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2015年第七期诗人栏目

作者:栏目编辑2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清明,在鸡足山(组诗)
周兰
01 过霞客亭
漫山的杜鹃,流下热乎乎的汗珠,绘成无数的线条,止于檐上水墨丹青
高过山峰,硬过石头,长过岁月的,是旅行者的麻鞋、青衫、手杖,甚至死亡
行程万里,只有灵魂和肉身作伴。你并不孤独,行有日出,息有月,木质的笔蘸着山泉,描绘大地的图谱
三百余年后,《滇游日记》一版再版,一遍又一遍说出大地的呼唤,壁上青衫仍然散发体温
我,一个假扮的旅行者,行走在苍茫的暮色下,妄想借着你怀里的星光书写 
02 访静闻冢
俯伏在朝圣的路上,手捧《法华经》。盗匪、饥饿、疾病,魂断天涯
抵达,以一丘站立的泥土。埋骨,以信仰的厚度
清明,一个万里之外的异乡人,谁来为你祭扫?芳草萋迷,蝴蝶在正午的阳光下翩然起舞
不敢潦草地推断,肆意盛开的杜鹃,不是血写的经卷
我,一个假扮的朝圣者,徘徊在圣山脚下,盘算着上山的旅费
03 在牟尼庵
停下你疲累的双脚吧,不要嫌弃茅庵低小。在朝拜的必经之地,歇一歇
采一片崖上的春茶,舀一瓢山中的雪水,点一炉温暖的炭火
坐在云朵之上,看玉龙瀑布飞流直下,飞溅的水花弄湿了春天的衣裙
我,端着茶碗,魂不守舍,妄想在庵前耕种、收割,朝赏流岚,暮赏霞
一个假扮的隐逸者,在杨升庵的客憩之地,心怀愧疚,订购返程的车票 
04 星空
风暴之下,旋转的星空。寒冷?热烈?在荷兰?在罗纳河?在鸡足山寒气逼人的天柱峰
怀抱愤世嫉俗与宽广的悲悯,从城市到乡村,灯下吃土豆的人,桥边洗衣的人
割下自己的耳朵,或试图让世界安静,让灵魂安静,他们都说你是疯子
遇见如此干净、纯粹,远离浮世的星空,在海拔三千二百四十八米的云南山地。星光下,向日葵绽放,如燃烧的火焰
我,一个假扮的疯子,面对如此干净的星空,没有勇气割下自己的耳朵 
05 风中,听梵唱
天空降下那么多慈悲的泪水,洗涤花,洗涤草,洗涤虫,洗涤鸟,洗涤万物风尘
呼啸的风,穿过浮世,替滚滚的法音,呼喊。直抵众生的肉体或灵魂
木鱼、钟磬、梵唱,比松涛更宏大,比晨雾更空灵,比凛冽的山风更穿肌透骨
他们,净手,净面,净心。那么多的莲花,那么多的僧袍,那么多合十的双手,俯伏在佛祖的脚边,聆听他们的身后,一群假扮的信徒,跪在柔软的蒲团上,念念有词,祈求万能的佛祖赐给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06 夜宿山寺
像许多游走的人一样,在星光下露宿,怀抱松涛和虫唱
大殿上,钟声悠扬。每一张草叶安静,每一朵花安静,每一只鸟儿安静,每一只虫子安静。神赐万物干净的睡眠
露水弄醒困倦的月牙儿,让杜鹃跟它一起醒来。早起的风很忙,从空中运送麻栗树的叶子,跑了一趟又一趟
夜宿山寺,我是温暖的。在海拔三千二百四十八米之上,隔着千年的时光,听到寒山寺的钟声
我,一个假扮的游方僧。在月牙儿落下之前,枕着浮世的忧患,夜不能寐
07 听松
星光之下,松涛澎湃。悲苦?欢乐?把答案留给重叠的山峦
身背胡琴,彳亍独行,在月下的无锡街头,只有风送来亲人的问候
坎坷、悲苦、无助,眼睛瞎了,还有洞明的心
从不缺乏生的欢乐,活着的坚韧。埋骨,于浮世的尘土。二泉的月啊,你可听见今夜的松涛将苦难送抵被风唤醒的时光
我,一个假扮的聆听者。在鸡足山的万壑松涛之上,想起你弦上的背影 
08 轿夫
这边,他们,跟骡马站在一起,或等待挑选,或为旅程的长短、对方的高矮胖瘦讨价还价
那边,牲口的粪便,在正午的阳光下,散发刺鼻的腥臊味儿。他们,端着饭盒,讨论快餐店新来的老板娘
上山,汗水流下来,经过赤裸的黝黑的肌肉。天柱峰,那么遥远,肩膀上的滑竿是行走的理由
下山,肩上的滑竿空着,十几里下山的路。忍不住摸一摸刚得的脚费,每一朵杜鹃花都笑出了声
我,一个假扮的悲悯者。在山下的骡马站,拒绝与他们交易 
09 小尼
她,不老,也就二十几岁。鬓角返青的发根,挤出灰蓝色的布帽,偷偷看一眼俗世的繁华和欢悦
在漫长的山道上,双手合十。期待更多过往的旅客——她要为他们祈祷,求万能的佛祖赐给他们更多的荣华富贵
他们,也乐意掏出兜里的毛票,讨个吉言,给装满欲望的心一个交代
佛祖已经赐给我很多,只想听她颂一次《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她,拒绝了。走出二、三十步还听见她念念有词,仿佛咒骂
我,一个假扮的思考者。在下山的路上,拒绝她为我祈祷 
10 闻笛
离乡四百余里,在嘈杂的饭馆,看见吹笛的少年:在广场中央的浓荫下,膝头摆一本《寒山子》
他,来自大理学院。热爱山峰,热爱阳光,热爱清新的空气,热爱音乐,热爱行走
吹笛,只为自己喜欢,肉体吹给灵魂听。他吹《渭城曲》,吹《闻笛赋》,吹比安乐队的,吹凤凰组合的吹他自己想吹的任何一个曲子
我,一个假扮的怀乡者。在少年的笛声里频频挥手,朝着静闻冢旁翩飞的蝴蝶

