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手册 >> 浏览文章
诗手册

王小妮的诗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2010年第3期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王小妮的诗

王小妮简历    1955年生于吉林长春,著有《我悠悠的世界》、《我的纸里包着我的火》等诗集4部,(手执一枝黄花》等散文随笔
集12部, 曾获“安高诗歌奖”、“2002年度诗歌奖”、“华语传媒诗歌大奖”、“新诗界国际诗歌奖”、“诗探索奖”、美国“西蒙斯
大学诗集奖”等。现为海南大学诗学中心教授 。

目录:


王小妮的诗

致另一个世界(组诗)
1,致砸墙者
z,致屋子里的阳光
3, 致 雷 暴 之 夜
4, 致 鹅 毛 大 雪 中 的 北 京
5,致无用的力量
6,致阴影
7,致上海日食
8,致发出声响的电视
9, 致 垃 圾 包 围 的 仰 韶 村
10, 致 紧 跟 着 火 车 的 太 阳
11,致干锢的河道


王小妮访谈


对于今天以后,我不相信


霍俊明评论
湿热的风中发一点温黄的安慰剂
                        ―读王小妮近期诗作



正文:


致 另 一 个 世 界 ( 组 诗 )

1, 致 砸 墙 者


不知疲倦的,敲击,敲击,敲击
不 把 我 从 人 间 挖 出 去 不 肯 停 手 。
这 是 最 后 的 救 援 吗 ?

如果他们一直干下去
说不定咕随一声,只剩下头顶的天
一 定 不 是 京 戏 里 甲 峥 唱 着 的 那 个 苍 天 。
让我加入你们,创造那空空荡荡
用 我 命 里 最 后 的 力 气 , 加 入 这 敲 击 。
尘土覆盖水泥的旷野
遍 地 立 着 仰 望 者 , 人 人 手 握 工 具 。

2,致屋子里的阳光


它准时侵入我的地盘
半 边 桌 子 正 接 受 它 的 照 耀 。
快 乐 学 的 发 明 者 , 这 终 身 教 授 又 进 来 了 。
发一点温黄的安慰剂
这 是 太 阳 到 访 的 唯 一 目 的 。
紧跟其后的
正 是 这 一 年 里 成 熟 的 花 朵 果 子 棉 桃 和 粮 食
呼 啦 啦 的 , 大 地 丰 盈 热 闹 满 是 光 泽 。
可是,谁在后面的后面
无数流汗的咳嗽的气喘的皮肤黑裂的
不要以为我没看见。
我 拒 绝 再 被 沐 浴 。
冬 日 在 战 栗 , 我 不 配 享 受 那 光 。

3,致雷暴之夜

断 电 的 晚 上 , 万 物 失 声 。
躲 在 家 里 握 过 这 鬼 天 气 , 等 它 的 把 戏 玩 完
等 它 自 动 解 散 。

看 这 场 声 光 电 的 蹂 足 蔺
雷 声 一 过 , 四 壁 透 出 多 张 惨 白 的 脸 。
这是倒叙,关于乌鸦的前世
它 的 羽 毛 曾 经 纯 洁 如 玉 。
在闪电的跳窜里走
穿 过 乌 鸦 的 肚 子 去 取 一 粒 安 眠 药
没 法 儿 形 容 这 一 路 的 黑 。
用飞禽的眼珠扫一眼这狂躁的世界
胆小鬼欢腾的世界
浩浩荡荡
四 面 都 是 埋 伏 , 暗 处 也 没 有 英 雄 。

4.致鹅毛大雪中的北京


它竟然自顾自下雪了
洁白出奇的一片大地
自 顾 自 地 装 扮 自 己 。
即使飞临头顶也无法接近
大 地 关 闭 了 。
飞翔者吊在空中
成 了 系 安 全 带 的 护 城 天 使 。
看 这 漫 天 好 雪 , 正 闷 头 忙 着
多少白牲灵自愿交出皮毛
看 那 土 地 正 自 顾 自 忙 着 重 新 造 人 , 重 新 筑 城。


5,致无用的力量

现 在 , 我 走 在 稀 薄 的 月 光 上 。
我走得飞快
好 像 要 在 这 光 如 前 额 的 路 上 耗 费 体 力
好 像 要 把 残 留的 劲 儿一 下 子用 光。

我满头的月亮灰
怎 么 抖 擞 都 是 没 用 的 。
凤 凰 树 紫 荆 树 这 些 苍 老 的 仙 女
被她们一路注视着
行走如飞和原地踏步没什么两样。
卸不掉一直压着我的沉闷
无 论 走 得 多 么 快 。

6,致阴影


怀 里 掩 着 灯 的 人 过 去 , 我 不 认 识 那 人
但 是 我 认 识 那 无 光 的 灯 。
没人信我,你们说没什么人过去
不过是心灰意冷以后的幻觉
你 们 说 我 太 需 要 光 了 。
刚 过 去 的 那 个 正 是 未 来 。
那 是 黑 暗 自 己 的 阴 影 , 在 光 芒 的 反 面 。
任何时候我都能见到他
另一个世界的引领者
他本身就是暗的
他 经 过 的 地 方 不 再 有 光 亮 。
这 结 果 让 你 们 变 了 脸 色 , 但 是 我 要 说 出 来 。

