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文学奖 >> 获奖作品 >> 浏览文章
获奖作品

扶桑作品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第九届滇池文学奖获奖作品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扶桑作品


扶桑简历1970年代生。河南信阳市中心医院医生。
获《诗歌报月刊》举办的全国爱情诗大赛一等奖、
(人民文学》利群杯“新浪潮诗歌奖”等多次奖励。
著有诗集援情诗篇》、《扶桑诗选》。

目录:


扶桑的诗

金星下
旧电影
1999年
书信的命运
神圣的孩子们
风雪暮归图
身体有它受过的爱抚
微风
可资忍耐之物
泥地上的脚印

霍俊明评论
一支笔,流尽幻想、墨汁、词语和心事
―扶桑诗歌读记

扶桑访谈
尘埃与霜雪中“那些带刺的光芒”
―扶桑答霍俊明问

正文:

金星下

金星下
河水凝滞不动,为暑热冻住
路灯把小竹林的剪影投在两个人背上
他们坐在沿河最高的石阶上。这是河流
在城区最美的一段
对岸柔波样起伏的小山,还未被武汉来的开发商
炸平,建成一幢幢住宅小区
他们不年轻了,虽然还未老去
他们常常沉默,那沉默不再是无声的话语心的
涟漪
他们不时交谈,那交谈也不再是一种触抚
金星依旧明亮,在他们头顶
但时间在过去
金星依旧高悬,在他们头顶
但船已行至另一地点
(她忽而意识到,那半‘轮月亮已不知何时在夜色
里溶解、消失了)
伤害被原谅了
但想象力损坏殆尽―
他的造访,已不是恋人甜蜜的相会
他们坐的很近(她把包和纯净水放在两人之间),
但手不再相握
他们坐的很近―是两个老朋友

旧电影

浓雾中一座陌生的城
清晨五点的出站口,寒意彻骨

一个人走了过来:高高的额头
宽大的衣服,两手插兜

像从未见过似的,彼此侧脸
打量―然后,微微一笑

驱车半小时来到一栋旧房屋
门口有一株已开始落叶的法国梧桐

木头的大床吱嘎作响。书桌上
两枝百合隐隐散香

······十年后,女主人公再次观看这一幕
自一本泛黄的笔记本里(那时她正清理

覆满尘埃的杂物间。一部分将抛入垃圾箱
另一部分,将廉价卖给收废品的小贩)

她还翻到了一些诸如“我们往日那非尘世的
爱与美”、诸如“不灭的灵魂”

之类的字句······
她胃里泛起一阵轻微的辛酸、嘲谑和厌腻―

1999年

1999年,我再也不惧怕死亡
它笔直地照耀,使我成为100瓦的
灯泡

1999年,世界.粉碎性骨折
我胸口奇怪地破出
一个洞―从此不再合拢

1999年.我犯下不爱人类的罪
人之中我只爱孩子们
我在他们中无忧无虑
1999年,我攀上了一座

积雪
覆盖的山巅,我在那儿和它握手
―孤独

1999年,从我的十个指甲
月牙
纷纷脱落。种下多年后的病变

1999年,我开了刃像
一把刀―我从此有一种被碾过的沉默。
我从此有一种醒来的微笑。

1999年······发生了什么?
1999年不会消失。它秘密的
不受欢迎的陪伴不会消失。直到和我一起
灰飞湮灭灰飞湮灭
······

书信的命运

书信有书信的命运。如同
写信人,有自己的命运―

有的信被弃置,被漫不经心的脚踩进泥土
有的信半途流落
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有的信被一遍遍默诵用红丝带包扎像护身符
贴胸珍存
有的信被焚化,在吞咽的火舌中随同
那哀悼的手一起颤抖
有的信像分离的骨肉
渴望重回主人怀中
还有的信像隐秘的痛苦,永远、永远
不付邮······


