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手册 >> 浏览文章
诗手册

王黎明的诗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2010年第6期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王黎明的诗

王黎明简历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63年 2
月出生, 山东充州人。1979年到苏州当兵,
而后做过矿工、报社编辑等。1982年开始发
表作品, 曾参加诗刊社1988年第8届青春诗
会。著有诗集钡壳说》、散文随笔集《滴水
之声》等多部。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首批签
约制作家。

 

录:

 

王黎明的诗
草 木 篇 ( 组 诗 )


王黎明访谈
久居一地,与诗同在


朱霄华评论
现代语境之下的抒情诗
―王黎明的诗歌写作

 

 

文:

 

 

 木 篇 ( 组 诗 


尘世的一天
早晨六、七点钟:
是 挺 起 胸 脯 、 含 苞 待 放 的 少 女
胳肢窝里夹书本一阵小跑
飞驰的跑车也不能追上

上 午 八 、 九 点 钟 :
是 长 着 牛 角 的 小 伙 、 短 发 轻 扬
骑着单车爬上一段斜坡
抹一把汗珠嘴上长出胡须

正午十二点钟:是严厉的父亲
动不动就伸出巴掌
耳光响亮胜过惩罚的鞭子
犯错的孩子总是光着屁股长大

下午三、四点钟:
是行色匆匆的中年脚跟发烫
左脚阴影、右脚光亮
总怕落伍、掉进酒色的陷阱

傍晚五、六点钟:

是 呵 护 万 物 的 母 亲 满 脸 慈 祥
悠 扬 的 钟 声 全 是 赞 美
头戴花冠穿过黑夜的大地

 

 

早春即景


越 冬 的 腊 梅 枯 萎 在 枝 头
不凋落也不褪色
隐 秘 的 香 气 , 正 从 暗 处
向 明 亮 的 地 方 聚 集 ? ?
一冬无雪 早春的花枝
照 亮 了 湖 面 上 细 小 的 薄 冰
如此沁冷的气息
在水光波影间萦绕、消散

 

 

四月的麦地


四 月 的 田 野 不 需 要 门 票
看那:雪水里洗净身子的麦苗
暖 风 吹 得 心 跳 的 狗 尾 巴 草
天 空 下 亮 翅 的 嗓 门
暮 色 中 梳 理 好 长 发 的 柳 枝
沟 渠 旁 开 放 的 暗 淡 的 苦 菜 花 ? ?
一 对 情 人 在 田 垅 上 亲 吻 我 不 反 对
一 群 宠 物 在 麦 地 里 嬉 戏 我 不 制 止
但 应 该 把 羊 群 赶 到 河 滩 上 去 吃 青 草
如 果 你 躺 在 麦 地 里 不 小 心 睡 着 了
也 许 会 梦 见 身 上 结 满 饱 满 的 麦 粒 。

 

伸手接住一片落叶


林 阴 道 上 , 那 么 多 的 落 叶
堆 积 。 飞 旋 ? ? 档 住 我 的 脚 步
牵 动 我 的 衣 角 , 在 耳 边 诉 说 :
“ 这 么 多 年 , 你 快 乐 吗 ? ”
那 么 多 年 的 , 落 叶 , 发 出 邀 请 :
“ 一 起 唱 歌 , 好 吗 ? ”

我 伸 手 打 开 这 份 金 色 的 请 柬
看 见 年 轻 时 写 过 的 羞 愧 的 诗 歌
我 曾 一 路 追 逐 春 天 的 飞 絮
内 心 开 满 了 狂 热 的 花 朵
早 年 的 困 顿 、 五 光 十 色 的 奔 波

在尘土里翻卷,如同揉碎的纸团
那 么 多 年 随 风 而 来 、 弃 我 而 去 的
落叶。像冰凉的雨滴打在我的脸上

 

 

到陶文珍家里喝茶


穿过青石弄小巷
我 见 人 打 听 , 认 不 认 得
那 个 把 毛 笔 字 写 成 树 叶
把诗写成雨点
把 散 文 写 到 小 桥 流 水 里 的 人 ?
一 个 女 孩 拦 住 我 :
“ 侬 说 的 是 不 是 陶 文 瑜
伊有个妹妹叫碧螺春?”

花 在 雨 中 。 鸟 在 树 上 ,
鸟 语 花 香 的 老 陶 吞 云 吐 雾
坐 在 他 家 客 厅 的 沙 发 里
我心情蛮好
谈 起 20年 前 在 海 边 醉 酒
唐装打扮的老陶
起 身 变 成 健 美 的 体 恤 青 年
他 说 茶 是 绿 的 好
我说陶是泥巴的好

听 见 恭 维 , 老 陶 一 脸 坏 笑
心里泡着一壶好茶
陶 夫 人 上 班 去 了
家 里 的 女 主 人 换 成 碧 螺 春
金 屋 藏 娇 的 碧 螺 春
清心润肺、小鸟依人
品一口 蛮好

 

 

腊月亮


腊后花期知渐近,
寒梅已作东风信。
―晏殊《蝶恋花》
我 相 信 , 第 十 二 轮 明 月 是 灵 童 转 世
人世间的腊八粥好比万家灯火

风 中 的 腊 肉 形 同 冰 封 的 河 流
四十六年了
我 第 一 次 发 现 第 于 · 二 轮 明 月
是 瓷 器 做 的 。 四 季 轮 回 , 万 物 投 生
( 我 生 于 正 月 初 二 。 年 夜 的 灯 笼
照 亮 了 黎 明 前 最 黑 暗 的 路 )

我 知 道 , 喜 儿 歌 声 是 穷 人 的 欢 乐 !
“ 北 风 那 个 吹 , 雪 花 那 个 飘 , 年 来 到 ? ? ”
最 悲 惨 的 现 实 莫 过 于 :
“ 朱 门 狗 肉 臭 , 路 有 冻 死 骨 。 ”

在 苦 酒 里 加 了 糖 , 为 什 么 还 要 加 冰 ?
这 世 态 , 这 炎 凉
腊 月 亮 、 腊 梅 花 。 哪 个 史 冷 , 哪 个 更 香 ?

