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展 >> 浏览文章
诗展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2014年第3期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沈浩波,诗人、出版人。1976 年出生。为世纪初席卷诗坛的
“下半身诗歌运动”的重要发起者。2004 年,受邀到荷兰与比利
时举办专场诗歌朗诵会。出版有诗集《心藏大恶》、《文楼村记
事》、《蝴蝶》、《命令我沉默》。曾获《人民文学》诗歌奖、中

国首届桂冠诗集奖、第三届长安诗歌节· 现代诗成就大奖、第
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等。

 

 

跑步


有一天早晨
我沿着牵牛花攀援的篱笆墙开始跑步
天空像一条青色的履带
我在地球上跑,我在天空里跑
我在跑,苹果树和我一起跑
白云像牛奶向下倾泻我们跑
肮脏的河流像一条小狗我们一起跑
把堤坝卷起来,把坦克装进口袋我们跑
麻雀从我的胸口飞出,它的叫声在跑
火车开进我的眼睛,像一条英俊的眉毛
跑过乞丐流着脓的中午
跑过穷人燃烧的双腿我们一起跑
柳树的枝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像母亲的梳子在她芳香的发梢我们跑
孩子们带上你们的糖果我们一起跑
跑过太平洋和大西洋我们一起跑
抱着潜水艇胖胖的肚子
把它送给大白鲨当玩具我们跑
跑过悉尼和纽约,带上那些肚子太大的男人我们跑
玩帆板的白人和打篮球的黑人我们一起跑
跑过耶路撒冷,跑过叙利亚的玫瑰和波斯的菊花
用巧克力交换他们的枪炮我们一起跑
所有丰满的身躯都应该在这天空中奔跑
不管她的脸上是否戴着黑色的面纱我们跑
我能跑过每一条河流和海洋
却跑不过任何一滴泪水
有时我看到天空之下全都是泪水
夜空旋转,每一滴泪水都是一颗星星我踩着地球奔跑,在旋转的星空下我们跑
亲吻祖先从坟墓中睁开的眼睛我们一起跑
即使在干涸的苦难中,依然有心灵
可以用来哭泣,带上哭泣的心我们跑
带上那些被击碎的声带我们跑
带上村庄里所有的哑巴我们跑
我们跑因为喉咙里有愤怒的鲜花等待绽放我们跑
我们跑因为心灵里有海洋要淹没这人世我们跑
跑过子弹飞舞的黎明,跑过监狱被黄昏咬断的铁栅
带着鸽子和鹰我们一起跑,带着太阳和月亮我们跑
亲吻那些把脸埋藏在暴政之下的人
亲吻高原上磕着长头渴求解脱的信徒
他们的头颅深深的抵在大地的额角,来吧,我们一起跑
他们将成为天空中闪亮洁净和芳香的菩萨,我们一起跑
和前世的痛苦一起跑,和今生的悲伤一起跑
和往生后的极乐一起跑,和世上所有的寺庙一起跑
我在地球上跑,天空像一条青色的履带我们跑
我在天空跑,脚下踩着小小的地球我们一起跑
我踩着地球跑,像踩着小小的水车我们跑
像鸟儿踩着刚刚分娩出的热气腾腾的蛋我们跑
我在天空的深处跑,地球在我的脚下变小
像一颗泥丸,像一枚透明的心脏
我踩着属于我的透明的心在宇宙中孤独的跑
我要找一个温暖的洞穴,把它放进去,我在跑
像忙碌的上帝一样跑
像离群的羊一样跑
像时间一样跑,像轮回一样跑
永恒是一座荒凉的庙
隔世的我从庙中跑出
像从死中醒来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邰筐,1971 年生于山东临沂。《检察日报·方圆杂志》首席记
者。中国70后代表性诗人,首都师范大学 2008———2009 年度驻
校诗人。曾获第6 届华文青年诗人奖、首届泰山文艺奖、第2
届汉语诗歌双年奖。著有诗集《凌晨三点的歌谣》(21 世纪文
学之星丛书2006 年卷)、《白头翁》两部。部分作品被译介到
国外。

