥桥,现在我已走近它的栏杆。
桥上,一名少女被她妈妈―黄昏的妇女形象
搂入怀中;
桥下,籁籁颤动的融雪??异乡的船篷
正在过一座阴暗、异常高大的闸口,
风把这一切仿佛变成了沙漠地带;
小路上,旋转的煤灰,
天空底下低沉,微弱的乡土景象。
除夕夜的爆竹声
滞留在空中,犹如河床的干涸。
种满菜的郊区堆放垃圾,
冬天仿佛到了世界的尽头,
在那儿一个人的灵魂遇见他漫长的复苏,
遇见隆冬季节的春雷声,震耳欲聋。
他面色苍白应该是爱的苍白;
他道路前方的黑暗应该是爱的黑暗
―这是生活被自然之手突然摄住,
抑或记忆的无所适从?
你唱的歌甜不甜?
你的赞美可曾发自内心?
寒冷、千躁,
而且有一层灰土一一气旦那灰土却是朦胧的
初恋之美。当一个人正当壮年
举止突然像小孩??
僧僧懂懂走向黑暗人世的深处,
他无异于将要携带情爱的火焰,投身深渊;
无异于耕地者越出村庄的边界
―眼睁睁的接吻、会面
一一用反睁睁的时间缝合,交融、受割裂??
大地的蓝在我脸上,
新的血在脏黑的冰层舞蹈。
田岸旁那些老柳树,死而复生,
朝她年轻的黑发微笑??
也许,我们俩来不及活到第一缕春风吹来之际,
握不到燕子衔来你做新娘的嘴唇―
我们脸对着脸,叹息对叹息,
蜷缩在各自的寒血里,共用一根春天的静脉。
我们要靠亲吻和唾液活下去。我们的冷是人间之
冷,
也不敢朝她村庄上的家多看一眼??
―就这样,那年冬天我走进了一个奇异的圣境,
一个有雪、寒风、桥梁、田野、暗哑的黎明;
一个有异乡船只和咫风的灰白日子??
那年冬天,我走进了少女的黑发,从一条乡间土
路上,
我走进了心一样深的雪,
我走进了后来的娇美光裸,
我走进了散发着少女体温的月亮上那一道乳罩搭
扣的印痕,
我走进了荒凉的呼唤,
我走进了人间世世代代的遗忘之苦!
??我踏上了我的人生路??辽阔的旷野。


记忆


风允许我在这样的记忆里停留:
一个下午,她在骑车。
在没有人陪伴时遇到田野上的花开,
一股晴朗的大气吹得她歪歪斜斜。
她心里迷惘的爱,使乡村平添了几份明净。
风让我径直走近她,停留在她
聚然而笑
心花怒放的脸蛋上.在那一刻。


凄苦的一见


我眼里藏着凄苦的一见
藏着你十九岁的骄傲
从未被人碰过的脸蛋,闪过一抹
渴望被碰的红润??
你的体面里有朔风阵阵
有寒夜冻土带的荒凉料峭
你仿佛是那苍白乡土的年轻
不!是那苍白本身―
你甜甜一笑,转身消失
周围是长长的,地球阴暗的墙弄??
你那忧伤多汁的出现
照耀我在尘世的湮没


檐雨


雨在字里行间,安慰我
轻合上我手里的书
一个温暖的夜,心
紧偎着雨声
万物又在黑暗中潜行
树木、远方
悄然回到我身边
没有人看得见这秘密的轨迹
啊,悲伤!
对于一名爱情真挚的人
被爱所抛弃是多么珍贵
多么甜蜜的体验!
我一个人
静悄悄地睡下
我在人世的动静
不会比一滴檐雨更大
哦,万物
我是先爱上你,然后才爱上了那个女人
如今你又回来,来迎候
一个迷途的游子
我的灵魂泛起一阵阵的涟漪
我如同乡野的荷叶,池塘的莲藕
浑身湿墉谁地闪烁
秘密到不为人知的快活??
我如同中弹身亡的士兵
那粒子弹却打在了他的体外
夜间的雨
思路敏捷
―雨啊!
不断地把童年的屋檐
把水乡翘檐下弄堂的深黑
递给我的雨!