 

 

人这一生实在可怜


老 虎 的 朋 友 是 老 虎 吗 ?
狮 子 的 朋 友 未 必 是 狮 子 !
狗 为 一 块 骨 头 翻 脸
狼 为 交 配 权 血 战
猛 禽 也 有 玩 耍 的 童 年
羊 羔 围 着 牛 犊 的 屁 股 乱 转
利 益 的 同 伙 近 在 眼 前
气 味 相 投 的 知 己 又 相 隔 太 远
人 这 一 生 实 在 可 怜
真 正 的 朋 友 寥 寥 无 几

 

 

冬 天 的 窗 户 多 么 明 亮


在 冬 天 , 你 仍 爱 着 那 扇 窗 户
爱 着 玻 璃 的 结 晶
盛 开 的 六 角 形 冰 花
爱 着 那 个 和 你 一 起 擦 窗 户 的 人

她 在 窗 内 裹 着 紧 身 绿 毛 衣
你 在 窗 外 敞 着 旧 棉 袄
她 轻 轻 哈 着 热 气 像 蝴 蝶 在 飞
你 手 指 通 红 像 小 鸟 在 冰 花 上 跳 跃

她 擦 净 灰 尘 。 你 擦 出 一 面 镜 子

两 个 笑 脸 总 是 留 下 那 么 一 点 瑕 疵
你 擦 不 掉 她 脸 颊 的 雀 斑
她 擦 不 掉 你 鼻 子 上 的 粉 刺
心跳的那么厉害
却 隔 着 一 层 坚 硬 的 空 气
冬 天 的 窗 户 多 么 明 亮
为 什 么 总 有 擦 不 去 的 水 滴

 

不忍

 

宁 可 被 冻 僵 的 蛇 咬 一 口
也不忍杀生!
不 忍 面 对 牛 头 马 面
不 忍 观 看 耍 猴 人 的 把 戏
不 忍 目 睹 : 剁 去 头 冠 的 家 禽
仰 着 喷 血 的 喉 管 , 扑 腾 , 挣 扎
( 一 头 牛 , 被 纽 绳 牵 着 , 被 棍 棒 赶 着
被 死 神 拽 近 肉 联 厂 的 大 门 ? ? )
不 忍 看 见 : 那 双 以 泪 洗 面 的 眼
含 着 田 野 上 最 后 一 轮 步 履 跪 姗 的 夕 阳 ? ?
宁 可 让 他 们 戴 着 伪 善 的 面 具
也 不 忍 戳 穿 他 们 的 狰 狞 和 杀 机
有 人 模 仿 杀 猪 般 的 嘶 鸣
有 人 发 出 哮 哮 的 冷 笑
( 上 百 条 狗 在 一 家 餐 馆 的 后 院 里 狂 吠
伸 长 脖 子 等 待 上 吊 的 绳 子 ? ? )
不 忍 听 见 : 动 物 园 鬼 哭 狼 嚎 的 夜 晚
那 揪 心 撕 肺 的 哀 求 难 道 不 是 无 奈 的 赌 咒 ?

 

流泪

 

你 没 有 看 见 狮 子 的 悲 伤
是 因 为 你 没 有 见 过 火 烧 荒 原
落 日 的 唇 边
没有一丝阴凉

你 没 有 见 过 鳄 鱼 哭 泣
是 因 为 你 没 有 见 过 河 流 干 涸
大 地 的 心 中
没有一滴泉水

小草会伤心

骆驼也会流泪
骆驼不是因为难过
而 是 用 泪 水 洗 出 眼 里 的 沙 子

 

 

 

I
我 看 见 , 埋 葬 乌 鸦 的 那 个 人
他 脸 上 有 着 乌 鸦 的 痛 苦
乌 鸦 的 表 情 乌 鸦 的 峨 冠 博 带
弯下腰他就是乌鸦
茸 拉 脑 袋 : 一 个 沉 默 的 王
他 不 愿 做 王 。 要 做 也 要 做 稀 世 的 美 玉
他 也 不 愿 做 乌 鸦
要 做 也 要 做 平 安 无 事 的 喜 鹊
可 有 人 却 把 他 看 作 报 凶 的 乌 鸦
于 是 乎 他 弯 腰 乘 上 牛 车
离开氛霆已久的伤心之地

 

2
我 梦 见 , 一 个 智 者
宁 可 让 它 的 头 脑 空 着 也 不 肯 让 乌 鸦 闯 入
他 宁 可 让 蝴 蝶 在 梦 里 飞
也不肯醒来不肯看见乌鸦
饮 光 白 日 的 泉 水
他 宁 可 把 鸿 鸽 之 志 托 梦 给 弟 子
也 不 肯 瞧 见 燕 雀 在 田 问 觅 食
他 不 想 知 道 那 些 人
为 何 整 日 忙 碌 、 四 处 奔 走 ?
他 不 暗 人 事 变 故
却凭借神助精通隐身术、仿真学
他离开人间 不再回来

 

3
就 这 样 , 我 遇 见 两 个 乘 牛 车 的 老 人
缓缓远去??
一个向东一个向西
一个落叶归根一个驾鹤成仙
一个变乌鸦一个化蝴蝶
我 看 见 , 乌 鸦 、 蝴 蝶 终 于 相 聚
在空旷的林子里我一说话
整 个 林 子 就 会 鸦 雀 无 声
光天化日之下我一笑就变傻。

我 心 里 有 张 管 不 住 的 大 嘴 巴 。
我一开口,就想说话:
乌鸦变蝴蝶 蝴蝶变乌鸦

 

叶赛宁之死

 

他 的 朋 友 渐 渐 稀 少
外 衣 上 的 扣 子 脱 落
红 头 发 的 叶 赛 宁 甩 掉 帽 子
那 被 邓 肯 手 的 指 抚 润 过 的 鬓 毛
已团成干草
朋 友 造 他 的 谣
女人喝他的血
酒 精 灌 醉 的 意 象 眸 啤 乱 叫 :
“主啊,生只小牛犊吧!”

结 婚 并 不 妨 碍 找 到 情 人
多 少 年 来 一 贯 如 此
妻 子 是 别 人 的 妻 子
女 儿 是 人 家 的 女 儿
他 的 眼 睛 里
只剩下蓝色的冰
和忏悔的泪
是谁 让他抛弃了家
逃 离 了 一 个 又 一 个 温 暖 的 爱 巢
却在旅馆里
找 到 了 永 久 的 栖 身 之 地 ?

1925年12月。夜
他 用 刀 子 寻 找 身 上 的 动 脉
白 杀 , 多 么 伟 大 的 激 情 口 口
卧 轨 。 安 眠 药 。 悬 梁 的 绳 子 ? ?
一根皮带结束了30岁的忧郁:

“ 死 并 不 重 要
可 活 着 也 不 是 一 件 新 鲜 事 ”

 

 

落黑

 

太阳落到鸟巢里去了
落到鸟巢的太阳

被 叽 叽 喳 喳 的 鸟 谈 论 着
看啊,谁家的灯笼 亮了

 

 

像花儿一样


桃 花 看 梨 花 是 一 样 的
白 人 看 黑 人 是 一 样 的
大 象 看 老 鼠 是 一 样 的
谁 能 分 得 清 啊
她们的脸她们的表情
就 像 这 树 上 的 蚂 蚁
我 一 个 也 不 认 识
它 们 忙 什 么 我 不 知 道
我只能说爱我的人
她 并 不 漂 亮
可她的心像花儿一样