 

地铁上


拥挤的混浊的窒息的空间
晃动的暧昧的扭曲的脸孔
焦躁的疲惫的麻木的神情
外省的京味的夹杂的口音
临时的不明的可疑的身份
……
聚集在一起。聚集在一起
被一节节奔跑的铁皮挟裹着
像一个个密封不好的鱼罐头
散发出一股绝望的气息

 


题紫禁城北宫墙上的乌鸦


呵故宫。呵故国。呵故人
你终于借一只乌鸦的嗓子
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低沉的,喑哑的,战栗的
在暮色里,多么好多么包容
在我大中国
旧日皇上的家门外
一只乌鸦的鸣叫
就像一条命运的缆绳
突然把我和
不远处的护城河、白塔、北海
以及水面上那
轻轻摇荡着的小船
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把我满腔的悲愤和热爱
与落日下的无限江山
连在了一起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日出我没有痛苦
日落我也没有痛苦
在这冬日京城的大地上
我突然丧失了悲怆的力量
天一点点地暗
一点点地凉
黄昏它在我身上
留下的那条影子叫哀伤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一天我都在这儿
肉体在这儿,灵魂也在
每天好像都在
是呵
不是在这儿,就是在那儿
我们被遗弃在地球上
从活着开始
我们的等待美丽而孤绝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窗外,隔着两条大街
中央电视塔的塔尖一闪一闪
仿佛在向另一个星球传递着
人类求救的信号
肉欲的洪水一浪高过一浪
大地之上,都各自逃命吧
人命狗命一只蚂蚁的命
还有黄昏那无尽的车流
亡命徒一般,奔向那绝望之境

 


菠菜地


如果我有一小片地
我最想种的就是几畦子菠菜

我就可以在每个周末
煮上一大锅菠菜汤
把全北京的诗人们都叫过来
就菠菜汤喝二锅头
喝醉了就发发牢骚吹吹牛
把手机关掉,把时钟调慢
让心灵找到水牛耕田的节奏
这个念头一旦出现
就让我有点急不可耐
从天安门到天通苑,从朝阳区
到西三环。我首先要找到一块
还没来得及被水泥吃掉的泥土
一个夜晚,我穿过无数条街道
又绕过几个高架桥
突然就找到一片废弃的工地
有几个晚上我要去松土
就找来了铁锨和锄头
我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农
还弄出了整齐的垄沟
春不误种,秋不误收
我很快就收到了
老父亲寄来的一包菠菜种
可接下来的无数个日子
我却再也找不到那块地了
还是穿过那些街道
还是绕过那几个高架桥
我整好的那块土地
它神秘地消失了
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呀伙计
我只好把这包绿油油的菠菜种
全都埋进了自己的身体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吕约,70 年代生,现居北京,诗歌发表在《今天》、《作家》、
《十月》等刊,入选美国《新华夏集:当代中国诗选》、《中国
新诗百年大典》等各种选本。著有诗集《回到呼吸》、《破坏仪
式的女人》,评论集《戴面膜的女幽灵》等。获首届骆一禾诗歌
奖。

 


别哭———乖!
我的小乖乖,
我没有别的只有你。
别跑,乖
我的小兔子,
要知道你没有腿。
别喊,乖
我的小疯子,
大家都知道你已喝醉。
别做梦,乖
我的小傻瓜,
梦里带你飞的都是魔鬼。
别活,乖
最乖的快过来排成一队。
乖不乖?乖不乖?
我的小心肝小宝贝。

 


摔门而去


一个人
摔门而去
留下另一个人
和颤抖的门
一个更有力的人
摔门而去
留下一群人
和骄傲的门
夜里
一些无人的屋里
传来
摔门的声音
有一次,我突然回头
看到
身后的门
伸出一只木手
抓住门把
猛地拉开

摔门而去
留下门框
留下世界上别的门在颤抖
还有害怕找不到门的人

 

老子


从不握手
也不鼓掌
是不是他掌心
有一根刺
大力士,元帅,超人
没有一个
能拔出这根刺
智多星,脱口秀主持人
失败后
面对河水叹息
他不提供安慰
最后一个善良的人
离开他了
因为他从不提供安慰
又不是哑巴
孩子们,谁能走过去
安慰他?

