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2013年第2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2013年第2期诗人辑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杨斌诗四首

 

早晨八点,风过五尺道

 

那只乌黑的燕子

飞出五尺道时

才“吱”的一声

巷子深处,一株菊花提着铜锣

仿佛土地下放前

那个喊出工的生产队长

又一只燕子从屋檐下飞出

在土墙上晾晒玉米棒子的婆娘

沿梯子滑下来

拍了拍花衣上的阳光


在南山

 

积雪融化

一朵桃花的花蕾站在春天入口

没有野心,也不多情

托那只往高处攀爬的蚂蚁打听春风的讯息

像件不易觉察的旧事

在你面前

我要放下刀剑,放下肉身,等你悬空的身子

在南山

顺着梯田,自上而下,一寸一寸

去感动蜜蜂蝴蝶蜻蜓和一些鸟鸣


清晨,倘塘五尺道

 

从河面醒来的风

叩响木屋的瓦楞

灰布衫的麻雀,像赶早的乡民

那一块块映照过前朝月光的青石板

一条大黄狗舔石臼里的水

一位暖身子的老汉

轻哼:哩呀哩呀莲花哆??

从一块明朝前的砖块上起身

我拾起那块砖

掂了掂,它所经的风雨


马摆山写意

 

风顷山势,一浪高过一浪

膝盖高的巴迪松

摩肩接踵,随时令的深入由绿转黄

它们卸下一部分时间的重量

北坡一只黑山羊

南坡一只白羊羔

两枚发夹色质分明别在对面山峰上

天空,终日有盘旋的苍鹰

像我每天行走大地的黑布鞋

尘世里.渐行渐远的灵魂

 

 

茹鑫福诗四首

 

 

在贵昆铁路上看到鸟巢

 

原创的两个巢,纯木结构

像复兴的古典主义

是两对怎样勇敢的喜鹊?

想到了白头偕老

杨树叶早已落尽,两个鸟巢

像悬在半空的诺亚方舟

再想找出点新鲜的内容

早已脱离了视野

妻子在磕睡,整个车厢一样

想跟她说点什么

却欲言又止,突然有一种

被孤立的怀念

灼痛全身

 


涠洲岛之:五彩滩

 

名字的陷阱

让人屡屡犯险

五彩滩没有那么多意淫的精彩

运气好的话,礁石下面躲着几只螃蟹

逃走的继续横着走

找一片汪洋做后台

没来得及撤退的拱手任人横行

每一块斑斓的贝壳

都是大海淘汰的二手货

每一粒水

都藏着大海的故乡

而每一次远眺,于坚说

只有大海苍茫如故

大片的礁石平躺着

像谁仰面摔了一跤

 


一次被冲淡的午休

 

原生态的声音响在窗外

活生生的一只喜鹊

在困顿的中午

独自挥舞着剪刀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剪掉午休的神经

这个小城还有奇迹

有朋自远方来

我比孔子还要“乐乎”

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以为早就永别

多么陌生的故人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整个小区竖起耳朵

谛听一把名剪的重金属

 


高压电线杆上的一只喜鹊

 

飞身于上百米高空

抓紧最后一棵生命树

置身高压线、犯险雷区

心必得比石头坚硬

无伴无偶,无子无女

无朋无友,无悲无喜

偶尔戛然而止的鸣声

像投入荒漠的石子

失声的部落鳃寡孤独也者

用自言自语治疗凄凉

 

 

 

清川诗三首

 

马摆大山的水

 

爬到山腰,草拥抱着水,水滋养着草

三千米高的马摆大山

这水是马背上的一只水壶

装满清凉和路途


不能扎进这水的心

只能暗自忧伤

时光的针定格一下,我闭目而静

想象草吸收水的姿势

母亲的乳头在我嘴里,身躯有了重量

在马摆大山的水边

远处不远

近处的低伸手可抓住源头

是的

乌蒙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长

 


马摆大山的人家

 