 

 

 

这一年(组诗)
宋晓杰
惊蛰过后
我用小虫的眼睛来回打量你
荒野,便有了宏廓的思想和意义

六点二十四分,我听到第一声春雷
这确切的呐喊和操练
就在今夜。……我低头开始对表
在准确无误的北京

一定有一个庞然大物缓慢醒来
翻身,打哈欠,顶破地皮
弄出有点儿大的动静
但那并不是希腊和吉卜赛的民间故事
梅花鹿与毒蛇,狐狸和猎人
都是望不到边儿的前生

惊蛰过后,我仍旧一动不动
把柔美的万水千山,在心中一一抚平
新生的华发和细小的皱纹算什么
它们是我家族的新成员
似山冈的杂草和湖水中的涟漪
——是钟爱的尘土,和生活
使我们死活都在幸免之列

惊蛰过后,花朵们简直开疯了
我再次校正节气,以及气节
如荒野,剔除虚张的肥沃和深沉
胸怀舒广,骨头越来越硬
锻造着暗夜里——不灭的火星儿……

可不可以这么说
三月了,预支的节日使未竟的日子
汹涌向前。慌张。惶惑。
来不及翻阅和检讨

坐在阴冷的屋子里
我一动不动,节约能源
或者盹睡,如苍茫的老妪
此时,流浪荒野;彼刻,梳着粗黑的麻花辫
从哪里截取,都能独立成章
喜鹊,无非是贪恋着一个好名儿
如笑面人,它们的空巢毕竟也是灾难

刚刚送走了奔赴亲情的友人
一大半屋子,就空了
茫然四顾,只有一棵植物的心才能复活
好吧,这个下午可以忽略不计——
如一个我隐入人海,一个日子汇入江河

这一年
这一年,黄昏与晨曦互换
这一年,无所事事,时间却总是不够用
这一年,噤声,节约语言,凌空漫游
这一年,眼泪是怀疑,也是糖晶
这一年,城池陷落,野草疯长,雨水泛滥
这一年,落日在东边,烟火、战火也在
这一年,不断地挖一口井
这一年,梦醒时分,不知身在何方
这一年,谁颤抖着双手,亲吻奴隶解放证书
这一年,根须裸露,白云沸腾……

纪念是有毒的陷阱
谁也不说堕落
可我的确在移动
——如看不见的星子
飞旋,蜂拥,不知所踪

废弃的吉普
像一只锚
我只取它的象征意义
在枯黄的荒野
唯有风声耐心听它往日的荣光
缓缓漫上来的铁锈
是绿皮车身的老年斑
从而有了尘世和落日的圣洁夕晖

那个狂野的少年,摔门而去
止步于成长,因主动放手
成为远山恒久的一部分
废弃的吉普,陷在纪录片和时间里
一群新鲜的绿头鸭,成就了它的颓废之美
这是谁也想不到的命运

惊闻一个熟人的去世
——很简单!椅子更换了主人
世俗的秩序又一次被打破
甚至,人间的消息混淆到天上
惊闻一个熟人的去世
洗牌,一盘棋还没有下完

他一生安静,只在内心厮杀
但这一次,我怕墙上的他突然笑场
事实上,灵魂已如星辰列队
迢迢远征

我只出差一段时日
回来就听到这样的消息
真是活见鬼了
接二连三的名字,镀上了黑夜的四框
衰草、惊愕、失声,坚冰下的暗涌
白发胜雪的芦苇,八方飘摇……
爱恨、面孔与出了毛病的器官一一对应
小学的连线题,终于有了答案
用最后一张试卷,盖棺