 


女织


“九岁我迷上织毛线”
———噢我也是!课桌底下
竹筷子和偷拆的毛线在忙碌
窗外田野里,农民在织水稻
玩弹弓的男孩子
打仗去了,在各种战场
喝酒演说,走着直线
干完那些微不足道的活儿
我们回到自己的小凳子上
只能坐一个人的莲花宝座上
掏出从小珍藏的针和线
睁着眼睛
睡在自己做梦的手上
在演说台下打瞌睡,摸出针和
线
在产房门口排队,抓住针和线
变成针和线
在尚未结束的难民营夜里
手不停大脑和大海才能停下来
手不停黑人冠军的脚也追不上
你的手
手不停直到一只手从后面抓住
你的手
你梦游的手所走的路
正在变成
无法用脚追踪的花纹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霍俊明,河北丰润人,现居北京。著有
诗集《红色末班车》、《一个人的和
声》、《批评家的诗》等。在《诗刊》、
《人民文学》等发表大量诗作。

 

 

城里和乡下的麻雀有没有区别


北京连日大雪。我有些麻木,不只是因为冷
我有意忽视那些无处不在的雪,但它们
却是例外
两只麻雀在几个乱放的汽车间跳跃
这小小的土黄色身形让我有些动心
整整十年北京的光阴,我没有注意过它们
我更多的是看到了那些肥硕的喜鹊
看着这两只麻雀,我问身边的女孩
“城里的麻雀和乡下的麻雀哪个更幸福?”
她的答案和她的胸衣一样光滑———“各有各的幸福”
我想好的答案是———
城里的麻雀习惯了广场、马路和汽车、雾霾
乡下的麻雀习惯了土地、庄稼和庭院、蔬菜
也许,它们的区别已经不再重要
我好奇和不解的是———这北京的麻雀
是否是从外地穿越大山和高速公路飞过来的
还是———它们祖辈都生长在城里
如果是后者
我可以理直气壮地对满脸冻得通红的她说:
“城里和乡下的麻雀有本质的区别”
———故乡的麻雀飞不到北京
———北京的麻雀也飞不回河北
而我突然心惊
城里的麻雀吃什么呢?
广场上有武警,马路上没有草,汽车上不让蜗居违建
此刻我只好向那两只惊飞到枝头的麻雀致敬
我想起唐山老家的俗语———“饿不死的老家贼”

 


燕山林场


当我从积重难返的中年期抬起头来
燕山的天空,这清脆泠泠的杯盘
空旷的林场,伐木后的大地木屑纷纷
那年冬天,我来到田野深处的树林
确切说面对的是一个个巨大的树桩
我和父亲坐在冷硬的地上,屁股咯得生疼
生锈的锯子在嘎吱的声响中也发出少有的亮光
锯齿下细碎的木屑越积越多
我露出大脚趾的七十年代有了杨木死去的气息
芬芳,温暖
那个锯木的黄昏,吱呀声中惊飞的乌鹊翅羽
如雨的风声在北方林场的上空空旷地响起
当我在矮矮的山顶,试图调整那多年的锯琴
动作不准,声音失调
我想应该休息一会儿,坐在树桩的身边
而那年的冬天,父亲只是拍拍我的肩膀
那时,罕见的大雪正从天空中斜落下来

 


与老母乘动车回乡


母亲在北京已经呆了快三个月了
刚来时她肿痛的腿在北京的冬雪里阵阵发冷
此刻,我的裤管还带有南台湾的夏日
我终于回来了,从台湾的最南部回来
妈妈终于也能够回老家了,回到华北的平原去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吴吞,舌头乐队主唱。1972 生于新
疆乌鲁木齐。1995 年于乌鲁木齐组
建部落乐队。1997 年加入舌头乐
队。2008 年发表个人诗集《走马观
花集》。2012 年发表个人诗集《没
有失去人性前的报告》。

 

