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展 >> 浏览文章
诗展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2014年第1期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胡正刚,现居昆明。

 

胡正刚诗三首

 

在江边


流水确实从我们身体里取走了一些事物

当我们来到江边,身体就会成为
河床的一部分。江水彻夜不息,带走了
泥沙,鱼骨,石头与流水撞出的火花
我们站在岸上,内心巨大的空,一点点
向外蔓延,像极了一群渴望成为江水的囚徒
却又不甘心交出自由的流亡者。

 

还乡的可能性


接风的宴席上,我们应该对酒当歌
就着醉意,谈论诗经和楚辞
谈论西双版纳江河交汇处的月光
幻想年少轻狂的岁月,会再次
回到我们身上,就像春天
阳光沿着河床顺流而上
将炊烟里多余的水分风干
我们都来自故乡,并在这

欢乐的时光里,屡屡提及
但这并不表示它可以被描述
也不意味着,返乡的可能性
会随着描述的深入而加大,具备
不可逆转的意志。在行将荒芜的田园里
耕种,我们都深知,耕种并不会
减缓它荒芜的速度,“那么
是耕种导致了它的荒芜?”
以谬论去验证谬论,不但其心可诛
也会导致另一种更加严重的荒谬
我们在谈论还乡的可能性时
就像一群孤魂野鬼
在相互说服对方相信无神论

 

渡江记


红河是仁慈的,它的涛声恰好
可以盖过一个少年的低泣,而它
彻夜不息的流淌,比河水本身更冰冷
更容易让人心生绝望。在红河岸边
我赶路的姿势,永远都像是一个逃亡者
疯狂地向往安定,却又对漂泊无根的生活
充满迷恋,奢望一刻不停地
顺着河水的声音,一直逃下去
金沙江流经故乡的岁月,我幻想自己
是一名淘金者,身体上被风吹开的裂缝
宽度恰好可以滤去江水和沙砾,留下
细碎的金块在黑夜里闪闪发光
我在梦里一路往北,直至金沙江的江水
将我迎面击倒。真正与它相遇是在
一次向西的旅程,金沙江在雪山下突然闪现
它绿色的江水,和岸边雪白的沙同样缓慢
同样,趋向静止。
四月,瑞丽江江水浑浊,落日下的荒草
漫无边际的沿着河岸延伸。此时的瑞丽江
是一个负重前行的搬运工,为下游的缅甸
源源不断地输送着黄昏。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祝立根,现居昆明。

 

祝立根诗二首

 

体内的声音

 

小心翼翼,我一直掂量着身上的担子
和内心的负累,对一根稻草的重
保有足够的警惕,有些事物
不能加码,再多一点点
轻易就会听到玻璃的碎裂声。
那是一种清脆而悲伤的声音
就像骨头垮下,流水穿心而过。
昨天早晨,在财神巷
那个背砖的妇人
不停的往自己的背篓里加砖,像是抢夺
这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处处都能看见
搬土运石的蚂蚁,并不能为之撼动
倾斜,内心的天平
却被她一再的打破,加到篓边
我想着够了,你看她的肩膀多么瘦削
骨头,就是一根筷子
仿佛在跟我赌气,反而
搬得更快了,看着砖头不断的隆起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就像一柄刀刃刮过玻璃,够了!够了!
这是我拼命视之为幻象的东西,这是
谁都不说的秘密。她是多么地残忍
把那些隐形的山峰,堆给我看

把那些压弯脊梁的重,用砖头
一块一块地称。
看着她把砖头一块块运往山顶
我已经安静了下来,听任
胸膛里响着坟碑插进荒土的闷响……
终于,又捡起的一块再也没有地方
安插下去,嗬!我暗暗吐了一口气
渴望着她能够把它
放回去。可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她背起背篓转身而去,手里
紧紧抱着那块砖头
我只是听到了哗的一声。

 

同类

 

怂恿一只田鼠长肥,长壮
长出豹子胆;麻雀的喙拉长拉宽
使它梦见鹰的天空,鹰的翅膀
吃肉、杀生,恶狠狠的瞪眼
蝙蝠的舌头下安装扩音器
让它的抱怨,响成晴空的雷霆。
闪电,不久前在颅骨中打过
大雨刚刚洗过心脾,乌云密布的地方
我曾经为异端蛊惑。
如今我在公交站台上慰留一只欠债的老鼠
在废弃的铁路边安抚几只酗酒的蝙蝠
在甬道中,试图与一群拾荒的麻雀
攀亲说故。爱上这些鼠辈,爱上
这些非禽非兽的小东西,我得承认
我的身体里,藏着等量齐观的胆小
懦弱,忍气吞声的美德
和拔腿就跑的善良。仿佛
一直有一支猎枪在背后苦苦相逼
仿佛身体里跑着一条丢盔弃甲的高速路。
当我站在落日之中说起蹩脚的鸟语
靠近它们的时候,它们
又一哄而散,跑得远远的
却止不住回过头来看了一眼。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胡兴尚,现居昆明富民。

