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手册 >> 浏览文章
诗手册

贾薇的诗

作者:李泉松 编辑: 文章来源:2009年第5期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贾薇的诗

贾薇简历    1966年12月14日生于云南盐
津。1989年起开始诗歌创作。诗歌、小说和
美术作品发表于《南方周末》、《中国油画》、
《今日先锋》、(人民文学)、(青年作家》、
《天涯》、《中国诗人》等。现居昆明。

 

目录:

 

贾薇的诗
棉花啊
乌雅
吴太屯的泥浆
孤狗
感觉
周子渊
虫子
依莱娜
陈灶不见了


贾薇访谈
天赋决定了文字的去向
    ----贾薇答《滇池》编辑部问


霍俊明评论
细微的手指强大地剥开生存的洋葱
    ----谈贾薇近期诗作

 

 

正文:

 

棉花啊

 

这是多么舒服的时刻
躺下来
靠着柔软的枕头
我的脸颊轻轻沾着它
外面的声音没有‘了
外面的喧嚣没有了
许多人的声音
慢慢远去
许多事情
慢慢远去
这一层薄薄的棉布之下
棉花是秋天收割的吧
它的种子应该在谷雨时播下

它长在新疆一个广裹的草场
干旱少雨太阳天天照
此刻我脸颊下小小的棉籽
在那样的季节10天就出苗了
40天之后有了花蕾
花蕾怒放30天
茸茸的白絮出来一了
是新疆人收割的吧
好像不是
是几万四川民工
他们就住在离我老家不远的地

去新疆收棉花
收完棉花再回四川
我脸颊下的棉花是他们收的吧
一公斤多一点
他们可以得到8毛钱
这一层薄薄的棉布之下
一公斤棉花有上万棵棉籽
万棵棉籽有上万粒种子
上万粒种子有上万朵花啊
它们被四川人收进口袋
坐火车过平原高山峡谷
一路来到我的脸颊之下
我紧贴着它
软软的花朵
似乎闻到一些味道
许多声音都听不见了
许多声音都远去了
许多事情都远去了

脸颊之下的棉籽
是四月1人收的吧

 

 

乌雅


你要注意乌雅
千万不能成为别人的话题
千万不要

让冷风吹你
乌雅
结婚20多年
你总结了一个道理
不能结婚了还想着别人
已经结婚了
不能生孩子了还想着别人
已经有孩子了
不能在难过的时候想别人
已经难过了
不能在高兴的时候想别人
已经高兴了
更不能在做爱的时候想别人
不能乌雅
好女人就是这样
结婚20多年
只爱一个
只想一个
只和一个人睡
但是后半辈子当别人又爱了别人
当别人还想着别人
当别人会伤心别人
当别人再失去别人
乌雅
这都不是你管的一个好女人
不能想太多的东西
不能要太多的东西
结婚20多年
你总结了一个道理
只爱一个
只要一个
只睡一个
是对的

 

 

吴太屯的泥浆

 

经篙明过寻甸进曲靖
到马龙县
那天大雪纷飞
与昆明100里之遥的吴太屯
笼罩在雨雪之下
我的双脚在吴太屯村西处沾上
泥浆
它们敷满我的筒靴
过村西到村东
一个残疾人家里
坐了不到半小时泥浆就干了
我带着干了发白的泥浆
看见这家人用纸裱的墙壁
3个旧沙发
一台17寸的海尔电视
一部清朝打戏
乒乒乓乓
上演得很激烈

吴太屯的泥浆和我一起
最先离开这个残疾人
过一间低矮楼房
穿黑暗中的楼梯
出了村东到村西
之前吴太屯的泥浆
紧紧贴上筒靴
没有沾染新的
这些旧的已经发白的泥浆
跟着我
过马龙县城
过篙明县城
过昆曲高速
来到昆明梁源小区
那被时间堆积的吴太屯村庄的
尘埃
那被农民犁过的麦田里的泥土
那被小孩玩闹带走的沙粒

被风吹
被风吹
散落到吴太屯村西小路上
遇雨化成泥浆
沾上我的筒靴

此刻它在夜晚和我进入另一个
地方
没有炊烟的味道
没有牛蹄印
它看见的是陌生的城市
没有雪花
夜晚如同白昼
它看见我开门
明亮的灯光刺了一下眼睛
我的儿子坐在一张红桌子前写

我的爱人坐在电脑前上网
我的沙发干净舒适
我的卫生间
没有异味
一盆水
一把刷子
吴太屯的泥浆
已经沾在我筒靴上一天
已经和我时刻不离一天
此刻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家