神圣的孩子们



我在成人们中间找神
那些枯枝败叶
他却藏身在你们中
像个嘲笑我的顽童



孩子们,是用阳光和雪做成的
你们肮脏的小脸上
也有露珠的晶莹
倒映着晨曦的,微红



在你们混沌的心上
一个小动物和一个神
一个小动物和一个神―
他们,并肩坐着



孩子们的字典里
没有“厌弃”这个词
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心爱之物
还有脚底下的灰尘



善的花骨朵呀,光的
神圣的幼芽,用你漆黑的睫毛
挽留我
从人类斜斜撤离的目光



在我心灵的广场
我珍存你们的喧嚷
孩子们,孩子们
你们是人类的早晨,那天蓝色的鸟鸣



孩子们是这世界的信封
是它的雪白,也是其上邮戳的鲜红
于是我接过来,展读
不管里面是什么内容

风雪暮归图


一辆孤零零的板车靠边停放
上面整齐地码着:胡萝卜、白菜、青椒

一把破旧的黑伞斜支在地上,很大
绿头巾的小贩缩在里面
红肿着手

剥葱―

身体有它受过的爱抚

身体有它受过的爱抚,蔷薇色的时刻
身体有它的寂寞
它的哀伤、痛楚、颤栗
身体有它的夜晚、一个唯一的夜、从未
到来的夜(一双唯一的眼睛)―
身体有它的相认
它的拒绝、洁癖
它固执的、不被看见的美丽
身体有它的柔情
有它的幻想、破灭、潦倒、衰败
它终生不愈的残缺······
身体有它的记忆,不向任何人道及

微风

一定有些什么
我已淡忘
当布谷鸟的低泣隐隐
响起,在我依然敏感的耳朵里
我不过
停下手中的抹布,失神了片刻―

呵,一定有些什么
我从未曾离弃。当我恹恹
萎去······
而今也在我渐渐舒展的心里,时常
恍如窗玻璃上剪剪的竹影
一阵阵轻晃

可资忍耐之物

可以―
用默哀似的眼睑。微微
鞠躬的嘴角(扁担一样)。
用眉间的细纹。磨损的牙齿。
用僵硬的肌肉。骨骼的
疏松度。
用头发里的补丁。一再
下降的体温。
用长刺的脾气
像圣徒的荆冠。
用越来越少的话语。
用心律不齐······没有
别的。纯粹是用这个
―具肉体。
仅仅一具肉体。直到

它像一幢房屋,蛀满白蚁。炉膛里
一块已全然灰白的
蜂窝煤。

泥地上的脚印
―想起一部伊朗影片

敞篷卡车摇晃着消失。
卷起的尘埃已落回原地。
空荡荡
的院子里,空气中狼藉着呛人的寂静一一一
他缓缓地转过
失神的脸:
低矮的房舍
黑乎乎的窗洞
紧闭的木门
剥落的墙壁······
暗哑的视线忽然,一闪
弯向一处小水洼
那儿,泥地上,如此完整、清晰
一个小巧秀美的脚印
―那女孩子临去时,慌乱踩下的脚印。
他,整个身子都专注地垂向那脚印
他的心珍爱地拾起那脚印―
小巧、秀美的脚印
脚尖向前,朝向他,也朝向离别的方向
仿佛这个脚印就是
她,是一个光明的允诺
对于他们那从未表白、穷人的、前途未卜的爱
夹在两个国家、一场战争间的
爱―
于是,从阴影浓密的眉毛间
他那识字不多的
少年的脸缓缓漾起一个痛楚、柔情的微笑。微笑······