 

 

针尖上的光


穿 针 、 引 线 ,
是 力 气 活 : 一 个 壮 汉 ,
费 了 九 牛 二 虎 之 力 ,
也 没 有 把 手 中 的 线
弄 到 针 鼻 里 去 ,
这 事 比 在 床 上
老婆骂他笨蛋还懊恼。
他把一行诗,
从 一 首 诗 搬 到 另 一 首 诗 里 ,
拆 了 东 墙 补 西 墙 。
一整天,穿针、引线
在 纸 上 绣 花
我把纸换成布
针 尖 上 的 光
扎破我的手指

 

冬天的杨树林

 

看 着 杨 树 林 这 么 静 静 地
竖着
像 一 排 削 瘦 的 铅 笔
一幅素描:树干、树枝

越 来 越 抽 象 的 线 条
凌 乱 , 细 密
这 么 苗 条 、 赤 裸
这 么 伶 牙 俐 齿
树梢上
几 片 叶 子 。 惊 风 摇 曳
不是鸟巢
是 一 只 塑 料 袋 挡 住 了 光 线
十 里 河 滩 。 除 了 杨 树
还是杨树
除 了 杨 树 没 有 别 的
修 整 一 新 的 河 道
砍去了大树
涂改了风景
收 割 后 的 田 野
就 这 么 一 览 无 余 、 敞 开
吹走了阴凉
我 的 心 里 没 有 寂 静
只 有 空 荡
我就这么坐下
读 着 一 本 新 杂 志
读着八o后,九o后
读 着 落 尽 叶 子 的 杨 树 林
读 着 冬 日 斜 阳
我 喜 欢 上 这 些 单 一 的 事 物
除 了 杨 树 , 还 是 杨 树
垂柳不可以吗
榆树不可以吗

 

 

人之初

 

我 听 见 凌 晨 的 朗 读
听 见 “ 牙 牙 ” 学 语 的 童 音
振 动 着 羽 翼 未 丰 的 双 手

那 些 背 着 书 包 的 星 星
跃上滑板腾空转身
快乐的小飞轮时光闪闪

游 动 的 鱼 尾 拍 打 着 浪 花
树 上 又 一 茬 出 巢 的 鸟 儿
把 枝 头 的 新 课 本 翻 得 稀 里 哗 啦

 

 

乌鸦

 

话 说 一 个 深 秋 ,
孔 子 带 领 弟 子 在 荒 野 里 赶 路 。

落 日 跳 姗 , 牛 车 在 林 边 吱 嘎 停 下
大 片 的 乌 鸦 在 树 上 磕 头 打 吨 。

突 然 , 飞 矢 呜 咽 ,
只 见 一 只 孵 蛋 的 乌 鸦 应 声 落 地 。

一 个 身 影 从 灌 木 从 里 窜 出
他拣起猎物。扬长而去。

群 鸦 腾 空 , 呱 、 呱 呼 叫 ? ?
霎 时 旋 风 轰 起 , 遮 天 蔽 日 。 聪 噪 不 止

黑 压 压 拦 住 去 路 。 啄 他 的 头 , 拽 他 的 衣 ,
那人见势不妙,夺命而逃。

乌 鸦 哗 哗 飘 落 , FN 住 死 去 的 同 伴
起舞,跳跃,低声悲泣。

? ? 这 一 幕 , 被 孔 子 看 在 眼 里
他下车、施礼,喃喃低语。

乌 鸦 自 动 闪 开 。 孔 子 躬 身 走 了 过 去 ,
挖 了 一 个 深 坑 。 将 死 鸦 埋 葬 。

成 群 的 乌 鸦 , 低 空 盘 旋 , 绕 枝 三 匝 ,
就 像 了 却 一 番 心 事 。

纷 纷 向 孔 子 点 头 致 意 , 然 后 三 五 成 群
飞 走 。 消 失 。 夕 光 隐 于 万 物 。

随 行 的 弟 子 俯 首 贴 耳 , 暗 自 敬 佩 。
安 静 地 围 坐 在 孔 子 身 边 。 孔 子 曰 :

“ 乌 鸦 乃 禽 类 之 最 仁 慈 者 ,
犹如人类中之君子。”

 

 

大风刮走它所要的· · ?

 

大 风 喊 破 了 我 的 嗓 子

晨光惊醒了我的好梦

我 需 要 一 杯 水 。 却 发 现 了
这些酣睡的沙子。沉在杯底

 昨 夜 我 从 酒 店 回 家 。 一 路 摇 晃
差 点 被 大 风 刮 倒 。 又 被 大 风 扶 起

哦 , 这 些 沙 子 。 仍 在 嗡 嗡 作 响
它 们 本 想 找 到 一 处 安 静 之 地

却 不 幸 闯 进 了 透 明 的 玻 璃
这玻璃,让它们重返天空

杯 中 的 空 气 和 窗 外 的 空 气 是 一 样 的
我的困境和这些沙子是一样的

这杯底的蓝对于它们就像海底的梦境
而对于我却是雪山上的冰

我 转 动 手 中 的 杯 子
这些沙子正在掀起一场风暴

我 向 杯 子 里 倒 入 清 水 。 这 些 沙 子
就 像 灌 醉 的 记 忆 渐 渐 苏 醒

大 风 刮 走 它 所 需 用 的 ? ?
我 需 要 一 杯 水 。 而 沙 子 什 么 都 不 需 要

 

 

峡谷

 

暮色把竣工的央视中心
变 成 通 天 塔

把落日
剪 辑 成 天 桥 上 一 群 战 栗 的 小 鸟

带 翅 膀 的 蚂 蚁
从东四环盘旋而下

夜幕降临
闪 烁 的 斑 马 线 、 时 光 的 刻 度

春 天 的 螺 旋 桨
停落在月亮的鼠标上

从楼顶层望去
汽车是甲壳虫 塔吊是长颈鹿

燕 山 横 卧
一群反色的老牛??