它化成一股浑浊的泥水
流走了
再也回不到吴太屯

 

 

孤狗

 

它来了一天
给它洗了澡
买了件粉红的衣裳和小内裤
因为它发情了
怕被公狗随便上

还给它买了猪肝
煮饭给它吃
第二天它跑出去
它喜欢跑出去玩
但不长的时间回来了
两天不到
它已经习惯有家
隔了一天又把它放出来
以为它会找到家
但我下班回到小区
发现它无聊地闲逛
无聊地东张西望
我没有喊它
往它面前过
它闻出味道
又回来了
又给它洗澡穿上卫生裤

我从冰箱里拿出猪肝解冻
给它做饭吃
老公将它放出去
想让它撒了尿再回来
但一个小时它没回来
一天也没有回来
它不回来了
这只我们叫做孤狗的狗

它喜欢孤独

 

 

感觉

 

你不可能没有痛感
虽然没有触及到皮肤
但刀光一晃
滑过眼睛的
是离你几毫米的刀尖
冷光闪闪
由不得你不痛
你不可能没有快感

不仅仅是皮肤
每一寸
不是只有皮肤才知道
除此而外苏醒的东西很多
枝叶饱满
温润蔓延

你不可能没有灵感
突然而起的雾霆
尾随而至的低吟
陡然空落的
和惊鸿一现
山不得你不发现
就在你身旁

很长的时间
很长的时间
静如死灰
静如皮肤下的细纹
但你知道不会那么容易没有
只要有一小点愿望
一小点悲伤
一小点想象
一小点沮丧
它还是会有
会如暖风吹泄而下

这就是你不可能没有的
永远不可能没有的
感觉

 

 

周子渊

 

一岁走路
两岁说话
3岁开始画很复杂的画
这一年摔r一跤
额头上缝了三针
4岁开始不好好睡觉
5岁脾气有点怪了

这一年病了一次
因为太过敏感
在工人医院住了半个月
6岁读书
在盘龙古幢小学
因为注意力不集中
被老师用书本打过头
7岁转到春苑小学
离家坐公交车两个站
教过他的所有老师
评价他都是特别
渐渐长大的儿子
不太合群
他非常喜欢和小朋友玩
但他说话太慢
只喜欢和自己玩
喜欢和跟自己差不多的孩子玩
8岁他爱画怪物和机器人
每天都画
本子上到处都是
根本改不过来
9岁他写博客了
开始看水浒三国演义
记得住很多故事
我不太合群的儿子
他喜欢这样悄悄表达
他的苦恼他的愿望他的喜好
他的小小的一点
悲伤
10岁他懂很多东西
善于维护自己的想法
可以和我争辩
可以说出我不知道的很多事情
但是他不爱睡觉
深怕黑夜
喜欢开灯或拉开窗帘
不太合群的儿子
不喜欢喝水

每天下午5点
他准时打电话给我

晦妈妈
我回来了

 

 

虫子

 

是突然就来的
一点准备没有
阳光从树梢尖上就下来了
照到地上
顺树干的几个侧面
照到发潮的草
发潮的花骨朵
发潮的枝叶
甚至脏的
一块鲜艳的塑料布

虫子出来了
越过树干的那些蔓藤
到树的另一个侧面
越过树下的石子烂泥
杂乱的草
和野花
到狈叮面去
消耗不了太多的时间
当阳光这样下来
把所有的东西照得亮堂堂的
发潮的草和花和枯败的枝叶
全目着热气

虫子出来了
它一刻不停
越过树的侧面到达一块石头
好大的石头
越过石头到了另一棵树
哦是好几棵树
一个水塘就在边上
虫子不会顾影自怜
那些发潮的目着热气的东西
慢慢变清晰了
那块有些脏的塑料布上面沾着一张糖果纸虫子看不见
离那棵树已经远去100米
途中经历的花花草草
虫子想不起来
它只是走
一只虫子迎面过来
它佯装不见
一秒也没停留
一直走到另外一块石头
爬上去
阳光已经升到正顶
抬头看到的还是树梢
光很刺眼
斑驳地漏下来
一直在走的虫子
不会对途中的花草有兴趣
不会对阳光照亮的东西有兴趣
越过树梢
它看见了远处
模糊的远处
毫不知情的远处一只仿佛思考人生的虫子
在树的另一个侧面
悄悄
身尚下来了

 