一支笔,流尽幻想、墨汁、词语和心事
―扶桑诗歌读记
霍俊明

在反复读着扶桑的诗,我也在一再推迟写出我的一些阅读感受。不知道为什么,近年来我越来越排斤诗歌阅读,而时于自己的诗歌批评也越来越丧失了自信。我甚至在不断怀疑和追问我自己―为什么读诗?为什么写这些关于诗歌阅读的文字?
这是2011年12月零下十三度的冬天,我在呼和浩特一个叫“制片厂巷”的一个房间里。与我同行的C君在闲暇时时常拿起我随身携带的《扶桑诗选》。他时常在寒冷异常的深夜里朗读扶桑的诗。我为这个时代还有这样的诗歌阅读者而感动,而我也在大雪纷飞的北方街头决定写下我关于扶桑诗歌的观感。
当几年前的重阳节在花果山与扶桑相遇,她不小心将头挂在过道的一个廊柱上。我至今还有些过意不去,因为当时我们正在一起专心谈论过往和诗歌,却不成想被现实狠狠地挂击了一下。我一直在想,诗歌对于扶桑这样的女性到底意味着什么?写作是为了抵达宁静,还是“延伸了孤独”?当她面对各种各样的“病人”,当她深夜值班在清晨疲倦地回家,诗歌到底能够给她以多少安慰―“结了冰的马路路面。几辆车缓缓驶过。/马路两边涌动着上班的人群,他们大多穿着/样式平常的暗色衣服”(《夜班归来》)。我注意到多年来扶桑诗歌写作的一个习惯,那就是几乎每一首诗都注明了详尽的写作时间。这种日记体的诗歌写作方式印证了女性情感与文字和时间之间最为隐秘而本源的日常化关联,“像一张什么也没有写下的白纸/一支笔/流尽幻想、墨汁、词语和心事”(《给陌生人写信》)。
值得注意的是扶桑的一些诗歌中存在的感叹词和祈使句式,而这种显豁而强烈的杆情方式和情感吁求显然一定程度上凸显了扶桑诗歌特殊的言说方式和抒情质地。显然,当下的女性诗歌越来越缺乏的不是叙事、修辞和自白的力量,而恰恰普遮丧失的就是这种可贵的抒情能力。同时,感叹词和祈使句式的使用也呈现了扶桑的“非成人”和“少女”式写作的努力。当她以“七岁孩子的眼睛”和“一顺少女的心感受”,她的诗行也就获得了其他女性诗人罕见的空间。据此,那些人、事、物、景都在最大的可能性上与诗人幽微隐秘的内心世界相互打开、发现和问询。而这一切作为情感的对应空间也镀上了“少女”和“母性”相交织的特有光晕,如“一粒少女般的豌豆”、“用一颗少女和母亲的心”、“永远,让我用七岁孩子的眼睛”、“那少女般最最纯朴而灿烂的音色”。“爱”在扶桑这里同样是一个重要主题,无论是少女之爱、童话之爱、两性之爱还是普泛之爱,扶桑作为女性再次印证了“爱”之于女性诗人的重要和不可或缺。这甚或一定程度上成了女性写作的一种“命运”―“夜幕沉沉。青春已逝。/我的姐妹/我,还没有爱过。/还没有活过。/还没有倾诉过”(《夜雨之诗》)。青春、少女情怀、痛苦、爱情作为一种时间单向道上无法再次复现的景观在扶桑这里不断得以放大、延宕和沉浸。这正如十三岁的少女第一次真正长大时所穿的第一件棉质的纯白胸衣,只有这种纯白和温暖的颜色能够与“纯净”和“少女”匹配和对应,“仿佛,只有足够的纯白/才配等待/我想要的爱”。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爱”在扶桑这里也不断叠加和加重着“悖论”的色调,如“有时候幸福仅仅是/一场哭泣”。而到了《满月小集》阶段,扶桑则从诗歌形式、肌质以及情感层次等诸多方面将“爱”推到了更为繁复和开阔的地带。
扶桑的诗歌更像是一片沉静的草原或者雪野。
她诗歌的淡然、冷静、知性的成色在本质上呈现了人与世界之间的互相关注与发现。当然沉静的背后也有无处不在的紧张、不安和恐慌。
扶桑将诗歌的触丝更多投注和停留在那些日常甚至更为细小平常的事物身上,尤其是那些弱小的动物(鸟儿、布谷鸟、蜜蜂、白鹭······)和植物(青草、垂柳、花辫、花朵、紫藤、油菜花、桅子花、槐花······)以及自然场景(霜、雪、雨、雾、尘土、河水······)和时间性场景(夜晚、秋天、冬天······)。在词语和想象的光晕下这些词语与物象得以再次“复活”和“不可知”的“成长”与“变化”,诗人“为细小之美感动/或许它还沾着些尘土”(《喜爱》)。扶桑在这些细小和无名的辛物之上,发现了“不被人注目的美”,而她也想成为“那最不引人注目的一部分”。诗人在这些容易被忽视的细小事物身上发现了一个能够反观自身和过往的“通道”,“植物们也需要/和恋人脸对脸埃着”。尽管通道幽暗、潮湿和空前沉寂,但是这毕竟是诗人得以“安身”“栖心”的居所,也许这个居所是用荆棘编制而成。我们已经发现,扶桑的诗歌中的核心意象,其中就包括雪(如《雪》、《雪地》、《岁末》、《积雪履盖的早晨》、《我一直沉睡在雪下》、《屋顶上的雪》),霜(如《霜》、《让我长成雪吧》).灰尘(如《鞋》、《喜爱》、《细小、无名的事物》、《如果房间有心》、《灰尘筑巢的地方》、《旧电影》、《皓月当空》),雨(如(雨》、《雨夜》、《昨夜微雨》、《岁月般沉重》、《夜雨之诗》、《沉默吧,雨啊》)。我想这无疑是光阴在一个女性内心的斑驳投影,而光阴的挽歌注定是寂寞而孤独的。