已经分不清哪里是故国残垣
哪里又是荒郊野地

低矮的宫殿
隔开一座寂静的峡谷

 

 

掠影

 

在 冬 日 的 货 运 车 站
我 看 到 有 人 呵 着 热 气 高 声 说 话
他们光着膀子干活
为 几 张 皱 巴 巴 的 纸 币 耗 尽 一 天 的 力 气
我不知道一个富人的幸福
却 见 过 一 群 凡 人 的 自 足
看 见 倚 墙 角 晒 太 阳 的 老 人
他 们 毕 生 劳 碌 并 没 有 退 休 的 荣 耀
看 见 公 园 里 的 散 步 者
他 们 养 尊 处 优 却 又 言 不 由 衷
看 见 穷 人 的 汗 水 和 眼 泪
看 见 破 烂 的 衣 衫 下 掩 藏 的 欲 望
看 见 寒 风 里 隆 隆 远 去 的 火 车
却无视铁路两旁的孤独与绝望
像 树 木 一 样 坦 然 、 活 着
却不必说出理由
像 飞 鸟一 样 终日 奔 忙、 一 飞飞 停停
却不必在意栖身何处
像 泼 妇 一 样 在 菜 市 场 上 斤 斤 计 较
却 不 必 过 问 小 商 贩 的 蝇 头 小 利
像装卸工一样大大咧咧
却 不 管 疾 病 和 衰 老
像 一 个 外 乡 乞 丐 躺 在 护 城 河 桥 下 呼 呼 大 睡
却不管春天何时到来

 

 

解冻

 

断裂的河流 内心的雪崩
滴水穿石的回声
高脂肪的血液泥沙俱下
凝 固 的 火 焰 听 见 了 心 跳
相 互 撞 击 的 冰 凌 、 惊 涛 拍 岸
时令到了 千涸的池塘里
生 出 会 飞 的 鸭 子
透 明 的 芦 根 、 发 芽 的 莲 子
清心败火的汤水镇痛的膏药
田 野 发 黑 、 冻 土 消 融
我在病痛中清醒
雨水 滴答 注入草木的静脉

 

 

遇见


这 个 人 你 经 常 遇 见
如 果 你 遇 见 一 朵 花
他 就 是 无 形 的 香 气
如 果 你 遇 见 一 棵 树
他就是树上的叶子
如果你遇见一木书
于 也 就 在 书 里 说 话 ? ?
这 个 人 , 不 著 一 字
却 藏 于 万 卷 经 书
这 个 人 , 生 如 草 木
死如珠玉??
这 个 人 , 死 而 复 生
见谁都打招呼

 

 

蝴蝶


“ 如 果 智 慧 像 蝴 蝶 ? ? ”
说 这 话 的 人 更 像 一 只 阴 沉 的 食 肉 鸟
蹲在地上。旁若无人

 

 

味菊


1
天一凉水中的阳光开始

下沉漂浮已久的事物
静止不动
菊啊 瓷器般的花蕾
被秋风吹裂

 

2
易 逝 的 美 占 据 了 太 多 的 孤 寂
适 宜 倾 诉 的 空 气
退让给舒畅的呼吸

昔日 的 野 兽 仰 天 长 啸
沉睡的花园翎然洞开

 

3
死亡的寒齿
咬碎了植物的根苇
世俗的坦荡使万物凋零
密 集 的 花 瓣 葬 送 厂 秋 天
一朵白云擦去悲伤

 

4
不见蝶在哪里
但见谎言飞舞 幽灵附身
无聊的墨香代代相传
画坊中的女子身袭旗袍
袖中的手绢多么苍白

 

 

落花

 

青苗吐出麦穗
松果跳进了灶膛
火焰穿过身体
秘 密 熄 灭 了 , 合 脏

快 乐 留 下 新 茬
刀刃卷起了旧伤
流水翘起尾巴
赞 美 剪 去 一 了 翅 膀

光阴脱掉鞋子
青春输光了衣裳

飞鸟衔走樱桃
婴儿抛弃了乳房
爱 情 失 去 嘴 唇
白骨燃尽了花香

 

 

慢点,再慢一点


晨 练 的 老 人 : 轻 松 、 舒 缓 的 手 势
悄 悄 地 唤 醒 这 个 平 常 的 早 晨
三只咕咕欢叫的鸽子
和!一群背着书包穿越马路的孩子
晨风吹来树木和青草的欢畅
偌 大 的 广 场 , 隔 开 闹 市 的 喧 嚣
对于老人,这里空间显得过于宽敞
低 翔 的 姿 势 、 慈 爱 的 目 光
踢 姗 的 孩 子 转 身 变 成 鹤 发 童 颜 的 老 人
一 棵 青 草 瞬 问 长 成 大 树
一粒沙子撞翻了蚂蚁的脚跟
一 个 打 着 哈 欠 的 中 年 人
眨 眼 间 踏 上 时 间 的 风 火 轮
―那飞翔和奔跑的姿影
牵动着一颗心
―慢点,再慢一点!

 

 

一个人的画像

 

那 个 人 : 他 身 高 九 尺 , 鹤 立 鸡 群
峨 冠 博 带 , 善 目 慈 眉 , 手 执 玉 圭
他 , 不 怨 天 , 不 尤 人 , 不 厌 食
不 蛊 惑 , 不 玩 世 不 恭 , 不 独 自 伤 悲
不 醉 酒 发 疯 , 不 同 流 合 污 , 不 装 神 弄 兔
不 虚 假 , 不 卖 弄 , 不 高 深 , 不 嘲 讽
不 趾 高 气 昂 , 见 人 躬 身 , 走 碎 步
不 亢 不 卑 。 那 个 人 : 不 势 利 , 不 贪 色
不诌媚,不逆诈,不忘形,不惧权贵
安 贫 乐 道 , 坐 牛 车 , 走 天 下
风乎舞沂。登高望远。坐看浮云
三省自身,心静如水。那个人!

他 本 人 , 却 被 涂 改 得 面 目 全 非
他 本 慈 祥 , 却 被 画 得 毗 牙 咧 嘴
他 本 坚 忍 , 通 达 世 故 却 屡 遭 厄 运
他 本 宽 恕 , 是 兰 草 掺 进 了 瞿 粟
他 本 善 良 , 是 豆 腐 掉 进 了 草 木 灰
他 活 得 自 在 : 教 书 育 人 , 弟 子 三 千
涉 猎 , 钓 鱼 , 旅 行 。 那 个 人 !
怀揣联合国宣言,四处游说
那 个 人 : 善 始 善 终 , 落 叶 归 根
那 个 人 : 一 生 修 行 , 守 身 如 玉
那 个 人 : 打 磨 得 玲 珑 剔 透 不 染 凡 尘
那 个 人 : 活 得 完 美 , 没 有 一 处 伤 口
却一次次被人打碎,再镀金身!