 

依莱娜

 

涨潮的时候
依莱娜在舞台上
穿上庞大的连衣裙和黑皮鞋
拎着一个皮包
皮包夹根葱
依莱娜戴着面罩
手臂涂着红颜色
一出场就说
这是我的猫2003年一个伟大的爱情故事
开始了
法国南部潮湿的气候
一场没有征兆的爱情
走近了
依莱娜每天在小舞台上
拿她的猫和爱情逗人发笑
她多笨重
和那些发胖的家庭主妇
一样絮絮叨叨
这是我的猫
它刚才还在我的手臂上
现在死了
死在我的手臂和桌子之间
谁会相信
猫死了
但这是真的
依莱娜扬扬夹着一根葱的皮包
人群哄笑依莱娜
怕有60多岁吧
爱情来临的时候
她多么不一样
眼神柔和
额头光洁
乳房饱满
虽然还是笨重
但不一样了
真不一样了
穿梭在那些小镇舞台
依莱娜道具简单
一把椅子
一个皮包
一根葱
一张面具
就是这些
把依莱娜包得紧紧的
她看上去肥硕
她本身就丰满她看上去神秘
她本身就难猜
步履缓慢的依莱娜
说话也缓慢涨潮了
依莱娜

 

 

陈灶不见了

 

陈灶出门的时候好好的
早上有太阳
他穿得不多
白衣蓝裤单薄
却不冷
穿过和叔叔租住的房子
巷口一条土狗飞奔过来
站在路中间狂吠
陈灶听不见
继续走
大门外两个女人吵架
声音大得很
其中一女的小儿吓得哭了
抱着她的腿
哭得比她们吵的声音都大
陈灶听不见
继续走过了马路
到了大街
家家商铺都放《雨花台》
满大街都唱这个
陈灶听不见
继续走
他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啊
走出了和叔叔租住的房子
走远了
街上什么声音都有
嘈杂得让人疲倦
听不到声音的少年兴奋地走着
他单薄的衣裤
被风吹得鼓涨起来
有些长的头发
也被吹得东倒西歪
陌生的城市啊
像磁铁一般啊
感动了街上一条流浪狗
跟了陈灶好长时间
时不时冲他叫
陈灶听不见就没停下来
他继续走除了在昆明北郊打工的叔叔
陈灶不认识一个人
不认识任何一个地方
来昆明半月
第一次上街
就是为了认认路
虽然兜里没钱
但失聪的16岁少年心情很好
阳光灿烂的城市啊
天空没有一丝云彩
陈灶走着走着就走远了
走远了碰到一群人
碰到一群人问他是哪里人
他说不出来
他说不出来就麻烦了
陈灶被带进了派出所
派出所半夜将他交给了收容所
收容所将他遣送到湖南
湖南又将他送到广东我的天
来自昭通镇雄的16岁少年
离家越来越远’了
陈灶离家不归
只有家人在想
说不出也听不到的他
死了死在哪里
活着活在何方

 

 

天赋决定了文字的去向
    ----贾薇答《滇池》编辑部问

 

