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之友 >> 作品选登 >> 浏览文章
作品选登

旅途旧事

作者:段华礼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雾中导游

黄山多雨,多云雾。黄山的导游,总是和云雾连在一起,飘逸、灵动。

九月清晨,细雨薄雾中,女导游把我们接上旅游中巴。她自我介绍:“我姓余,‘多余’的‘余’。不过,这两天,我要全程陪大家游黄山,一点都不多余。大家就叫我小余吧……”

小余身材高挑,脸略瘦,虽不美艳,却十分活泼、干练。

我们一行 16人从云谷寺乘缆车到达白鹅岭,披上白色塑料雨衣,在雨中游览黄山。小余跟我们一样的装束,除了身材窈窕之外,没有多少区别。经小梦幻,过蘑菇亭,观竖琴松,同伴老李脚上痛风发作,行走艰难,想要返回住地。小余对他说,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始信峰了,游了始信峰再返回,也不枉从千里之外来游黄山一回。同伴听了,鼓起勇气,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

始信峰不远,一会儿就到。峰峦小巧、精美。山峰半腰上有千株密集的参天大松树,苍劲多姿,奇丽万状。小余说:“历史上许多文人雅士常登峰览胜,饮酒抚琴,故此峰又称琴台。明末清初民族英雄江天一曾在此独坐弹琴,后人为了纪念他,在岩石上刻有‘寒江子独坐’的石刻。不久前,国家领导人来到这里,也盛赞始信峰的奇特和秀美。这里,自古有‘不到始信峰,不见黄山松’ 之说。大家可以好好欣赏松林!”说完,转向老李,笑着对他说:“我送你下山吧,游了始信峰,也算真正到过黄山了!”

小余将我们团交给另一个导游带着,自己送老李下山。她扶着老李,一会儿就消失在松林迷雾中。

我们游览了梦笔生花,经北海、清凉台、松子峰等景点后,再次折返北海。行走在云海间,团团云雾,如白浪奔涌;青山隐隐,如海中的小岛,缥缈神秘。雨打在松林间,沙沙作响。白雾从身侧飘过,无声无息。一条条小路,都斜斜地伸向云雾中。看似到了尽头,当你走过去时,路又向前伸展了一截,而眼前,突然又多了一方奇石、一株古松。游黄山,真有如临仙境的感觉。

蓦然回首,一个身着塑料雨衣的人从云雾中追上来,走得很快,一会儿就到了跟前,正是导游小余。领队老杨说:“小余姑娘,咋那么快,辛苦你啦!”小余笑笑:“我常在山上行走,习惯了,不辛苦!只是没能服务好大家,抱歉了。 ”

继续向前走,路旁有一株雄伟茂盛的松树,松的主干之上同时分开长出五根粗壮的支干,相互紧紧挨着,好像兄弟五人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小余说,这株大松树名为“团结松”。领导人来时,在树下与工作人员合唱了《团结就是力量》。她笑问:“大家愿不愿也来一次大合唱?”领队老杨爱唱歌,于是就带领大家唱:“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小余打着拍子,高声唱着。唱了几句,大家的声音小了、停了,云雾中,只听见小余的声音回荡着。大家都说,小余的歌声很美。小余笑了,说这是任务,作为导游,是专门练习过的。

当晚,我们住在光明顶的客栈。客栈拥挤、潮湿。屋檐间不住地滴着雨水,泠泠作响。小余交待我们,说这里的服务员长期不能回家,情绪难免焦躁,端杯水啊,上个盘子什么的,往往手脚重些,请大家不要介意。吃饭了,服务员果然很不耐烦,面无表情,把盘子重重地置于桌上,扭头就走。有了小余的交待,大家都不在意,只是喝着酒,互相打趣着。团队餐的菜很快吃光了,我们就用现金让小余为我们加菜。小余来回张罗着,加了几回菜,也加了几回酒。喝了几杯,一个姓张的同伴笑声高亢起来,哆来咪发唆,一声高过一声,哈哈之声,振动屋宇。再要加酒时,小余去了一阵,转来跟我们说,客栈的酒没有了,不能再加了。我们虽不尽兴,但还是理解,就没有再强行加酒。

吃过饭,我在客栈中走走。走廊上挂着领导人考察黄山时的照片,还有领导人所赋之诗。诗是一首七言绝句:遥望天都倚客松,莲花始信两飞峰。且持梦笔书奇景,日破云涛万里红。正看间,冷不丁地,一个人来到身后,转身看时,却是小余。她说:“你看领导人的诗啊!写得怎样?”我说:“‘日破云涛万里红’,很有气势。”她呵呵直笑:“莫言马上得天下,自古英雄尽解诗!当年的赵匡胤,读书并不多,但千里送京娘的路上,也曾豪迈地作过诗,留下了‘未离海底千山墨,才到中天万国明’这样豪迈的诗句。一个人胸怀天下,写出的诗肯定有气魄的。 ”昏暗的灯光下,她的眼睛显得明亮、清澈。

在光明顶上醒来,依然丝雨阵阵。小余带我们登上了莲花峰。峰顶,雾气缭绕;脚下,云团奔涌。看不到日出,看不到远处的风景,看到的是眼前的岩石、灌木,还有披着白色塑料雨衣的同伴。小余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云气在她身旁飕飕飘过。有时,一团浓厚的云气飞来,只见她影影绰绰的立在云雾之中,高挑、灵动,大有飘飘欲仙之感。