7,致上海日食


太 阳 没 了 。
江 水 忽 然 迟 缓 , 水 面 顶 着 破 碎 的 霓 虹 灯 罩
短暂怪异的黑暗
遍地湿淋淋的演员,一出戏正在换场。
太 阳 没 了 。
光不肯出来
人 们 沿 着 黄 浦 江 钻 窜 尖 叫 。
灰 暗 的 上 海 , 涂 脂 抹 粉 还 是 那 么 灰 暗
我 看 周 围 人 , 脸 上 都 没 挂 着 血 色 。
镜 头 迷 恋 , 热 闹 迷 恋 , 科 学 迷 恋
在 灰 暗 里 无 目 的 地 仰 望
一 个 人 嘀 嘀 咕 咕 , 一 个 人 一 座 天 文 台 。
太 阳 没 了 , 呼 喝 。


8.致发出声响的电视


紧靠着墙的傻子
屋 子 里 最 貌 似 正 确 的 家 伙 。
洪亮的一张玻璃脸
塑 料 的 后 脑 壳 总 在 暗 中 加 热 。
我 要 把 你 请 出 那 堵 墙 。
老 鼠 大 军 正 需 要 你 给 予 荣 耀 。
我 愿 意 以 我 的 听 力 交 换
让 那 电 视 靠 着 的 墙 现 在 就 洞 穿 吧 。


9.致垃圾包围的仰韶村


乡 村 的 活 力 , 在 春 风 里 活 灵 活 现 。
浑 身 破 洞 的 塑 料 舞 蹈
垃 圾 们 不 分 日 夜 打 扮 村 庄
黄 土 一 遍 遍 观 看 枯 燥 的 欢 乐 颂 。

彩 蛇 无 时 不 狂 舞
垃 圾 将 埋 掉 墙 头 的 打 谷 机
田 野 跟 瓦 片 一 样 , 全 身 的 鳞 翘 着 。
下身光着的孩子捧一只粗瓷碗出现。
缤纷绚烂村口
他 的 小 眼 睛 不 知 道 该 看 哪 儿 。

10.致紧跟着火车的太阳


某 年 某 月 凌 晨 , 在 火 车 上
窗 口 的 光 把 我 刺 醒 。
那 火 球 太 大 太 亮 太 凶 猛 了
蹦跳着紧追不舍
火车在逃亡
这 塞 满 人 的 铁 皮 蛇 行 驶 到 了 哪 个 省
我 们 正 亡 命 天 涯 。

睁 开 眼 的 人 们 都 在 叹 气 。
整夜的疲倦还没过去
有 一 个 刷 墙 工 在 骂 :
这 要 账 的 鬼 。
黝 黑 的 胳 膊 遮 挡 那 冒 火 的 怪 兽 。
新 的 一 天 为 什 么 不 来 得 和 平 一 点 。

11.致干涸的河道


推 单 车 的 人 走 在 水 的 遗 迹 上
车 把 上 串 着 三 条 鱼 。
他 走 一 走 就 停 下 来 按 按 鱼 的 眼 睛
检 验 它 们 是 否 活 着 。

鱼们最后拼力一跳
它 们 认 识 这 河 道 , 它 们 想 到 河 的 怀 抱 。
活灵灵的身体拍打着泥地
像 燃 着 了 引 信 的 手 榴 弹 。
尸体上的尸体
夕 阳 给 它 们 贴 几 片 送 葬 的 金 箔 。
推 车 人 把 鱼 重 新 串 起
继 续 走 在 枯 肠 似 的 河 道 里 。