在这个灰蒙蒙的午后
我醒来,把他们逐一想了一遍
暮色加深了一层又一层

悬棺
腐烂的意义戛然而止
作为人类,你承担的猜测太多
佛说:油尽灯
残佛还说:自生自灭
其实就是说,肉体多么无用——
如何沉重的肉身
充其量不过是一块冰凌
其实就是说,你存在过
如今已金蝉脱壳
犹如永久的谜、至上的群星
让你更接近于信仰的神明

午餐前,在画室
和两个男人
在第三个男人的画室里,看画
赤裸的人体从包裹中得以重见天日
胴体柔和而洁白,像窗外的阳光
只在关键部位,加一点点青铜的阴影

有一瞬,画室里静极了
阳光如欢腾的尘埃
我愣怔着,下意识地拉了拉衣角
三个男人饥饿地盯着他们想盯的地方
啧啧赞叹
并用小指肚儿,小心拂去浮尘

那个中午,我的脸红了两次
一次是因为羞涩
第二次是因为觉醒

为了掩饰我的脸红
我拍照,拍照,从不同角度拍照——
是的,我们在欣赏艺术
不是看女人

 

春天里(组诗)
李小麦

 

乌木村
乌木村的芫荽开花了,
碎碎的。
一坡坡,一凹凹。
像策划良久的阴谋,
在三月,
铺天盖地的,
大白于人间。

由一只空着的黑花瓶联想到的……
它被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却依然倔强地妖娆着
精致的瓶嘴,瓶颈
细致的纹理
标致的腰身
像一个性感的黑衣小寡妇
让我想起玛格丽特·米切尔
《飘》里面的传奇女子郝思嘉
它空着
执拗而美丽地空着
它在等待
等待一个名叫白瑞德的男子
等待一支鲜艳的玫瑰
或是,一支带露的香水百合

通海记
通海有杞麓湖
藏青的
湖岸有芦苇
褐绿的
芦苇里有野鸭
成群的
湖里长着水葫芦
墨绿的
停着铁皮船
空着的
湖面有水鸟
灰褐的

我在湖边坐了很久
静静的
捡回两枚鹦鹉螺
洁白的
带回两枝芦苇蒿
也是洁白的
丢失了一条围巾
红色的

感冒记
27日,天阴,风不止
感冒,头痛欲裂
吃克感敏,阿莫西林,小柴胡颗粒

无心做事,办公室踱来踱去
从窗到门
再从门到窗,整整十一步

累,靠椅发呆
仙人球拔刺一根,观察,似针
量体温,38.4℃

看《诗刊》,喝水两杯
复起身至窗前
窗外,风在吹,树在动,花草在动

冷,很想抱紧谁
想起一个人,心,暖了


彩虹
铁柔
太阳给我们寄来的包裹
除去温暖和喜悦,还有
一道看得见的彩虹
驶往落霞沟途中
它向一个,年轻的灵魂劳改犯
掏出了所有的颜色:赤,橙,黄,绿,青
蓝,紫。它在荒凉的
只长剑麻的群山之上,强行搭起桥梁
薄雾散去,天空布满金色的矿脉
我仿佛看到,一群命如蚂蚁
但心怀梦想的矿工,在上面赶路
一个矿工走失了,更多的矿工
继续掘进。像在践行先者的遗言
又像,站在先者的埋骨处招魂
对面就是会泽了,彩虹
正争取时间,把他们,一个个
用无名的善运抵大海梁子
此刻,那里霞光万丈
太阳鼓起背脊,最先照亮
一棵站在深秋,仰望它的枯草

村庄
马升红
失眠的时候,我就默默地念它们的名字
戈依、上寨、梨树园、放马沟、小叠水
大叠水、白土坡、清水塘、大塘子、下寨
……一遍,又一遍地念,念着念着,就睡着了

睡成松林,睡成红土,睡成河流,睡成山丘
睡成岩石,睡成风雪,睡成一张白纸
我在上面写下——
曾祖父:马嘉祥;曾祖母:张氏娣
祖父:马文彬;祖母:袁丛兰
在他们背后,有我秘而不宣的命运