    问:你的写作开始于什么时候?受到过什么人的影响?
    答:如果按时间算,诗歌的写作是从1989年开始,到现在整整20年。很难说是受到什么人影响,我在写诗之前看别人的诗不多,因为生活在一个小县城,可阅读的书不多,来自各方面的信息都不多。尽管之前我从来没有尝试过写作但我认为是一种水到渠成的事,它跟天赋有很大关系。就像一个水缸溢满了水自然要流出来一样,所以我一开始写就觉得很自然、很适合我、很好玩。其实我从来都认为自己在诗写方面是一个天才,没有谁教我要怎么写,我从别人那里学得不多,也没觉得别人就写得好得不得了。我的诗歌创作没有像别人那样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模仿,可能有过那么一两首你看出些别人的痕迹,但那绝对不是别人的,而是在当时文化背景下的一种表达习惯。
    问:如果你认为这是你独有的方式,那么这种独有的方式是否成就你的诗歌与众不同?
    答:可能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的诗歌是与众不同的,就像是自己生的孩子,这是一种可能性。但最重要的是我们都使用同一种语言,我们的表达在一定程度上不可能脱离传统或多数人的阅读习惯,尽管其中有许多需要相同阅历或审美才能看懂,但我还是认为独有的概念绝对不是指单纯的用以游戏式的表达,它和一个人的情感经历、生活态度、人生际遇、价值观等有关系,尽管每个个体在当下经历的都是一样的大背景,但天赋决定了文字的去向,决定了表达的不同,这就是我一致认为的独有,不仅仅只是文字而是全部。
    问:你的诗歌在这种独有的状态中经历过怎样的变化?和什么有关?
    答:在我20年的诗写中,有5个重要的阶段,每一个阶段和我的生活都有关系。我曾经写过一首诗叫(五次爱情》,其实要说的差不多就是和诗歌的五种关系和五种变化。一开始写诗我就喜欢上这种表达,这没有什么稀奇,就像你突然爱上了某种运动。一开始写我就觉得自己很好,可以用诗歌这样一种语言来表达我想表达的一切,当时还处在表达一切的自然状态,我所看见的,我所想的,想写就写了;第二个阶段有了一些变化,开始表达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有感觉的东西。当时一个人居住有许多的时间,有许多沮丧和伤感,表达缓慢了,但觉得也是顺其自然;第三个阶段表达就有些不一样了,是换一种方式表达,想再更多传达出语言之外的东西,想让语言更节奏,更好看;第四个阶段变化很大,也许是个人生活发生巨变,从一个独居者变成了一个主妇,有了家庭和孩子,这个时期的表达缓慢了许多,有了更多的参照物;第五个阶段应该就是我现在的阶段,很好,很放松,很开阔。世界在我面前,我选择的却是一粒尘埃,我从这一小小的沙砾上找到了许多乐趣,找到了别人没有注意到的辽阔和高远。
    问:你认为你独有的诗性来自哪里?它独有在哪些地方?
    答:除了我所认为的天赋之外,一切来自我的感受。我首先要写的是谁都看得懂的字,这些字绝对简单,小学生都能认,但绝对不是为了让别人看懂字才写诗。我曾经在帮一个朋友写序的时候说:我认为诗写的最高境界就是如何用最简
单的文字说出最辽阔的心灵。这是我一开始写诗就这样干的,但我相信我的诗歌绝对不是任何人都能看懂的。所以我认为诗性来自天赋,除了天赋来自感受,其实说到底,感受还是天赋的一部分。其次,我喜欢音乐,喜欢节奏,喜欢干净,喜欢用最简单的话说也许最复杂的问题。我喜欢营造气氛,这是我的诗歌一直被我喜欢的一个重要原因。
    问:你的诗歌受生活方式的影响大吗?是让你的创作更好呢还是停止了?
    答:我一向认为,之所以被称为诗人就应该不断保持诗写的创作状态。每个人的诗歌都可能跟他的文化背景、生活方式、情感遭遇有关,我也一样,但我可能和别人不一样的是,我一直在写,不管这些年我的生活经历过何种变化,结婚
了、生孩子、离婚了、爱上谁了、不爱了,通通影响不了。这些在生活、情感世界里杂芜或琐碎的东西都是我在表达上的真实片段,我很尊重它们的存在,但没有因为过于沉溺而忘了写,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这也是我自己很满意自己的一种状态。不管发生了什么,我还在写呀。
    问:从你最初开始写,到现在20年过去,你关注的东西有什么变化?
    答:我很庆幸自己是一个敏感的人,我不断地以自己的感受去看这个世界、去揣摩、去感受、去说,许多时候情感的东西会更多一些,怀疑、怜悯、包容、无所谓等等,但更多的时候我表达那些细微的,别人难以发现的事物,表达那些容易被抛弃的,藏起来的东西,我甚至在表达这一类情感或事物的时候很快感,很天真。我想这就够了。我曾经设想过再过20年我会怎样?尽管我相信很多事情会变,但唯一不变的可能就是:我还在写,就是这样。

 

 

细微的手指强大地剥开生存的洋葱
                       ----谈贾薇近期诗作
霍俊明

 