爱之眩晕


多年以后我听见了那僻静
那山里的风,阳光像屏弱的小树苗
你牵我手时周围草茎的清香
生命被安放在一种僻静里,跟逶迤群山
跟长江两岸的平原融合了
这时候童年在我眼前升起
如脚下的群山,群山之上巨大的苍弯
山间小径回溯,树林复原
人类原初的本性
毛耸耸的我正受孕于一只蜜蜂嗡嗜
蜜蜂飞近时有一小团暖暖的热气
我俩就在菜花的热气里相爱,闭上眼
倒在彼此明亮的怀抱
暖热的胸一起一伏,比山的线条
更眩目、神秘
那无名山野的草丛
天气
露水
山麓,走在了一起
遗忘、吻,走在了一起
蜜蜂和尘埃,蜜色的记忆
长相知??
你安静的、飞逝的美丽
如万箭穿心
背离了江河奔流
背离星星的奥秘
从此不再被阳光照亮―
也许我一直没有醒来呢?
被你搂在怀里,秘密地拥有
当作夜,当作失去的时间
一阵爱的慌乱
一种退缩和眩晕??


在婺源


在婺源,雨是古老的农具,
镌刻在岩壁上湿漉漉的农家乐
沿山体下滑
烧炭人的烟
自乳白色的山腰冉冉上升,
一枚枚种籽笔直射向
村头上千年的古樟
村落从牛鼻里穿过。
偶尔有一头未满周岁的小牛,撒着欢
滑倒在田间青石上。
泥泞纵横
溪流潺潺,
空无一人的旅行车窗,凝视
长满了铁锈的孤独的田野。


在大理


古代的时间在马帮的蹄子之间
清晨,石板砌的街巷
被踏出许多凹痕
店家在古榕树下
取来一瓢水
在云南,榕树,也叫“大青村”
一名老妇搀着孙儿的手
正走出深山
那孩子多少年后还记得
他第一次来到镇上的情景
在洱海边,灵魂像一张皱缩的地图
在双廊,我遗留了一壶茶
只来得及喝了几口

锡澄公路上的日落之歌


我在汽车上睡着了
我和颠簸相爱了??
不是我!而是驾驶座旁
颤动的发动机盖吐出
暮蔼沉沉的呼吸
这是一座从大白天驶往
黑夜的长途客车
旅途略显苍白
昏暗得足以使人的身体
产生持续的颠荡
从梦境到所谓现实
从二十岁到四十岁
此岸到彼岸
我已不清楚
走过的路途
―我与空缺的座位有何两致?
乘客的疲惫在车厢顶端来回
晃荡。有人问路、付钱
购买他的死亡
我从灰尘中醒来了
我和日落的寒冷相爱了??
不是我!而是窗外
大地尽头偏僻的村落表明
人世虚无、空洞


秋风吹遍


秋风在一株草叶上撼动了我
―突然之间,我感到压抑
我感到生命的黑暗
灿烂的阳光也不过是漫漫长夜
周围一切都暗下来
都俯伏在秋风下面,紧张地预备
在死亡中屈服
或在死亡中重生―
黯然无声的毁灭已吹遍每个人的脸颊


少年心事


我在屋顶上出现
我那时从不晓得忧伤
我在一滴雨中蜷缩
在我睡着时,年龄
宛如象牙和纹身,雨的钻石
全部被打开
小小稚嫩的心,黑暗中
闪现波纹状的光亮
我没有眼睛可以看见
(那是我的青春)
凉凉的,黑暗,如同一生所有的春夜
所有的春风全部吹向一个门洞
大风中“呕当!”响的
是他脸上被毁的印迹??
夜路,在暴雨中崩裂
在父辈们受苦的年代
他曾目睹宇宙的精致
当我在南方的里弄,在一条小巷里.临河的
码头,朝向星空推开窗户―
那街道宛如少年心事
彻夜醒着,辗转不眠