对 于 今 天 以 后 , 我 不 相 信

                                   ―王小妮访谈
霍俊明


    霍俊明:从 1970年 代 末 期 你 的 诗 歌 写 作 之 路 已 经 开 始 , 后 来 到 深 圳, 现 在 在 海 南 , 那 么 这 么 多年 的 经 历 与 诗 歌 写 作 存 在 着 怎 样 的 关 联 、 互 动 或者 说 “ 摩 擦 ” ? 在 不 断 的 城 市 化 进 程 中 你 如 何 用 诗歌来与它们相对?
    王小妮 : 影 响 我 写 作 的 , 肯 定 不 是 技 艺 。 技 艺 没 有 那 么 大 的 力 量 , 起 码 儿 在 我 这 , 技 艺 几 乎 是 可 以 被 忽 略 的 。 技 艺 随 着 比 技 艺 强 大 很 多 的 东 西 自 然 产 生 自 然 求 变 。 关 于 1985年 , 之 前 的 1983年 . 随 后 的 1987年 . 1988年 . 1989年 , 它 们 在 我 的 记忆 里 深 刻 得 很 。 我 想 , 将 来 的 某 个 时 候 , 专 门 去 记 录 它 , 老 老 实 实 地 不 加 修 饰 , 它 们 像 一 座 个 人 意 识 的 展 览 馆 , 对 于 我 它 是 立 体 的 , 有 杀 伤 力 的 , 影 响 到 整 个 人 的 。 我 们 每 一 个 人 都 不 是 过 去 的 自 己 , 连 去 年 的 那 个 自 己 都 不 是 。 我 们 不 想 改 变 都 不 行 。 和 二 十 多 年 前 相 比 , 山 川 地 貌 城 市 乡 村 全 变 了 , 只 有 科 幻 电 影 里 的 ” 冷 冻 人 ” 才 可 能 保 持 原 有 的 思 维 。 每 个 人 在 大 变 动 中 又 有 着 无 数 细 微 的 变 动 , 对 于 某 些 人 , 那 些 细 微 变 动 可 能 可 以 忽 略 , 但 是 写 诗 的 人 不 一 样 , 他 是 内 心 里 随 时 生 风 生 雨 的 ! 从 这 个 角 度 , 我 要 谢 谢 我 的 经 历 , 不 管 是 好 是 坏 , 一 律 感 谢 。 不 是 客 气 , 是 深 深 鞠 躬 , 表 示 诚 挚 的 感 谢 。 这 种 感 谢 , 是 包 括 对 时 间 和 空 间 的 感 谢 , 是 以 微 小 的 生 命 向 巨 大 存 在 的 一 种 平 等 的 感 谢 。 磨 砺 使 我 走 到 今 天 , 使 我 可 以 笑 着 , 端 着 茶 杯 和 它 从 容 对 话 了 。 谁 想 到 过 会 有 这 一 天 ? 我 就 这 样 站 着 , 站 着 就 是 资 格 这 样 的 回 答 不 一 定 所 有 人 都 懂 。 深 圳 对 于 我 倒 有 几 个 好 处 , 最 主 要 的 是 , 在 这 个 地 方 谁 会 在 乎 一 个 写 诗 的 人 , 它 在 乎 的 是 “ 实 力 ” 。 资 金 是 最 ‘ ’ 扛 硬 儿 ” 的 , 所 以 没 有 人 打 扰 , 可 以 安 安 静 静 。 人 们 以 为 在 这 个 城 市 生 活 成 本 高 , 事 实 不 是 , 白 菜 土 豆 青 瓜 , 不 用 多 少 花 费 。 还 有 , 它 是 个 真 正 的 都 市 , 而 事实 上 , 当 代 中 国 的 许 多 城 市 都 更 像 大 乡 村 , 河 南  州 冬 天 的 超 市 收 银 小 姐 伸 出 来 的 手 是 什 么 样 子 ,许 多 是 红 肿 的 冻 疮 。 你 感 觉 她 上 午 还 在 老 家 泥 屋 外 抱 冻 白 菜 , 晚 上 就 进 城 来 充 当 收 银 员 了 。 有 人 说大 面 积 的 城 镇 化 是 现 代 化 的 出 路 , 事 实 上 我 们 看 到 的 是 城 市 中 无 数 细 节 上 的 乡 村 化 。 我 喜 欢 截 然 相 反 , 乡 村 就 是 乡 村 , 城 市 就 是 城 市 。 前 者 是 安 静 的 生 庄 稼 的 土 地 , 后 者 是 热 闹 时 尚 霓 虹 灯 。
    霍俊明:说 起 您 多 年 来 的 诗 歌 写 作 不 能 不 想 到 1980 年 7月 诗 刊 社 举 办 的 第 一 届 青 春 诗 会 , 从 那 时 起 诗 歌 是 不 是 承 担 了 记 忆 的 一 部 分 ? 或 者 说 诗 歌 对 您 意 味 着 什 么 ?