他们把秋天的金黄装在红色编织袋里

堆成小山

有的在混凝土楼房上看着我

房屋的顶部有一种格调说着乡村的变化

古铜色的双扇木门打开我想念的心

房前屋后的树,鸟再次归来

穿过乡村的道路,城市的轿车显得没有朴素

路边装车的威宁婆娘

衬托着我,不敢和她的眼神相碰

牛在晌午时的叫声是对秋天成熟果实的肯定

大棚里的菜苗明天抵达城市菜场

这是前进的乡村

马摆大山风的方向

 


在鸟的天堂荡舟而歌

 

丹顶鹤穿过密云正向我荡舟的草海而来

竹筏深入水底

一条鱼爬上我的额头

路悠悠,草焊接着秋的陈述

水纹跳动着音符正拐社里肌体

岸边的芦苇晃动所有人的心绪

一对恋人在海的碧绿中抚摸情的棱角

飞翔的歌

明天落在鸟的羽毛上,柔软而轻弹

一竹竿上的水温

测量我

很多舟聚在一起

很多鸟鸣织着爱的网

连着岁月想潜伏于水底

草海不再静了,有我们的到来

在鸟的天堂看鸟

鸟属于我们,我们不在是鸟的孤独

 

 

王娟诗二首

 

找一个靠近灵魂的位子坐下来

 

苍天在上

我没有说谎

盐碱地上到处是五颜六色的鲜花

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河

在鲜花的胭体上欢快地流淌

虔诚地亲吻大地的

除了我

当然还有牧场上的牛和羊

那间带游廊的小木屋

就在我瞳孔的中央

进进出出的草原气息

以及远处那大大小小的毡帐

让我的呼吸也略带奶香

哟!怎么可以这样

我必须找一个靠近灵魂的位子坐下来

从此,只与你对望

 

对着大地鞠躬,对着稻穗敬礼

 

握着一把狼牙牌锯镰刀

走向田野

走向秋天的深处

先把我远离土地的寄生方式割破

再把这沉甸甸的稻穗割倒、入仓

烈日下

草帽起了多少遮阳的作用

我不去计较

受惊的蚂炸一蹦几何

我不去丈量

如果汗腺的开关

愿意同时被丰收的喜悦拧开

我又哪能吝音

正好可以接住一两滴送到嘴里

认真地品品那十足的咸味

我用一天的时间

对着大地鞠躬

对着稻穗敬礼

 

 

艾众诗二首

 

大怒江

 

是初春把我带到怒江的

面对怒江

不说假话

冲动是值得的

怒江本身

比他的名字还大

第一次见到怒江

所有准备好的语言

一下子溜到谷底

随着风

变成了鱼群

游得无影无踪

站在一片

高尚的水声里

我的卑微

像河滩两岸的岩

在滚滚的风中

裸露无遗

面对怒江

再大的人都会突然失语

再磅礴的诗句也失去了发酵后的灵光

我只剩下颤抖和流泪

 

弄块地来种种

 

我是真的想

弄块地来种种

像我尊敬的农民兄弟一样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喝一口甜井水

锄一亩盐碱地

嚼一嘴苦荞把

插几块稻田秧

在田间

在地头

困了躺在地上打个吨

累了坐在树下乘荫凉

捏一捏蓬松的土块

嗅一嗅泥巴的味道

在播种和收获中

感受土地的厚实和回报的喜悦

然后

怀着感恩的心

虔诚地向大地鞠躬

我是真的想

弄块地来种种

地不需要多宽广

一小块就足够

也不需要多肥沃

有我的汗水就足够

烈日下我浇灌庄稼

雨水天我看护他们

我是真的想

弄块地来种种

哪怕只种

一小丛葱两三瓣蒜几根萝卜

我也会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

疼爱他们

我会怀着无尽的喜悦

小心翼翼等待

他们小小的种子

吸饱了水汽

撑破包裹的外衣

顶开泥土

露出小小的脑壳来

我会蹲下身子

看它们量漫绿起来

一夭天长高

并直

开花结子

这样的日子

我是快乐的

他们也是快乐的

我是真的想

弄块地来种种

在天气预报都只关心

穿衣和洗车指数的今天

纵横交错的街巷

多像降陌的土地

我不希望自己

像许多人那样

捧着分外艳丽的塑料花

到处找不到春天


 

楚小寒诗二首

 

除去这个数字,我还剩下什么

 