金沙江畔的鹅卵石
胡兴尚
在故乡,我们不叫鹅卵石
鹅卵,没有那么大
没有那么,苦大仇深
我们直接称其为马蛋石
只有太阳的座驾,火球之马
才能产次巨蛋,以卵击石

你看,它们从金沙江上游
太阳升起的地方,随江流而下
在波涛中,洗净羊水和秽物
偶尔,也从江面腾起火苗
翻滚,砸击,磨砺,咬合
周身嵌满时光的斑纹

在江水让出的地方
沙滩的平缓处,一堆卵石
光洁如玉,倒映天空的荒芜
多少岁月的徒然流逝
让我们拥有足够的妥协
面对茫茫的江水,杀鸡取卵

对年年如斯的江水而言
我们面对的,是一堆
时间的灰烬,多年以前
举家南下的淘金者
叩开黄金之口,却不能
偷走卵石心底不可告人的秘密


涨潮了
唐昌明
在格勒渡口我看见渡船渡过了
四川人,他们已经到达彼岸
到达彼岸的喜悦和狂欢,都在
摩托车向上努力的声音里,溅起
满路灰尘。之后我反复阅读
历史浸泡的汉字,比如金沙江畔
比如昆明·东川
比如新春诗会
千百次,被风也咀嚼的汉字
硬到了骨子里
在旭光里
亮着光芒

能够证明这一切的,有时间挖掘的
河崖,有一大片,人工挑拣的
鹅卵石,还有一条
从未停止说唱的
大河书
它清粼粼的文字
在春天里
涨潮了。金沙江的浪潮
一潮又一潮的向岸涌来
仿佛要争先上岸朗诵
一首自己创作的诗篇
以表达一路走来的
不平静,疼和狂喜

金沙江边的心事
肖选祥
我顺水而来
掬一捧二月的光阴
在千古江流的一隅
祭奠满地顽石
被岁月磨圆的棱角
风的影子飞驰而过
一枝二月的桃花
离天空很远

在江边
尘埃
在江边
我喜欢随手捡一块石头带回家
在澜沧江 在怒江
在黄河 在大渡河
都会带一块石头回家

带一块石头回家
就等于带回一个故事
一段历史

随手捡一块石头
也就随手开启了一段缘分
一种生活

今天在金沙江边
我用诗歌唤醒一块懂了的石头
一起回家

红土地下面是什么
朱家勇
在东川,我深刻地思考
红土地下面是什么
多少的黑才攒得出
这么艳的红
那幽暗的地下
有多少欲望在往外冒
若有一天,能
在阳光的怀里撒娇
该是多么大的幸福

红土地下面是什么
那肥沃的嘴唇
喝过西北的风、饮过东南的雨
拉扯大了三十一个民族的
兄弟姐妹

红土地下面是什么
是金、是银、是铜
为什么要一探究竟
母亲内心的圣洁
孩子永远无法想象

红土地下面是什么
一个农民一锄头下去
为我解开了半生的惑
下面就是一窝洋芋呗


河谷地带
杨蕊
一条清瘦的河
淌过群山后开始减速
它不断地更换名字和面孔
像是提灯的老人路过村庄
时间早已把泥沙磨出纹理
每一条褶皱都铺满野花的尸骸
裸露的石头是忧伤的
雨水,从山川东面而来
它经过的每一块滩涂
都会给野草制造一个狂喜的夜
我以信徒的身份
进入这片足够温柔的谷地
渴求被它的前世今生包围
每一处上升的,下沉的谷地
是我在经书里碰见的某只蚂蚁
它在悲悯的文字里活过千年

致金沙江边一块顽石
余文飞
我站在它身旁
读我最喜欢的诗
给它听

它静默着
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它不说话
任由风钻进它的缝隙
弄出与诗歌一样格调的悲怆

我猜它听懂了
待夜深人静时候
它会诵给江水听
诵给那些齐整的卵石

江岸的狗尾草
开始饶舌
一路传诵


东川奇石
陆晓旭
在同一块热土上孕育
在同一条河流里滚打
每一块石头都有不同的经历
每一块石头都有自己的传说
只是它们一直喜欢沉默

把艰辛和痛苦深藏于心
怀抱世上最美丽的花朵
始终坚守惯有的孤独
以宽容和安宁保持绝对的肃穆
在不断的放逐中休整自我

每一次雷霆都是它们的命运
每一次风暴都是它们的历史
在时间之外
即使有再多不舍
它们也会释怀

而当我们
在山高路远之地见得
在水流湍急之地遇得
在荆棘丛生之地拾得
爱它就要洗净双手
将它请回去一起生活
否则
千万别去轻易碰触


米仙
胖子
看到你的名字
依然那么鲜活
世界那么美好
看到你的名字
真的我不想死
要好好活着
我知道
我的家
离你出嫁的村庄
很近 很近
我的心
四十年来
像二万五千里长征
做贼似的
探得你的手机号码
就像珍藏
一筒没有引线的炸药
不敢轻易碰触
我知道
你的白兰纱巾
布满地雷
我不敢跨越半步
关心小石桥
关心大河埂
关心你的美丽
关心你的消息
哪天在村口遇着你
我却成为一个哑巴