妈妈一起飞吧,
妈妈一起摇滚吧


昨日如梦
似流星划过
大地沉寂
就这样吧
忘掉它
就像一个婴儿吸到的第一口空

清晨太阳从东方升起
一个孩子看到的第一丝亮光
有一天这些都会被忘掉

实际上我希望她能够早些回去
她不属于城市,更不属于北京
地铁里滚动的电梯和滚烫的人群增高了母亲的血压
还有乡下人的恐高症
我来不及等母亲了我已经在电梯上
妈妈却在步行阶梯朝我满脸微笑地攀爬
妈妈疲倦了她的头靠在“和谐号”的椅背上
妈妈不出声脸朝向窗外
我不知道妈妈此刻是高兴还是痛苦
皱纹堆垒的脸已经看不出任何表情
车窗里的人们看不出表情
车窗外的田野也没有表情
连头顶上万里无云的天空也
看不出表情
带着大葱上北京
我能够看出,母亲很高兴
菜园里的青菜和西红柿就是母亲的早年
水流过沟渠
那里有不容易发现的浅壑和缓坡
父亲的铁锹已经禁不住老花眼的疲累
母亲在整理那些大葱
一棵棵放进薄薄的红色大塑料袋里
如今这些大葱已经跟着我上路
它们将陪伴我400 华里的行程
步行,然后是汽车,然后是和谐号动车
然后是北京的地铁,公交车,黑摩的
带它们上十八楼
打开它们时,它们的根须上还有些泥土
是母亲的老花眼放过了它们
而我多么感激这些葱白上黑色的泥土
它们和我一起来到北京
它们在乡下已经有成千上万年的岁月
可现在,它们再也回不去了
不久的黄昏它们将被我洗掉扔到楼下的垃圾桶
或者更干脆些,直接冲进城市的下水道
好似从来没有发生过
不管多么让人难受
我们还是愿意被忘掉
彻底的忘掉
妈妈一起飞吧
妈妈一起摇滚吧
这里是一个世界或者国家
在乡下人的视线里
那些麦子土豆还有油菜花
或许会指给你方向
你不用站的很高
就会看见这里的全貌
这里曾经充满了动荡
侵略者们带走了他们能够带走

毁掉了他们能够毁掉的
他们看见野花开满了山坡
金色的秋天正在向一望无际的
原野告别
他们看见自己在回家的路上
他们还看见他们所有的人加起

还没有一片叶子年轻
妈妈一起飞吧

妈妈一起摇滚吧
不知道多少年以前
人们来到这里
给山和河起个名字
骑马的坐在马背上
放羊的跟在羊身后
牛儿吃草卷起舌头
狐狸和土狼寻找着野兔子的窝
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人们要离开了
他们没有砍过一棵树
没有弄脏一眼泉
孩子们也没有摘过一朵正在盛
开的花
他们知道山上的石头
白天都在睡觉
到了夜里
他们就醒来
和天上的星星一起歌唱
妈妈一起飞吧
妈妈一起摇滚吧
昨日如梦
似流星划过
大地沉寂
就这样吧
记住他
就像一个人吸到的最后一口空

妈妈
有些东西永远也不会失去
这样说可以获得你的原谅吗
反正这里现在到处都是你的脚

不毛之地已高楼林立
流亡之处已灯红酒绿
一个人看到的最后一丝亮光
妈妈一起飞吧
妈妈一起摇滚吧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春树,本名邹楠,80 后代表作家、
诗人。在山东度过童年,在北京长
大。目前住在海淀区,未来不一定会
出现在哪里。代表作《北京娃娃》及
《春树的诗》,入选2013 年度长安诗
歌节·唐名人堂成员。

 


没有想法
      ———写给江姐等


不要跟我提什么腥风血雨
我没见过也不相信
滚烫的愁苦从一千年前的时空
倾倒过来
也许我们是
心心相印的人啊
不同时代
有对肉体的不同折磨
我只觉得此时我的痛苦
和当初他们一样多

 