房租费:1000.00元

买米费:57.50元

买菜(肉)费:564.0元

油盐(佐料)费:78元

洗漱(涤)用品费:45-100元

水电费:111.20元

宽带费:10900元

交通费:103-00元

电话费:62.10元

书刊费:150.00元

朋友接待费:506.00元

其他费用:1000元

当我使用计算器

将以上数字加起来

结果显示:2885.80元

作为我在这个城市

一个月的消费情况

这个数字需要我在一个月内

每星期工作5天

每天工作7.50小时

而一整个月下来

除去这个数字,我还剩下什么

 

让我们简单地爱 

 

不能再靠近了

我们中间长满荆棘

只要稍越雷池,我们就会

被刺戳得鲜血淋漓

体无完肤。爱情这个词

被我们一再地提及

或完美,或残缺,或热烈

或平淡,或幸福,或悲惨

那都是别人的爱情

就让我们简单地爱吧

正如此时,以对望的姿态

用带有温度的话语

慰藉着彼此的慰藉

关心着彼此的关心

温存着彼此的温存

不暖昧,不缠绵,不相拥

让夜雨中涌起的波涛

停留在无雨的清晨

 

 

孙成龙诗二首

 

一个电话

 

朋友打来电话,大年夜

村里的刘老汉走了

死于谋杀,凶手是寒流

我忽然想起,他

足足挖了.一辈子的煤

 

他的娃,是个有头有脸的人

 

下午,我在网游

一个人在门口张望

被发现后

怯生生地走进办公室

老人满脸沧桑,农民打扮

好半天惊魂未定

他的娃就在这间房子里上班

工作太忙,两年多没回家

他和老婆子很想念

老人的娃下乡去了

我说打个电话,不料把他吓坏了

摇头摆手,连说工作要紧

知道娃好好的就行

喝完一杯热茶

老人起身,拉着我的手

千叮泞万嘱咐

不能让娃知道他来过

他的娃,是个有头有脸的人

 

 

麦田诗二首

 

云朵是天堂的车站

 

“那不是天梯吗?”

在田野,儿子举首看着

秋天高高的天空,

和那些层层叠叠的云,

若有所思。我说是。

儿子说,

“那云朵是天堂的车站。”

听着他说着,我想说是。

但我所受的教育

没有让我如是回答。

 

我诗歌里住着秋天

 

我沉默,一遍一遍赞美

秋天,用风低吹的姿势

把一片片

大地上旋转着的黄叶

藏进虫鸣

 

 

杨洪昌诗二首 

 

幸福地死去

 

当丧钟响起的时候

亲爱的请握握我的手

再帮我听听已点到了哪个的名

我曾在这座城市伤风咳嗽

把石头踢得生疼

每天都精心铲除又一茬

茁壮的胡茬

然后人模狗样地走出单元楼

或者与疑似英雄的人混在一起

也与小丑称兄道弟

见着漂亮的女人我也会多看几眼

还对她们身边那些比我还丑的男人

生过妒忌

我笑笑给人看

我哭没有人看见

我跌倒了又爬起来拍拍灰

这个城市不疼

我要感恩但恩情已经不多

我要报仇但仇家已经死尽

现在这个世界就只有我和你

我要当着你把我最后的这颗眼泪

流出来

我要当着你把我最后的这朵笑容

开出来

而现在你且松开手

我听见那头正在点我的名

我中离过早退过迟到过

可是亲爱的在你的爱里

我要做个守时的人

等你抵达的那天

我好准点来到站台上接你

 

另一条路

 

弗罗斯特没有走成的那条路

我去走了

路的两边果然长着树木

有些荒草也想把它拦腰抱住

也要过河

过河的时候桥身只是颤了颤

没有坍塌桥面还接住了

我在水中可能的投影

也要爬山

到得山顶早时的云突然就散了

在山头我尽可能地多停了停

然后下山

然后经过村庄

还在村口踩了一脚懒牛遗矢的粪便

然后进城

也在公交站台等了很久

后来有个女人扯扯我的衣袖

我就跟着她走了

其间陪她笑过一阵哭过一会儿

还听到了从未见过的鸟的鸣叫

后来我就没有再走路

是路拖着我的脚走

再后来我就到了弗罗斯特1963年

1月29号抵达的地方

那天在月亮出来的时候

我遇见他了

我们彼此作了介绍

我说我叫杨洪昌从中国来

他说他叫弗罗斯特美国人

我说弗罗斯特先生

我是从您未选择的那条路上

过来的

 

