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文学奖 >> 获奖作家 >> 浏览文章
获奖作家

“云南建工水利水电建设杯”滇池文学奖(2008年度)

作者:本栏编辑 编辑: 文章来源:滇池编辑部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云南建工水利水电建设杯”,2008年度滇池文学奖评奖揭晓


2009年3月19日, “云南建工水利水电建设杯”2008年度滇池文学奖评奖会在昆明举行。本着公正、严肃、公开的宗旨,评委对刊发于2008年度《滇池》杂志的所有文学作品进行了认真的阅读,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经过三轮投票,评出了“获奖”作家5名,获“人围奖”作家5名。

“云南建工水利水电建设杯”2008年度滇池文学奖获奖作家作品是:军旅作家王棵的《王棵作品》(小说、散文)、天津作家武欲的《武欲作品》(小说)、云南作家陈鹏的《星期五下午4点34分》(小说)、云南作家陈慧的《周达观“真腊风土记”》(散文)云南诗人徒举袖衣的《徒举袖衣的诗》
“云南建工水利水电建设杯”2008年度滇池文学奖获人围奖作家作品:云南作家黄玲的中篇小说《在假期飞翔》、云南作家陈洪金的短篇小说《肉身》、云南作家赵耘的《赵耘作品》(小说、诗歌)、云南作家澄水的短篇小说《梨花一枝春带雨》、云南诗人爱松的诗歌《爱松的诗》

 

2008年度滇池文学奖获奖名单

获奖作家作品


四川作家王棵《王棵作品》(小说、散文)2008年第6期 
天津作家武歆《武歆作品》(小说)2008年第7期 
云南作家陈鹏《星期五下午4点34分》(小说)2008年第3期 
云南作家陈慧《周达观和《〈真腊风土记〉》(散文)2008年第8期
云南诗人徒举袖衣《徒举袖衣的诗》(诗歌)2008年第1期 

 

获入围奖作家、作品


云南作家黄玲《在假期飞翔》(小说)2008年第2期 
云南作家陈洪金《肉身》(小说)2008年第11期 
云南作家赵耘《赵耘作品》(小说、诗歌)2008年第11期
云南作家澄水《梨花一枝春带雨》(小说)2008年第5期
云南诗人爱松《爱松的诗》(诗歌)2008年第3期

 

“云南建工水利水电建设杯”滇池文学奖(2008年度)


 

 

王棵授奖辞

 

王棵的叙事有一种“缥缈”的品质,它既捉摸不定,又坚如磐石。当记忆中的“异美”契合于作家苍茫而又平实的审美追求,我们从其文本中,首先看到的,是一颗节节向下、艰韧突进的潜意识铁钉。开掘空落之处的人性世界、细节之中的美学力量,王棵展示出了自己独特的汉语魅力,也为我们反抗苍白的纸上写作提供了有效的依据。

 

答辞

 

2008年元宵将至时我来到四川生活。在这之前不久,我在早先生活的城市里遇到一个骗子,他警告我说,你必须原地不动,这样可以防止飞来横祸,接着他伸出手,向我索要一百八十块钱,以便换得一张避祸之符。我用实际行动表达对骗子们的不屑。然后你们都知道,四川发生了那场地震。这一年是我的本命年。

在2009年到来的第一天,我身边几乎每个人都会说:这倒霉的一年终于过去了。我观察每个人的一举一动,觉得大家似乎都抱有一种盲目的自信:这一年,我会过得很好,一定会好运不断。我更是这种自信症的狂热拥戴者。然后你们现在都看到了,嘿嘿!我拿到了这个奖。

作为一个并不把相信虚无当成羞耻和无知的人,我向及时为我的信念提供证据的《滇池》的老师们表示诚挚的谢意。

 

“云南建工水利水电建设杯”滇池文学奖(2008年度)


 

 

武歆授奖辞

 

绵密、亢奋、节制,像中医理论中把三味药性不同的药物配伍在一起,武歆的小说文本,似乎一直都在有意从不可调和的元素中寻找着隐秘的谐和点。它既直逼浮世绘,又力图在“虚”与“实”之间,为“虚”夯实,为“实”蹈虚。在及物能力日渐式微的当下,武歆的写作令人敬佩。

 

答辞

 

《滇池》编辑部通知我获奖消息的时候,我正在病房里陪伴母亲。几天前,年迈的母亲刚刚做完手术,因为至今还没有脱离危险,所以这段时间我基本上守护在医院里。因为没有正常睡眠,加之精神高度紧张,始终处在精神恍惚和反应迟钝状态,以至于编辑说了几遍,我才大体清楚获奖之事。