再进东川新城
刘小男
我来过一次,已不用猜测
是热是汗无所谓
总爱寻找,也爱
收获自由的情绪

于是,洋芋非常好吃
烧酒格外醇香
泥石流的城市,人们
依然如此热爱

每次来到这座城
在缅桂花香的街道
我都会变为
一只可爱的青鸟

水的灵性
彭玉泰
一叶小舟
驶向吴家湾塘
江水被劈成两半
着陆于小岛 
小岛似小舟
也把江水劈成两半
一半凶猛
一半平缓
同样的水质和品格
却因地域环境
变成恶与善的结局
当他们复归主流
汇入浩瀚的大海
共同承担着
养育生命
托起航船的使命
才猛然醒悟
“人之初,性本善”

柚子
去皮,去瓤。直至露出晶莹的果粒
酸酸甜甜,略带苦涩

多像生活啊——
当我们一层层打开……

铁树
铁树,别名苏铁,也称避火松
株形优美,柔韧,喜光
十年开花一次,花期尤长
植一株于庭院,每天
轻喊三声:铁树铁树铁树
它就开了一朵米黄的小花

假相
一条鱼
浮在水面
一动不动
我以为它死了
掷了一枚小石子
它一个猛子
潜到水底

暖冬·郊外
——一切多么美好!
阳光如缎。
芦苇白得似棉,
野菊花,开得肆无忌惮。
瓜架下,几只小小的佛手,挤挤攘攘
田畴里
——莴笋青青,韭菜青青,茼蒿青青,青菜青青……
草湖也青了。
三个男人,五支渔竿
——鱼儿啊,快快来上钩!

桉林里
一只蜻蜓飞过来
悄无声息地,落在身边的风信草上……

棉·冬
一早起来
天变冷了。风呼呼地吹
穿棉衣、棉裤、棉布鞋
上班的路上,又把你细细的想了一遍
想起你说的一句话
忍不住的
笑出了声

春天里
阳光恣意,大地金黄
油菜花铺天盖地
蜜蜂抖动着小小的翅翼,横行香里

小节井边,豆儿脱下红色的棉袄
一套鹅黄色的床单和被套
洗了又洗

我无所事事
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
折根小枝条,摆弄地里的土疙瘩

还有一会儿,随一只蝴蝶跑进油菜花丛
粉和香气
沾了我满满一身

 

离开(二首)
张晓军

 

 

离开坟地
  

四月,我吞下鲜花
看热气腾腾的灵魂
骑上纸马,离开地府
你们身后写着前方的路

树上结满夜宿的鸟
心脏的跳声和橄榄
白幡飞舞,树叶滚动
你们鼓腮吹气
我的脊背发凉

我约你往回走,走出黑夜
走一步,记忆就掉落一块
年代越久,体重越轻
苍老的妇人转过脸来
向我描述理想

我蹲在石碑前
等你收回微笑
祭奠的告密者
从此,你欠我一个人情

从今天开始,我不再落寞
直到上帝降雨,万物清明


七月,我拨开荒草
在脸色发青时
捡回半斤宿命

你约我在黎明后方居住
你约我,在晨曦中踩出

女人与诗句的温婉
而遍地是轮回的门
任大风把灵魂吹冷

雨水淋湿胆量
你把衣裳晒在坟头
铺开不同的希望
青春干燥而衰老
头发在梦中脱落
你们劳动,被磷烧伤
在婴儿出生的病房就诊
椅子开始响动。地下室
福尔马林浸泡着七宗原罪
暴食,贪欲,懒惰,愤怒
淫荡,嫉妒和骄傲