梦见在梦里活着


白天拍照
晚上睡不着觉
梦里跟仇人谈恋爱
跟间谍谈恋爱
跟同性谈恋爱
跟抚摸我的人,谈恋爱
跟调戏我的人,谈恋爱
梦里不会着大火
下大雪
梦里谈谈情,杀杀人
不时心慌或心碎
穿着颜色鲜艳的衣服
兜住喷出来的感情
或者热血
上午,经过长安街
弟弟说:爸,长安街到了
好好看看吧
这就是你走了二十多年的长安街
我坐在弟弟和爸爸中间
差点哭出来
我这才知道
为什么我喜欢长安街
车缓缓经过军事博物馆
经过中南海的红墙
经过新华门
爸爸已经小成了一盒骨灰
坐在我们中间
不占太多空间
车过天安门,我看到
他站在广场上,看我们经过
怎么也写不好你
你这个农民的儿子
我也生在农村
我也是个农民的儿子
我给你放了一晚上的军歌
嚎啕大哭———
那也都是我喜欢的

 


早安,北京


早安,北京
早安,一夜未眠的和我一样的网友
又是新的一天
今天北京是晴朗还是有霾?
让我们一起来关注一下
在此之前,我想喝杯咖啡
为避免打扰到
客居在客厅沙发上
闺蜜的睡眠
我躲到另一个房间磨好咖啡粉
在厨房烧好开水
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想着你们
顺便进了卧室
发现凌乱的床上
空,被梦的体积占满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消除,1978年生,男,现居北京。作品
入选各类中国先锋文学刊物《橡皮》、
《北京主义》、《诗参考》等。

 

失去


我每时每刻都在犯困,体力不支
我闭上双眼,恨不得一头睡死过去
不过,我不想死,我只想睡觉,或做梦
我怀疑是谁偷走了全部精力
时光,我痛恨它。没有什么是永恒,或短暂
悲苦仍旧漫长
在这个夏天,荷叶凋零,雨水和阳光全部枯竭
我感觉人世凄凉,光阴残酷
我已失去了最好的自己

 


献给一只贫穷的胃

 

我的胃疼,但说不清是怎么个疼法
还有一个难题,胃在哪儿
是肚子上面?那么肚子又在哪儿?
身体像个迷宫,比女人还要复杂
我唯一能确定的只是生殖器
就是这个家伙的上面的再上面
就是那儿,一大早上我就感觉到了
当我睡着的时候,它疼得还不那么明显
可是早上,我就知道,今天完蛋了
大概是吃坏什么东西,昨晚
太他妈热,我吃完面条,就着水龙头
痛饮一顿,那可不是什么干净的水
我只能确定那不是
大便和尿。饭后我还喝了一个罐装啤酒
我把啤酒倒进一只很长时间都没用过的
玻璃杯里,所以很难搞清楚
是啤酒的问题还是杯子的问题
真倒霉,我怕去医院也不信任主任医生
一大早上,我去厕所三次,在马桶上
呆了大半天。这期间我读了一首烂诗
看完一位建筑师的简介,还有佛
他说你要戒掉性欲,这个我来不了
此外,我还胡思乱想一通
三十多岁,我已经没有精力专注于做某件事情
比如大便、读书
这期间,我的女人隔着门对我说
我们是不是要买个房子,我说
好啊。她说:你觉得买在哪儿好
我说,当然买在城里的别墅最好,有保安
有修养的邻居、有小三和红色跑车
去上班还不用挤公交车。她说:去你妈的

 


你喜欢的,我已不喜欢


这与我的生活有关
或者,与本性
倒不是别的什么高明的东西
而是因为胆小。仅此而已
如果说别的
我已经成了家,有个女儿
曾经年轻时,那些迷人的东西
渐渐地失去了他的意义

 


完整的爱情


相信爱情的人都是傻瓜
可我就是愿意做一个傻瓜,甜蜜的傻瓜
因为,我相信,只有爱情
才是世界上唯一一件
称得上美妙的事情
而我所认为的爱情,至少包括,以下几个部分
恋爱、亲吻、上床、分手

 