去年我第一次在《滇池》发表作品,没想到今年《滇池》就颁奖与我,令我非常温暖和感动。谢谢《滇池》的厚爱,也感谢我的小说责编雷平阳兄。

几年前我曾去云南旅游,彩云之南迷人的天空、土地、空气,还有多彩的生活和轻灵的歌声,令我不想离开。如今《滇池》授奖与我,似乎又让我重游云南,重新感受那如歌的生活。

就在今天早上,短暂清醒的母亲对我说,你在这里照顾我,还怎么写小说呀?我的眼泪当时就流下来了,我握着母亲的手,说不出话来。

再次感谢《滇池》,让我在这样一个平台,想对母亲说一句,亲情比小说重要,没有浓浓的亲情,又怎么能写出好的小说呀。我不知道这样的关联,是否准确,但我是这样认为的。

 

“云南建工水利水电建设杯”滇池文学奖(2008年度)


 

 

陈鹏授奖辞

 

客观而又迷幻,荒诞而又动人心肠,由生活现场切入写作现场,陈鹏的语言和叙事风度,有着冷幽默式的从容与清凉。他的《星期五下午4点34分》和本刊后来发表的《奶牛住进我们家》,均以昆明为背景,在探寻城市性格和心理等方面,视角独到,用力沉稳,表现出了强劲的洞察能力和把握能力,堪称昆明“都市化写作”的重要收获。

 

答辞

 

首先非常感谢《滇池》编辑部,感谢张庆国、张倩等诸位老师,当然还有已经退休的邹昆凌老师――是他把《星期五下午4点34分》这个小说交到了张庆国手里。长期以来,正是各位老师的关心和帮助才让我有勇气不断写下去,才能通过《滇池》这个象征文学梦想的重要阵地表达自己的小说理念和生活感受。得知获奖后我很惊讶――写得好的朋友还有那么多,比我棒的俯首皆是,我这个根本不在圈子内的业余写手凭什么获奖? 

现在我更愿意将这个奖项视为老师们对我的鞭策和鼓励。我会再接再厉把小说写好。

再说说这个大约写于2006年末的小说。现在我并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但它是一次积极尝试,或者说是我尝试写作城市题材的一个不错开始。我们生活的昆明变化太大,比之5年前,3年前甚至半年前早已面目全非,同样面目全非的还有我们自己,在各种各样的生活难题面前,我们必须面对莫大的困惑与焦虑、挣扎和不安;一方面突然发现很多东西早已和最初的设想背道而驰,另一方面苦恼于这样的割裂状态不仅无力改变,并且无路可逃;妥协没准是最不差的选择。犬儒即使在小说中也是可行的。

好在还有小说可以像足球那样让我找到宣泄的出口。我打算继续探讨我们这一代昆明人(70后)面对的诸多困境,尤其是感情的基因突变、不可捉摸。《星期五下午4点34分》试着把这种感觉、把那种如何处置爱情的两难袒露出来。卡森麦卡勒斯说,爱情可能是我们的救命稻草,可她不过是在暗示:爱情本身早就漏洞百出啦。

这次获奖让我确定了某种方向和信念,即这样处理素材是可行的,把锋利的生活感受尽量隐藏在细节和调侃之下是可行的。当然,获奖与否以及获奖作品肯定不是我写小说的标杆,向经典努力看齐,向诚恳的写作态度无限靠拢,向丰富厚实的境界继续逼近,才有望写出不那么差劲的东西。当然,小说写作从某种意义上也成了自我净化自我叩问的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都该抱有更大的野心。

最后再次感谢《滇池》,感谢身边的每一个好朋友,尽管他们很少看我的小说,但他们把自己的故事无私地送给了我,这让我总能找到源源不断的写作冲动。生活在昆明是幸福的,拥有小说和足球的生活更是幸福和幸运的。重拾大学时代在《滇池》上的一句豪言:好好活着,好好写。

 

“云南建工水利水电建设杯”滇池文学奖(2008年度)


 

 

陈慧授奖辞

 

“常识”常常被掩埋。寂静的“常识”更是常常被掩埋在不同的泥土之中。陈慧的《周达观和〈真腊风土记〉》,没有刻意地吹开一本书上的尘土,也无心藉此向人们呈现伟大的吴哥窟,她安静的文字,浮游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时间里”,也如尘土。它的意义,不在于警醒,而在于缅怀——尘土太厚,所有的废墟上,都有着残缺之美!

