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文学奖 >> 获奖作家 >> 浏览文章
获奖作家

昆明报业杯·第八届滇池文学奖(2011年度)

作者:本栏编辑 编辑: 文章来源:滇池编辑部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昆明报业杯·第八届滇池文学奖评奖揭晓

昆明报业杯·第八届滇池文学奖(2011年度)



      2012年11月12日,昆明报业杯 · 第八届滇池文学奖评奖结果在昆明揭晓。本着公正、公开的宗旨 ,评委对刊发于2011年度 《滇池》文学杂志的所有文学作品进行了认真的阅读,以无记名投票方式,经过两轮投票,评出了获奖作家5名,获提名作家5名。

昆明报业杯 · 第八届滇池文学奖获奖作家作品是:河北作家唐棣的《 唐棣作品》(小说),云南作家何鸟的《何鸟作品》(小说),安徽作家杨小凡的《杨小凡 品 》 ( 小说 ),昆明诗人聂勒的《 人 类 的 孩 子》( 诗 歌 ) ,昆明作家吴寅著的《失落的忧伤》(散文)。

昆明报业杯·第八届滇池文学奖获提名的作家作品是:美籍华裔作家陈九的《陈九作品》( 小说 ),广东作家丁燕的 《饮食简史》 ( 小 说 ) , 云 南作家刘正平的《击壤歌》( 散 文 ),四川作家嘎玛丹增 的 《 杰 玛央宗的眼泪》(散文),昆明诗人胡正刚的《胡正刚诗四首》(诗歌)。


昆明报业杯·第八届滇池文学奖获奖名单


获奖作家作品


    河北作家唐棣      《唐棣作品》(小说)
    云南作家何鸟      《何鸟作品》(小说)
    安徽作家杨小凡  《杨小凡作品》(小说)
    昆明诗人聂勒      《人类的孩子》(诗歌)
    昆明作家吴寅菁   《失落的忧伤》(散文)


获提名作家作品


    美籍华裔作家陈九  《陈九作品》(小说)
    广东作家丁燕       《饮食简史》(小说)
    云南作家刘正平     《击壤歌》(散文)
    四川作家嘎玛丹增 《杰玛央宗的眼泪》(散文)
    昆明诗人胡正刚   《胡正刚诗四首》(诗歌)



昆明报业杯·第八届滇池文学奖(2011年度)




授奖


        唐棣的小说充满了画面感,这与他的电影导演经历有关,他的小说与他所拍摄的非主流电影有异曲同工之处,小说文字在展现现实粗粝强悍的质感的同时,透露出遥远、空疏、仓皇、悔悟与深情。体现出了沉重中的轻盈、现实中的虚幻、绝决的恨与深切的爱的复杂纠缠。


 答辞


   感谢《滇池》给我这个奖,让我有机会在离文学渐行渐远的时候,能与文学为伍。首先,我不是一个新作者。十多年来,个人的默默无名也并未让我产生半点惭愧,因为在我心中,好文学,或者好电影永远只是属于作品的,比如电影《教父》从不会标注“科波拉作品”,而现在很多电影动不动标注“谁谁电影作品”是有点本末倒置的。
  记得当初主编张庆国老师在短信中对我说:“要珍惜这次机会。”之后,我便又陷入了不安。其实,这种不安一直存在。在我第一次发表小说时,母亲也说了同样的话。目前,我把每次发表文字的机会都当成是最后一次,对机会更是格外珍惜。我没法解释,也不想解释远离的目的是什么。我想,文学不是让大家纷纷找一棵树吊死。文学是个母亲,它肯定像我的母亲一样,愿意她的孩子开心、愉快地生长。
  借这次机会,我也想坦诚,自己大部分小说都有严重的性格缺陷,就像一个人一样,他来的目的是来与当下大部分文学为敌的。而它们的获奖也正体现出《滇池》所设文学奖的包容与坚守。在这里,我将此理解成是文学对影像的反哺。每次与文学发生关系,我都觉得很美好,也愿意在未来的电影作品中继续品尝。



昆明报业杯·第八届滇池文学奖(2011年度)

授奖


         何鸟的小说弥漫着强烈的云南高山气息,山地土著民族人神同处、人鬼同在的独特思维,贯穿于他的小说叙述之中,这使他的小说与一般性的表面民族风情展示相去甚远。他是站在云南写世界,借山乡的现世故事,书写永恒而丰富的人心。



   接到获得“滇池文学奖”的通知,我感到十分的意外和惊喜,这份意外和惊喜来自“滇池文学奖”本身和我的创作实际,一方面,“滇池文学奖”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奖,它摒弃了诸多人为的或者体制上的因素,把评奖的标准建立在神圣的文学殿堂上,让文学真正成为文学,这个奖就更加纯正,更加显示出文学奖本身的价值和意义;另一方面,我只是一个踏实写作者,从来都把对获奖的期盼放在创作之外。因此,获得“滇池文学奖”,我自然就感到了惊喜和惶恐。
  《滇池》是一份能坚守文学价值观的刊物,在物欲横流的时代给予了文学一份厚礼,选择的是作品的质量和品质。我自然得感谢《滇池》的编辑老师们,是他们搀扶着我走过文学的创作之路,先后刊发了我的小说《捕捉风影》、《今天是今年明天是明年》及这次推出的作品专辑,让我真正与文学结缘。
  我出生在一个只有太阳和月亮才能每天涉足的小山村,我所关注的就是这个小山村里每个人的生存境地和命运。我常常会从记忆中找到我所熟悉的每个人,用心地去感受他们的命运,让他们带着自己的命运进入我的创作,用自己的灵魂与小说人物的灵魂对话,从凡俗中寻找到我所渴望的小说写作和境界。
  再次感谢《滇池》给我的厚爱!




