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2016年第2期诗人栏目

作者:栏目编辑3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特邀策划:霍俊明    主编:李泉松

诗人栏目

2016年第2期诗人栏目

赵丽兰,诗人,现居云南澄江县。


不会说话的村庄(组诗)


赵丽兰

01 一条狗

雪,落在草谷堆上,铺了薄薄的一层
男人看一眼火塘边的女人、娃娃和一条狗
戴一顶篾帽,出了门

后半夜,草谷堆全白了。女人把一壶酒
温了又温。娃娃睡着了。一条狗
在场院里,来来回回,不停
叫唤

雪,继续落下来。雪,落在一条狗的身上
一会就化了。起先,场院里,除了狗
都是白的。天亮的时候,男人推门回来
他看见,一条狗
也是白的

02 一匹马站在雨中

一匹马站在雨中。一匹马的身上
披着一块塑料油布。这个早晨,站在雨中的
还有一堆草

一匹马站在雨中。一匹马抬头,看见
一个人,弯着腰,在雨中,在包谷地里
薅草

03 蓝

每次去飞来寺上香,她都要数一数
寺门前的石坎。她想,最高的那一磴
她爬不上去

站在石坎上,她往下,看了看山下的村庄
有几家的烟囱里,冒着好看的青烟
人间的烟火,飘着飘着,就和天空一样蓝
飞来寺最高的那磴石坎,抬头望的时候
也是蓝的

04 父亲的手扶拖拉机

父亲在一个夜晚,梦见
有人喊他周师傅。父亲还梦见
一辆手扶拖拉机,扬起一路尘土
尘土追着父亲跑

新修的澄阳路又宽又直。父亲坐在小轿车的
副驾座上。裤兜里的一本驾驶证,还留有一些
余温。他看一眼窗外。他看到的窗外
一路的尘埃,都落定了

05 一头牛所见到的明亮

一个屠夫,宰了十几年的牛
手起刀落,从未失手。有时,牛
会眼巴巴地,看他。刀,足够明亮的时候
牛的眼睛,会影射一些物像

这一次,要宰的,是一头母牛
一头小牛,在不远的地方。它是它的孩子
众多的明亮中,它们记住了,一把刀的明亮
如果明亮还嫌不够。一头母牛,会主动,倒下去
一头小牛,也学母牛,倒下去。所不同的是
小牛用身子,压住了
一把刀

这个早晨,一把刀,白白的,被磨得
又明又亮

06 妖精

一村子的人都说,她肯定会变成妖精
她喝耗子药死的时候,肚子里
怀着一个八个月大的胎儿。她的身子
一点一点,冷了硬了。她肚子里的胎儿
比她,在人间,多热了
一小会儿

一村子的人,都没有说错,她真的变成了
一个妖精。有人看见,天一擦黑,她都会
来街上的小卖铺,买小娃娃最爱吃的,贴着一张红纸的
小粑粑。她穿生前最喜欢的一件白衬衣,在街上
一飘一飘的。有时,她会对着街上的小娃娃
眯眯笑。样子,又好看又迷人

有人好奇,要打探她的生死。有人慈悲,要超度
她的亡灵。有人,要去坟地,捉妖
巫师打开墓门。挖开的墓坑里,除了一具白骨
还有一堆,红色的,小娃娃吃剩的
小粑粑纸

07 一头猪的哼哧

一头猪被唤出厩门。它哼哧着
长一声,短一声。几个壮汉,扳倒猪
有那么一会儿,猪身上的温度,让他们弯腰
假装,到处找刀

春天的花,白一朵,红一朵,开着
一把刀,一下进去,一下出来

08 不会说话的村庄

有人死了,亲人们抹着脚杆,唱哭丧歌
遇山唱山,遇水唱水,遇树唱树,遇草唱草,遇人唱人
着衣经、梳头经、灵台经、亭子经、床祀经,都唱过了
死者的媳妇,不哭不唱

男人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死了。她疼他,疼他疼过的人间
草垛、畜棚、田地、庄稼,就快盖好了的新房子
男人汗浸浸的衣裳口袋里,两张去远方的
火车票