    王小妮:1980年 对 于 生 活 到 了 今 天 的 我 们 来 说 , 恍 若 隔 了 两 世 三 世 。 许 多 的 事 情 , 发 生 的 时 候 顾 不 得 想 太 多 , 发 生 就 是 发 生 。 后 来 , 事 情 就 要 渐 变 。 1980年 , 我 记 得 北 京 天 热 , 没 见 过 几 个 蓝 天 。 槐 树 开 花 , 一 杯 啤 酒 一 毛 钱 。 其 它 就 是 乱 乱 的 , 纠 缠 不 清 。 当 年 的 人 几 乎 全 没 消 息 , 顾 城 已 经 不 在 人 世 间 。 每 个 写 诗 的 人 对 诗 的 期 待 不 同 , 诗 对 于 他 的 影 响 也 会 不 相 同 。 诗 , 在 我 这 儿 意 味 着 活 着 还 多 了 点 儿 意 思 。 比 如 早 上 起 来 , 晴 朗 的 天 空 让 人 心 情 好 , 诗 , 恰 恰 相 当 于 那 种 忽 然 抬 看 见 蓝 天 的 感 觉 。 一 个 人 的 活 着 , 应 当 是 有 质 量 的 , 活 着 不 止 是 日 子 的 延 续 。 这 个 时 候 有 了 诗 , 事 情 就 不 一 样 。 我 曾 经 说 过 , 诗 , 是 我 的 老 鼠 洞 , 无 论 外 面 的 世 界 怎 么 样 , 我 比 别 人 多 一 个 安 静 的 躲 避 处 , 自 言 自 语 的 空 间 , 我 没 太 多 奢 望 , 所以 现 在 非 常 知 足 。
    霍俊明:一 个 诗 人 坚 持 30多 年 的 诗 歌 写 作 确  实 是 很 不 容 易 的 , 在 中 国 更 是 如 此 , 那 么 更 多 的 时 候 您 是 怎 样 的 一 种 写 作 状 态 呢?
    王小妮 : 我 想 纠 正 一 下 不 是 坚 持 , 坚 持 的 意 思 太 大 了 太 重 了,就 像 前 几 年 有 人 总 在 强 调 “挺住 ” , 为 什 么 要 挺 住 ? 为 什 么 要 坚 持 ? 好 像 那 是 个多 么 大 的 事 业 , 多 么 艰 难 多 么 忍 耐 。 不 是 那 样 。 大而 无 当 的 东 西 属 于 群 体 集 团 众 人 。 对 于 我 写 诗 只 是 个 人 的 爱 好 。 我 的 一 个 朋 友 多 年 喝 咖 啡 , 最 近 戒了,换 成 喝 茶,你 能 指 责 他 为 什 么 不 坚 持 ?为 什 么 没 挺 住 ? 我 习 惯 了 , 就 这 样 看 待 诗 , 你 可 以 说 我 弱 化 了诗 。这 种 弱 化 反 而 是 一 种 最 个 人 化 的 珍 视。如 果 沿 用 你 的 词 “ 推 动 ” , 那 么 推 动 力 是 爱 好 ,是 好 玩 儿 , 是 有 意 思 , 是 从 中 得 到 一 点 儿 安 逸 的 好 感 觉。坚 持 的 力 量 大,还 是 爱 好的力量大,谁都知道。 离 开 诗 的 人 , 也 没 什 么 , 就 像 由 喝 咖 啡 改 喝 茶 的 那 位 朋 友 。 写 诗 不 同 于 干 别 的 , 比 如 写 一 出 话 剧 , 它 要 求 方 方 面 面 。诗 常 常 是 一 闪 而 过 的 零 星 念头,我 昨 天 去 一 家 文 化 用 品 商 店 , 看 见 新 进 的 一 种 纸 , 手 感 好 极 了 , 抽 出 来 又 放 回 去 , 想 到 了 诗 。 诗 的 忽 隐 忽 现 和 某 种 潜 在 暗 中 连 通 , 不 经 意 就 启 动 。 许 多 时 候 那 些 已 经 接 近 诗 的 东 西 自 然 而 然 溜 走 , 能 记 录 下 来 写 成 诗 的 只 是 一 小 部 分 。 哪 里 有 那 么 多 的 理 性 ? 有 理 性 就 没 有 诗 。 诗 还 没 让 我 厌 倦 。 写 诗 对 于 我,还 是 件 有 意 思 的 事。我 会 临 时 记 下 一 些 忽 然 冒 出 来 的 想 法,到 处 有 笔 到 处 有 纸 最 好 ,随 手 乱 记,没 事 儿 的 时 候 把 想 法 整 理 出 来 , 也 许 半 数 以 上 的 想 法 被 抛 弃 掉,反 正 是 乱 记 的 东西,找 不 到 也 无 所 谓 。 在 整 理 中 , 假 如 有 一 种 新 鲜 的 语 境 慢 慢 产 生 , 大 致 这 个 诗 可 以 完 成 。 不 过 默 默 地 写 字 而 已 。 在 美 国 纪 录 片 里 看 见 过 那 种 场 面,有 人 表 演 赤 脚 去 踩 一 条 红 火 炭 , 一 遍 不 行 再 来 一 遍 , 直 到 实 实 在 在 踩 在 火 的 最 中 心 最 烫 的 位 置 为 止 , 大 约 可 以 比 喻 那 个 完 成 诗 的 过 程 吧。
    霍俊明:我 曾 注 意 过 一 些 女 性 诗 人,比 如 阿 毛 和 李 小 洛 的 诗 歌 中 有 大 量 的 第 一 人 称 “ 我 ” 的 高 频 率 的 出 现,你 的 一 些 诗 歌 也 存 在 着 类 似 的 情 况。不 知 道 你 如 何 看 待 这 个 现 象?
    王小妮 : 我 的 诗 里 面 “ 我 “ 出 现 的 的 确 多 。 开 始 我 还 不 感 觉 。 有 人 问 过 我 , 好 像 想 责 问 我 是 个 个 人 主 义 者 , 这 一 点 我 必 须 固 执 , 难 道 我 要 做 一 个 群 体 主 义 者?我 这 一 生 唯 一 值 得 庆 幸 的 是,我 自 觉 自 愿 地 成 为 一 个 自 由 的 个 人 。 过 多 的 “ 我 ” 出 现 , 可 能 源 于 我 习 惯 了 以 “我” 的 角 度 去 说 话,不 是 有 意 的 , 怎 么 顺 , 怎 么 自 然 , 怎 么 不 用 费 力 气 就 怎 么 写 了。

