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文学奖 >> 获奖作家 >> 浏览文章
获奖作家

第十届滇池文学奖获奖作家答辞

作者:本栏编辑 编辑: 文章来源:滇池编辑部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第十届滇池文学奖

获奖作家答辞

 

 第十届滇池文学奖获奖作家答辞


东巴夫


 东巴夫简历:

东巴夫,八十年代生,云南丽江市玉龙县人。

丽江市作家协会会员。

中学时代写诗,2004年开始尝试写小说。

习作十年,有小说作品发表于《滇池》、《边疆文学》、《山花》、《小说月报》、《广州文艺》等期刊。

入围2012年滇池文学奖;

获得2012年滇西文学奖。

探索人的秘密,创造一个个全新的独立的世界,是我写小说的信仰。

 



东巴夫答辞

——我的两个姓“福”的小说老师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上台发言。我有点惶恐。

我在接到爱松告知我获奖的电话时,我正在写一个新的小说。我很开心,听得出来,电话那头爱松也很高兴。电话挂断后,我的思维很快就被这个新小说拉扯回去了,这个新的小说叫《农村耕牛消失的考察报告》。我在写一个守旧顽固的老头和一头抵制自由的耕牛。这是小说存在的意义所在,它要表达唯有小说才能表达的价值。

我想简短地谈论一下我的两位写作老师。他俩都姓“福”。

第一个老师是福楼拜,他教会了我小说应该怎么写。写小说应该是世界上最难的事之一,得掌握诀窍。福楼拜没有像指导莫泊桑那样亲手指导我该怎么写小说,但他的存世的六七本书却传授我他的秘密武器。就一点——用精雕细琢,绞尽脑汁,用满怀激情和足够的耐性,把作品中的每一个场景和细节描写,推向极致。这个很好理解,就是要把在写作中遇到的场景和细节描写,写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写得天下第一。这个作品一定就成了。他强调的一点,是现代小说家往往不具备的,耐性和激情。

我的第二个老师是福克纳。他教会了我小说应该写些什么。研究福克纳小说的书籍有很多,我看过不少,但我后来有一个发现,我的这个发现对我写小说很受用。一个小说作品,它的灵魂是人物,所有的语言、行动,所有的细枝末节,都应该围绕着人物来活动。福克纳的小说就告诉我这一点,写人物自然没错,但不是写一个孤立的人物,世界上没有彻底孤立的人,你要写一个家庭,写一个家族,他们的命运,他们的归宿。这不难想象,却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福克纳有他的世系和法系,他的美国南方乡村生活。我们生活在云南大地,我们都应该创建自己的文学王国。

我的处女作发表在《滇池》上。在这个叫《失落的村庄》的小说发表前,我写了五年小说,却一个字都没发出来。滇池给了我机会,就像一个人被困在黑暗的洞穴中,他只能借着一线微光活着,这时从洞口落下一根细绳,我适时地抓住了这根细绳,慢悠悠地往洞口爬去。我总归要跑到世界中去的,这点我一直坚信,这根绳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滇池文学奖颁发给我,当然不是对我过去的成绩的嘉奖,我并未做出什么成就,何来奖赏呢。这个奖,我心里有数,这是编辑老师,是文艺前辈,对晚辈人的鼓励和期望。在云南大地,小说写作这一块,青黄不接,干这一行的青年人屈指可数。但只要小说艺术不亡,云南的小说旗帜就不能倒,总要有那么几个人伸手撑一撑,稳一稳的。这个奖,不就是传递这个信息么。

我要谢谢滇池杂志,滇池杂志社的所有编辑老师,谢谢你们的抬爱和鼓励。谢谢云南大地我的肝胆相照的兄弟姐妹,我们依然在一起。谢谢我的责编段爱松,三年了,辛苦了。

还是那句话,我的最满意的最新的作品,我会首先投给滇池杂志。

谢谢大家。


 

第十届滇池文学奖获奖作家答辞

东篱

 


东篱简历:

东篱,1966年元月生于河北丰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四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河北文学院第十一届合同制作家,河北青年诗人学会副会长,河北省作协诗歌艺委会副主任。在《诗刊》等刊物上发表过大量诗歌,并入选多种诗歌选本。曾获第五届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2007~2008年度阳光文学奖、第三届中国最佳诗歌编辑奖、首届河北诗人奖。出版诗集《从午后抵达》《秘密之城》。


东篱答辞


  接受这个奖,我忽然感觉有些惶恐!跑到这么远的云南领这个关于诗歌的奖项,尤其如此!

