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2012年第12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2012年第12期诗人辑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优伤的下巴(外一首)

蒋在


有一枚忧伤的下巴

被它的恋人托起又放下

苍冥的空间里只有他们

这一枚忧伤又悲哀的下巴

从它生活的日出的南方迁移到

了寒冷的北方

带上杀死了列侬的那一声枪响

它以为可以不用携带行李

没有从火车站出发

是谁亲吻了你的肚脐眼

让它闭合让你成为无名氏

精明的恋人告诉你他是恒星

你是找不到的

或许你动了杀戮

杀戮就像爱情一样

容易犯罪被流放

沙漠里有骆驼

只能带你到有水源的地方

可以扮相成阿拉伯商人的样子

一眼就辨识你

就让他们骂吧

把乔治·桑塑造成荡妇

肖邦会难过的你不会的

秋天以前带来了你秋天以后

光明带走了你

和树们坐着

他们也要走了

我为此只能纪念两个流浪的诗人


不必把灯都打开


我要迟缓的告别

发源于土地之后归还于土地的

要用你的手帮我装一瓶土让我

带上

狂野的海浪嚼烂了窥探和猜忌

沉醉之后就不必把灯全翻堵阳.开

只有这样

我才能遇上千千万万个婆姨

在黑得不见萨冈的地方

她们会喝酒和扭动身体

在比额头还要低的地方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蜷缩

一切和大地有关的事情

她们都不做

唯独抽了取自于土地捏成形状

的男人

没有了用那双手撩开大麻时对

白己的愧疚

又用了那双手碰了许许多多的

复杂花布衣服

坐在一棵树下

还没有等到天亮

有人就先走了

所以我说我不认识你

在这里没有日落

走到了你的庄园

就捡一串去年被太阳晒过了的

葡萄

不要送给谁

它不愿意我也不愿意

你见它饱满的时候

在那个时候

就该来看看我了


爱人不需要的这双手(外一首)

海烟


爱人不需要的这双手

我用来争取粮食、水和衣物

用来写诗,顺便就抚平一张纸的

创痛。用来拥抱孩子、长者

抑或陌生人,必要时也拥抱自己。

它所做的事应是干净的

服从于内心的。它一定没有翻手为云

覆手为雨的能力,但它必须有一种

广裹又慷慨的力量

从冰一样冷的岁月里流淌出来。

它赠人玫瑰,留有余香

有时也会像一个傻瓜,搬石头

砸白己的脚。

爱人不需要的这双手

仿佛鸟儿的左翼和右翅,

为了服务于生活,它们将不停地驾驭

绝望和痛苦,然后在童话中

与生活和解。


公共墓地


混沌不清,在黑暗中,我们满

怀恐惧

浮身而行。这条从不生长鲜花的

路径,隐蔽在时代的阴影里

养着蚂蚁和一群羔羊

他们用干渴的舌头

舔尽人间沧桑。

我们和物质,隔着道德的玻璃,

贴近却不能触及。

疲劳在白天纠缠我们的身体

夜里纠缠我们的床。

凌晨六点的风声、叫喊声、货车声

所有的都在贫困中,从未停止过。

接下来是挣扎,然后是绝望

我们塑像般坐在生活的车厢里

被依次拖过青年、巾年和暮年

以及这破碎不堪的山河,

最后被拖向黑色的墓地―

“公共墓地,埋葬陌生人”。


山间事(外二首)

钟硕


我读史,收敛坐姿,远山有大美

替我活过的人们都去了

我读到黄昏,寂寥的红

替我死去的人们都来了

我开始承认命运,并体会到轻松

离风更近的事物自然是我

一只快乐过的胃,一副形状完整的性器

一个无人记得住的黄昏

一切都会消失,包括安详和从容

其实每一种事物都很隐秘

包括你甩开膀子吃酒

与一棵老树共用一副经络

后来起身扛柴禾,枯草,它们的黄

其实夕照从不停止,跟随一切事物

那样的轻盈而透明

远山青翠,仿佛那是画

我以为我们不如回到一副画


实验场


在路口,你还有流泪的冲动

显然又不止这些

还得加上六月的乌托邦

多像走路,或是走路的错觉

中途忽地被打断。我的梦游者啊

每打断一次

你又被吹落一匹马

每吹落一次

就像又有一小块心肝

又被上了一道生漆

思想者和我有什么关系

三年前他娶了个富姐

一直安心研究古玩和思考人生

挺着大肚脯,他著作等身诲人不倦

一个阴霆的黄昏

带着占龙水气味和白晃晃的脖子

他饭后渡步至此

停落在我的沙发上

他不停地抽烟

烟雾那头,他小声表白他爱上了我

真的。他扶了一下眼镜。我哈哈大笑

发现他没有喉节


哥哥(外一首)