 

刘伽彤诗三首 

 

羊卓雍错

 

我把充电宝忘带了

怪就怪过于兴奋

听见喇叭就跳上了大巴

我把套在弹力裤外面的紧身牛仔扔了

穿着它实在不适宜一段风光旖旎的徒步

我把随行的书签上名

想要留给下一个在大石头上歇脚的背包客

我把防晒霜、饼干和发卡

赠与可爱的藏族少女

我大口大口地喝下神湖的水

 

青海

 

鱼和飞鸟自由相恋

在这湛蓝掉入的湛蓝里

马匹、羊群、耗牛

悠然结群

四下拉扯草原蔓延的多情

白云、白塔、白炊烟

牧歌也肆意

天与地一片安宁

耳边无言语

清润不呼吸

 

火车漫溯

 

长鱼

拖着颜料

穿越明与暗的河流

云朵是时光深处的水母

引着摇晃的路径

排开广裘的山水

和自由的灵兽

游向太阳之后的太阳

落款处

只留一片星光

照耀世界最高的屋脊

 

 

苏然诗二首

 

夜读龙潭

 

只需要一小段时光

时光里安放着闲适

我就能够接受龙潭的邀请

她的夜莺

她的游鱼

她平静而开阔的水面

我还要爱

越来越深的夜

小城灯火,在湖底

眨着眼睛

我不愿多想

不愿说出,心底的柔软

 

日子正在老去

 

没有多余的等待

要不着的已还给昨天

旧时光安插在侃山上

倦鸟归巢,只有你和我

坐在龙潭走廊上

这是多年前,什么也留不住

什么也不想说,多余的枝叶

都被秋风

还给了天空

 

 

四马诗二首 

 

滇越铁路的空

 

远远看去,被风撑起的白光

夹杂狗尾巴草。

运动的方式被云取代

又白又大,像月亮的后脑。

一只鹰在铁轨上练习走路

翅膀拖地。

置放在博物馆的火车头

有恻隐之痛。时间很冷

铁了心的山道羊肠被我掐断

碧色寨至芷村像半截蛆酬在半山腰蠕动

我喝口水,继续上路。

 

高跟鞋在我耳膜上走着

 

高跟鞋在我耳膜上走着

一个女郎,路过我的楼下

新建的水泥地板

很空。

传来有别于非洲的

击鼓声,

这种节拍,占据我的午休。

白日梦,添加了一种烤闷豆的音色

这个白天

是一具空壳。

窗外,又传来

凉皮,陕西凉皮。

这时,我想到

三十里外,一条河,光光躺着。

 

 

石艳萍诗二首  

 

雨水

 

拉起时光的链子

一片白茫茫

这些跌落的时间

汇集到地上

不真实的音乐

瞬息建立的时空

沉缅雨声的人

在世界背后

 

 

爱情

在藤蔓上攀爬

穿过时间的小径

阳光下的那一瓣

小屋等你

抬手推开

 

 

鸽子诗三首

 

向蚂蚁说声对不起

 

一片片的叶子黄了,落了

惊动了两只叫喳喳的麻雀

它们不明白,身旁的那些同伴

怎么越来越少,落下地就不见飞起来

我抬头望望,谢谢落叶给我阳光

又低头看看,向蚂蚁说声对不起

我挡住蚂蚁的阳光和蚂蚁的道路了

我得赶快绕道而行

就像秋叶为阳光让出道路

 

就像一块月光下的石头

 

我看见一块月光下的石头

在纯洁地闪光

那白色的火焰努力着将我照亮

就像一块石头,努力着

照亮另一块石头

没有表情,却饱蘸感情

没有言行,却富有激情

很轻易地,我就摸到这块石头

就像一颗心贴近另一颗心

就像一朵花唤醒另一朵花

在月光下,没有谁会是孤独的

她的火焰点燃了月亮

月亮的吻点燃了她的妩媚

树的舞姿,叶的低吟

夜鸟的歌声,都是为了献给她的美

就像一块月光下的石头

这么多年,我奔走在夜路上

 