    霍俊明 : 中 国 的 诗 人 一 直 存 在 着 两 种 界 限 分 明 的 河 流,一 部 分 诗 人 从 不 言 传 统,而 有 的 诗 人 则 不 断 强 调 自 己 与 传 统 之 间 的 关 系,不 知 道 你 如 何 看 待 现 代 诗 歌 与 古 典 诗 歌 的 传 统?你 是 否 认 为“ 朦 胧 诗 ” 已 经 成 为 二 十 世 纪 中 国 诗 歌 的 一 个 传统 ?
    王小妮: 中 国 古 典 诗 词 营 养 离 我 们 越 来 越 远,产 生 它 的 那 种 特 有 的 节 奏 , 心 态 , 词 汇 , 包 括 支 撑 它 的 山 川 地 貌 全 都 变 了 。 有 些 东 西 消 失 得 无 影 无踪 。 或 者 还 有 那 么 一 点 点 影 响 到 今 夭 , 我 想 有 张力 , 有 结 构 , 有 模 糊 性 。 但 是 它 的 魂 儿 断 了 , 或 者 叫魂 不 附 体 。 就 像 在 日 本 奈 良 的 庙 宇 能 感 到 唐 代 长安 的 建 筑 风 格 , 走 遍 中 国 都 见 不 到 了 。 在 深 圳 这 个巨 大 的 城 市 搅 拌 机 里 , 谁 能 写 出 古 诗 来 , 那 算 做 作 到 家 了 。 诗 有 传 承 , 却 不 可 教 授 。 一 些 人 都 拥 在“ 头 痛 病 ” 候 诊 室 里 等 待 看 医 生 。 症 状 都 是 头 痛 ,原 因 却 千 差 万 别 。 我 曾 经 有 意 地 问 过 十 几 个 医 生 ,关 于 人 类 生 理 上 的 个 体 差 异。回 答 是 差 异 非 常 大,没 有 完 全 相 同 的 两 个 人 。 由 此 可 以 想 象 , 诗 怎 么 可 能 传 授 给 另 一 个 人 。 诗 是 连 自 己 都 说 不 清 的 东 西 。“朦胧诗” 给 二 十 世 纪 汉 语 诗 歌 史 以 及 二 十 世 纪 以 后 的 汉 语 诗 歌 史 贡 献 的 最 重 要 、 最 本 质 的 东 西是 四 个 字 : 我 不 相 信 。 它 贡 献 的 不 是 传 统 , 传 统 往往 是 过 去 的 , 是 沉 淀 下 去 的 。 对 于 今 天 以 后 , 我 只想 说 , 我 不 相 信 。 这 四 个 字 不 属 于 哪 个 时 代 哪 个 流 派 哪 个 诗 人 , 是 永 远 存 在 于 少 数 不 安 的 人 们 脑 子中 形 态 未 定 的 永 动 机,是 诗 的 永 动 机。
    霍俊明:很 多 人 都 已 经 注 意 到 1988年 的 秋 天 到 1993年 你 的 诗 歌 写 作 基 本 上 属 于 停 滞 状 态 , 这 是 什 么 原 因 造 成 的?
    王小妮 : 其 实 你 说 的 这 个 时 间 , 是 我 写 《 看 望 朋 友 ) 的 时 间 , 那 组 诗 我 反 反 复 复 改 动 不 下 十 次 ,持 续 时 间 最 长 。 在 那 之 前 之 后 , 我 都 没 经 历 过 类 似的 情 况 。 感 觉 把 它 写 出 来 是 一 种 自 救 。 没 什 么 结束 , 也 没 什 么 开 始 。 有 些 人 天 生 喜 欢 群 体 , 而 我 天生 喜 欢 单 独 。 我 本 身 一 点 也 不 想 被 什 么 时 代 什 么 大 的 东 西 所 影 响 , 好 的 影 响 坏 的 影 响 我 都 不 要 。 但是 , 整 个 的 80年 代 , 我 是 被 迫 地 经 历 了 它 。 我 没 想过 隐 喻 什 么 。 隐 喻 极 端 无 力 , 隐 喻 有 用 吗 ? 有 时 候 在 家 里 , 我 想 , 我 们 是 怎 么 就 到 了 今 天 的 ? 光 走 , 风吹 , 树 落 叶 , 山 拢 雾 , 谁 都 没 变 , 都 陪 着 我 们 经 历 过 了 , 哪 一 个 都 潜 心 隐 身 得 这 么 好 。 平 安 无 事 , 想 起 来 挺 怪 异。