 

 

终点
―渴孔子墓


从 那 时 起 , 光 阴 似 箭
转 瞬 间 , 又 过 了 二 千 四 百 多 年
从 现 在 起 , 时 光 倒 流
目光终止于一座古老的坟荃
是终点、也是起点。在这里驻足
可 以 看 见 一 个 家 族 庞 大 的 脉 络
看见那个生前贫困潦倒的人
是 如 何 成 为 了 死 后 的 贵 族 ? ?
看见独木成林的神话―柏啊
谁 是 最 早 的 植 树 者 ? 为 了 给 每 片 树 叶
写 下 传 奇 的 典 故 , 为 了 给 每 个 朝 代
记下繁华的旧梦―

仅 仅 依 靠 记 忆 是 不 够 的
必 须 把 说 过 的 话 写 下 来 一 州 昔 助 于
竹 简 , 纸 和 石 头 。 把 深 夜 的 冥 想
―铸成青铜器上的文字
必须使传播的速度再放慢些
让一部天书自动打开,以便于阅读
让 驮 着 石 碑 的 神 龟 , 小 乙 翼 翼 地
爬过帝国的门槛―在骑上快捷的纸马
让 一 个 亡 灵 , 瞬 息 穿 过 秦 朝 的 大 火
香 火 袅 袅 , 让 一 路 飞 雪 化 作 雨 中 的 经 卷
让落日的灰烬堆满神的祭坛―让那些
飞来飞去的鸟,变成捧在手中的乐器

 

 

久居一地
与诗同在
     ―王黎明答《滇池》编辑部问

 

    问:你现在的生活和写作状态是怎样的?
    王黎明:我居住在山东南部的竞州市―这个 地 名 , 对 外 省 人 来 说 , 可 能 很 生 僻 。 火 车 途 经此地,站台上停留,有人推开车窗,脱口说出:“ 衰 ’ 州 , 应 读 竞 (yan) 。 竞 州 是 古 九 州 之 一 ,在唐代、明代,辖五州之众,占尽风光,几度繁华 。 如 今 的 竞 州 , 只 是 一 个 县 城 的 规 模 , 虽 与 孔府 为 邻 , 相 距 十 几 公 里 , 但 登 泰 山 、 逛 孔 庙 的 旅人却很少到此一游。我 在 这 里 生 活 了 二 十 多 年 , 转 眼 已 是 人 到 中年 , 按 照 常 轨 , 今 后 很 多 年 , 我 还 会 继 续 生 存 于此。所以,这里发生的一切(包括从古至今的人文、文化背景),肯定会与我的生活和写作产生越 来 越 密 切 的 联 系 。 尽 管 我 把 诗 歌 看 作 自 己 的 精神故乡,而非栖身之地。我出生在距竞州市一百公里之外的沂蒙山区。父亲是一位林业工作者,他的职业是栽树。我 的 童 年 因 此 成 了 到 处 移 栽 的 树 苗 。 从 小 学 到 高中,我都在不停地转学,在七八个学校度过了破碎的时光。高中即将毕业的那年冬天,父亲调回原 籍 , 全 家 随 之 回 到 分 别 多 年 的 老 家 。 从 那 以后 , 我 的 人 生 节 奏 突 然 加 快 , 当 兵 , 做 工 , 写作 , 外 出 学 习 等 等 , 没 想 到 , 转 了 一 圈 , 我 又 回到出发的地方。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会看到生命的终结。
    熟 悉 的 事 物 渐 渐 消 逝 , 一 起 成 长 的 人 也 会 慢 慢 老去 , 生 命 有 起 始 也 有 终 点 , 再 长 的 生 命 也 会 结束。脚下的地球转得更快了,没有哪一片云是静止 的 。 人 终 究 要 回 到 一 个 具 体 的 地 方 , 不 管 他 走得有多远。随风而去的灰尘,最终都要回归土地 。因 此 , 我 安 于 现 状 , 渴 望 平 静 , 不 希 望 有 太大 的 改 变 。 我 想 , 在 一 棵 大 树 的 荫 凉 下 , 读 书 ,写 诗 , 寻 求 心 灵 的 庇 护 , 是 我 最 大 的 快 乐 。 面 对写 作 , 我 才 觉 得 有 事 可 做 , 心 里 才 觉 得 踏 实

    问:你的文学启蒙是什么?什么时候开始写作 ?
    王黎明:六十年代初期出生的人,学生时代的 经 历 几 乎 大 同 小 异 , 从 小 学 到 初 中 , 几 乎 是 清一 色 的 放 羊 式 的 教 育 , 到 高 中 后 期 就 不 一 样 了 。七 十 年 代 末 , 实 行 高 考 , 羊 群 分 圈 。 这 决 定 了 每个 人 以 后 不 同 的 命 运 。 在 费 县 13中 的 两 年 里 ,我 养 成 了 爱 读 课 外 书 的 “ 坏 ” 习 惯 。 管 理 图 书 的贾 老 师 , 给 了 我 一 把 钥 匙 , 图 书 室 仅 有 的 几 百 本小说书,很快让我读了个遍。那一年,地下流传‘ 天 安 门 诗 抄 ’ 。 我 躲 在 防 震 棚 里 偷 偷 抄 写 , 一 种莫 名 其 妙 的 激 情 在 我 心 中 躁 动 , 我 开 始 写 下 最 初的 诗 ? ? “ 愤 怒 出 诗 人 ” 的 说 教 影 响 了 我 。 荒 诞的 是 , 那 时 写 下 的 竟 是 “ 声 讨 诗 ” 。1979年冬天,我来到部队当兵。读书成了我 唯 一 的 爱 好 。 有 一 次 在 阅 览 室 里 , 我 读 到 了 一位 军 旅 诗 人 的 诗 , 大 意 是 : 我 是 山 中 的 一 棵 树 ,拼 命 地 长 啊 , 吸 干 大 地 母 亲 的 乳 汁 , 可 我 怎 么 也长 不 过 山 头 的 那 棵 小 草 。 ” 这 样 的 诗 , 恰 巧 迎 合了 我 的 心 情 ― 南 方 边 境 炮 火 纷 飞 , 我 在 长 江 南岸 的 牛 头 山 下 的 灌 木 丛 里 、 铁 丝 网 下 甸 甸 前 进 ,进 行 着 一 场 极 其 严 酷 的 训 练 。 一 边 是 崇 高 的 理想 , 一 边 是 高 考 落 榜 后 的 迷 茫 , 我 对 个 人 的 命 运有 了 最 初 的 意 识 。 1981年 春 , 他 到 吴 江 农 场 当仓 库 保 管 员 , 有 充 足 的 时 间 读 书 、 练 习 写 作 。 放下 惠 特 曼 的 《 草 叶 集 》 , 我 读 到 了 “ ’ 朦 胧 诗 ” 。 江南 的 春 天 , 遍 是 盛 开 的 油 菜 花 、 满 天 的 鸟 鸣 。 我的 写 作 从 此 开 始 觉 醒 。 ” 第 一 首 诗 《 贝 壳 说 》 发表 在 1982年 8月 号 的 ( 青 海 湖 ) 杂 志 上 。
    问:你的工作是什么?它影响你的写作吗?