云南是个神秘而美丽的地方,其山水人文、历史遗迹,让人看不够、爱不够。这个庞大的诗歌王国,有那么多我所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优秀诗人,他们像一茬茬千姿百态的我却叫不出名字的神奇植物一样,密布在云南这片神奇的土地上。

  此刻,我无疑是个贸然闯入者,来到这个神秘的国度,偷摘本属于他人的果食,我的心情可想而知!

  像于坚、雷平阳等热爱他们的云南一样,我也忠爱我那个跟云南相比并不怎么美丽的家乡——唐山,一个因1976年7月28日瞬间就死了24万多人的大地震而为世人所知的重工业 城市。我的爱恨情仇与欢愉疼痛,都给了他们。

  在我看来,诗最终源自“我”对生活、对人生、对这个世界的体验、感悟和看法。因此,我特别看重一个诗人现实的生活状态和生活态度。诗人在生活面前理应做见证者和提出方案的人。

  我愿意这样描述我喜欢的诗:

  它必须和“我”此时此地的生活发生关系,从切肤之痛到病在骨髓,可触摸,有温度,有人的气息;它应当有对人的精神境界的拷问,对人的心灵世界的深度展现和对生活表层事象的超越;它总能在人们习以为常的领域,挖掘出不同寻常的个体经验,新鲜而独特……而这一切都必须是朴素、自然地呈现。

  我对日常经验写作抱有好感。“写最具体的事,却能抽象出普遍的人生意味”,“贴着自己写,却写出了一群人的心声”(青年小说家魏微语)。

  非常荣幸获得第十届“滇池文学奖”。感谢滇池杂志社和各位评委老师,谢谢你们的厚爱,套用特朗斯特罗姆的妻子莫妮卡在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授奖时的一句答谢词,“谢谢你们的勇气和美丽的授奖理由。”谢谢!

 

第十届滇池文学奖获奖作家答辞

言子

言子简历:

言子,女,本名向燕。生长于四川宜宾。籍贯,云南永善。小说、散文、随笔见于《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百花洲》《天涯》《文学自由谈》《滇池》《作品》等多家纯文学杂志。小说《红月亮》《远去的稻田》《生活还没有开始》获多种奖励。散文《青瓷》《那一只渡江的舟》《碎花》《沉醉在时光的黑夜》《站在时间的风口》等多篇散文被多次收入各种年选集、散文集。《散文海外版》《散文选刊》《青年文摘》《杂文选刊》《读者·乡土版》等多家刊物转载其作品。追求独立、自由、委婉、曲折、幽深、诗性的文学创作。


言子答辞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一年一度的滇池文学奖授予了《在紫夜》这组比较另类比较个人比较诗性的长散文。感谢《滇池》!感谢评委!

《滇池》是一本纯粹的高品质的文学杂志,编辑有着不平庸的眼力和审美,视野开阔,心胸开阔,他们看重的不是一个作者的知名度,而是作品的质量,作为一个默默埋头的写作者,自2007年开始在《滇池》发表作品以来,《滇池》几乎每年都在刊发我的小说和散文,好几篇长散文都是在《滇池》全文刊发。这么多年,我收到一本又一本《滇池》样刊,却未与编辑部的任何人谋面,主编及小说家张庆国先生,我读过他的小说,未见过其人,我的稿子,大多是他的责编。在这里,向张庆国先生以及他的同仁们,致以深深的感谢!你们辛勤地为人做嫁衣,辛苦了!你们的默默奉献,让一个不合时宜的写作者看到了文学的光亮,文学的力量,温暖而鼓舞,感谢你们多年来对我的鼓励!

文学,让我在茫茫人世找到安身之地,让我这个平凡的人得以与平庸喧嚣的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让一个不扎堆不随流的人安静地过他的内心生活。让生命充满梦想,灵魂充满诗意。文学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永远在路上,但是,路上的风花雪月,令人陶醉,虽然一路艰辛,一路孤独而寂寞。


    第十届滇池文学奖获奖作家答辞

尹马

 尹马简历

尹马,1977年出生,1994年开始写作,云南作协会员。在《诗刊》、《青年文学》、《大家》、《中国诗歌》、《延河》、《诗歌月刊》、《散文》、《诗潮》、《诗林》、《边疆文学》、《滇池》、《星星》、《诗选刊》、《绿风》、《特区文学》等刊物发表小说、诗歌、散文若干。有诗歌收入国内20余种年度选本并获奖。出版诗集《尹马诗选》和中篇小说集《蓝波旺》。现在云南镇雄县文联工作。