这些人已经死了


他们在我身边坐着或站着
或者我在他们身边坐着或站着

这些人已经死了
我看见这些死人吃东西
聊天、打电话、玩游戏
地铁每到一站就会有死人下去
又有死人上来
我的意思,不知你是否明白
换句话说,他们和我一样
活着,却不知道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王东东,1983 年阴历3月生于河南杞县,现为北京
大学在读博士生。出版有诗集《空椅子》,有论文结
集为《爱的修辞学》、《雅努斯的面孔》(未出版)。

 

 

小堡村


如果不知道历史,会认为这里的村民懦弱:
听凭500KV 高压线穿过家园。但事实是
高压线毁掉了麦田,留下一片空地,才允许建立了村庄。
虽然,高压的物质第一性不是村庄的意识第一性,
也不是我的意识第一性。有更多的能人行走在
高压线上空。隐形村长掌握这一切:反的,诡辩的镜像。
我忘了走过去,电磁波起跳的水边。一架机械趴在工地
围困的湖心。一只狼狗在栅栏无聊寻人。屋里的人
躺伏躲避高压电。垂直于电流睡觉。闲暇时用身体帮忙输电。
午餐。空旷的展厅。我们吃从天津带来的螃蟹,
手拿螯钳实施一种教育。安静。墙上的巨幅油画,异国
画家的签名突然颖悟:高压线下的艺术是软弱的艺术。
然而,一位画家会宣称他需要电塔,一个巨人模特
梳子似地梳着高压线。女画家的每一张画画的
几乎都是年轻的女画家。可年轻时她并不画画,而是写诗。
我们对女画家嚷嚷:“不要画花了,就画人。”
意思是她可以只画沉溺的自己。在返回时我产生
幻觉:高压线上挂满了乘人的缆车,一辆接着一辆。
“世界小堡”意谓只有世界,没有小堡;但更顽固的村民
笃定:只有小堡,没有世界。这里教会我们如何思想。
虽然只是思想的剩余品。也可能,未完成的思想构成了现实。
遗憾的是,我忘了看女画家从俄罗斯带来的无名大师的风景画。
我的一对朋友要到远方要孩子吗?
让小孩不会对车窗外的一片草场喊:“草原!”虽然那样也很好。
书店一角
我在门口连打了几个响亮的喷嚏,不是
有人在想念我,就是有人在说我的坏话。
“对一个国家了解得越多,就越
无法去恨。爱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书页里的宁静,死去的光阴,如此接近

天堂。窗前的一棵树可会感到幸福?
“已故作家们睡在一起,仍吵着反战。
书桌虽小,也可以放下一个地球仪。”
一杯咖啡未完,郑和的船队已从半途返回,你正
谈到南方的木腰子,“中药,治疗帝王的长生梦。”
“但历史的好奇同样无法遏止,司马迁,
勇敢的当代记者代替了疲惫的希罗多德。”
我听不惯外省书商的普通话,一副传染病的调子
在一杆秤的狡黠中,透出怯懦的自鸣得意。
“犹如一个士兵,正在消化独裁者的命令:
决不开第一枪,不做那个引发战争的混蛋。”
总之,我不想买这本书。我忍住了地理学的
好奇。虽然,谁也不能用目光让书架倾斜。
“难道他没有料到自己的国家也在发生变化?
干嘛跑到国外,去写一本什么‘非洲皇帝’!”

 


在疗养地


当沉重的溶液腐蚀着资产的风景
路边偶见白花,棉毛的眼球
孤悬天际,破坏了眼科医生的纯洁。
神圣的温泉流淌着爱情,
见证洗浴者弥漫丛林的锈气,
裸体的道德闪耀。
宇宙因被禁止吃盐而虚弱不堪……
挡住希望之光,盘踞窗口的山岭
一条阴郁的蛇压在资产者心胸。
太阳暴动,灼伤的动物奔跑,
大地呼吸微弱,厌烦了奇迹。
农民走过山坡:这个世界的神
保证心灵不受伤害。让一个人
痴迷于精力的偶像,愚鲁而且顽固。
风景的药水滴下傍晚,带来了欢乐
像一曲巴赫,镇压屋内起身来到窗前的人。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心地荒凉,1982 年生于河南项城。20
岁时只身前往北京谋生。现定居北京。
经营两家餐厅。白天工作,晚上写作。