我听到了远去时间的脚步声

                    ―庞培访谈

                            霍俊明


      问:你的散文和诗歌写作都同样优秀,这两个文体的写作肯定存在着非常密切和有意味的关系。你是一个出色的诗人,本来我们的谈话首先应该从诗歌开始,但是在你同样出色的散文写作中我在另外一个向度看到你包括诗歌写作在内的更多的可能性。我们的现当代文学一直在谈论所谓的传统,我想看看你对五·四时期散文作家的看法,实际上在那个时期已经形成了一个较好的散文传统,以后又再次中断。你认为通过半个多世纪的努力我们的散文与此前的散文传统街接上吗?

      答:回答可以连篇累犊。首先,我们自己的现代文学变革身处一个人类文明的大变革时期,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身逢乱世”,在西方,工业革命,两次大战,民族国家,自由、民主、生态、科技??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震荡。在1919年的中国,胡适梁启超他们倡导的“少年中国”从一开始就处在“内外交困”的时代风暴中,不仅文学本身,其它各行各业,尤其中国人的生活方式,都在根本上受到二十世纪典型的命运变革,汉语说话的声音完全变了。仔细再看,动作和表情也完全变了,这就是你在一篇采访记中曾经谈到的’‘中国人脸上的表情变少了??”我对你当时说这句话时那种悲痛的声音记忆犹新。我们仍旧沉浸在此一悲痛中。因此,你谈到的中断很难说有什么确切的年份,这种中断也许早在“五·四”之前就已经局部悄悄地存在了,发生在诸如陈子龙、夏完淳;或者更靠后一点的沈复、曹雪芹这一辈文人志士的身上。从大的范畴,这是现代和古代之间的”中断”;从局部来讲,是新与旧、文言与白话、美与丑之间的分野。那么,我理解中’‘较好的散文传统”是指较好的写作者的涵养和境界,较好的文人生活,作品和命运,从这一点上说,我比较喜欢那个时期的废名、梁遇春、沈从文。优秀的文学家当然不止这几个。但我以为这三个名字代表了我心目中那一个时期传统的美好形象,最多加上一名(南行1己作者艾芜。某种程度上,他们几个当年的努力和寻觅在今天的中国已经是无可挽回地夭折了。他们不仅朝向古代中国,尤其钟情传统的乡土中国,这四名作家里面只有梁遇春的文字稍稍西方或“欧化”一点。但在梁的时代英国小品文的帷幕还没完全落下来,还在进一步发展之中,可这名早逝的大师用中文写得竟然丝毫也不比普里斯特利,或卢卡斯们差,这真是让人非常地吃1京!从这一点上来说,当代散文之“衔接”大概远远不及废名梁遇春他们那一代写作者的“衔接”??

       问:我们一直都在谈论文学包括诗歌、散文与传统的关系。你的诗歌和散文是二位一体的,那么你对古代散文是如何认识的,你怎么看?换言之,古代散文给你的散文和诗歌写作带来了什么质素?

       答:时间的营养。深睡眠。这些读不懂或只能部分读懂的古籍甚至潜伏在我们每个人的梦境深处,它们不仅出现在梦境中并且引发和生发出一系列新的梦境来,汉语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象形文字,我们通过阅读一些古代散文,能够体味到它们内在奥秘甚至字型的演化,它们一点点啃噬着人类的时间,其牙齿就是记忆、修辞、美??读一本(梦溪笔谈)或者(尚书》,你总是能够听见那些时间深处的声音,因此,属于汉语的时间和声音是其中最珍贵美好的营养。我意犹未尽.......

      问:你是一个出色的诗人,但你的散文写作同样得到了相当普遍且高度的认可。诗人写作散文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一种特殊的现象,那么你认为中国散文的前景如何?写一篇散文的奥秘在哪里?