如果村庄会说话。村庄会说出
一个真相。她是一个哑巴

09 坏坏

她是个戏子。台子上,她唱
我本戏子无情胜有情,怎配你的青梅煮酒笔墨丹青

每次唱毕,来不及落妆。一个男人,早在戏台下
眼巴巴,等她。有时,她会跟着他,去镇上的客栈

他伸出手,搂住她的腰,急急地说,坏坏
坏一点,再坏一点

她很听话,一次比一次,坏那么一点点。某次,
他急急地
说完同样的话,告诉她,要出趟远门。此后,这
人间,这客栈
一天比一天,坏
一点点

2016年第2期诗人栏目

张首滨,诗人,现居昆明。


有一种清叫莲(组诗)
张首滨

这支莲

这支莲是在什么时候
把花一瓣一瓣剥开,放飞芬芳的

蟋蟀在莲的隔壁鸣叫
声音不像是被石块压扁的,很圆亮
也有力度,爬上一节一节的苇梢
如果不是有风动一下,不是有灯亮一下
路过的人是看不见的,但这支莲知道
也知道它在叫唤啥

不都是黑就是暗,也不都是暗就是黑
水从来不说黑道白,只懂得:
动,随着鱼动;静,跟着莲静
其它都是风的,来无踪去无影
而在心上停留的是一塘的柔软

谁持烛立于岸边,不染尘的衣袖舞动琴语
曼妙的轻雾,有着缠绵的水韵
如果没有认错,此人一定是位小仙
曾在我的梦的另一头出现过
只是隔水相望,依稀弥漫着一番古意

能比这支莲翠的,只有唐诗宋词了
能与这支莲,出污泥而不染的会是谁?

