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之友 >> 作品选登 >> 浏览文章
作品选登

老宅.樱花

作者:杞云峰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老宅.樱花

老宅老了,可樱花还在开放。老宅也许会在明年的某个午后,在炫目的阳光里轰然倾倒,把它从泥土中崛起的生命最终又归还于泥土。而樱花呢,明年一定还会开放的,就如此刻窗前那片紫红的花潮,流淌在城市街道澄碧的上空。明年也将依旧。
  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樱花,自然便想起远在乡村的老宅。或许是我的感官从灿若云霞的花阵,领悟到了生命的短暂和悲壮,故乡那朽败不堪的老宅,沉重的叹息声声传入我耳。曾经,老宅的生命,也如眼前这轰轰烈烈的花阵,演绎得如此生动、热烈和美妙。而此刻,它真的老了,支撑着它的每一棵木柱,每一块土坯,以及不再规整的瓦片,无不向外脉脉叙述着它那世纪的沧桑和对生命最后的渴望。
  轻轻拨开门上斜插着的锈迹斑斑的铁锁,推开已骨瘦如柴的门扉,在一阵单调而吃力的“吱呀”声中,门楣上飘落一缕细碎的灰尘,在阳光中轻舞,下坠,消逝,似生命的轻叹。天井、正堂,堆满杂物,凌乱不堪。檐下蛛网密布,一抹阳光从瓦缝跌落,停留在一只灰暗的蜘蛛身上,或许,它是现在老宅里唯一的生命。而它所在的位置,先前应该是属于燕子的,燕子的窝就织在那里,因为很小的时候,一只乳燕曾跌落在我跟前,在燕子绝望的鸣叫中,我轻轻捧起她,送还了母亲的爱巢。我知道,他们的生命从我爷爷时候就和我们天然的连接在一起了。在那些单调和贫乏的日子里,他们最先捕捉到春天的气息,然后用上苍赐予的清音,向我们讲述一些春天的秘密。
  掀开脆硬混白的油布,下面赫然隐着当年的石磨。经历了世纪的沧桑,它的木柄依旧光滑如河里的鹅石。握住它,那些快乐甜美的日子似又钻入了手中,奶奶那双苍老的手似又覆盖在我的手上,一起使着力,这样的推着,转着,转着,推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乳白的汁液溢满磨盘,给坚硬的石磨注入了灵动的生命,淳朴的香气溢满了幼小的胸腔。而眼前的石磨却粗糙不堪,在阳光下泛着没有生趣的白,生命的迹象早已凝固成石壁上淡淡的纹痕。忽然的便心痛起来,奶奶在的时候,这石磨是那样的生动,她走了,它的生命也就消失了,甚至老宅的生命。那么,谁又带走了她的生命呢?上苍么?那么,为什么要带走呢?
  踩着松脱的木梯上楼,可以觉知老宅在瑟瑟颤抖。楼头土墙上凿开的拱形小窗,是晾晒果脯最理想的天地。那里曾经晾晒着一个少年充满浪漫的兴奋、期待和幻想。他幸福的依在奶奶身上,嘴里嚼着柔韧的柿饼,遥望从远方蜿蜒而来的山路,猜想在路的那头有些什么,猜想着什么时候偶尔驶来的班车,会把在远方的母亲带到跟前。那是两代人守望的窗口,留下两代人痴痴守望的身影。
  老宅真的老了,站在少年身旁的母亲也老了,在女儿青春闪烁的眼中,少年也老了,不老不行,不老说不过去。生命有如苍劲枝桠上的一季樱花,终究将散去。当然,终究也将传递。


上一篇:一只鸟飞过山岗
下一篇:诗五首
(作者:杞云峰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老宅.樱花]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