湿热的风中发一点温黄的安慰剂
                            ―读王小妮近期诗作
评 论
霍俊明


    每 年 去 海 南 大 体 都 能 够 在 聚 会 时 见 到 王 小 妮,一 个 安 静 的 王 小 妮,一 个 谈 起 话 来 投 入 的 王 小 妮 ,一 个 仍 然 在 风 中 行 走 的 高 高 瘦 瘦 的 王 小 妮。她 的 额 头 仍 然 是 饱 满 的,但 是 细 密 的 皱 纹 使 它 有 些 不 太 光 洁 了 , 这 岁 月 无 情 的 大 味 , 它 味 蚀 的 力 量 是 多 么 地 惊 人 !但 是 ,在 未 来 的 图 书 馆 里 , 有 一 本 发 黄 的 诗 集 就 已 经 够 了 , 那 里 还 能 够 依 稀 看 见 往 日,看 见 一 个 丰 富 的 内 心,一 个 在 纸 上 建 筑 真 实的 温 良 情 怀 。记 得 那 是 在 2008年 的11月,于 南 方 惬 意 的 季 节 在 澄 迈 县 的 福 山 喝 咖 啡 , 风 声 和 流 水 声 中 咖 啡 香 飘 满 了 整 个 咖 啡 园 ,连 厚 大 的 咖 啡 树 叶 都 感 染 上 了 诗 歌 的 光 晕。记 得 那 天 晚 上,徐 敬 亚 和 王 小 妮 喝 完 咖 啡 后 还 意 扰 未 尽 去 买 了 一 些 咖 啡 粉,看 着 黑 夜 中 膝 胧 的 身 影 ,我 越 来 越 觉 得 在 生 活 面 前 人 们 都 需 要 相 互 取 暖 , 人 也 变 得 越 来 越 小 心 翼 翼 。 黑 夜 里 的 温 暖 是 多 么 的 必 要!但 是,毫 无 疑 问,对 于 一 些 人 而 言 唯 有 诗 歌 能 够 成为 时 时 面 向 内 心,面 向 时 间 深 处 的 一 方 良 剂 。 当 回 到 王 小 妮 的 诗 人身 份 和 她 近 期 的 诗 作 , 我 再 次 感 到 了 迟 疑 和 不安。因为这么多年以来, 中 国 诗 坛 对 像 王 小 妮 这 样 的 重 要 诗 人 已 经 谈 论 得 足 够 多 了,她 1990年 代 的 诗 歌 校 园,人 生 经 历 和 常 写 常 新 的 诗 歌 文 本 早 已 经 成 为 大 学 校 园 里 老 教 授 和 年 轻 研 究 生 们 时 常 谈 论 的 话 题 。 我 觉 得 我 没 有 必 要 在 重 复 别 人 的 牙 秽 中 谈 论 我 一 直 尊 敬 的 诗 人 。 当 然 ,我 也 深 知 我 不 可 能 在 一 篇 短文 中 有 什 么 大 论 和 新 异 的 烛 幽 发 微 之 辞 , 我 只 想 就 我 所 面 时 的 诗 行 , 在 北 方 寒 冷 异 常 的 夜 晚 倾 听 来 自 远 方 和 内心 深 处 的 声 音。在 南 来 的 风 中,我 闻 到 了 安 慰 剂  的 气 息 ,也 更 为 强 烈 地 感 受 到 诗 人 带 给 我 的 不 安 和 某 种 紧 张。
    王 小 妮 近 期 的 组 诗《 致 另 一 个 世 界》 很 容 易 让 我 们 想 到 诗 人 可 能 将 诗 歌 的 触 丝 延 伸 到 了与 现 场 和 当 下 具 有 一 定 距 离 的 另 外 一 个 想 象 性 的  空 间 , 但 实 际 上 诗 人 所 面 对 的 “ 另 一 个 世 界 ”是 实 实 在 在 的 更 具 有 “ 真 实感 ” 和 召 唤 性 的 结 ,更 能 够 反 观 带 有 个 人 性 和 普 泛 性 的 问 题 和 命  题。 王 小 妮 给 我 们 呈 现 的 这 个 “另 一 个 世 界 ” , 她 所 “ 精 心 ” 设 置 和 安 排 的 场 景 、 氛 围 和 纹 理 清 晰 的 细 节 都 真 实 的 更 像 一 个 个 我 们 所 不 愿 意 接 受 的 寓 言,也 像 一 个 个 抹 不 去 的 真 实 与 想 象 相 夹 杂 的 白 日 梦。它 们 所 构 成的 寒 冷 、空 无、黑 暗、疼 痛 让 我 们 有 些 对 这 个 世 界 失 去 了 信 心 和 耐 心。面 对 着 这 些 我 们 可 能 遇 到 的 现 实 化 的 场 景 以 及 经 过 诗 人 过 滤 和 再 造 性 的 象 征 性 场 景,我 都 似 乎 进 入 了 一 个 阔 大 而 沉 闷 的 剧 场 , 面 对 着 舞 台 上 的 灯 光 、背 景 和 无 聊 而 平 淡 的 道 具 和 忙 碌 的 生 旦 净 末 五 , 我 再 一 次 经 历 了 类 于 西 绪 弗 斯 般 的 周 而 复 始 的 冷 风 景 般 的 敲 击 和 捶 打 。 停 电 之 夜 的 风 暴 和 闪 电 , 冰 冷 的 河 面 上 挂 在 车 把 上 垂 死 挣 扎 的 鱼 , 灰 暗 卧 室 里 投 射 过 来 的 阳 光 , 黑 色 荒 诞 的 城 市 上 空 飘 落 的 伤 口 般 的 苍 茫 大 雪 , 水 泥 旷 野 里 的 仰 望 者 和 砸 墙 者 , 在 时 光 的 斑 点 中 在 疯 狂 行 驶 的 列 车 上 难 以 安 栖 的 灵 魂 , 工 业 垃 圾 中 裸 露 无 遗 的 乡 村 生 活 , 涂 脂 抹 粉 又 难 掩 灰 暗 和 荒 芜 的 现 代 都 市 , 这 一 切 的 一 切 都 使 得 我 们 不 断 惊 谏 于 我 们 荒 芜 和 麻 木 的 现 代 化 内 心 所 忽 略 的 寒 冷 与 真 相 。 