      答:话说回来,散文确实担当着比其他文体更普遍意义上的“文章”概念。也因此,散文的前景就是“人”的前景。我不仅明白你提问的重点,并且同意这其中对所谓“中国当代文学”的尖锐批评。“粗鄙”一词也许可以涵盖你所追问并担忧的现象。曾几何时,中国的大街小巷,到处是铺天盖地的粗鄙文字,从散文这一方面看,中国人不仅远离崇高很多年;也与美好、美妙的情感体验久违了。我敢说这是一种美好的文学的两面或两极,崇高,是其内在的心性、理性。而美好是外在的感性形式。全部五十年来的文学,在我们谈论的这一层面都愧对哪怕再普通不过的中国人的感情。文字不仅苍白失神,反而反过来地喧嚣甚上,助封为虐!还是换个话题,写一篇文章的奥秘何在?我以为正在这些普通的常识间。我理解中的“新散文”之“新”也就在恢复普通和日常的新上面。我们不可能再回到五·四胡、梁他们的时间坐标系上了,但他们当年所振臂一呼的“少年中国”仍旧是过去一百年里最伟大的人文口号,这种精神,这一份复兴中华的光辉憧憬仍旧激励着我们更具实验性质的创作。文章的奥秘,在于你心之所系,心灵归属的地方...

      问:我一直认为文学肯定是分南北的,在你的文学中南方获得了个人化的空前的诗学和文化的意义,那么你是否认可文学中的南方与北方的差异?

      答:至少我们前面提到的,五·四”年代,几名散文大家都是南方人。北方的停滞、苍凉已经数百年。萧红的(呼兰河传)是个例外,这是惟一堪与北方大地的命运和风景相匹配的小册子。我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似乎中国版图上的北方比南方更早进入了文学的“风化或钙化“期。在当代,人们可能会说周涛、史铁生、张承志、张锐锋??散文界有几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但这些名字与我无关。他们当然也有优秀之作,但却既跟现在谈论的.‘北方”无关,也跟一般意义上的世界文学视野相错开。这些作家的情形确实很奇怪,有点像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之后该地区的生物变种。作家在中国,多么容易成为孤独的生灵的变种啊!我不能保证这种情况有一天不会出现在我身上!“核泄漏”无处不在啊!讲了这些话,我都再没兴致跟你聊你提问的‘’江南魅力”了。城童勒里有我们小时候的江南,这是实话,但我却惭愧。我自感并没有把这无限辽阔的儿时的江南不说完全、哪怕局部栩栩如生地呈现出来。那样的童年相比较以后的“70后、80后”实在是我们一代人的幸运。虽然古典中国已人去楼空,但我们确实以我们童稚的眼睛看到了它们即将颓纪的戏院、门楼,雕花的厅堂、天井、弄堂以及几乎全部的旧江南的空间元素。我说过很多次,古典中国最后的身影,江南最后的背影被存留在了我们60年代人眼睛里,这是一个辛酸的话题。有一次我去古镇同里,在一家临河的茶馆吃茶,我下楼梯时突然停下来,因为自己在楼梯上走路的声音吓着了我自己,那个声音仿佛是我的前世,我们平常很少有机会经过那种年代久远的旧式木楼梯,这一次,我豁然开朗:我仿佛在那家旧茶馆的楼梯一角,听到了远去江南的脚步声,恍惚中,一个凄美水乡的背影正在转身、下楼??直到今天,我也没能把那一天的感觉写进一首诗里。那脚步声还在我心里回荡??

       问:在你的作品谱系里似乎一直存在着向自然致敬和不断强化的女性,这是如何产生的?

       答:自然与女性,几平是我的另一个童年。相比较尘世童年,它们来得持久而永恒,这正是我在其中流连忘返的原因。除了书籍,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妈妈。她只是贫穷年代一名普通的纺织厂女工。但在她身上,我却几乎看到了中国女性的全部,或命运的全过程。她的美一直在震撼我,引领着我。她就像是一部我日夜在心里放映的电影巨制,她的模样,说话、走路??足以让―不一定让我,让世上的另一个人―也许更加聪慧的一个―让我们去独力发明一种比电影的发明更了不起的记忆术。我相信,对于诗人和作家而言,普鲁斯特的发明就远远超过了后来多用于商业范畴的电影。我内心有一个宽银幕,影院观众席上自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人。而在岁月的黑暗观众席上,我一定是最痴迷,最废寝忘食的那一个。从这个意义上说,(i)、城童年)仍旧只是一个开始,是一次私底下怯生生的对母亲或儿时江南形象的单纯复制。我还没有真正写出我自己。