 

胡兴尚诗二首

 

漫步丛林

 

枝叶交互,天空到树顶为止
阳光要用尽浑身解数
才能勉强插进一趾半爪
被覆盖的世界自然成等级割据
树顶是喊魂的乌鸦
它们刺破青天的巢,装满了
苍白的时光,残破的青春
枝杈间,有永不知疲倦的
无关凶吉的喜鹊,等待着
青虫鲁莽地撞上来。树干上
啄木鸟飞远,松鼠鸠占鹊巢
坐收渔利,趴在树洞口
邀约鸣蝉到家里叙旧
矮处的灌木丛,收容高血压的飞虫
它们深谙高处不胜寒,偏居一隅
昼作夜歇,自我娱乐
打发着,平淡无奇的小时代
只有像我一样的四肢强健者
留在地面上,不攀附
不抢占,遵循先苦后甜原则

自食其力,反对不劳而获
当蚂蚁出洞,蚯蚓抬头
就让出脚下的方寸之地
让出眼前的时间,身后的阴影
丛林中,万物都循着谐和的
人际,不,物际关系
尽管我蹑着手脚,不小心
还是改写了它们的人生,不,物生

 

 

麻雀灭亡记

 

在故乡,它们早已消亡绝迹
在我邈远的童年记忆中
它们总是结成团队,铺天盖地
编织成一片低垂的浓云
从内部旋起风暴,这时候
一场暴雨越过远方的山头
雨水泡大的故乡,丰收在即
空闲时候,它们习惯排在电线上
一动不动,像从电线内部
撕出的黑色电流团
和天边的闪电,彼此攻守
数量之多,让我常常产生错觉
每只麻雀,都是寄居高天的一个亡灵
分别对应着俗世中的一介凡夫
因此,过完有生之年
我们总幻想着,升到高处
每年,它们以情意绵绵的聒噪
把春天从大地底部打捞上来
我们就会找来短梯,攀上断墙
扒开秽物,取出它们所有的蛋
过家家,它们盘旋于屋檐
束手无策,大放悲声
有一天,再也找不见它们的身影
我们纷纷猜测,它们是死于
地头的鼠药,还是武装起来的麦粒
或者,它们在这片灾难的大地上
活够了,早已办好了绿卡
集体移民,远走他乡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温酒的丫头,现居昆明。 

 

温酒的丫头诗二首

 

冷的情歌

 

1
你们围住我哭吧
最好
有好奇的头
垂下来
亲一口嘴和关不拢
向天的牙齿
最后的寓言
含在嘴里
我只爱突如其来
胜过
化妆师的口红
和哀悼的哭声


2
之前
我抱住过自己
翻左翻右
挺立的乳房

颤栗着接近过黑暗
今天赤条条
翻来翻去
只有一点盐霜
从入殓师的手上融化
他哼着歌
拿棉球沾清水
擦拭眉头和牙床


3
双脚朝着关上的炉门并拢
青烟冲天
鸟群屏息
翅膀和草丛盈满露水
再出来
就可以一起飞了
而你正守在迎风口
用指背
试我骨头冷却的速度

 

 

你是我的坟墓

 

像弯腰
收拢桌子上残留的菜渣
像垂落的夜
收拢麦穗上的热量
像大地收拢
石块的沉默
像腾飞收拢翅膀上的寒冷
像圈一块地
收拢你的怀抱
允许一切热爱从嘴唇上滑落
允许青春老去肉体衰竭
耳际摩擦着白发
允许安魂曲的尾音
有扛起棺木的
最后一丝力气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易晖,现居昆明。 

 

易晖诗三首

 

审判

 

疯牛冲进校园
追逐小孩见物便顶
偷吃小鸡的眼镜蛇
被农夫抓到
警察击毙疯牛
眼镜蛇昂着头吼叫
农夫审判它并且要用它下酒
我想疯牛只是比学生还累
很快就会好的
眼镜蛇是山中的大王
只是因为森林缩小
才落入陷阱
大其心才能体天下之物
放过大蛇
给你鸡汤
(2013.6.6 读本地新闻有感)