从古寺里走出的钟声,夜半到了客船
动静似有还无。几个文人雅客饮茶
唼喋之声,与这支莲絮语涟漪
微风过处,清香缕缕

我看见这支莲,在一帘经典的夜幕下
一点儿一点儿静静地绽放:
只有皎洁月色而无其它

哪一种香绽放的声音

水里的鱼,如此洁净,是谁动手洗的
又是谁捧起这一潭的波浪
没有洒掉一条涟漪

我看见鎏金的佛,托着钵赤脚沿着岸边走来
后边跟着一群不掀波澜的和尚
如一道黄色温馨的晨烟

新鲜的不是旭日,是旭日里头的一份梵味
悠扬的不是风,是风里头的钟声
那钟声从不走失,晚上都会悄悄回来

我站在池塘的一块小地方上
看着这逶迤而来的情景,那么水到渠成
从心的宁静处流过,悠然升起一种不可琢磨
要尾随其后的念头

在深蓝里开放的云,在水里
一朵比一朵柔软,一朵比一朵新鲜
佛在僧列,次第乞已,敷座而坐,拈花微笑
谁能答出,从那崇高上面下来的
会是哪一种香绽放的声音

有一种清叫莲

有一种清叫莲。
风打不开一扇小窗,
打开一瓣翠。
以为会有声音出来。
一只会飞的小虫 ,
在上不飞。

染香的不是手指,
是脑袋里的云朵。
水的波纹细小而清晰,
一只蛙在阅读。

不常露面的蕊,
听到五月的雨响,
鲜亮了一下,
在一片空寂之上。

还有谁要来,
叶动在一些人的怀里,
缤纷的色彩袒露在外边,
也展现在里边。

莲把一粒心思,
放在静的下面,
那心思就一动不动。

暗香是莲的

蜉蝣领着风从水面上走过
沉入水中的,有从云朵里下来的雨
还有不东不西,向下的
蒲草的根

拿比喻来说情,没有什么谶意
用水埋起的月,就像农民把种子
播下,发芽属于幽玄的事
水之波动是古老的绿

没有谁能搞清楚,水有多软
为谁而软。行走其间的鱼
不分大小,都喜欢用温存的尾
轻拨左右

乘小舟欸乃的人,以歌为乐
饮酒佐以诗词,宽袖荡着秋色
是宋人的风范。韵律古老而弥新
在水中鲜活

谁会在这时掬水照面
认得出自己的,十有八九是鹭鸶
几声啁啾,如芦笛唱晚
立在黄昏上

静下来的水,悄悄
把来自岸上的嘈杂洗了一遍
随后无深浅地走向幽处
飘逸的暗香是莲的

只做用水洗尘的事

在这里,莲
会清净不会憔悴

西风不来东风不去
在夏的万物朦胧的眼神里
流水如一条古人委婉的叙述
缠绵着入定的石头

不会说谎的鱼触摸着月影
仿佛触摸着一颗沉静的心
浮游生物,在生活的表面上
做一些小动作
不影响水的深和走向

从来没有离过这条水的莲
不去想路上的凸凹和羁绊
虫鸣不息,水的凉无限
而过往的车马驮着的事物
令人感慨,无人驾驭
也自知去处

在这里,莲
只做用水洗尘的事


2016年第2期诗人栏目
张晓军,诗人,现居昆明富民县。


骑雨回家(组诗)
张晓军

河流如此寂寥

带走红色玛瑙的客商
带来了水,他让一条大河
在陌生的路上,贩卖出乡愁
甚至许诺,一场盛大的婚礼

哪一滴嫁出去,哪一滴就哭
我只能拿你的书,埋进荒凉
等叶子长出来,秋天发红
写出期待的字,我写上地址
寄给湖泊,来表达你的一生

究竟嫁给谁,你刚才问我
你咬牙,源源不断,用尽力气
咬开每一次疼痛,然后发现
鹅卵石醒着,稻草人醒着
你在你的全世界徘徊着

路上时常下雨

我梦见了河流,在早晨
你呼喊我,一个打伞的女孩
隔着春天,我始终找不到你
因为雨水,已经骑马而来
我追赶马群,气喘吁吁
果然,看见整个村庄
都吞不下一朵乌云

我看见河水涨起来,你们淘米
用汗滴清洗锅灶,灌溉晚餐
饮马,在弥漫着麦芽糖的饥饿里
修补生活冲毁的路
你们种植桑麻,印染新衣
你们修补炊烟,蒸熟燕麦
那高大的攀枝花树,恍如隔世
一朵花摔下来,碎成一次醒悟
而我只是过客,腹中
干涸着故乡的井水

路上时常下雨,一滴雨或整个雨季
马群休息时,我淋湿了孤单
我不走了,再走,雨就不停
河里的卵石,追随马群奔跑
天上的云朵,为何喜欢女孩
打伞的女孩,唇印多么温热
时光落下去,村庄升起来
爱情在路上,雨水正清凉

岸边捡到故事

喝醉的时候,我喃喃自语
口渴时醒来,我找不到笔
我怕忘记,一个女子拿瓢舀水
她独自,清洗从前的碗筷
我怕忘记,河岸失去了影子
枝桠那么慌乱,一定不等你
想起赶马的少年,不等锣鼓
驮走嫁妆,更不等唢呐高亢
吊桥摇晃,还有父亲的沉默
来灌醉迎亲的队伍
一封信消瘦了誓言,女子不读
肩头裸露出夜色,比歌声白皙
在两岸中间,隔着一些水声
我想,这不一定,就是阴阳
等男人抱走岁月,往事漫过堤坝
等马匹驮来生活,婴儿睡在旁边
熟睡中,你看见谁为你盘起长发
你看见谁,为你掐断念想

慢慢歌唱,对着这一条大河
你轻声说,我对你真好,我对你
还会更好,任凭天空越来越薄
任凭烈日昂贵,捡不到雨滴
故事苍白,捡不到一朵花
风调雨顺的情节,依然会
黄昏慈祥,蛙声饱满

我想骑在雨

自行车丈量出来的理想
不是你的界碑,也不是母亲的叮咛
我只有认真刷牙,梳头,不停向前
滚动决心,让身体纷飞
用肥皂清洗信仰,裸露灵魂
哪怕,被一只黑狗叼走理想
陷害爱情,甚至,朝我隐忍的方向
大声补充着,你是谁,是谁
而我绝不是,那个在雨水中
割断风马旗的病人

我想骑在雨上
因为我发现,在巨大的汗滴面前
我干旱少雨的兄弟,是非凡的物种
他们居住在下游,居住在庄稼背后
他们栽种电杆,养活抽水机和干旱
他们改正泥土,用锄头传承四季
他们,用一个人的语录背诵生活
用劳作推算出明天

车轮巨大,比信念还陡峭
除了蹬行,你们,让我一名不文
越过贫瘠的云朵,越来越近的里程
我正在接近你们的庙宇,山的神仙
我不是狂热的信徒,请你告诉我
神的家中,有没有干燥的床铺
此刻,我只想骑在雨上

然后和谁回家

你答应过,旅途结束后
要和我睡一觉,在他乡
我们去找一口干净的水
你说,你想把爱情洗干净
等太阳晒黑我发过的毒誓
你就把行走变成一种摆设
而我,就像穿过感冒带来的酸痛
从此穿过一场艳遇,在城市边缘
失去归途