花椒树

 

比画还美呢,比我还高呢

这棵花椒树,有那么多的刺

又结着那么多红红的花椒果

花椒的味道,像小小的爪子

抓着我

站在路边的花椒树

她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陌生的朋友

她等着我,似乎就在等着离家很久的人

回家来

起风的时候,花椒树动起来

花椒树的影子碎开来

而只有我的影子,一动不动

像一块沉重的黑石头

月光泡不软,流水带不走

我自己也呼不醒

花椒的味道飘过来

我的寂寞少了许多

花椒的味道浓起来

我的脚步快了许多

像一粒红红的花椒果

突然被风铃撞响

 

 

朱家勇诗二首 

 

在玉溪胜利水库裸泳

 

只轻轻一脱

四十年的栓桔就离了凡身

蝴蝶煽动阳光的欲望

鱼儿偷窥湖水的隐私

青山遇上绿水

一朵洁净的莲花

在湖面灿灿地盛开

衣服像道虚伪的符

根本镇不住内心的兔

但还得贴在道德的额头

人人都知道衣服下是什么

人人都想知道衣服下是什么

在胜利水库

我是个光屁股的老男人

在昆明城里

我是条穿着衣服的小鱼儿

 

云南的云

 

红的是土,白的是雪,金的是秋

高原的心情,被翻晒云端

轻薄的忧伤

迷乱了神的目光

与其飘泊,不如堕落

要落就直接落在干净的雪山

苍山的雪化了、玉龙的雪化了

梅里的雪呢

云,紧紧地抱着雪山

泪水烫伤了云南

雪山其实不想承载什么

她只想和云交换清白和温暖

梦未做完,而天已大亮

那就站着睡,走着睡,飘着睡

天国离云彩不远,云彩离高原不远

只有人心,未知归途

打开门窗,仰望

彩云的身后,蓝天越走越远

 

 

王锡民诗一首 

 

等待三七花开

 

你绿意如烟,我的回忆在朦胧中

当年我手执标本,背诵一株药的价值

默记三七也叫田七

我像一棵树,呆呆地站在原野

感受绿中的意

树枝上的闹,让我陷入慌乱

不知道身在绿中,还是在意中

好想感受你的气息,贴近

然后得寸进尺,不管三七二十一

 

 

覃志钦诗一首 

 

月光与水

 

用一生的月光与

生命之水对话

夜静静聆听着

岁月走过丛林的时候

我看见月光与水

洒下的柔美

月光和水

在不同的方向

在相同的时间里

奔走在别人的路上

你看不到尽头

可以停下来享受月光

或因月光而起的露珠

那些与时间一样疾驰的水

把温暖就藏在

月光的袖口

 

 

金国泉诗一首

 

泪水

 

我看见那么多泪水

挂在清晨田野里

散发稻禾之上

微微的风持续吹过

将一切吹落

是秋风!

没有人回头

包括那个荷锄的农人

也只是与稻禾一起不住地点头

 

 

 

仲春竹青诗一首

 

月琴人生

 

从暮秋的黄昏开始

凹陷一只眼戴墨镜的老人

身影加重了夜色

栖鸟在窝

风声萧索,渐生凝露

琴声葬在雨声里

晨曦迟迟升起

斜视一生的余音

拷问雾冬的脚印

 

 

石顺华诗一首 

 

大理印象

 

我想钻进洱海的心胸

好用尺子去量

海水不给我这个机会

我想拥抱三塔

是想问一问远行的客车

会不会中途停下

我要求一阵雨

叫醒苍山的雪花

陪我寻找那些五彩的蝴蝶

我把这些镶嵌在一个地方

很久很久

就像石块鼓出花纹

 

 

张尚峰诗一首 

 

永丰镇看荷花

 

荷塘漫步

先想起唐时

想唐时的西湖

江南在哪里?

依稀只记得

故园那片小小的荷塘

荷花满满溢出年少的心事

儿时的月光


上一篇:2013年第1期诗人辑
下一篇:2013年第5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013年第2期诗人辑]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