 

 

多肉植物

 

拜托不要再买垃圾食品回来

好吗屋里的食物总是倒掉
放了几个月如供品
这就是你要的资产阶级生活吗
死胖子
我从废墟中刨出的多肉植物
已经长出根须
不知怎样熬过旱季
它在烈日照不到的地方
会继续生长
拜托告诉钟点工
别把它当作垃圾
出门要浇水
你看着多肉植物发胖
就会明白
做个死胖子也不错
胖胖胖多开心

 

 

电池快跑


我在等候相机电池饱和
等候绿灯刺痛阳光
德兰就要在窗前谢幕
表妹们在扫墓路上
焦虑地采购祭品
我叫电池快跑
带我搭上最后一班高快
用闪电唤醒地下的亡灵
告诉他们电池在发出烛光
工业文明是以在黑暗中疏离
为代价的
我要在电池的闪光中
记住亲人的脸庞
我要电池快跑
举起火把
记住脸庞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铁柔,现居昆明禄劝。

 

铁柔诗二首

 

致青春

 

我得到了什么?大学校园
几个女生的爱恋,她们的名字
叫玉米,稻穗,高粱和荞子
而毕业意味着失去
玉米叶枯卷,亮出金粒,进了
别人的粮仓,稻穗成了南方的大众情人
高粱和荞子,返回,高寒山区
因寒冷和强紫外线,受孕
酿成喝不完的高度酒
时光桌面上摆满空杯
邀谁,谁都可能制造
他自己的时间:他已经死去。
死于闯南北,捣江河,划船
去天边,请落日大夫为母亲治病
一心向善,死于染毒,偷渡
死于不常回家看看
死于回到家,什么也看不到
死于没给奈何桥一个微笑
你唯不想让激情和纯真
也死去,在金沙江边
一个旧躯壳,悔恨无情流淌的金子

在天桥上,冲着脚下的人潮抽一支烟
不想再抽第二支
一个让人闭嘴的城市,不想拿出
第二只话筒,向上苍发表污染空气的演说
我得到了什么?如一个民工
按时收到捏在手里的血汗钱
呵呵地笑,如一个孩子
挨痛当哭,如一只萤火虫,入夜
当亮,如布衣,侠客
风吹草低现出深埋田野的剑
我得到的,仅仅是
一个秋夜的安静,置身星空的杯盏中
我盼望得到原野的宽恕
一个奔走他乡的人,一个从小
看着父亲打铁的人,再也不能,借来
火种,让月亮为萧瑟的秋风摆一桌

 

 

在人间


罗阿姨一家来自四川
她说我书法描红写的棒
她做的火锅更棒,煤油炉
燃着的那个冬天,我学会了川话
李哥是成年黑龙江人
阳宗海教会我游泳那年,他住那间
换了个会打扮的会泽姐姐
这个他不知道。他大老远孤身
跑来云南一个小镇卖他们那边的冰激凌
整天吃脸盆盛的凉菜
后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最难忘重庆小女孩
的红皮鞋,耳房那间跑出来
喊我下去和她一起做作业
十多年前他们住在我家
而我现在寄居在另一个地方。他们
付的房租,父母在我身上已经耗尽
似一个轮回,我记住了川话骂人,游泳,从不暗恋
这些包裹,我提前把它们寄往天堂的档案室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文军,现居昆明嵩明。

 

文军诗二首

 

面若桃花

 

你在桃花之间
面若桃花
桃花树下就再挤不进去别的词句
那背景是浅蓝浅蓝的天
做了你的衣裳
和你浅浅的笑意相映成花间情意
多么干净的蓝
天空现在一点也不空
你站在天空下就像站在我的心中
你的脸刚刚从花间露出
土地和青山就静了下来只剩你的笑意
让我倾听如远水而来
花朵跳跃枝头
我把手轻轻放在风中
抚摸你的脸如同抚摸早春美丽的心跳
一片栖息着飞燕的天空

面向青色瓦屋
屋顶下住着亲人以及后代的爱情
我不说了不说你也知道
看你甜甜站在春天傍晚的桃花林里
在家园的怀抱中

 

 

七月七日丽人行

 