    在以前所接触的贾蔽的诗歌中,我反复被一个词语所牵拉,这就是―个性。换言之,贾蔽的《中国专利》、《边缘》、《疯子》、《剥豌豆》、《炒河粉》等诗,无论是在日常经验、语言运用、想象力方式、题材视闪等方面都呈现出了不无强烈的个性化色彩,而这种个性化色彩带有着明显的个性化的现实和史化的想象方式,从而无论是在经验、身体、性别,还是在情感、智性、个人成长史、家族谱系等方面都呈现了带有反思性、自白性、湘匕战性和悲剧性的素质,甚至其中还不时夹杂着偏执和冲动的成分。这种特立独行的先锋姿势在上个世纪90年代是可以理解的,这也一定程度上与贾薇的画家和行为艺术家的身份有着瓜葛。然而世事依稀,如今的先锋诗歌在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道路上大都消隐了踪迹,唯留下极少数的人还在诗行中寻找着先锋残留的影像与记忆。不知道云南和盐津、昆明在地缘文化意义上给贾薇这位出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的她带来了怎样的影响,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众多的诗人和纷繁的诗歌文中,贾薇在诗歌中所呈现的形象和发声的方式同云南这片土地一样是特殊的,是引人侧目的,甚至是令人惊异的。我想,这对于一个诗人而言已经足够,个性化可能永远是评价一个诗人的一个重要的尺度。当我们从往日的贾薇的诗歌影像中走出来的时候,近期的贾薇会以怎样的诗歌发声方式来和自己、生活、世界甚至和我们对话呢?读完近期贾蔽的诗作,我只想说的是贾薇大体还是那个贾薇,尽管世事沦桑变幻,但贾薇诗歌的个性化方式甚至当今诗坛极其罕见的先锋姿态仍然是这样清醒和“刺眼”,只能说,贾蔽仍然没有放弃属于自己的诗歌方式,她在自己的诗歌道路上已经独自行走了很多年。值得强调的是,中国诗歌批评界一直误解了“先锋”这个词,甚至在有些诗人和评论者看来“先锋”就是脱离日常语境的“自言自语”。而贾薇的诗歌尤其是近期的诗作则在重新提醒着人们,实际上到底先锋不先锋都不重要,关键在于诗人在日常的生活之流中以怎样的常人难以企及的姿态进行诗歌的发言甚至质问。可以说,在近期的诗歌写作中,贾薇的诗不仅仍然具有强烈的不可消拜的个性化,而且这种个性化不仅指向了深沉的内心世界,而且同时指向了身边简单而繁复的生存世界。而生存世界在不经意间带来的黑暗与疼痛则成了贾薇诗歌写作的动因与按钮,这在((棉花啊》、《吴太屯的泥浆》、《陈灶不见了》等诗中有着淋漓尽致的呈现。一个女性诗人纤细的手指却以强大的力量剥开了生存的洋葱??当我迎面撞上贾蔽的《棉花啊》这首诗时,我唯一想说的是这是一首好诗,它带有着在我看来的重要性,种重要性显然来自于诗人独特的观察角度、想象方式和发现与重新命名的能力,而这些能力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感人至深的诗歌发声,“这一层薄薄的棉布之下/一公斤棉花有上万裸棉籽/上万裸棉籽有上万拉种子/上万粒种子有上万朵花啊/它们被四川人收进口袋/坐火车过平原高山峡谷/一路来到我的脸颊之下/我紧贴着它/软软的花朵/似乎闻到一些味道/许多声音都听不见了/许多声音都远去了/许多事情都远去了刀脸颊之下的棉籽/是四川人收的吧”。诗人在一层薄薄的棉花下面竟然发现了一个并不轻松时代的黑色秘密当这轻轻的棉花与沉重的乡土命运、农耕情怀和身影沉重的四川打工者连接在一起的时候,《棉花啊》就极具象征性地带有了命运的势能,一个诗人的命运和一个时代的命运。而((吴太屯的泥装》在我看来是2000年以来最为让我看重的一首诗作,那个来自偶然的工业和城市时代的风雪,暂时停留过的偏远的“吴太屯”发白的泥浆连同短暂的乡土和乡村生命的卑微都一起带给了我们茫然的陌生与震动,“经高明过寻甸进曲靖/到马龙县/那天大雪纷飞/与昆明10。里之遥的吴太屯/笼罩在雨雪之下/我的双脚在吴太屯村西处沾上泥浆/它们敷满我的筒靴/过村西到村东/一个残疾人家里/坐了不到半小时泥桨就干了/我带着干了发白的泥浆/看见这家人用纸袜的墙壁//3个旧沙发/一台17寸的海尔电视/一部清朝打戏/乒乒乓乓/上演得很激烈”。那个曾经在工业化疯狂的道路上在诗人的靴子上短暂停留的乡土的记忆和实实在在的由普通甚至卑微的生命所带来的震动,却长久地拨动当今麻木而做秀的诗歌神经。