我不过,是一条虔诚而卑微
散落已久的鱼,我今天回来
隔着家乡找你,我心情荒废
在菜单上逐字逐句找你,过来一下
老板娘,菜凉了,盘子中间躺着鱼
恬静得看不见渡口,爱情已经蒸熟
眼睛灰白,看不见,谁在想我

如果,谁让我失去归途
我就心甘情愿,拿出全部信任
约你来步行街买醉,步行街的酒
比乡愁便宜十倍,年轻的老板娘
今晚,夜色好美,你能否
为我推荐一份疲惫的记忆
不然我不买单,我只买一个
不再失恋的理由,等你打烊
然后,和谁回家

2016年第2期诗人栏目

仲春竹青,诗人,现居昆明东川。


把月光拧成一根麻绳(组诗)
仲春竹青

墨之语:用黑淘洗

只要给我一支笔
我就把所有的心里话
倾倒在纸上
让你看到
洁白的灵魂里
我的黑

并在这黑里
淘洗出无数颗不够强大的心

村口

他甩了个响指
引爆了一只狗吠
随着整个小村都炸响了
他俨然像个国王
瞬间收复了失去的土地

春桃

望厂村,把对子女的思念
写成一村桃花
在这个春末
信寄出去了

他们收到的
是子女们寄回来的
小果子

小果子一天一天
长大,来赡养
从未离开家乡的
父母亲

春日冰雹

春日冰雹
像灵感的一次来临
穿过云层的黑暗
骤然降至小院

像一首诗
远道而来
每一句
都能敲疼大地

展现出自己
从高处走来的明亮

鸟鸣

已经习惯了
公路不值一写
车辆不值一写
值得一写的是
行人
像枝叶间的鸟鸣
只一声
就使两旁的树
绿了起来

把月光拧成一根麻绳

听妈妈说,我没有见面的
姐姐,早嫁给了月亮

为了看清月亮和姐姐
我决定爬上寨子最高的山顶
月光看着我的脚步
看着泥土路的凸凹
看着我抓过的灌丛
清清楚楚的看着我
高过所有的家

我到山顶,还是
没能把她们看清
要是有几朵云
我一定能走到那里
拉拉月亮里的姐姐
看看她穿的裙子上
那几只粉色蝴蝶

除了月光,星光
天空什么都没有
月光太细,太滑腻
我拉不住它攀爬
只好独自坐在山顶
想她能否听到蛐蛐声
能否听到我的心跳

还没有风,把月光
拧成一根麻绳
让我去寻找早嫁的姐姐
于是我就静静地坐在山顶等风
静静地看着调皮的星星
推着姐姐西去了
留下早起的鸟鸣
与我作伴

雪扯开一朵花的白

手指无法抚平波浪
是因为我的爱还不够深

云贵高原
无法抹成平原

纵使世界著满一色——
白色。偶有咳嗽声

打开一朵素洁的花
没有香,其实是沁人的凉

一生

在屋后
我沿着已长了尺许的包谷苗
一行一行的寻找
能让我躺下身子的地方

在母亲的打理下
它们有足够的肥力和水分
替我生长
替我扬花抽穗

最后替我干枯
再次被镰刀割起
塞进老牛的嘴里
反复咀嚼这一生

2016年第2期诗人栏目
阿卓日古,诗人,现居云南楚雄。


石头上的语言(组诗)
阿卓日古

石头上的语言

石头之上
最少有一种鸟,年年谈吐
最少有一些云,月月乘凉
最少有一座风机疯狂转动
更多的伤心事,一桩桩
一件件,像自恋的兄弟
搬上台面,提供喧闹
多少时候
石头的哑语,高尚
石头的疯话,典雅
多少时候,靠近垭口的石头
会胡言乱语

老屋上的屋

老屋上那些
坐着的、躺着的、舒服的
懒散的、神戒的、鬼斧的
石头
多少年了
在我们日子的头顶
盘旋,被风吹响,又沉默。
一座尘埃的城堡
冬天的雪,未必不会抵达
未必不会靠的太近
未必没有许多的鸟
跟着各自的主人翻墙
跟着无数翻墙的阳光
检阅大地

父亲的劳动

锄头,镰刀
把杂草赶到田埂之后
父亲, 需要静静的吸一口烟
到肺,到心坎
到尘世之中,黑煤众多的身体
内部
父亲需要一大把时间
坐在他的田埂上
费些力气,呆呆的望着
土墙里的炊烟,慢慢升起
田野隆起,苦荞,大豆
精致了一大片
粗糙也一大片
还有许多的美好的想法