从莲花峰下来,我们到玉屏楼观赏迎客松。看完,大家不打算步行,都愿自费乘缆车下山,领队让我去买缆车票。我走了一段路,小余跟过来,说交给她去买吧。我心里想,她去买,也好。一会儿,她把票并一叠钱交给我,微笑着说:“我有导游证,去购团队票只需要八折,这是 240元折扣,你们晚上加个菜,添瓶酒吧!”我说:“小余,这两天辛苦你了,这钱你拿着就行了!”说着,把钱递给她。她坚决拒绝,我只好作罢。

第二天,小余来送我们。她说:“今天我还要带一个团上山,就由李师傅送你们到杭州吧!今后,对于你们来说,小余就是‘多余’的‘余’了!以后,欢迎你们再来黄山。下次,可能就是晴天了,那又可以看到另一番奇丽的景象!”

车出发了。老李转身向小余挥手。我也转身,只见小余在雾气中向我们挥手。她,还是像在莲花峰上一样,高挑、灵动的身姿,影影绰绰的立在云雾中。

这事过去了十多年,但我一直记得小余。

 


——讲“原则”的带路人 

“要不要带路?半天 50元!”汽车从大理西驰离高速公路,交了过路费,只见很多女子喊叫着。

正犹豫间,一女子已来到车窗前。我慢慢把车停靠在路边,穿橙色外衣的女子说:“我带你们游景点,包你们满意!”

价格不高,甚至可以算是很低了。征求了一下家人的意见,我答应下来。她坐上我们的车,就带我们去看住宿的客栈。客栈是新修建的,房间干净、宽敞,楼下还有停车的地方。“是不是定下来?”她问。我说再考虑一下,如果古城有适合的,想住在古城。于是,她打电话联系古城的客栈,说有房间,280元一晚。我说,等看了再定。

快一点钟了。她带我们去吃饭。一路上,她介绍大理,风花雪月啦、天龙八部啦、五朵金花啦,说得头头是道。她又自我介绍,说自己姓徐,双人旁的“徐”,曲靖人,嫁到下关,书读得少,只能每天给人带带路,挣点辛苦钱,人们称为“土导游”。我问她收入情况,她说,每天能挣一二百元。

按着她的指挥,我们来到张家花园。真是车水马龙、人山人海。餐馆好像不要钱似的,屋前树下,都是吃饭的人。偶尔空出一张小桌子,也是杯盘狼藉,无人收拾。我们先认下一张桌子,再去点菜。点菜处围满了人,点菜、等菜,水泄不通。小徐人机灵,挤进去找老板娘拿了张菜单,让我们点菜。胡乱点了七八样菜,我们回到小桌子旁等候。小徐帮着收碗、扫地、抹桌子,好像是她自己开的餐馆似的。这些事做完后,她就去催菜。一会儿,她一手端着一盘菜,小跑着送过来。几个来回,桌上居然有了五六道菜,我们请她一起用餐,她说吃过了。三番五次地邀请,她就五次三番地拒绝。等菜上齐,她干脆就“消失”了。

吃毕结账,不足二百元,比预想的要低。

吃完饭,我们急急地往龙龛码头赶。小徐奔走了一番,结果是当天的船票已经售完,只有等第二天。

“这样吧,今天我把船票定下来,明天再带你们上船。”小徐有些抱歉:“明早带路,免费!”

游不了湖,我们就去游古镇。看了 280元一间的客房,她一再说:“最好还是住下关,那里的房间更好一些,而且每间可省下 160元,三间就可省下将近 500元,往返十多公里很合算!”于是,我们就决定住下关。呵呵,谁说我要住古城呢?我还没阔到不把 500元钱放在眼里吧。

回到客栈,安顿好行李,小徐把我们带到附近一条街,让我们在街上找一家餐馆吃饭。我们请她一同吃饭,她还是坚决拒绝,说家就在附近,要回家吃。

第二天,她一早就来候着我们吃早餐。和昨天一样,她说吃过了。来到码头,她从一个女人手里拿了船票,然后交给我。我问她多少钱,她说,船票费、停车费、带路费,一共 1250元。我给了她 1300元,告诉她不用找了——其实,50元的零钱我有。她很认真,翻遍了钱夹,硬是把 50元零钱塞给了我。

“你很讲原则啊!”我冲着她说。

她笑笑:“说好多少就是多少,我不会多要的!”

她送我们过了检票口,然后挥手告别。一会儿,橙色的衣服就消失在人群中。

在船上,风轻轻地吹,云缓缓地飘,清波云影,美不胜收。我一直想,小导游——不,她没有导游证,只是一个带路人——很讲原则,这原则至少包含二种品质,一是不贪,二是诚信。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两点品质,很多人在课堂里学了一二十年,在主席台上口沫横飞地讲了十百千回,但依然没有学会,更谈不上养成了。而一个普普通通的妇女,却仿佛天生一般,把这种品质自然、诚恳地融入生活之中,真是令人敬佩!

“有原则的人是值得尊敬的,不管是达官贵人也好,贩夫走卒也罢!”我在心里念叨着。

旅行才开始,就有了收获,也算“开卷有益”吧!


上一篇:清水河纪事
下一篇:到弥渡听小河淌水
(作者:段华礼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旅途旧事]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
  • 兀自东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