贾薇在看似漫不经心的细微举止中却强有力地剥开了生存的洋葱,时代的洋葱,在祖露的真实内核中最先探清了时代的秘密纹理,“此刻它在夜晚和我进入另一个地方/没有炊烟的味道/没有牛蹄印/它看见的是陌生的城市/没有雪花/夜晚如同白昼”。而《陈灶不见了》显然更是一个强烈的现时代的生存图景的缩影和具有强大势能的时代寓言,尤其是这个寓言与普通的沉默的“大多数”直接相关,甚至在这首诗中“陈灶”这个人物正好是一个失聪者。当这个不健全的“陈灶”不断穿过这个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城市嘈杂错乱的街道和日常化的生存场景时,诗人却更为大胆地给“陈灶”安排了更为糟糕的命运。这个穿行在城市里的面目模糊、身份不明、双耳失聪的少年注定是一可疑者,一个糟糕透顶、尴尬无比的城市景观中的“异乡人”和无家可归者,“虽然兜里没钱/但失聪的16岁少年心情很好/阳光灿烂的城市啊/天空没有一丝云彩/陈灶走着走着就走远了/走远了碰到一群人/碰到一群人问他是哪里人他说不出/他说不出来就麻烦T/陈灶被带进了派出所/派出所半夜将他交给T收容所/收容所将他遣送到湖南/湖南又将他送到广东//我的天/来自昭通镇雄的16岁少年/离家越来越远了/陈灶离家不归/只有家人在想/说不出也听不到的他/死了死在哪里/活着活在何方”。《乌雅》、《孤狗》、《感觉》、《周子渊》等这些诗显然更多地来自于现实经验,而这些更多地带有冷色调的“孤独感”的诗作在带有不无强烈的个人观感的冷热啼嘘中带有着当代生存个体的寓言化色彩。而不管《乌雅》这首诗涉及的是现时男女的情感,还是婚姻、爱情、道德宣谕,这都呈现了诗人的发声方式紧密地来自于我们所处的并不宽裕的俗世生活。而在我看来,《乌稚》则在骨子里有一种反讽和悖论性。不管《乌推》是诗人自我的对话,还是“鸟稚”这一诗歌形象自身的意味,都是带有着强烈的“非现实性”,“乌雅”的爱的方式在当下的时代可能已经成了常人难以企及的神话,这可能也正是这首诗的重量所在,“一个好女人/不能想太多的东西/不能要太多的东西/结婚20多年/你总结了一个道理/只爱一个/只要一个/只睡一个刀是对的”。照之90年代的诗,贾藏近期的诗作少了当年的直白、冷峻(不是消失了而是程度有所减弱)而多了一份冷静与沦桑的“中年”心态,在将诗歌的触角更多地延伸到当下的日常生活和存在现场的时候,薇的诗反而在不事张扬的叙说中获得了并不单一甚至复杂的诗歌经验和想象力的提升空间。尤其是《虫子》这首诗,既带有个人的玄想成分又带有浓重的甚至原生性的对平常事物和景象纹理的细致而深入的观察,而这种观察更为可贵的是带有着诗人深沉的思考姿势和凝思特征,“阳光已经升到正顶/抬头看到的还是树梢/光很刺眼/斑驳地漏下来/一直在走的虫子/不会对途中的花草有兴趣/不会对阳光照亮的东西有兴趣/越过树梢/它看见T远处/模糊的远处/毫不知情的远处刀一只仿佛思考人生的虫子/在树的另一个侧面/悄悄/躺下来了”。《依莱娜》这首诗看似处理的是异域的场景和人物,但是我们能够在“依娜”这个形象上叠加和复现出共有的女性经验和想象方式。当然,近期贾薇的诗作除了我以上谈论的特征和长处之外,也并不是没有问题,如果能够在语言和结构上能够更为精粹一点的话可能会更好些。当然,这只是我作为一个阅读者可能并不准确的浅见与观感。不管怎么说,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贾蔽尽管和大多数人一样经历了中国转型期的巨大变化,不断在搬家和迁移中经受当代人的异乡宿命,尤其是在个人的成长历程中精神的变化,但是她可能始终没有变化的是一颗冷静、敏感却又火热的诗歌心脏。可能贾薇的内心世界并不强大,甚至会很脆弱,但是,就是这个女子,这个柔弱纤细的手指却以强大的诗歌力量剥开了生存这颗洋葱的内里,发现了其他人很难发现的生活的秘密和命运的无常。

 

霍俊明简历70年代出生于河北丰润,现
居北京,任教于北京教育学院中文系,首都
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本栏责任编辑李泉松


上一篇:部筐的诗
下一篇:路也的诗
(作者:李泉松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