纯子


马还未归南山,兵器还未入库

我和这个世界还没达成和解,

秋天就要来了

一切仿佛来不及了,

木还未成林,青虫还未变成蝴蝶

我还未穿上最美丽的裙子

在你面前摇曳,妩媚

秋天就要来了

你说过,夏天穿裙子的我像妖精,

妖怪的妖,精灵的精。

可是一切仿佛来不及了,就像一朵花

还未开放,还未娇艳

就要调零

就像一只草薄,还没有红艳

淌出最甜蜜的汁水,就要腐烂。

就像海浪还未汹涌,还未惊涛拍岸

卷起千堆雪,就要平静

哥哥,我还未成为

这个世上最迷人的妖精,秋天就要来了。

这个人间

一定有一朵花

先于我开放,先于我向所有人

展示它的娇艳,也总有一棵梧桐

后于我凋落,后于我在秋天卸下一生的荣光。

也一定有一只飞鸟先于我鸣叫

先于我在清晨

向这个世界宣告了自己,也肯定有一只蚂蚁

后于我歇息,后于我

在黑暗中收起疲惫的身体

如果死亡无法避免,那么

这个人间,一定有一座山峦先于我

诞生,先于我挺拔。

也一定有一条河流,后于我

干涸,后于我消失

飞禽有江湖,草木有春秋。

这个人间,总有一种果实比我们更早的

红晕,比我们更早的

在枝头上散发出迷人的气息。

也总有一只蜗牛

比我犷徒的缓漫,比我们更久的

在路上经受风吹雨打。


红林

曹卫华

深邃的黄昏

一如海底黯然

破产的围墙下

花团锦簇

弧光怒放

闪烁生活的斑斓

红林的身影

斑斓成优美的曲线

像他身边

脊柱弯曲的老狗

红林是我

儿时伙伴

工厂倒闭下岗

妻子小梅也下岗

下岗后的日子

红林心情不好

像阴霆天空

雷鸣电闪

心情也不好的

小梅无法忍受

黄昏时离他而去

他们温馨的家

因此倒闭

那时候

脊柱弯曲的老狗

还是一条年轻的狗

土红色砖墙

后面是

荒凉厂房

倔强的艾篙

砖缝里扎根

躯干瘦弱

却也蓬蓬勃勃

红林敲开

一扇破门

焊接他与

老狗的生存

清晨到正午

正午到黄昏

三十多岁

红林是技能大赛

冠军

焊接过骄傲

辉煌

红林不想刁梅

小梅已经调谢

另外找个媳妇

叫小凤

农小风

丰满漂亮

年轻的狗

没有结婚

表示对主人

忠诚

红林小凤那条狗

一起生活

每天早晨

红林把狗

拴在身边

开始焊接

一天生活

一九九八

焊接到

二零一一

说不清

还要焊接

多少年头

深邃的黄昏

我会过往

小凤做饭

狗不再年轻

它饿了

伏在地上

眸子浑浊

像个哲人

在思索

红林不理会老狗

乐哈哈对我说

焊完一起吃饭

有酒有肉

我早吃过

{他又低一卜头

弯成一条曲线

把清晨

:下午

‘黄昏

晚上

焊接成

’完整一天

把青年

中年

晚年

焊接成

完整一生


大木场的风(外一首)

彭玉泰

记得有好长一段时问

未闻过呛鼻的风

忽然间被风吹起帽檐

才发现这里有

空旷的天空

早晨和煦的阳光

洒在羊群的背上

绿草欢快地伸出脑袋

被羊群揪着头发

使劲往上拔

三风口

草甸雪山蓝天和我

构成三风口

优美而诗意浓浓的图案

风成一了变化的天使

一年四季

变着调地吹

吹到人们对她的敬畏


听完这一曲(外二首)

苏文韬

一首不知名的老歌响起

音符游离唱盘与双耳间

渐隐睡眠之中

一个音符就是一个梦境

或明或暗

或轻或淡

休止符带来

每一片砖瓦

每一根木梁

并开始倾听白己

这个重阳

我带着不安的心

亲情不在身边

爱情随风而逝

孤独有时能成为补品

坐在灵魂彼岸

我等待圣洁来临

一个人不孤单

想一个人多么孤单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喧闹的爱情

相思的怨恨

虚荣心扰乱生活

不可预知的命运

成为可能

为什么呢

是谁让冥冥中的力量

引我前进


上一篇:2012年第6期诗人辑
下一篇:2013年第1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012年第12期诗人辑]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