昆明报业杯·第八届滇池文学奖(2011年度)


授奖辞


  杨小凡作品充满了坚实的现实力量,是文学与己有关和与世界有关的现实主义证据,是作家的诚挚之心在纷乱现实中的穿行与探寻。他能从具有强烈现实感的事件中,写出文学的怜惜、忿懑、温情与感怀。



  接到获得“滇池文学奖”的通知,我感到十分的意外和惊喜,这份意外和惊喜来自“滇池文学奖”本身和我的创作实际,一方面,“滇池文学奖”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奖,它摒弃了诸多人为的或者体制上的因素,把评奖的标准建立在神圣的文学殿堂上,让文学真正成为文学,这个奖就更加纯正,更加显示出文学奖本身的价值和意义;另一方面,我只是一个踏实写作者,从来都把对获奖的期盼放在创作之外。因此,获得“滇池文学奖”,我自然就感到了惊喜和惶恐。
  《滇池》是一份能坚守文学价值观的刊物,在物欲横流的时代给予了文学一份厚礼,选择的是作品的质量和品质。我自然得感谢《滇池》的编辑老师们,是他们搀扶着我走过文学的创作之路,先后刊发了我的小说《捕捉风影》、《今天是今年明天是明年》及这次推出的作品专辑,让我真正与文学结缘。
  我出生在一个只有太阳和月亮才能每天涉足的小山村,我所关注的就是这个小山村里每个人的生存境地和命运。我常常会从记忆中找到我所熟悉的每个人,用心地去感受他们的命运,让他们带着自己的命运进入我的创作,用自己的灵魂与小说人物的灵魂对话,从凡俗中寻找到我所渴望的小说写作和境界。
  再次感谢《滇池》给我的厚爱!


昆明报业杯·第八届滇池文学奖(2011年度)



授奖辞


   聂勒蜕尽铅华的语言和单纯透明的诗风,让我们看到了一种退回童稚的简单。这种简单,让他获得了对纷繁世界进行有效过滤后的明了看见,也让他实现了对生命本真进行打通后的直接呈现。在这个泛欲时代,聂勒对诗歌童贞的执着求证,凸显出这位诗人纯正的诗性和明亮的情怀。他修复生命知觉,拂掸心灵积尘,无疑是在为我们烛照通往幽闭灵魂的路。


答辞


   获这个奖我感到非常意外,因为一点预感也没有。感谢评委们的厚爱。
        这是我的诗歌继获《边疆文学》奖、《云南日报》文学奖之后,获得的云南又一个重要文学奖。我以为,获奖对一个作家很重要,它不仅是对作家作品质量和写作劳动的肯定,也是对作家写作方式方法或者说写作模式的褒奖。从中作家不仅可以重新审视自己的作品或写作模式,也必然会更加坚定写作的信心。
        感谢诗歌。从事文学创作多年,每次获奖,大多与诗歌有关;每次获奖,我都把它看成是人生的一件大事,都十分珍惜这样的时刻。对我来说,每一次获奖都是一次带有刺激性的胜利——哪怕可能是小小的胜利,一次难以忘怀的心灵盛宴。我没有理由不努力用心去写作,写我认为最适合我的爱之诗、大地之诗和心灵之诗。诗,让我记住大地之恩;诗,给了我很多。毫无疑问,我是一个非常热爱诗歌之人。我会以更云南更土性的诗歌方式感恩爱、感恩大地、感恩心灵。
        最后,再一次感谢评委,感谢读者,感谢所有用真诚的情感激励我写作的朋友们!


昆明报业杯·第八届滇池文学奖(2011年度)


授奖辞


  吴寅菁的散文以小见大,以弱示强,以文学的虚无,书写出现实的坚硬与沉重。她通过饱含情感的文字,重新审视不同历史和不同性质的事件,细致解读忧伤的含义,体现出女性的坚忍与敏感。


答辞

 

    在2010年之前,我仅是个阅读者,沉浸在书籍所营造的空间里,充分享受无羁縻的自由。高原的阳光灿烂而炙烈,透过皮囊,照抚心灵,唤醒一种从未有过的叙述欲望,正是在云南,我有了写作的冲动,就此意义而言,云南是我的福地。

    由于写作是极其个人化的工作,许多潜藏的生命体验、理性思辨被重新记忆、重组梳理,随之,思想的大门便洞开了,那份感觉是阅读所无法比拟的,它不仅需要思路,更要求逻辑,在整合知识的同时,赋予自己独特的感悟,而这类感悟又是符合一般常识、通常认知的。因此,写作在丰富了我的生命的同时,也使我更加清晰,从而内心更为有力。

    既然文字承载着人类文明的传承责任,那么,它当然是每一个知识分子应当担负的职责。而今天的人们,早已厌烦了灌输及教化,写作者的姿态,只能在平静的阐述中表达我们的思想。这,一直是我坚持的方向。

    我的第一篇文章是在《滇池文学》发表的,它是我走到今天的基石,也是我走向未来的理由。我尤其要感谢王坤红小姐,没有她的激励,我不可能从一个阅读者变成写作人,我将永远珍藏这份感激,珍藏《滇池文学》对我的提携与鼓励,那是人生中美好的时刻,永值回味的片段,它会同生命同等长久,或许,比生命更为悠远。


上一篇:“云南建设杯”第七届滇池文学奖(2009年度)
下一篇:第九届滇池文学奖评奖揭晓
(作者:本栏编辑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
  • 兀自东流去
  • 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