七月七日海边丽人的十个脚趾
藏在海里
海浪逐沙
水波里十条小鱼在动
太阳下你什么都藏不住
你站在潮头
太阳照着指尖
在沾满淡水盐的额头上闪闪亮亮
眼睛躲躲藏藏
你黑如黑子的头发
在蓝色的风上耀人眼目
让人碰到水草流过柔波一样动人心魄
兰芷幽生
你的身段柔如细沙让今天的大海沉默
喧嚣消隐
宛如古代月下浣衣的女子
照亮推窗的归人
逐浪
盖过了历史推杯换盏
在新世纪没有屋檐的天空下负壳前行
七月七日的星光
藏不住丽人的温柔眼波
睡梦中走来忧伤的老板或狂歌的少年
朝霞中升起喜悦的丽人
在火山岛上坐成海枯石烂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李艳辉,现居昆明宜良。

 

艳辉诗三首

 

太阳


爱上你,是因为
你火热的胸膛喷薄的激情
为了你,我要把自己变成绵绵的山脉
满山满坡的花清澈的溪水
收集你无边的光和无边的温暖
当你闪烁光芒跳动在我的心房
我要拨亮心底小小的火焰
在心海里和你殷勤相守
陪你日升日落
哦,太阳请允许我握紧你
让通体的红收敛
世界的黑夜的忧伤和空白
请允许我,摊开手掌
在虚构的梦中把光吻遍
点燃爱情

 

 

山路

登上山顶

梦想会长上翅膀
飞过山林江河城市和乡村
飞进黑的海和暗的夜
请不要叫醒那些树
那些花那些鸟鸣
那些睡着的石头
它们也有梦和痛疼
太阳会照亮它们
温暖那些冰冷的树枝凋零的菊
照亮那些山坡上
努力爬行的人
云靠近也会分开
山路弯曲只有静默的候鸟守着雉山
它是否看到大地上
一些人正悄悄结伴前行

 


骨头里的火焰


温软的秋已走下了枝头
秋雨洗净了雉山的草木
隐于此山躲避人世的忧伤
一些往事在叶片上露珠闪亮
坡道上的小树
卑微,却不妨碍它的气象万千
我知道,就是穷尽一生
也走不出这辽阔的芬芳
多少枯萎的花朵
冰冷的肌肤等待着鸟鸣唤醒
为了那一天,太阳打开山门
引百鸟入林,向着太阳引颈长啸
我在枝头开满笑意
用冰清玉洁的心等着
用骨头里的火焰 做成灯,照亮———
那些诗意前行的脚步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张翔武,现居昆明。

 

张翔武诗三首

 

 

孩子,你要去哪里?


流浪儿在公路上徘徊,
他的眼里,无所谓黑夜,无所谓白天。
污垢占满了衣服,灰尘抢得了领土,
脚上一双鞋子破烂如疲惫的老鼠。
春雨在空中编制庞大的丝网,
夜色风一般吹来,像铁一般沉重,
一起飞动的是青草,是他铅灰色的头发。
他瞪出瓢虫般爬出洞口的眼珠,
嘴里不停发出嚯嚯嚯的声音,
跟蛇那样露出上腭,充满怨念。

踢着鹅卵石。他嚎叫,声音凄厉,
安静的时候,他低下头来,
像在回想一件什么伤心事。
———孩子,你要去哪里?
———今儿晚上要下雨咧!
打翻邻居手里的瓷碗,他头也不回,
一地米饭,白生生,蚕虫似的蠕动。

 


渡口


每次走进火车车厢,窄小的窗外
这座城市的味道渐渐远去,变得陌生。
越接近老家,各种久违的事物迎面而来:
田野、大堤、桥梁、口音、房屋
在返乡路上像是临时接待,又像等候多时。
一次次归来与离去之间,
两种味道交替占领舌头和心情。
这里或那里,身体是一条船,
没法靠岸,或许从来没有靠岸的时候。

 


祖坟


炊烟在村庄上空散步,
一层层淡蓝越走越远。
我的祖坟和曾经荫庇我的树
在夜色降临时逐渐模糊。
光秃秃的枝条
试图凌空抓起那枚落日,
太滑了,
这个腌得出油的蛋黄
滴溜溜滚进
一口叫黑夜的铁锅。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把云波,现居昆明嵩明。

 

把云波诗二首

 

 

拾穗者

 

太阳刚过树梢
我们就老了
喊一声爸爸
门前的灯就亮了
谷花鱼吞着穗花
水从腮边滤出
那种叫胭脂的蝗虫内翅浅红淡绿
灰尘轻轻打旋顶顶小的龙卷风
猫青色的爪子在瓦片上碎裂
雌雄难辨的夜喵
穗花老了桃花梨花老了
谷花鱼的嘴啜着水闭合
一溜的山川都老了
胭脂胭脂打粉胭脂胭脂打粉
总像有人在地底弯弓搭箭
光阴似箭青山不改啊绿水长流
肌肤上的尘垢和皮屑静静滑落
稻的穗也像箭
穗里涨满了光和盐临盆在即
闪闪闪不停的闪