内蒙高原的雪地泛着冷冷的银光。
我想起扶桑的一首关于“雪”和“死亡”(时间)的诗。也正是这些不为“强者”所知的事物以特有的磁场和带有细电的神经使得一个“豌豆公主”一样的女性不断地发现了“疼痛”的往昔和“现在时”的幽深的内心,“我越长大,就越容易哭泣/而我知道这是好的―我和这个世界的疼痛/那无所不在而又被忽略、被漠视的/之间长有细电的神经”。在扶桑这里,关于死亡的叙说是如此的平淡,就像那束灰白的头发成为人生的基本颜色和表征,“我已能伸出手去承接/死亡那安静的水滴······”死亡可能就是如此,它不可怕,也不可人。它就是这样存在着,知此而已,“对于死亡/我已既无渴望也不恐慌/仿佛与这灰发的伴侣/已相携至幕年。/像两把扶手发亮的藤持对座于茶几/落雪的夜/房间静默。暖气丝丝响。/水杯和书在各自手边/我们之间有偶尔的交谈刀心平气静。眺望这远景/这人世/走的时候无可遗憾也不留恋”(《我与这灰发的伴侣》)。
在扶桑这里,关于“身体”的诗歌修辞显然并没有像其他亚罗米尔式的女性诗人的激烈、偏执以及来苏水的味道。她更多是将身体体验更多地还原为个体生存的状态,身体、灵魂和那些卑微的事物一样,只是诗人面对世界、面对时间、面对自我甚至面时死亡的一个言说的手段而已,如“爱,在我身上―”、“身体有它受过的爱抚”、“把沉默填满我的身体”、“人世最初的披纹”、“我身体的右侧走动着一群风”、“我的肉体那幽闭着的香味”。或者说对身体的命名和发现已经不再是以往中国女性诗人的空前分裂的自白状态,而是上升为一种日常化的冷暖自知的疼痛或抚慰,“身体有它受过的爱抚,普筱色的时刻/身体有它的寂寞/它的哀伤、痛楚、颇果/身体有它的夜晚、一个唯一的夜、从未/到来的夜/(一双唯一的眼睛)―/身体有它的相认/它的拒绝、洁癖/它固执的、不被看见的美丽/身体有它的柔情/有它的幻想、破灭、涂倒、衰败/它终生不愈的残缺······/身体有它的记忆,不向任何人道及”(《身体有它受过的爱抚》)。即使是在写于1994年的早期诗作中,扶桑关于身体的诗歌也呈现出少有的知性色彩以及不断弥漫来看的冷暖交错的记忆挽留,“在我的背后解开那颗细小的纽扣/你的手握着我的乳房/仿佛两只温顺的鸽子栖落你的手掌刀寂静的应顶上,有薄雪似的霜·一”(《霜》)。有时候时间又不能不成为“带刺”的光芒与疼痛的阴影,“我安静地坐在我青春时代的度墟上/像一朵没有名字的,淡蓝色的花,’(《人世最初的皱纹······》)。由于职业的缘故,似乎有理由相信扶桑比之其他同时代的女性诗人更为成熟地获得了对身体(包括肉体)的感知、观照和反思,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她一些诗人的“黑色”质地,比如“一具肉体/仅仅一具肉体。直到刀它像一幢房屋,蛀满白蚁。炉膛里/一块已全然灰白的/蜂窝煤,’(《可资忍耐之物》)。
当一个女性渐进“中年”仍然以沦桑的“少女”情怀在一个个清晨或一个个雨夜不断通过诗歌的方式出发和寻找,那些永远失去的似乎又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得以停驻甚至永存。诗歌最终成为记忆的最好容器,诗歌也成为一个人最好的精神及历或成长方式。当时光不断流失,诗歌也不能不以“旧电影”的方式在漫漫尘埃中倒转拄事和心事,不断你是否仍在心酸牵挂还是嘲谑和厌腻。
当黑夜将尽,曙光那支温暖但也沾上了霜寡和灰尘的笔不断地写下,幻想、墨汁、词语和心事······