    王黎明:1983年初,我到州矿区干掘进工 。 后 来 做 过 矿 宣 传 科 干 事 、 充 州 矿 务 局 工 会 文艺编辑。从1988年10月起在(充州日报》做了 20多 年 的 副 刊 编 辑 。 因 为 有 一 份 谋 生 的 差 事 ,所 以 写 诗 是 工 作 之 外 的 事 情 。 我 的 体 会 是 , 生 存压 力 越 大 , 写 作 的 激 情 越 旺 盛 , 太 悠 闲 了 , 写 诗也 就 成 了 摆 设 。 做 工 时 , 在 简 陋 的 单 身 宿 舍 里 ,我 用 砖 头 做 板 凳 , 用 床 铺 当 桌 子 , 一 年 写 下 了 一百 多 首 诗 。 当 然 这 个 阶 段 的 写 作 , 从 艺 术 资 质 上可能显得薄弱,但从生命价值上却是饱满而丰
盈 。我在煤矿生活和工作了6年。这段经历,给我 的 青 春 时 代 打 上 暗 红 的 底 色 , 它 提 供 给 我 的 不是 知 识 、 书 卷 和 阅 读 , 而 是 一 种 光 芒 : “ 一 束 没有 尘 土 的 火 焰 。 ” 我 写 过 一 首 诗 ( 红 烛 ) : “ 在 人们 的 眼 睛 里 / 我 画 上 太 阳 、 炊 烟 / 和 各 种 不 同 颜色 的 光 线 / 读 我 的 诗 最 好 在 冬 天 / 炉 火 变 成 电 流变 成 温 暖 ? ? ” 虽 然 , 我 早 已 不 再 是 ‘ , 抡 着 镐头 、 跪 在 地 层 里 像 母 亲 祈 祷 的 样 子 ” , 但 我 认 为 ,我 现 在 做 的 和 以 前 做 的 没 有 什 么 不 同 。 诗 歌 是 心灵 的 产 物 , 与 一 个 人 的 生 命 状 态 息 息 相 关 。
    问:你喜欢外国诗人吗?喜欢哪些外国诗人 ?
    王黎明:由 于外文 的障 碍,我 的阅读 仅限于翻 译 诗 。 但 我 还 是 对 外 国 诗 人 做 过 一 些 研 究 , 写过 许 多 研 读 文 章 。 我 喜 欢 和 汉 语 文 学 趣 味 相 近 的外国诗人的作品。比如,相比较英国诗人艾略特 , 我 更 喜 欢 美 国 诗 人 桑 德 堡 。 相 比 较 法 国 诗 人兰波,我更喜欢俄罗斯诗人叶赛宁。我厌倦晦涩,但高深易懂的诗,我也接受,比如庞德等等 。 这 与 我 的 经 历 有 关 , 我 倾 向 于 底 层 诗 人 的 作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外国诗歌的阅读,为我 打 开 了 一 扇 又 一 扇 明 亮 的 窗 户 。 那 个 时 期 的 译文 , 让 人 耳 目 一 新 , 心 胸 开 阔 。 相 对 最 近 几 年 糟糕 的 译 诗 , 我 宁 愿 读 中 国 古 典 诗 歌 。
    问:你怎样理解中国古诗对新诗的影响?
    王 黎 明 : 从 古 到 今 , 诗 作 为 一 种 文 体 形 式 每 个 时 代 都 在 发 生 变 化 。 今 天 的 新 诗 和 唐 诗 宋 词在 形 式 上 已 经 有 很 大 不 同 。 但 是 , 从 《 诗 经 》 到现在以致将来,诗的灵魂和精神却不会变。就像生命的遗传,诗的基因,将作为人类心灵的密码,永远融化人类的语言和血液中,血脉相传 。为了找到写作的依据,接受什么样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古诗之所以源远流长,是由于一代又一代诗人在相对稳定的形式上,经过漫长的演变,反复摹写、相互借鉴汇流而成的。今天的写作已不可能像古诗那样,只在同一种封闭的语言环境中进行,各种语系的交汇,已改变了我们的语 言 结 构 。 新 诗 需 要 一 种 怎 样 的 形 式 来 承 载 现 代人的情感,这恐怕需要更长时间的验证。
    问:如何平衡“物质”和“精神”在现实生活中的比重?你对财富看法是什么?
    王黎明:物质和精神之于每个人都是不可或缺 的 生 活 条 件 。 人 不 可 有 太 强 的 物 质 占 有 欲 , 适度的清贫使人精神满足。这个世界上的公共资源和 财 富 是 有 限 的 , 你 占 有 的 太 多 意 味 着 对 别 人 的剥夺。任何制度都不能完全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引用过别人的一句话:“ 富 人 从 来 不 是 诗 人 , 诗 歌 是 贫 穷 的 财 富 。 ”我一直过得很简单,没有过高的奢求,喜欢在低消费的小城镇里居住,厌倦疲惫地奔波,所以也没有更大的作为。
    问:你对自己的生活状态感到满意吗?
    王 黎 明 : 年 轻 时 曾 设 想 过 很 多 种 生 活 样 式 ,也 有 过 很 多 种 改 变 现 状 的 机 遇 , 但 都 错 过 了 。 现在 只 好 接 受 命 运 的 安 排 , 别 无 选 择 。 尽 管 我 的 生活不如意,但我已经没有办法改变它。我对生活只好妥协和顺从,尽量活得自在一些。
    问:你认为“一首好诗”的标准是什么?
    王 黎 明 : 我 相 信 这 一 点 : 喜 欢 的 东 西 不 一 定是最好的。对文学作品的优劣,我们只能凭个人好 恶 判 断 , 没 有 什 么 特 别 的 标 准 。 一 首 诗 有 它 独立的生理机能,一首诗是诗人创造的活的生命。当代诗歌中我记忆最深的诗句,一是小说家杨增光 写 北 京 的 诗 :  北 京 的 天 空 是 用 银 子 做 的 , 北京 的 地 是 用 金 子 铺 的 , 站 在 北 京 的 街 道 上 , 我 流泪 了 ( 大 意 ) ” 。 二 是 诗 人 余 以 建 的 ( 远 山 ) :“远远远远的山我是看见了,甜蜜而难受。如果你 问 起 我 什 么 啊 , 我 也 只 能 用 手 指 指 那 山 。 ” 这两 首 诗 都 是 上 世 纪 八 十 年 代 的 作 品 。 当 然 , 那 时诗人的作品,我能背诵的名句还很多,比如北岛、食指等等,但很多诗给我的感受已经淡了。 更多诗人的作品,不见文本,很难再有记忆。我们正在被自己遗忘。
    问:你喜欢在怎样的环境中生活、写作?
    王黎明:我喜欢在熟悉的环境中写作。比如坐在自己家里的破椅子上。旧书桌。凌乱的书刊。脑子一塌糊涂,静下心来,就能慢慢理出头绪,这需要时间。如果换个环境,比如住在外地的宾馆里写作,我脑子会变得空荡荡的,心里一片 茫 然 。
    问:你的诗歌理想是什么?
    王黎明:诗歌在艺术上没有完美的高度,但只要保持一种飞翔的姿态,就难能可贵了。也许你的姿态低于大地上任何一种事物,低于山峦、河流、树木,甚至青草;也许你低矮的身影和那些贴着地面行走的蚂蚁融为了一体,或者像风一样栖息在荒凉的山岗。
    问:作为诗人中的一分子,您如何界定“诗人”这一群体?
    王黎明:这个时代,诗人的称谓是不明确的。作为个人身份,多少有几分暖昧。在某种场合,介绍某某是‘’诗人”,人们可能会对这种身份产生怀疑,寒暄之后还不免要问,他是干什么的。因为诗人不是职业。如果说某某是文学教授、律师、工程师自然就不同了。由于我们这代人的成长经历,被灌输和接受了很多东西。所以,写作之初,我心目中的诗人更像一个神秘的革命者。每个动荡的年代(包括转型期和启蒙阶段),诗人的政治热情总是大于他的诗情。在社会人群中,诗人应是热血义士,而非冷血动物。自从诗人这一角色从人群中分辨出来,出现在人类社会中,人们对这一身份就具有了明确指认。为什么孔子、苏格拉底、庄子、亚里斯多德、柏拉图被称为哲人,而荷马、屈原、但丁、李白才称之为诗人,一个诗人可以成为智者,一个智者却不一定成为诗人或艺术家。我想其中有微妙的区别。诗人具有一种异常的品格。诗人从来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活生生的人。他生活在适合的地点、特定的时代。在具体的时间写出特殊的作品,并与个人经历、生存背景发生联系,还要呈现出切身的感受、清晰的面目。仅有这些还不够,他还必须创造出与我们眼前的世界所不同的世界,赋予我们的日常生活以神奇和非凡的魅力。