一个有异乡船只和咫风的灰白日子

                ——庞培近期诗作印象


                        评论

                        霍俊明


       曾在2009年两次与庞培见面,印象颇深。第一次是在9月,有幸和王小妮、庞培等人在海南美丽异常的澄迈领取“诗探索”奖;另一次是在11月到连云港参加新世纪十年诗歌高峰论坛。在南方的海啸即将到来的前夕,海南连降暴雨。即便如此,在暮晚的风雨中,庞培高大健硕的身躯仍在海边和温泉边出现。他的民间小调也似乎能够印证他不无丰富的人生阅历。尽管我从来都不否认甚至不断强调想象力,尤其是个人化的历史想象力对于一个诗人的重要性,但是我越来越觉得诗歌是需要阅历、经验和情怀的,“我从灰尘中醒来了/我和日落的寒冷相爱了??/不是我!而是窗外/大地尽头偏僻的村落表明/人世虚无、空洞”(临澄公路上的日落之歌》)。庞培作为诗坛重要的诗人,显然他的才能是多样化的,这些才能的有机叠加成就了诗歌的个性。而他14岁辍学,此后做过的电焊工、白铁工、搬运工、店员、记者、编辑、书店老板、西餐厅经理、专业作家以及1982年开始的漫游苏南、苏北、山东、黑龙江等地都对他的诗歌写作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影响。多年的阅历和游历使得庞培的诗歌有着明显的融合特征,这正像他内心有南方人的精细、敏锐和深思,同时又有着北方大汉健壮高大的体魄,换言之,庞培呈现了融合性质的繁复。尽管庞培是不折不扣的南方人,但是他的文学征候却同时呈现了北方的硬朗、执著和南方的温情与清新。

       在“个人化”和现代主义美学视野下,一部分诗人在过分沉溺于“个体”的同时坠入到不及物的迷阵之中;与此同时在新世纪以来更多的诗人投入到底层、打工、草根和弱势群体的“现实主义”的民生写作的时代潮流之中,在不断复制中丧失了诗人的真实体验和知识分子良知。在此语境下谈论庞培近期的诗歌显然具有启示性的意义。多年以来的庞培,从来都是一个不流于“主流美学”的特立独行的诗人,他在由农耕文明向疯狂加速的后社会主义时代的城市森林的芜杂场景中穿行,嘈杂的市井和独处的沉寂正是一个暖昧时代诗人的生存寓言,而这种日常化的穿行忙碌正好与暗夜里的沉静形成互补的空间。这种空间所形成的对话性和张力冲突使得庞培的诗歌像是无穷尽的万花筒,层次翻新,耐人寻味。值得注意的是庞培的诗歌写作始终秉持了个人化的历史想象能力。“个人化的历史想象力”是一种在时代和写作中并非解决问题而是扩大、加深问题的手段,是自觉延宕真实指认的“极限悖谬”,足到达历史真实、个人真实和虚构真实的有力和有效的途径。这种想象力显然是将历史个人化、家族化、真实化,不断用真实的巨流冲刷惯性知识虚幻的尘埃或宏大历史叙事虚假的色彩,还原出与生命、生存更为直接的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

       庞培的诗作在质地上不事张扬但又极富象征意味,他在季节的漫漫光阴和匆促转变的生存场景中试图发出属于时间的声响,灵魂的声音和历史的回声,这种低声的倾诉和对话的情结时时处于后工业时代巨大的喧嚣与吵闹之中。在越来越欲望膨胀、生活空前加速度的时代,庞培所能做的恰恰是为自己增添一个减速器,减速的结果是他在诗歌中发现和创设了一般诗人所普遮忽略的空间,在现场审视的冷峻深入和回溯性的黯然怅惘中诗人用情感、经验和想象交织成了陆离的时代声色和个体生命的斑驳光影。在我的阅读体验中庞培的诗歌不乏厚重和深邃,也有凛冽和尖锐。