值 得 注 意 的 是   ,  王 小 妮 在 组 诗 《 致 另 一 个 世 界 》 中 自 觉 或 不 自 觉 地 出 现 了 核 心 意 象 , 那 就 是 与 平 淡 无 常 但 又 奇 满 诡 秘 的 生 存 场 景 相 对 立 的 意 象,如“屋子里的阳光”, 雷 雨 风 暴 之 夜 的 “闪电”,冬 日 的 “ 白 雪 ” , “ 稀 薄 的 月 光 ” , “ 无 光 的 灯 ” ,火 车 窗 口 刺 目 的 “太阳”,这 些 带 有 明 亮 质 地 的 意 象 相 当 “ 刻 薄 ” 和 恰 当 地 反 照 了 与 之 相 应 的灰 暗 、 不 安 、 寒 冷 、 肮 脏 、 失 望 和 疼 痛 的 场 景 和 内 心 体 验 。王 小 妮 的 诗 歌 从 来 都 是 不 温 不 火 , 静 心 处 之 而 又 发 问 探 幽 在 静 静 流 淌 的 语 言 之 河 里 呈 现 出 平  淡 不 经 之 下 的 波 澜 与 惊 动 。 在 南 方 的 风 中 , 诗 人 传 递 着 且 浓 且 淡 的 人 生 况 味 和 一 个 个 体 面 对 时 间 、 面 甘 生 存 的 抽 丝 剥 茧 般 的 叩 问 和 发 现。与 此 同  时 , 诗 人 在 诗 歌 中 传 递 给 我 们 的 更 像 是 在 布 满 灰 尘 的 角 落 里 倾 洒 进 来 的 阳 光,这 束 语 言 的 阳光 , 想 象 的 阳 光 在 不 断 除 去 发 霉 的 气 味 , 像 一 味 发 黄 的 安 慰 剂 服 帖 我 们 的 孤 独、不 安 和 疼 痛,“发一点温黄的安慰剂/这是太阳到访的唯一目的 。 / 紧 跟 其 后 的 / 正 是 这 一 年 里 成 熟 的 花 朵 果子 棉 桃 和 根 食 ” ( 《 致 屋 子 里 的 阳 光 》 ) 。 一 般 的诗 人 都 会 面 对 着 “ 阳 光 ” 般 的 光 亮 和 慰 藉 适 可 而止 或 心 存 感 激 , 但 是 王 小 妮 却 像 是 一 个 有 些 坚 执的 人 , 她 要 不 断 剥 去 表 皮 和 一 层 层 的 遮 盖 并 最 终担 露 出 真 实 的 内 核 。 她 一 手 拿 着 放 大 镜 , 一 手 拿着 显 微 镜 , 身 后 科 背 一 把 程 亮 的 铁 锨 。 在 看 似 平淡 无 奇 的 路 上 , 她 却 成 了 不 折 不 扣 的 发 现 者 和 不 断 向 浮 生 地 层 发 挑 战 的 挖 掘 者,她 也 因 此 而 更 多 地 提 前 领 受 了 真 实 的 内 里、病 痛 的 气 味、生 存 的 况 味、时 代 的 病 疾 以 及 时 间 的 凛 冽,“可是 , 谁 在 后 面 的 后 面 / 无 数 流 汗 的 咳 嗽 的 气 喘 的皮肤黑裂的/不要以为我没看见。刀我拒绝再被 沐 浴 ” ( ( 致 屋 子 里 的 阳 光 》 )在 我 看 来 , 王 小 妮 的 诗 歌 , 起 码 就 我 们 看 到 的 组 诗 《 致 另 一 个 世 界 》 而 言 , “ 中 年 特 征 ” 已经 越 来 越 明 显 。 亚 热 带 的 南 方 也 同 时 带 来 了 “ 中年” 的 气 息,既 阳 光 充 足 又 潮 湿 泥 泞,这 些 带 有 过 渡 地 带 性 质 的 中 年 心 态 使 得 她 的 诗 歌 写 作 带 有 秋 天 般 的 质 地 , 有 暖 有 冷 , 有 得 有 失 , 有 平 静 有不 宁 , 甚 至 有 时 候 还 会 在 不 经 意 到 来 的 日 常 细 节面 前 发 生 出 微 言 大 义 的 独 特 之 思 , 有 时 候 这 种 独 特 思 考 和 “ 不 满 ” 的 疑 问 又 达 到 了 令 人 不 时 寒 嗦 的 状 态 。 在 生 活 的 热 水 面 前 她 把 它 们 一 一 融 化 并 降 温 成 冰 , 在 透 明 的 冷 中 我 们 再 次 看 到 了 世 界 混 沌 的 黑 。 王 小 妮 多 年 以 来 甚 至 仍 然 像 她 在 访 谈 中 曾 经 说 过 的 对 于 世 界 , 对 于 今 天 以 后 她 是 “ 不 相 信 ” 的 态 度 。 这 种 一 以 贯 之 的 拒 绝 “ 招 安 ” 的 态 度 多 像 是 在 茫 茫 夜 晚 不 经意 间 投 射 过 来 的 闪 电,照 亮 和 洞 透 了 我 们 惊 悸 不 已 的 今 生 今 世,前 世 来 生 , 照 亮 了 与 我 们 的 生 活 摩 擦 的 实 实 在 在 的 无 处 不 在 的 姐 豁 和 黑 暗 , 照 亮 不 安 的 时 代 真 相 和 同 样 无 处 不 在 的 试 图 破 冰 破 壁 的 冲 撞 , “ 在 闪 电 的 跳  窜 里 走 / 穿 过 乌 鸦 的 肚 子 去 取 一 粒 安 眠 药 / 没 法 儿 形 容 这 一 路 的 黑 。 / 用 飞 禽 的 眼 珠 扫 一 眼 这 狂 躁的世界”(《致雷暴之夜》)。一 定 程 度 上,就王 小 妮 的 诗 歌 我 们 不 能 不 再 次 强 调 好 的 诗 人 就 是 那 个 守 夜 人 , 那 个 校 对 钟 表 和 修 正 现 实 的 人,那个 在 夜 晚 患 上 了 失 眠 症 和 偏 头 疼 的 人 。 