鸡鸣,因此带来疼痛
葡萄,早晚酿成美酒


我在十二月围困自己
喝干祭酒,眼丝血红
撞击黑夜,留下哭声
我把头颅囚固于铁笼
用心跳接近月光

砂糖是喂进嘴里的粪土
花蕾是走错方向的脚步
日 月 火 水 木 金 土
你们的孩子蹒跚学步
一个星期就长大一岁

我要学习你们的品质
修炼自己,就算一百年
也不会成熟,就算下雪
冻僵了纸人,就算来世
融化成谦卑的心

被爱拥抱过的死亡
比任何思念都复杂
这些是我最后的纪念品
除了信仰,信念和信心
你们还拿走了我的信任

一只沾满泥土的手
准备紧紧握住人间

离开血脉

如果血脉有期限
谁打听得到期限外的日子
叔伯的脚印和祖先的下落
谁帮我剪断脐带
谁为我承受饥渴

你问我,要用多少理想
才可以忽略血脉的期限
我只有反复推理和诊断
生活,出现了何种病症
并尝试在爱与疼痛之间
熬制出防腐的药剂

不管操劳过度,还是衣锦还乡
有保质期的归程,逼迫我
一次次捧起故乡
回到熟悉的房屋
看母亲放下针线
中断所有的方向


如果血脉有期限
我担心故乡在某刻消失
祖先从大地流亡到码头
慌乱中,谁丢失了基因
使面孔散溺在人海

我看见自己从高楼坠入水中
无数气泡和虾群穿过城市
就连舞台也坍塌了,妈妈
生锈的摩天轮仍然在转动
一条巨大的鱼从公园里
吐出孩子们的玩具

这是哀悼的时刻
雨水落下,淋湿琴声
五千年,冰封住世界
再也没什么可以传承
我盯着前方,祈祷
脉搏的速度
会撞塌墓碑


如果血脉有期限
我要保管好父母的模样
仔细缝补出回家的日子
除了姓名,我一无所有
因为,再也见不到爹娘

音乐停止,你走进黑夜
取一件无人打捞的衣衫
用羊水漂洗出记忆
让我看见,出生时
奶奶送来的布鞋

我要一份麦片粥
我要一碗冰奶茶
在岁月饥饿时
在香火熄灭前
在最后一个早晨等待
浮萍滋生鲜血发酵


如果血脉有期限
一张三代单传的彩票
能兑换到多少染色体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我是你们抱养的孩子

我已饮尽了汤药
我打算变卖家产
隐瞒姓氏,跟随异乡人
贩卖宠物,鱼药和狗粮
为凑足盘缠,醉卧四季

这样的治疗不适合我
我要母亲的皮箱
我要和你并肩行走
当兄弟姊妹都南迁北移
只有剪开的脐带可以做药
只有柔软的子宫或者胎动
甚至,父亲手洗的尿布
可以防伪
   

如果血脉有期限
我会拆开故乡的包装
寻找宽宽窄窄的线索
在遗失的条形码上
扫描出自己的产地

我的曾祖叫什么名字
他的祖父在哪个村庄
那些故乡有多少后人
山前山后,几条溪水

长子和嫡孙
家族与谱系
我姓什名谁
从何处而来
仿佛血脉的井
涌动出一个姓氏
而井底如此深邃
当我仰望温暖时
就算中午,也能看见满天星辰

 

一碗土烧(组诗)
杨角

 

一碗土烧
我就是那个把一碗土烧喝成嚎啕的男人
这些年,我常常坐在五粮液隔壁
喝着宜宾城最廉价的土烧
一个人哭给自己听
一想到自己可能是这座城市为数不多的
发誓把分行文字写进《圣经》的人,我就
又哭了几声,将碗里的土烧一饮而尽
每次哭过,我都相信土烧是医治灵魂的银针
喝得越高,扎得越深
我常常自己笑话自己,五十岁的人了
端不住一只酒碗;在一碗酒面前,我看见自己
在人间养虎,放虎归山
喝着土烧,泪水领着原罪嚎啕
我常常看着手里的一只空碗,破涕为笑
哭过了,笑过了,内心就干净许多
就会有一场酣睡替我拆去栅栏
从此不再养虎,不再用酒精和泪水
驱赶内心的孤独

风的性格
风,只有在转身的时候
你才能看见它
一群落叶跟上去
像热情的乡下人苦苦挽留
一个执意要走的客人
平日里,风不爱多说话
总默默地坐在
一棵小树或一块大石头旁边
只有天空毫无理由地雷声一样骂它
并把冰凉的水反复泼下的时候
它才会突然站起身来
抓起沙石和棍棒
一波一波地
掷向那个激怒它的人

鹦鹉
大舅家的老鹦鹉在笼子里像是睡着了
我向它“嗨”了一声,它不理我
我又“嗨”了一声,它还是不理我
一个并不厌世的生命,此刻却寂然无声
我想起这些年它跟着我的小侄孙学说人话
顺着自感比它高明的小人儿的意志
把尖舌头团起来,拼了老命
才种出几朵语言之花
也许它累了,也许真厌烦了
今天,它狠心把嘴里的花朵放下
在我的兴奋走到悲哀那一段的时候
它突然睁了一下眼睛,换了一个姿势
又像是睡着了
我不知道,在它眼里,我是否也在一只笼子里
在这万般无奈的世界上,得过且过地,活着

反叛
树叶是用来造反的
沙尘更是

在云贵高原,我曾在逆风中行走
与一群随大流的人作对
我几乎迈不动步,睁不开眼
有好几次,我差点就转过身去
造了自己的反

是目的地遭遇了这次反叛
上帝呀!那个逆风行走的人
背着骂名,始终未放弃他诚实的初衷

 

云水谣(组诗)
白鹤林

 

在树杈与天空之间
在树杈与天空之间,每个人的童年,都如一个空空的巢。

我们总是好奇于那些崖边的地窑
和洞穴,仿佛那里面
有生命中不可知的秘藏。

奔跑的田埂间,失车菊如遍地的繁星。
夏日的桑树把它的影子,
涂画在正午寂寞的土地上。

矫健的沙燕在河面翻飞,夜色笼罩四方。

一只田鼠赶在冬天来临之前,
开始营造它小小的家园。

青色瓦宇上飞翔着暮色
青色瓦宇上飞翔着暮色。
之后,是一只燕子衔来一抹晨光。

房前屋后,一簇簇的竹子亮出腰身。
还有你的目光温暖的太阳,
拂过细细的叶尖。挥动金镰,
一根斑竹成为我的玩具。

它的忍性和弹力,是否刚好够
钓起一条肥美的鲤鱼?