      庞培是一个高大、善思和不事张扬的人,更多的时候是香烟的烟雾笼革着他,而这在我看来显然是一个成熟诗人的标志,而庞培的诗歌也是在静静的流淌中,呈现出历史的余光与现世的阴影。作为1960年代出生的诗人,庞培大体和其他同时代诗人一样经历了政治、农村、贫困以及后社会主义时代的城市、机器和欲望的轰鸣。在无限加速度的城市化和商业化的时代进程中,这些曾经经受过红色革命教育和理想主义教育的青年,这些在农耕文化的河流中濡染过的一代人,在大面积崛起的城市化景观中,突然有一天他们尴尬地发现自己成了城市和农村的异乡人,成了精神的无家可归者。而可贵的是庞培在诗歌面前时时担任了一个冷静的沉思者和审镇的观察者,他在巨大而混浊的俗世声响中心无旁鹜地准确测量着这个纷扰的年代,也在时时的眷顾已经远远逝去年代的人世沦桑。当下的诗人在沉溺的自我和沉浸的现场中大体丧失了命名和发现的能力,而庞培的很多诗作都带有向往日情怀和历史致敬的“回溯性”特征,而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回溯性的诗歌写作和其中呈现的意绪并非是不及物的,而恰恰是来自于现实生存阵痛和感怀中本源性的与土地、生存、命运、困厄、挣扎不可分割地融合在一起的“介入”。在陌生的现代化的“撕咬”中,“异乡”的漂泊,精神和生存上双重的难以安栖的漂泊宿命和外省意识也成为难以挣脱的荒原体验,成为诗歌写作中不无刺目的闪电。诗人不得不从“出生地”出走,在一个城市和另一个城市之间不断穿梭,他们却注定了精神的“归乡无路”,无家可归的潮水和忧伤正日夜涌来,“火车张开的,不过是蟋蟀的翅翼/城市湮没的,不过是草丛废墟/一辆大卡车迎面驶经/灯箱广告牌下的隧道涵洞口―刀今夜,蟋蟀以一己之力/在和人类的智慧抗争/坚持原乡人的梦吃/被灌入唱片的幽暗”(《忧伤》)。游动悬崖的一侧是“返乡”,另一侧是“离乡”,然而诗人既不愿迅速离去,又无法彻底地返回过去。那么站在中间的一道细细的布满荆棘的刀锋上,他到底该如何面时这两股强大的左右而来的力量?如何对待立在刀锋上的那颗火热而尴尬不已的惊颤的心?历史的场景有时是如此的相近,黑色的一幕总在不断上演,“返乡”之途是如此的艰难.一个人的精神自画像不能不处于黑暗的灰烬之中,“一阵风吹来/门锁被碰紧,又一次碰紧,钥匙掉落/仿佛流亡者的灵魂/在黑暗囚室的走廊/人们再也收获不了故乡,只能收获到/一串掉落在地的钥匙/钥匙的金属声,一张张美丽紧张的面孔。钥匙/由无数世代消逝的面孔打造、锻压―/我突然置身于1960年代的中国”(《自画锄)。当一个个近似于老式的灯盏在返乡的途中被时代工业的庵风一次又一次吹灭的时候,那一只只颤抖的手不能不一次次小心翼翼地点燃。回乡之路的遥遥无期连同那颗尴尬不已的分裂的内心都一起被时代的巨踵殊成了祭坛,在一个个漏雨的屋顶,这一代人却领受了浩瀚的宇宙和满天璀璨的星光,而诗人仍然在痛苦中秉持内心的火焰,这不能不带有悲壮的意味。在一个全速奔跑的时代,每个人都可能是异乡人,当然这种异乡的存在不只是和地理学上的变动有关,更为重要的是和内心的精神历程直接相关,而庞培诗歌中的异乡人形象有时就是诗人自身,而有时候则是指向工业化背景下更为广阔的群体,“桥下,籁籁颤动的融雪??异乡的船篷/正在过一座阴暗、异常高大的闸口,/风把这一切仿佛变成了沙漠地带”《终天的圣哪》。