这 种 “ 不相信”的 可 贵 的 诗 歌 姿 态 和 冷 静 的 观 察 视 角 使 得 王 小 妮 的 诗 歌 写 作 更 像 是 一 场 场 凌 空 而 降 的 大 雪 愈 益 呈 现 出 一 个 后 工 业  时 代 的 黑 暗 与 荒 诞,冷 酷 与 虚 无 。 一 个 不 断 的 建 设 和 改 造 , 一 个 不 断 的 毁 坏 和 瘫 痪 的 现 代 化 的 道 路 上,车 流 在 疯狂 飞 奔,而 诗 人 就 是 那 个 时 时 希 望 殊 下 刹 车 的 人 。 她 不 是 旁 观 者 , 不 是 道 德 律 令 的 持 有 者 , 她 是 发 问 者 ,孤 独 者 和 介 入 者。基 于 此 ,反 讽 也 成 了 王 小 妮 诗 歌 写 作 不 得 不 为 之 的 选 择 ,“看 这 漫 天 好 雪,正 闷 头 忙 着 / 多 少 白 牲 灵 自 愿 交 出 皮 毛 / 看 那 土 地 正 自 顾 自 忙 着 重 新 造 人 , 重 新 筑 城 ” ( 《 致 鹅 毛 大雪中的北京》)。这 种 反 讽 修 辞 成 为 王 小 妮 组 诗 《 致 另 一 个 世 界 》 比 较 显 豁 的 征 候 , 尤 其 是 在 《 致 垃 圾 包 围 的 仰 韶 村 》 中 反 讽 得 到 了 淋 漓 尽 致 的 呈 现 。 “ 活 力 ” , “ 打 扮 ” , “ 春 风 ” , “ 欢 乐 颂 ” , “ 缤 纷 绚 烂 ” 这 些 词 将 陈 旧 的 、 了 无 生 机 的 、 伤 口 般 的 被 工 业 文 明 的 垃 圾 所 缠 困 的 真 实 的 乡 村 生 活 揭 示 出 来 。 那 个 乡 村 孩 子 手 里 的 粗 瓷 大 碗 和 空 洞 无 望 的 眼 睛 是 否 让 这 个 时 代 的 人 们 感 到  了 渐 愧 和 不 安 ?王 小 妮 的 诗 歌 往 往 会 选 择 一 个 很 小 的 切 口 , 最 终 祖 露 出 的 却 是 一 个 个 无 药 可 就 的 大 痛 疾 和 深 病 灶 。 在 此 意 义 上 , 王 小 妮 是 一 个 后 工 业 时 代 或者 一 个 后 社 会 主 义 时 代 里 的 寓 言 创 设 者 , 她 的“小诗歌”呈现了“大社会”。比 如 在 《致紧跟着火车的太阳》 这 首 诗 中, “某年某月凌晨”这 个 时 间 提 示 显 示 了 一 种 永 远 似 乎 都 不 会 过 时 的 寓 言化 但 又 无 比 真 实 和 令 人 嘻 嘘 的 场 景 : 疯 狂 奔 跑 在 工 业 之 途 和 外 省 上 的 火 车 , 疲 惫 乏 累 的 人 群 连 身 体 和 灵 魂 都 在 亡 命 奔 波 , 一 个 平 淡 无 奇 的 一 天 因 为 刺 目 灼 热 的 “ 太 阳 ” 的 突 然 降 临 而 让 人 们 无 所 适 从 。 而 那 个 抱 怨 的 别 墙 工 , 火 车 , 外 省 , 奔 波 , 劳 顿 正 呈 现 出 当 下 最 为 真 实 的 生 存 场 景 和 社 会 景 观,“雪白的墙” 的 时 代 似 乎 已 经 过 去,而 刺  目  灼 热 的 经 济 时 代 正 在 降 临 , 它 的 蛮 横 也 同 样 在 经 济 和 市 场 的 好 天 气 中 变 本 加 厉 , “ 睁 开 眼 的人 们 都 在 叹 气 。 / 整 夜 的 疲倦 还 没 过 去 / 有 一 个 4. 1墙 工 在 骂 : / 这 要 账 的 鬼 o/ '91黑 的 胳 膊 遮 档那 冒 火 的 怪 兽 。 / 新 的 一 天 为 什 么 不 来 得 和 平 一点 ” 。今 年 的 北 方 空 前 寒 冷,城 市 里 轰 响 的 泥 泞 和 白 雪 与 污 泥 夹 杂 的 路 面,人 们 是 如 此 怨 声 载 道,嗦 若 寒 弹 而 又 小 心 翼 翼 。 而 透 过 白 雪 的 屋 顶 我 仍 然 看 到 了 成 获 的 南 方 , 但 南 方 湿 热  的 天 气 里  是 一 个 同 样 烦 躁 不 安 , 喧 嚣 不 已 的 时 代 场 景 的 重 演 , 而 我 们 的 内 心 需 要 的 是 王 小 妮 这 样 的 诗 歌 。 在 南 方 湿 热 的 天 气 和 北 方 的 寒 冷 中 我 们 需 要 那 温 黄 的 安 慰 剂 , 哪 怕 , 它 只 是 那 么 的 一 点 点 就 已 经 足 够。




霍俊明简历出生于河北丰润,诗人,诗评家,博士,任教于北京教育学院中文系 , 首

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著有《尴尬的一代: 中国70后先锋诗歌》、

《 当 代 新 诗 史 写 作 研 究 》 等 。

.本栏责任编辑 李泉松



上一篇:阿毛的诗
下一篇:陈超的诗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王小妮的诗]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
  • 兀自东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