我试过用手去阻止流水,阻止成长。
而今,它们都如一个水草丰盈的夏日,
足以拉弯一根上好的鱼竿。

在春天,我与同一条河流的下午相遇
在春天,我与同一条河流的下午相遇。
我发现它体内的忧伤
和手势的暗语,
与某个人的悲剧惊人的雷同。

有一次我甚至开口说出死者的隐密。

夏天或者更冷的时候,
我缄默不语。或者一个人在岸上踱步。
那个喜欢在夜里游泳的人,
在水中的样子像一只鸟。

很多次,我顺河而上想找回一只鞋子。
因为已没有人懂得与河交谈,
一只孤独的白鹤,在水面进退两难。

两个孩子,在夏日的河滩上
两个孩子,在夏日的河滩上,
垒一座被水冲毁的城堡。
仅凭想象,构筑着他们最初的作品。

无数的沙燕,在水面翻飞。
或匆匆赶回那高高的沙壁上,
一个个黑暗的洞穴。
黄昏薄如羽翼下最后一抹夕光。

曲折的小径绕过长满芦苇的沙丘,
通往回家的方向。母亲遥远的呼唤,
像晚风中的芦花飘落。

从未恐惧,在全部童年的日子。
即使我们很晚归来,也不会悲凉。
像沙燕回到黑暗的洞穴,
我们回到星光幽暗的村庄。

 

 

 

 


“金沙江畔新春诗会”小辑


编者按:今年 3月中旬,本刊与昆明作家协会、东川区文联、东川作家协会联合,在昆明市最北端、全市海拔最低、滇蜀交界的金沙江畔,举办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新春诗会”。东川独特的自然风貌和深厚的“天南铜都”历史文化,激发了诗人们的灵感,即兴创作了一批诗歌。本期“东川诗会小辑”特编选其中优秀之作,以飨读者。

 

 

彩虹
铁柔
太阳给我们寄来的包裹
除去温暖和喜悦,还有
一道看得见的彩虹
驶往落霞沟途中
它向一个,年轻的灵魂劳改犯
掏出了所有的颜色:赤,橙,黄,绿,青
蓝,紫。它在荒凉的
只长剑麻的群山之上,强行搭起桥梁
薄雾散去,天空布满金色的矿脉
我仿佛看到,一群命如蚂蚁
但心怀梦想的矿工,在上面赶路
一个矿工走失了,更多的矿工
继续掘进。像在践行先者的遗言
又像,站在先者的埋骨处招魂
对面就是会泽了,彩虹
正争取时间,把他们,一个个
用无名的善运抵大海梁子
此刻,那里霞光万丈
太阳鼓起背脊,最先照亮
一棵站在深秋,仰望它的枯草

村庄
马升红
失眠的时候,我就默默地念它们的名字
戈依、上寨、梨树园、放马沟、小叠水
大叠水、白土坡、清水塘、大塘子、下寨
……一遍,又一遍地念,念着念着,就睡着了

睡成松林,睡成红土,睡成河流,睡成山丘
睡成岩石,睡成风雪,睡成一张白纸
我在上面写下——
曾祖父:马嘉祥;曾祖母:张氏娣
祖父:马文彬;祖母:袁丛兰
在他们背后,有我秘而不宣的命运

金沙江畔的鹅卵石
胡兴尚
在故乡,我们不叫鹅卵石
鹅卵,没有那么大
没有那么,苦大仇深
我们直接称其为马蛋石
只有太阳的座驾,火球之马
才能产次巨蛋,以卵击石

你看,它们从金沙江上游
太阳升起的地方,随江流而下
在波涛中,洗净羊水和秽物
偶尔,也从江面腾起火苗
翻滚,砸击,磨砺,咬合
周身嵌满时光的斑纹

在江水让出的地方
沙滩的平缓处,一堆卵石
光洁如玉,倒映天空的荒芜
多少岁月的徒然流逝
让我们拥有足够的妥协
面对茫茫的江水,杀鸡取卵

对年年如斯的江水而言
我们面对的,是一堆
时间的灰烬,多年以前
举家南下的淘金者
叩开黄金之口,却不能
偷走卵石心底不可告人的秘密


涨潮了
唐昌明
在格勒渡口我看见渡船渡过了
四川人,他们已经到达彼岸
到达彼岸的喜悦和狂欢,都在
摩托车向上努力的声音里,溅起
满路灰尘。之后我反复阅读
历史浸泡的汉字,比如金沙江畔
比如昆明·东川
比如新春诗会
千百次,被风也咀嚼的汉字
硬到了骨子里
在旭光里
亮着光芒