      理想主义的内心余绪和不断欲望勃起而精神姜顿的后社会主义时代的夹缝之中,在精神的自我挖掘、奔突和深度沉潜中,庞培发现了时间的风暴,生命的隐忧,时代的疾病和人生的无常,但是沉潜和发现都只能让他们更加符合一个近于“孤独的演奏者”的形象。庞培试图不断地培养面片时间、生存和死亡的勇气,在交又的路径中努力寻找着与时代与理想对话的机会,但这样的机会不是稍纵即逝,就是永远不来,“雨啊!/不断地把童年的屋檐/把水乡翘檐下弄堂的深黑/递给我的雨”《批雨》。谁校正时间谁就会老去,而诗人偏偏就是这个时刻清醒而冷峻的面时时间的人,也许诗歌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我们抗争时间的一种方式,所以布罗茨基会说诗歌是人类对记忆的表达。任何人对时间的记忆都会强有力地伴随着人的一生,甚至会成为每个人的“精神乡愁”,正如灵魂深处的一裸永远都没有年轮的树。“乡愁”和“记忆”永远都不会老去,反而是愈久弥新,愈久弥坚,尽管这其间是以跋涉人世的沦桑河流为前提的,“收集小路尽头,恋人们到达时的荒凉/收集春的会面/月光孤零零的旋转/最后的夕阳像是被沙埋住了/匆忙中他用一页诗稿,盖住了夜”《扭哟》。尽管诗歌是对人类记忆的表达,但是这种表达是多么艰难,正如在单行道上我们所能做的只是惯性的向前,任何回顾性的企图都可能会被迎面飞奔而来的“卡车”授翻、头破血流,任何与时间杭衡的人都不能不因为“乡愁”而患上焦虑症和失眠症,“当我在南方的里弄,在一条小巷里,临河的/码头,朝向星空推开窗户―/那街道宛如少年心事/彻夜醒着,辗转不眠”《少年心朴》。在庞培的诗歌中不时闪现出时间黑暗河流上记忆的火光,而这种记忆又不能不面对强大的生存压力和焦虑,理想化的卑微的冲动都只能在斑驳的往日光线中寻求一丝安慰,甚至有时候连些许的安慰也是幻影,如“周围一切都暗下来/都俯伏在秋风下面,紧张地预备/在死亡中屈服/或在死亡中重生―/黯然无声的毁灭已吹遍每个人的脸颊”《锹风吹动》。

      在庞培的诗中,诗人不是沉溺于狭隘的白日梦般的幻象中,而是与个体的生存经验和介入生活的想象胶着在一起的,庞培的诗正是因此有时沉静而又时而尖锐。在庞培这里,时间在记忆中共时呈现,交错,盘话,这样就既避免了沉溺内心的凌空虚蹈的娇情,又规避了沉滞事物表象细节的臃肿、困顿的刻板。一个屡遭误解的问题是“诗歌要反应时代”,而“时代”一词已经基本上被口号和政治所强暴,它成了虚无的黑洞,在巨大的漩涡中吸蚀着本真的内涵。与时代所关联的很大程度上是个体在生存境遇中的体验与生活对命运的牵扯与拉拽。对于庞培而言,时代就是个人,就是个人的冷暖自知,而诗人的责任就是对这些于自身的生存体验直接相关的场景、事物进行命名和揭示。在庞培近期的诗歌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个有异乡船只和庵风的灰白色的日子。


霍俊明简历        出生于河北丰润,诗人,诗评家,博士,特聘教授,任教于北京教育学院中文系,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著有《尴尬的一代:中国70后先锋诗歌》、《中国当代新诗史写作研究》等。


上一篇:徐俊国的诗
下一篇:西渡的诗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庞培的诗]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
  • 兀自东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