丫口里的风

装进口袋里
口弦一遍遍吹着风的铃
装进左耳朵
左半边的世界一片黄土
土坯房里的招魂
谁赶着往回走的羊
聆听
落山的太阳
在窃窃私语的余晖里
撒腿就跑
就让它骗过守山人
就让它绕过来世谷今生山
就让它赶上挑水的女人
就让它成转山的菩萨
石丫口上的风开始撕扯着
那群矮矮的松树
跟着奔跑

2016年第2期诗人栏目

胖子,诗人,现居昆明嵩明县。
我们还活着(组诗)
胖子

公平

怪事得很
有钱的人大鱼大肉
还容易生病
光医疗费就要一大笔
没钱的人山茅野菜
病还少一点
医疗费嘛
自然就省了
正如古人所言
吃肉的大哥先走
吃菜的我们还活着

定格只是一瞬间

我想记下那种感觉
孩子们还在熟睡
太阳从窗外射进来
均匀地洒在孩儿们的脸上
我想记住那份柔情
情人的手帕
揩拭晶莹的双眼
我想回忆过去
折回三十年前
在炊烟袅袅的瓦檐下
吞咽粗糙的饭菜
我想记下一粒种子
深埋泥土的疼痛
我想卸下大地的孝衣
赤身裸体
   
回迁房

祖宗几代
干的都是泥巴活
可现在回不去了
村庄摇摇欲坠
含着眼泪
典卖家产
补交些房款
我们有新家了
洋芋住10 楼
包谷住17 楼
花豆住 25 楼
老米住34 楼
伸个懒腰
快要顶着天了
碉堡蜂
麻雀窝
童年的游戏
变成真格
栽不成菜
养不成猪
串门么
就更不消说了

健忘

如果一个人
还能把生锈的钥匙
插在自家的门缝里
打得开她
而且酩酊大醉后
一把抱住个女人
确定是自己的媳妇
而不是别人的婆娘
那么
这种健忘不算啥

2016年第2期诗人栏目

木槿子,诗人,现居云南江川。
空城(组诗)
木槿子

空城

又是一次梦醒,这个过程是多么的艰辛
当确信一种揣测与那些曾经的往事
只隔着一张纸的距离,一捅即破
血液开始随着心跳奔腾,最终负重的心
被抽离出来,从根部开始,一点一点颓靡
窗口在前面,牵我的手
我想挣脱,但我不能,我依然一个人躺在昨天
火车开动了,我听见自己在滚动,逃离这个城市
与这个城市的夜色,两不相扰

阳光,或温暖

孤独的时候唱首歌,从半夜
一直唱到阳光普照的黎明
那些用来挥霍的时间,就把它交给阳光吧
换一段散发着热气的年华,一个长在心尖上的春天
然后,掂起脚尖跳舞,让洁白的纱裙
舞动成天上的云朵,让积攒多年的碎片消散
之后,我懂得了自然而然的盛开
是这个季节给予我们最大的礼物
我的心,因此变得和绿叶一样
因为,我又一次走在了去往春天的路上

善意的谎言

戴上这个用谎言涂抹的面具之后
你必须忘记山楂树、梨花和岁月的呼唤
必须忘记刚刚诞生的幸福
忘记曾经的约定
把自己交给一场避之不及的意外
而让幸福托起心里的牵挂
虽然也会害怕,也会有眼泪
但你会庆幸,有些谎言
让浮荡的灵魂越发强大
怀念一个人
那时候,我们一起散步
在温柔与惊喜中,收起自己的小心情
月下的树影洒满小路
你吹了一声口哨,一辆汽车呼啸着远走
我们没头没脑交谈着什么
你与我一样,有着挥霍不完的幻想与希望
我们的灵魂飘荡在水一般的空气中
那时的天空如你眼中的泪,干净且明亮

走不出一颗心

当我们老去,我或许会比你更老一些
因为,我总是喜欢把你编织在我的世界里
描画,拼涂,填满我所有的空白
这混乱的年代,让我看不清远处的灯光
你在遥远的地方看着我,我在你听不到的地方
轻轻哭泣。而你并不知道


上一篇:2015年第七期诗人栏目
下一篇:《滇池》文学杂志2016年第5期诗人作品
(作者:栏目编辑3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016年第2期诗人栏目]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田冯太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