尘埃与霜雪中“那些带刺的光芒”
―扶桑答霍俊明问

霍俊明:扶桑你好!北方的雪仍未散尽,尽管今年的北京一些落叶木居然还挂着绿枝!当我在呼和浩特的一个房间里面对窗外的大雪发呆时,我随身携带的你的诗集依桑诗助却引起了我同事程张的极大兴趣。甚至在夜晚,他会在房间里不断地大声朗读你的诗歌。这让我有了久违的感动,一切都是因为诗歌的存在。对话你的诗歌之前,还是谈谈你最初的阅读以及写作受到的一些影响吧!
扶桑:我对父亲的最初记忆就是:穿着军装的他侧身坐在客厅的小红方桌旁(饭桌兼我和弟弟写作业时的书桌),手握一卷书,常常是白话小说,英俊的脸上表情专注,在敞亮的光线里,有一种人饮酒饮至恰到好处时的怡然。事实上我常常疑心他在微笑,对着手中的书。也许就是这怡然,培养了我对文学、对他手中那些神秘的书卷的兴趣。我上学前,五岁左右,父亲就教我识字了。我的第一位老师是他。我读的第一本书似乎是《雷锋的故事》。父亲随手从书架上抽出,.’看看你读得下来吗’‘。我念了大概有两页,只偶尔停下来―被不认识的字绊住。父亲满意地点头使我大受鼓舞,无论谓之年幼的虚荣心,还是小孩子吸引父母之爱与关注的愿望。在更小的时候,我看过一些小人书。据说我整天不声不响地坐在小凳子上看它们,看完后,还把小人书整整齐齐地放进母亲给我做的书包里。但这是母亲的记忆,我自己完全不记得了。童年最吸引我的是一本从同伴家里找到的,残缺不全、连封面也没有的书,讲述天上的星辰的故事。太神奇、太迷人了!一连好多天,我整个人处于一种空前的、粉红的迷糊状态。我的脑子变成一块白幕布,那些故事在上面不停地自由自在地上演、回放。很多年后我买到一本《希腊神话与传说》,才终于知道小时候那么激动我的那本书,名字是什么。
霍俊明:我注意到“爱”在你的诗歌写作中同样是一个重要主题,无论是少女之爱、“童话”之爱、亲人之爱、两性之爱还是普泛之爱,你作为女性再次印证了“爱”之于女性诗人的重要和不可或缺。这甚或一定程度上成了女性写作的一种“命运”或者“宿命”。
扶桑:十五岁,我第一次认识“爱”这个字。我悄悄地喜欢上了一位年轻的老师。那不能表白的、羞怯而热烈的隐秘情感,不知为何,在我心中萌发了强烈的对诗的渴望。从父亲的书柜里找到《唐诗三百首》、《宋诗三百首》,心醉神迷,一遍遍阅读。我对文学的兴趣从此彻底由小说转向诗歌。同年读到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郭沫若译),欣喜若狂,看到自己那不为人知的青涩心思竟然从那异国少年的口中说出,我感到自己的心和那异国少年的心长在了一起。这完全是一部初恋之诗!我甚至把它的许多片段摘抄到一个小笔记本里。文学那在时间里毫不褪色的美与力量深深震动了我。我尝试表达自己,用古体诗词的形式。
霍俊明:“爱的教育”成了诗歌写作的最初契机!在你的身体和精神的成长还有写作的过程中还有什么人给予你重要的影响?