 

 

 现代语境之下的抒情诗
―王黎明的诗歌写作
朱霄华

 

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
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
木 之 名 。
-一《论语· 阳货》

 

    中国当代诗歌书写在经历了西方现代诗歌的洗礼之后,终于转过身来,有意或无意地回到了汉语写作的抒情性传统上来。这一转向,在近年来许多汉语诗人出色的作品中都可明显地察觉到。
    我以为,这是比当年西方现代诗歌集体涌入还要重要的一个变化。西方现代诗歌的强势进入,可以说利弊均摊,有利的一面是使得汉语白话诗歌至此找到了一条获得现代性书写的话语可能性及其言说方式的通道,不利的一面则是,在通常情形下总是以翻译体面目出现的西方现代诗歌,使汉语诗歌的书写变得不纯正了,它所导致的后果几乎是灾难性的: 白话汉语语体身体性的缺席和诗人失语症的泛滥。

    本来,现代汉语白话诗就比较脆弱,其书写的内部机制远未建立,经过西方现代诗歌这一外来继父的强行管制,就出现了鹤巢鸡占的局面。《诗经》以来的伟大的汉语书写传统被拦腰斩断了,虽说在今天看来,这一阶段还是必须要经历的。自觉的本土意识进入诗歌书写还是2000年以来的事情。接上中国汉语诗歌的香火,就其总体而言也仍然是最近一些年来才发生的―当然,也有个别的诗人,如四川的柏桦,早就在其孤独的个人书写生涯中有意识地向传统靠近,但对大多数诗人而言,却要在全球化时代真正到来之后才有可能意识到这一点的重要性:今天的情况显然与过去不一样了。首先是语境不同了,书写的主体、对象改变了;其次,来自于西方经验的话语方式也已不再可靠。 当代汉语诗人正在集体面临着如何回到汉语诗歌的书写传统与建立当下写作的合法性问题。

    王黎明的诗歌书写可以看作是后农业社会语境之下一个哀婉的发音,从他的发音里我们很少听到那种来自于为时代所强加给个人生存境遇的不协调感,他就像是一个活在当代的、对各种时代噪音充耳不闻的古人,他的灵感、写作资源更多的是来自自然世界而非为现代性所包裹的物性世界。在他的诗的意象里,我们可以看到与四季草木、花鸟虫鱼相对应的感应之物。他大约是一位靠接纳地气与传统写作的诗人。他的诗安静,语言自然,质地几近透明,具有着某种受到严格限制的抒情性 。如这首怀春即景》,完全就像是一首来自古代的绝句:越冬的腊梅枯萎在枝头不凋落也不褪色隐秘的香气,正从暗处向明亮的地方聚集??一冬无雪 早春的花枝照亮了湖面上细小的薄冰如此沁冷的气息在水光波影间萦绕、消散