 

 

混乱的生活


再次打开窗户
把头伸出窗外
看着眼前的万家灯火
白天的喧闹被
夜晚的寂静浇灭
我想理清这
混乱的生活
但我怎么都
无法理清
它们就是
一团又一团
脏兮兮的毛线
在我这儿
堆积如山
绵延万里

 


土堆


除了这些
像大坟墓和小坟墓
一样的土堆
什么都没有
除了这些
像大肿瘤和小肿瘤
一样的土堆
什么都没有
在我的童年
我时常一个人
在这些连绵不断的
光秃秃的土堆上
爬上爬下
从早爬到晚
爬得我浑身是土
爬得我手脚起泡
下雨的时候
爬得我浑身是泥
爬得我手脚脱皮
我别无选择
因为在我的童年
什么都没得玩

 


都市


堵车的时候
我也不急
有什么可急的呢
我是上班族
那我的工资
就让他们随便扣
我妈来北京了
就让她在西站
多等我一会儿
火车晚点了
我就坐下一趟走
情人躺在床上
等我,那就让
她继续等我
老婆躺在床上
等我,那就更
没什么问题了

 


身体只是往事


我的每天就是失去
就是走在雨中感受雨
的失去
就是跑在风里感受风
的失去
就是呆在自己身体上

感受自己身体的失去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李淑敏,1986 年出生,2004 年开始写诗。北京师范大学中国
现当代文学硕士,从事过图书编辑工作。发表有诗歌和评论
文章。现居北京。

 

午饭时间
“感谢那些款待我的女孩”
———Jim Morrison


厨房的外面是
一片空地
空地那边是一排楼房
一排楼房那边是
另一排楼房以至无穷的楼房
将我们压在这间厨房里
你双手上的水珠儿
蔬菜在案板上趴着
你拿起菜刀切它们
我从后面抱着你
这时你就是我的所有
我们身体上散发的气味
在空气里交融
这些气味强烈地
吸引着我们
使我们等不及
做完这顿午饭
就回到你的房间里
做完我们的身体
你的叫声像一阵狂风
把我们刮离床铺

 

少年时代


顺着河岸
我骑着破自行车
一直跑下去
河里的水在
自由地流淌
河对面是贫穷的玉米地
河这边也是贫穷的玉米地
麻雀飞起来
它们像一堆碎石
从玉米地里飞起来
然后在我的口哨声中
呼啦一声重重地落下

 

 

故事


我们在蓝色的水面
交换了彼此。
室外有光透进来,
这私人生活的墙上,
挂满了电影剧照。
在等什么呢?
你像演戏般需要着我。
自欺欺人的风暴
正钻进一个坚硬的死角。
而我是多么易碎,
今天我们尚在一起。
对于将来,我模棱两可。
我的好,和我的恶一样多,
这你早该知道。
我总能听见眩晕的水声,
奏鸣着剧终的尾音,
絮絮叨叨,像是不远了。
多年后我开始怀念你,
我在房间里,点燃了海洋。

 


长岛


你曾在陆地的正北分割世界
用一座被语言定义的桥
我最终未能抵达那里
雾雨持续封锁海上
锁住一旦进入就毁灭的禁忌
很多天之后我才承认
不关天气的事
是我放弃了
就让它在你的描述中
在想象中
保持完整
登不上的岛
悬挂在陆地的正北
吸引我的都是不可能的事
我放弃的都是窒息过的美

 


火车过宁夏的某个村庄


落日正沉入羊群吃过草的低地
金边的云朵
享受了最后一刻
幸福的光辉
树木渐渐多起来
田间向日葵
花儿小朵
羞答答包起隐秘
夏末黄昏
西北的天空
仿佛靠近了大海
蓝的和黑的部分
都多了几分滴水的温柔
移动
起伏
以植物的方式
把信仰洗上三遍

 


上一篇: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下一篇: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田冯太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