能够证明这一切的,有时间挖掘的
河崖,有一大片,人工挑拣的
鹅卵石,还有一条
从未停止说唱的
大河书
它清粼粼的文字
在春天里
涨潮了。金沙江的浪潮
一潮又一潮的向岸涌来
仿佛要争先上岸朗诵
一首自己创作的诗篇
以表达一路走来的
不平静,疼和狂喜

金沙江边的心事
肖选祥
我顺水而来
掬一捧二月的光阴
在千古江流的一隅
祭奠满地顽石
被岁月磨圆的棱角
风的影子飞驰而过
一枝二月的桃花
离天空很远

在江边
尘埃
在江边
我喜欢随手捡一块石头带回家
在澜沧江 在怒江
在黄河 在大渡河
都会带一块石头回家

带一块石头回家
就等于带回一个故事
一段历史

随手捡一块石头
也就随手开启了一段缘分
一种生活

今天在金沙江边
我用诗歌唤醒一块懂了的石头
一起回家

红土地下面是什么
朱家勇
在东川,我深刻地思考
红土地下面是什么
多少的黑才攒得出
这么艳的红
那幽暗的地下
有多少欲望在往外冒
若有一天,能
在阳光的怀里撒娇
该是多么大的幸福

红土地下面是什么
那肥沃的嘴唇
喝过西北的风、饮过东南的雨
拉扯大了三十一个民族的
兄弟姐妹

红土地下面是什么
是金、是银、是铜
为什么要一探究竟
母亲内心的圣洁
孩子永远无法想象

红土地下面是什么
一个农民一锄头下去
为我解开了半生的惑
下面就是一窝洋芋呗


河谷地带
杨蕊
一条清瘦的河
淌过群山后开始减速
它不断地更换名字和面孔
像是提灯的老人路过村庄
时间早已把泥沙磨出纹理
每一条褶皱都铺满野花的尸骸
裸露的石头是忧伤的
雨水,从山川东面而来
它经过的每一块滩涂
都会给野草制造一个狂喜的夜
我以信徒的身份
进入这片足够温柔的谷地
渴求被它的前世今生包围
每一处上升的,下沉的谷地
是我在经书里碰见的某只蚂蚁
它在悲悯的文字里活过千年

致金沙江边一块顽石
余文飞
我站在它身旁
读我最喜欢的诗
给它听

它静默着
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它不说话
任由风钻进它的缝隙
弄出与诗歌一样格调的悲怆

我猜它听懂了
待夜深人静时候
它会诵给江水听
诵给那些齐整的卵石

江岸的狗尾草
开始饶舌
一路传诵


东川奇石
陆晓旭
在同一块热土上孕育
在同一条河流里滚打
每一块石头都有不同的经历
每一块石头都有自己的传说
只是它们一直喜欢沉默

把艰辛和痛苦深藏于心
怀抱世上最美丽的花朵
始终坚守惯有的孤独
以宽容和安宁保持绝对的肃穆
在不断的放逐中休整自我

每一次雷霆都是它们的命运
每一次风暴都是它们的历史
在时间之外
即使有再多不舍
它们也会释怀

而当我们
在山高路远之地见得
在水流湍急之地遇得
在荆棘丛生之地拾得
爱它就要洗净双手
将它请回去一起生活
否则
千万别去轻易碰触


米仙
胖子
看到你的名字
依然那么鲜活
世界那么美好
看到你的名字
真的我不想死
要好好活着
我知道
我的家
离你出嫁的村庄
很近 很近
我的心
四十年来
像二万五千里长征
做贼似的
探得你的手机号码
就像珍藏
一筒没有引线的炸药
不敢轻易碰触
我知道
你的白兰纱巾
布满地雷
我不敢跨越半步
关心小石桥
关心大河埂
关心你的美丽
关心你的消息
哪天在村口遇着你
我却成为一个哑巴

再进东川新城
刘小男
我来过一次,已不用猜测
是热是汗无所谓
总爱寻找,也爱
收获自由的情绪

于是,洋芋非常好吃
烧酒格外醇香
泥石流的城市,人们
依然如此热爱

每次来到这座城
在缅桂花香的街道
我都会变为
一只可爱的青鸟

水的灵性
彭玉泰
一叶小舟
驶向吴家湾塘
江水被劈成两半
着陆于小岛 
小岛似小舟
也把江水劈成两半
一半凶猛
一半平缓
同样的水质和品格
却因地域环境
变成恶与善的结局
当他们复归主流
汇入浩瀚的大海
共同承担着
养育生命
托起航船的使命
才猛然醒悟
“人之初,性本善”

 


上一篇:2015年第四期诗人栏目
下一篇:2016年第2期诗人栏目
(作者:栏目编辑2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015年第七期诗人栏目]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
  • 兀自东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