扶桑:长姐仅仅大我五岁,然而就像一个小母亲。青春发育时的羞涩尴尬事,都是她,而非我的母亲,教我的。小时候她一直是我的骄傲,在我眼里是整个部队大院最聪明而漂亮的姑娘。身材苗条而丰满,双腿修长,像舞蹈演员,脸与山口百惠有几分相似。我一直跟她睡一张床。每晚我都要求她“讲个故事”,听的津津有味的,然后不知不觉睡去。有个“白牡丹黑牡丹”的故事我成年后还记得,说两姐妹都很美,一个黑一个白,一个好一个坏。我讲给她听,她惊讶大笑,“真的?都忘了。都是我编的”。长夏终日无事,我常趴在床上看她的语文书(竹编蔑席的菱形印在我的胳膊上)。《孔乙己》、《药》、《阿Q正传》······给了我(一个小学生)深刻的印象。有一些纳罕、有一些恐怖,似懂非懂,却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让我一看再看。我十七岁时她休探亲假,给我带了一本引《北岛诗选》,一本《徐志摩诗选》,‘你既然喜欢诗,为什么不读读新诗呢’。我对新诗的阅读由此开始。长姐给我的第三本书是《白朗宁夫人十四行诗》,这也是我最初读到的外国诗。二十岁以后,我才零零散散读到一些外国现代派诗歌。现代诗那自由自在的表达方式令我惊喜,我对古典诗词的热情迅速向它转移。
霍俊明:我一直对你的笔名“扶桑”感兴趣,我记得徐志摩似乎有关于“扶桑”的诗句。但是我更愿意想象这样一个场景―一个温婉、柔弱的女性在浓郁的桑树下。桑枝上是饱满的桑甚。此时,风正吹来······
扶桑:我初学新诗,想要投稿,决定仿效那些名作家,也给自己取个美丽响亮的笔名,务必要与众不同又不失大方,让人一见难忘。那时,徐志摩有一句诗“想起那些开在南方的扶桑”,常在我心里回旋。查字典,’扶桑”是神话传说里太阳每天从其枝娅上升起的神树。“哇!厉害!”太符合少年人对壮丽神奇事物的喜爱了。遂名之扶桑。这是我十八、九岁的事。后来,大概十年后,我不再喜欢这个名字。体温下降后,我喜欢低调、柔和、温润而内敛的东西。
霍俊明:我一直觉得1970年代出生的人一直都在“异乡”的路上!说说你的故乡和亲人吧!我曾注意到你诗歌中反复出现的“汽车”和“铁轨”的意象。
扶桑:据母亲和姐姐说,祖父家旁边有一个池塘,门前不远有一条河。我小时候差点淹死在河里。但我对我出生的这个河南南部小村庄完全不记得了。经此提示,我才依稀记起某个遥远的、湮灭在记忆深处的夏日,为了河渠边陡坡下一朵无名的黄色小花,我失足落入水中。世界瞬间变得寂静,如同树梢所有的知了一起停止嘶叫。抽水机巨龙般粗大的水柱,雪白旋转的水窝,一下将我吸了过去·一还在极裸中,我就被母亲带着前往父亲的驻地。在铿锵的铁轨和汽车的鸣笛声中,频频进行探望父亲的旅程。我真正有记忆的世界是从浙江一个叫吴兴的地方开始的。童年、小学、初中一年级。十二岁举家搬往江苏宜兴,父亲那支部队的师部所在地。在另一种方言口音中,打开我的中学课本。我寄宿的这间学校门前就是一条河,常常有鲁迅小说里的乌篷船泊在那里(如果从里面走出一个少年闰土,我丝毫也不会吃惊)。某次我在一条大些的船里看到有妇人蹲在船尾洗衣服,还有一只狗(!)在她脚边跑来跑去。我的本地同学用不无轻蔑的口吻称之“船上人”,很穷的、没有家的、一辈子就住在一条破船上、漂在水上讨生活。这个家指房屋、陆地上的固定居所。我有时觉得我也是这样的船上人。身在江南,虽然还是一个孩子,我也知道我是一个异乡人。十六、七岁后回到河南,却发现那里比异乡更陌生。所以我是一个丧失了故乡感的人。我没有省籍的观念。频频的搬迁也使我很难有持久、亲密的朋友。加之我从小性情安静,喜欢读书,也并不热衷和同龄人玩,早早就养成了独自来去、倾向内心的习惯,并不觉得孤独。我二十多岁时,有朋友说我的诗“没有地域背景’,我想也许与此有关。