 

 

所谓情书


新鲜空气如潮水般涌来
慢性咽炎不太可能治好
很像一只巨大的法国蜗牛在牙尖慢慢撕碎
下咽往下然后用左手用力掐着脖子
眼冒金星迸出好多的颜色
妃色茶白竹青艾绿黛蓝鸦青
每个颜色都可以为你做身衣裳
江湖少年青衫薄小笺一样的薄
桃花色的小笺很薄薄如春天
井水清冽唇红齿白
浸湿了衣衫染透了小笺
赤着脚面白如玉
从你脸庞上可以看见我的脸庞
虬髯须张肤色黝黑
野云四聚暮色压着江边的柳条
风低低的嘶鸣你望着水流的方向
留下好吗
眼光和枕头一样温柔
浑身的刺青一身的锦绣
闪转腾挪刺青耀眼
我只恨身躯太小
绣不下我眼里的万里江山
山花斜插入谁的鬓角
红尘隐隐白雪纷纷
短笛横在谁的唇边
尘世这样的低
就如刺青刺在皮肤上
刚刚过了青春期的小麦
烤成了面包
就在这个尘世间山和水里
小舟泛过波光辕车辗起轻尘
拉长镜头按下快门
身后的市井引车卖浆酒寮茶肆
就熙熙攘攘的成为背景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刘小男,现居昆明安宁。

 

刘小男诗四首

 

栀子花


五月便打了苞
伫立在绿叶枝头
暗怀纯白的芬芳
七月花苞依旧
我拍拍它的肩
它竟摔了一地
花开解释一种心事
只是这个夏天雨水真多
寒意重
我穿着裙子走过季节
一如枝头的栀子花苞
心碎留个空身子
不要你知道


喜欢


喜欢

是彼此对付的最好办法
就算牵强的
又不陷入感情坠落的境地
喜欢
是一根能言善辩的刺
玫瑰蔷薇的
适合保持各自有利的距离

 


传奇


你的确是一个
与众不同的模子铸造出的
那不是你的功劳
“好像见过你”我想
想法一闪而过
留下眼这个器官表达
理会一瞥的意思
别让人轻易解释它的语言
如此而已

 


堕落天使


错误是生活悔恨的药
谁在谈错误
与其说是诱惑
不如说是灵感
她使人感到温暖感到安慰
我需要她来
她不是魔鬼
是魔鬼,也是穿上了天使的衣服
这样美的客人要来我的心里或是怀里
我就让她来
我管理不了良心
不必感到不安
进来吧,美丽的漫游者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李文炳,现居昆明。

 

李文炳诗一首

 

核桃

 


树缝漏下许多目光
青涩面皮。
幽闭心灵的
一点消息
尤其探不到


不是眉毛不狭长
经验要改写了
桃叶是环肥 杏眼正圆睁———
一对睾丸挤在枝头。
气鼓鼓硬邦邦捏不软
捶不烂无光闪耀
圆而不依打整
毛峰丛密不怎么刺手
顺毛摩不伏逆毛捋不倒
滴水不进软硬不吃
紧绷一张脸铁丸子硬就硬到底
愣头青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儿
你以为凭这些就可以断定一切

 


圆满或不圆满不必讳言
就像修不修饰都一样虫吃桃叶
枝上长那对灯泡刚烧坏钨丝
铁青白亮暗淡五味俱陈
中年的秃头男子心情隐约晒在额头
绒毛完全脱尽更滑更圆
有些真实不留把柄
开不了口下不了手
无门无窗不见出道
宇宙黑洞深深藏于内部
囫囵囵一个没有锁孔
你到哪里找那把钥匙



风刀够精确,够凌厉
任其在地球上雕刻尽万壑千山
也无非是添了几波皱纹来证明:
另一番铁铸的形象
是成熟已经凝定。



剥离枝头风干
检验的时候是到了
捏不开有锤击有钳夹
最后一点矜持
噼啪作响面具轰然碎裂
内心裸呈:好壮丽的河山!
九曲回肠后纵横的丘壑
一生心事藏于精心结构
一点点挖出犹裹蝉翼的胎衣
剥开最后一层苦涩:晶莹透彻
烦恼与欢喜同在
一堆碎壳涅槃
热流的凝固坚硬的柔软
舌尖拱起青春的舍利功德巍巍
仁之为仁乃是
一生果报
一生修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中国都市新生代·昆明诗群]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