    初读到这首诗,我的内心立即就被触动或唤醒了一下。立即,我发现,诗里面隐藏着一个非常核心的东西、一个关键词―咏梅。诗人试图以现代书写的方式传承一种中国读者都非常熟悉的古典意象情怀。这首诗的命名被冠之以“早春即景”,显然,“咏梅”这一传统的、受到局限的主题被放大了,而且书写的指向也有所偏移,不再局限于纯粹古代士大夫文人式的“诗言志”。试把该诗与陆游《 I算子· 咏梢玲比照阅读:释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王黎明的这首《早春即景》与陆游《咏梅》的不同之处在于,在陆游的诗歌言说中, “梅”这一中心意象是被人格化了的“梅”,它不自觉地进入了古代的文化语境,其落.点或诗的旨趣只能是作者的一种自喻。《早春即劲则仅仅是一种情景再现,诗歌言说的主体已经不再是人,人已经从文本中退出,幕写事物并使之获得一种存在的现场感,成为全诗的1准一旨趣。这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零度写作”,其目标是达成一种预期的纯诗的效果 。
    由这一书写旨趣的变化,可看出现代诗歌与古代诗歌审美场闲的分野。两者的言说都旨在达成某种“意在言外”的书写效果,然此意非彼意也,语境不同,所传达的东西便不一样。总体而言,现代诗的这一转向意味着作为抒情主体的人的缺席。在古代诗人那里,人在世界中,天地人是三位一体的,所谓的“,比兮惚兮,其中有象”,现代的诗人则无从获得这种存在感, 因此只得经由无限地扩大诗歌的语义维度以便在自我生命与世界之间建立起某种联系。
    类似的以自然物象入题的诗,在王黎明的作品里占了不小的比例。其他的如《 四 月 的 麦 地 》 、 ( ( 解 冻 》 、 《 冬 天 的 杨 树琳、《咏菊》等,也都是属于这一类的作品。一般说来,这一类型的诗歌在诗学旨趣上多少都有一点纯诗的倾向,一个中心意象出现,紧接着又会跟着出现其他的意象,最终构成一个完整的意象系列。诗意,不言自明,意在言外。这也是中国古代诗歌的传统写法。最典型的如马致远的小令名作《天净沙· 秋思》。
    以意象入诗,在此不妨放手一说。本来,这种诗歌方式完全属于地道的中国古代的方式,诗三百,古诗十九首,唐诗,宋词,元小令,无不以意象感应入诗。进入20世纪,意象诗被美国现代主义诗歌运动纳入了纯诗的概念, 出现了像毕晓普《鲜那样著名的作品,人们才发现原来这种古老的诗歌方式也能够传达复杂的现代经验, 因而显赫一时。在西方诗人里,意象诗的一个特点是隐喻、象征手法的大量使用,不过西方现代诗歌使用意象的经验多少还是有些生硬,与中国古代的诗人比起来就差远了。
    王黎明的诗歌旨趣有中国古代传统背景作为支持,诗意联想空间大,再加上他的技巧纯熟,比起外国意象派诗歌来更显圆润通透,但与明代以前的中国古代诗歌比照,又缺乏必要的整体感。 当然,整体感的获得不是个人问题,而是时代问题。在古代农业社会,天地自然与人生的关系是一体的,彼此均无今天这样强烈的孤立感,只有到了工业化强行进入的现代社会,浑然一体的原在世界才不复存在。王黎明似乎有意在书写中获得这种原在性,但已然乏力。这是语境的问题。在现代语境之下,人要获得像汉乐府里面出现的“ 江 南 可 采 莲 , 莲 叶 何 田 田 、 , 鱼 戏 莲 叶 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这样极其自然的空间感受已不太可能,顶多也就是通过词语的虚构与对世界的想象,如华莱士· 史蒂文斯所做的那样,经由文本建构,以语言暴力的方式捕获到某种抽象的现实感。其实,现代诗歌封闭性的。公理感受特性已经使得诗歌言说越来越文本化。诗人被迫从最不能够获得纯粹诗意的物象中寻找诗意。如王黎明的桩砷这首诗就是典型的例证。这首诗力图通过自然/非自然的两组意象连接来获得某种诗意,但却不得臣服于现代语境之下的逻辑链条:落日/战栗的小鸟―闪烁的斑马线/时光的刻度―春天/螺旋桨―月亮/鼠标―汽车/甲壳虫―塔吊/长颈鹿―燕山/反当的老牛??像这样的组合,总是不免显得有些局促与尴尬。相较之下,《落褂的书写就变得顺畅多了,尽管诗人采取的是同一种方式:青苗吐出麦穗松果跳进了灶膛火焰穿过身体秘密熄灭了心脏无论是对于诗人自己还是对阅读到这些诗歌的读者来说,书写与接受的差异仅仅在于“怎么写”,而不在于“写什么”。必须承认,白话汉语诗歌在经过最近三十年来的严格训练之后,现代性书写技巧的获得已不成其为问题,问题只在于: 白话汉诗如何在现代语境之下建立起一整套话语言说的合法性?如何在语义的层面上更有效地迫近生存的现场?

    如果把王黎明的诗歌放在当代中国汉语诗歌的坐标上加以考量,我以为,他是一个内心少有冲突,而且总是能够在自我与外部环境之间获得平衡的诗人。他对古代诗意的认同与自觉,使他在现代语境之下获得了一种我称之为“当代的士大夫情, 王黎明的诗歌里有一些是直接以古人为题材的,在他的书写里,子、老子、庄子的身影不时闪现,是其倾心歌咏的对象。如《一个人的肖像》,完全就是以诗歌的方式在为孔子立传;《遇见》写的是孔子,向孔子致敬;《终点》写的是孔子墓,《乌鸦》写的是孔子生活的一个片段,歌咏的主题是孔子一生都在躬身践行的“仁”;《白日鸟鸦》则是孔子题材的一个变奏,三个段落分别写了孔子、庄子和老子三个人。三个人,中国古代精神的三个核心意象。对王黎明诗歌中的这种价值趋同我并不感到意外。处在今天这样的全球化语境中,很显然,与古代传统精神反向而行的西方的价值并不具有普适性,它与中国当代的相遇仅仅只是一种建立在事功之上的泛科学主义,甚而至于只是扮演了一个充满着戏剧化的小丑的角色― 站 在 人 本 的 立 场 上 , 我 甚 至 认 为 西方的泛科学主义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它与1 9 世纪兴起、在2 )世纪终于成为滥筋的马克思主义和给全球带来灾难性后果的法西斯主义在本质上并无任何区另,王黎明诗歌中的这种价值趋同同样表现在类似于《到陶文瑜家里喝茶》这样的大量的诗歌文本中。在《到陶文瑜家里喝茶》一诗里出现了一组颇具古典 意 味 的 意 象 , 似 乎 是 随 手 拈 来 的 。依照出现的次序, 它们呈现为:青石弄 小 巷 、 毛 笔 字 、 树 叶 、 雨 点 、 小 桥流 水 、 唐 装 、 紫 砂 壶 、 碧 螺 寿 、 小 鸟??等等。穿过青石弄小巷我见人打听,认不认得那个把毛笔字写成树叶把诗写成雨,点把散文写到小桥流水里的人?一个女孩拦住我:“侬说的是不是陶文瑜伊有个妹妹叫碧螺春?”这首诗如果单读第一段, 简直活脱脱就是来自于古代的一个场景。料想当年张岱走了老远的路访闺汉子于南京桃叶渡,一路上经历的情境大概与此略同。张 岱 访 茶 留 下 了 千 古 绝 唱 的 《 阂 老 子茶》,王黎明得此一古逸之诗, 可无憾类。我以为,在承接中国传统诗意的途径上,此诗在王黎明的文本系列中可位居首席。“一个女孩拦住我:“侬说的是不是陶文瑜/伊有个妹妹叫碧螺春?”― 此 乃 神 来 之 笔 。 个 人 化 的 诗 意 在 何种程度上被唤醒,呈现,并进而充盈,需要运气。王黎明似乎并不缺少这样的运气,他的挑战仅只在于:在面对汗牛充栋的来自于古代诗人的经典时,如何使自己的言说获得与古代诗人径渭分明的旨趣,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现代性?在这方面,我以为他的短诗伽蝶》更耐人寻味。全诗只有三行:“如果智慧像蝴蝶??”说这话的人更像一只阴沉的食肉鸟蹲在地上。旁若无人就我个人的阅读期许而言,我更愿意读到类似于《蝴蝶》这样的诗歌。他的另外一首诗,《咏菊》,也表达了类似的期许。不过《咏菊》太精致了,思辫的语调,过分细腻的语言质地, 以及现场事件的缺如,导致了这首诗表达风格上的文人气与书卷气。词语的虚构若非置于当下的、具体的现场语境之中,诗意的充盈就未免显得力有不逮,且有失通透。 当然,如果这首诗看成是一幅文字版的工笔写意,它仍然是无懈可击的 。

 

.本栏责任编辑李泉松


上一篇:陈超的诗
下一篇:潘维的诗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王黎明的诗]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2017《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综合成绩及拟进入考察人选公示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