尹马答辞

——让自己无处反省


10年前,我开始沉溺于自我缔造的“最小”世界。最初的那一刻,感觉非常可怕。然而,这一并非突然的举动让自己有了一种破坏的惬意,对某个地域标志的臣服和膜拜,缘于自己想忘记一切,包括才情、技艺和表达。我没有做到,但没放弃,始终执拗地把自己流放在一个并不丰腴的空间概念里,享受着不断付出代价的过程。

《在镇雄》是一个系列,写了很多。感恩意义上的对出生地意识的盲从,让自己不断地去认识这片土地上活着的人群,去寻找故乡的大和美。我不想在离开之后才去诠释她的遥远和疼痛,所以,不由自主地成为一个话痨,像一个装睡的人在夜晚无法控制地翻动着身体。我知道,过于随意的叙述肯定会丢掉文学意义上的审美主张和自我特质,迷上了在家门口的行走和沉睡,就不关心写得好坏。

10年过去,我深陷自己预置的圈套,生硬地搬动着小地方的草木、山川,复制着生息轮回的人欲、天数,道具一样行使着一个写字者的肢体职能。我没有施与和奉献的豪迈,没有说出和呐喊的能量。如此一个被喀斯特地貌包裹的小小的地域标志,好在从行政区划上还能找到。

《滇池》宅心仁厚,给我一个奖,是鼓励,亦是挽留。但我深知,面对“最小即是无穷大”的不切实际的写作初衷,我已无处反省。

   第十届滇池文学奖获奖作家答辞

余文飞

  余文飞简历

    余文飞,男,1977年出生,云南寻甸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协会员、昆明市作协理事。业余曾主编《南云文学》民刊。现为某县级文艺刊物编辑。

     迄今已在《滇池》、《诗潮》、《延河》、《短篇小说》、《时代文学》、《中国文学》、《葡萄园诗刊》(台湾)、《新世界时报》(美国)等各级各类报刊杂志发表诗作1000余首,长、中、短篇小说、散文等200余篇。100余篇(首)诗文录入各种公开出版文集,总计150多万字。著作出版小说集《余文飞小说选》〔上、下卷〕(作家出版社),诗集《闲适的浪花》(云南人民出版社)。

    曾荣获“滇东文学奖”、“昆明文学年会奖”、“金剑文学奖”、“凤梧人才奖”等奖项。

 余文飞答辞


滇池文学奖的获得是我一个重要而又意外的殊荣。

从开始喜欢文学并矢志文学,我属于那种误打误撞的类型。曾几何时,我办过民刊,编过杂志,交流过许许多多或官办或民办的报刊杂志,认识过许许多多的文朋诗友,路还是迷茫的,我浑浑噩噩地艰难跋涉。直到认识《滇池》,认识《滇池》的一群可亲可敬的编辑师友们,黎泉、张庆国、存文学、冉隆中、李泉松等等一串温暖着我的熟悉的名字,在他们的悉心指引和敦促下,我的文学创作路途渐渐明晰起来。

我的成长离不开《滇池》,我的获奖更离不开《滇池》。

我获奖的小说《地下九千尺》就是在昆明作协和《滇池》杂志社联袂组织的一次创作采风活动中创作出来的。《滇池》促成了我灵感的迸发与铺展,搭建了我成果展示的平台,更回馈了我思维成熟的闪亮。

《滇池》让我这样一个默默的耕耘者,体会到她暖暖和和的体温和热情洋溢的目光。

一直想对《滇池》说一句话,却一直没敢说,更主要的应该是我内敛的羞涩与不善言谈。今天趁着这个机会,我决定大胆地说出来:《滇池》,我文学路上的摇篮。

感谢《滇池》,感谢我尊敬的老师们,朋友们。我会加倍珍惜这份荣誉,珍惜我和《滇池》的水乳之交,珍惜我和《滇池》编辑老师们的师友厚谊。这一刻,会默默地温暖我的一生。


上一篇:第九届滇池文学奖评奖揭晓
下一篇:第十一届滇池文学奖答辞
(作者:本栏编辑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
  • 2017《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综合成绩及拟进入考察人选公示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