霍俊明:你的诗歌中曾经一度以“少女”情怀和“非成人”化的方式来观照这个世界和杆写自己的内心。但是我也注意到后来你的诗歌中出现了为数不少的关于“尘埃”、“疼痛”、“泪水”和“死亡”的句于。这是因为个人认知的缘故还是人生过程中遭遇了什么状况!扶桑:我写过一首诗《靛蓝刺青》:“曾经有一天,我全身的骨头都走了/只剩下疲惫的血肉······“三十岁前夕,我经历了人生的最重大转折。我进入了黑暗,目睹了恐怖。死亡这个词,开始频繁出入我的诗歌。一些我仰望的词汇纷纷坠落。那是多年后我的回忆仍然要远远避开、不敢掠及的日子。我的牙齿,成为体内唯一的坚硬之物。而心灵的威胁、冲突却成为诗的沃土。组诗《熄灭》、《无需命名的诗》、《我的颜色》等均写于这一时期。同时它也直接孕育了数年后的(暗语:与保罗.策兰)。不仅如此,我此后的所有作品,都能隐约辨认得出它那幽微的夜色背景。如同深入真皮层的靛蓝刺青,有着终生无法消除的印痕。
霍俊明:确实,“三十岁”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转折。似乎一切开始不可改变,很多都再也不能挽留。时间是任何诗人都要必须面对的,这要求诗人不断出发和发现。扶桑:如果你的居处附近有一条河,一片树林,或是一条幽静的林荫道,那么,你是有福的。尤其在你色如枯叶的时候。三十岁的一个黄昏,我意外地在我生活了十多年的这座小城,发现一条河流,居然距我家不过半小时步程。沿河的柏油路两边植满槐树和垂柳,很少行人,偶尔有车。对岸是线条柔和地起伏的蓝色小山。我久久不愿离去,一种久违的喜悦在我眼里醒来。我感到紧压在我胸口的巨石被撬开了,那巨石被移走。我肺腑里又重新流动着湿润清凉的空气。我恍然晨风中的一缕柳枝。“我不过是在柳树下走了走/不过是看了看河水、天空/发生了什么,/―我变了。我像是悄悄爱着什么/又被什么悄悄地爱着”。这就是自然对人的神奇抚慰。而我吮吸了,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组诗《桅子花到来的日子》,此后就陆续诞生于我在这条河边的散步途中。在我缓慢的返青中,这条河以细小隐秘的叶脉为我输送了最初的叶绿素。人走进自然,其实就是走进早晨。无论他是否知觉。诗也如此。我写诗,也是为了寻找一个早晨。

霍俊明简历诗人,博士,诗评家,首都师
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任教
于北京教育学院中文系。著有《尴尬的一
代:中国70后先锋诗歌》等。


上一篇:杨友泉作品
下一篇:李达伟作品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扶桑作品]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
  • 兀自东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