答辞

 

写作是一门古老的技艺,阅读亦如是。哈罗德·布鲁姆说:经由阅读而面对伟大是一种私密而费时的过程,在当下,写作和阅读不再是时尚,而且比在任何以往时候都更显得过时。我对这样的说法深自赞同。仅只是出于对这个悠远复杂的世界好奇,同时由于对文字的习惯和依赖,我一直在读,偶尔,写。我知道,成为一个好作者是困难的,我满足于做一个好读者,在私密而费时的阅读中感受快乐,偶尔与人分享。感谢《滇池》文学月刊给予我的嘉奖,我把这看作是来自朋友的赞许。许多年前,我就是《滇池》的读者和作者,从八十年代直到现在,我看见一份刊物几位同仁,坚守着文学和文字的高尚标准和品味,殊为不易,令我感佩。再次感谢《滇池》。

 

“云南建工水利水电建设杯”滇池文学奖(2008年度)


 

 

徒举袖衣授奖辞

 

2008年度,本刊发表了徒举袖衣的两组诗稿。在日常之中获取陡峭的诗意,在绚丽的语言迷宫里构建自己脱俗的乌托邦,徒举袖衣丰饶的想象力和语言张力,犹如其故乡的热带雨林,其繁杂的简单之美,暗示了现代诗歌的传统性轮回!

 

答辞

 

我的生活一直和钟表密切相关——

做完学生后,做老师,后来坐办公室每天签到,发条紧绷,随时以断裂的可能摧促我准点起身,要求我精确到达——和大部分人一样,参照钟表的品性,精密地设定和衔接生活。

可生活本身却不象一只钟表,可以通过拨动、旋扭、修理来实现精确。人的内心也同样。它们需要模糊,需要多重性的表达为精确的内核勾勒出模糊的花边。

在这个对人心来说显得太实、太硬、太干燥的世界上,个人情感、个人经历是一条隐秘的线索,是隐性和多指向的。孤独、焦虑、绝望以及种种创伤性体验,细节丰沛,被秘密地蒙在肉体里,缄口不言。

写诗的时候,往往是这些隐秘被作了激发。以及植物、流水、穿过深草而来的风、人心里生长的痛苦……我看到了,并试图发出声音。以 “我”为起点, 隐掉了原初的对象、事件和触发点,只保留过滤、提炼后的语言呈现——个体生命的呈现,个体对生活感知度的呈现,以期获得从同一个点出发的最多散射,语义上的,指向上的,情感共鸣上的,甚或是气息上的对应。

我对那种模糊的迷恋,超过了对内容精确有序的表达。个人内隐的审视与表述言辞上的陌生感,可能会带来隔膜,带来阅读上的不适感,让人觉得我是疏远的,异质的。其实,在模糊和精确之间,存在折衷和妥协,也可以殊途同归——不管表现的是现实还是内心,语言在那里,不同只是表达方式。我隐掉了事件,隐掉了出发点,你接受了我对语言的安放。如果诗有正解,那是有心裁下的花,如果诗有误读,那是无心插成的柳,只要都落在语言上面,就是有意义的。“我的痛感迟迟不能散去,如果你感觉到了,就是你的疼”,这好比镜子基本特性的反映。我提供一种距离感,我们有一种精神上的相认。

当然,写诗并不是最紧要的,生活中还有很多事可以做。但对我来说,写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从热爱出发、并顺从于内心的个人化的固执。上班、过日子,之余写写字,这使我中年以后的时光变得安宁,一种满的状态。我愿意我的写作行为和世间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是安然的——那也是另一种光明;我愿意我的写作是草本的,向下,伸出我的根,走向深,最终达到文字的理想状态:不是小的,是大的;不是写出来,是活出来的。那么,我隐掉出发点对语言的追求,将最接近体温,而不致走入困境。

就说这么多吧,在生活中也是个缄默的人,通常逃避发言。获得2008年滇池文学奖,是幸运的,也是意外的,更是惶恐的。感谢《滇池》对我的肯定。感谢云南。感谢所有的人。


上一篇:2007年度滇池文学奖
下一篇:“云南建设杯”第七届滇池文学奖(2009年度)
(作者:本栏编辑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
  • 2017《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综合成绩及拟进入考察人选公示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