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手册 >> 浏览文章
诗手册

部筐的诗

作者:李泉松 编辑: 文章来源:2009年第5期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部筐的诗

部筐简历,1971年生于山东临沂。现居北
京。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中国70后代表
诗人。曾参加诗刊社第22届青春诗会,在中
国作协“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06年卷出
版第一本诗集(凌晨三点的歌谣乳第二本诗
集《理想城》即将出版。另著有诗合集《三
个刀伏手》、《我们柒》、《诗歌组》等。现
正着手撰写随笔集《一位驻校诗人的札记)
曾获第六届华文青年诗人奖、山东首届泰山
文艺奖(诗歌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目录:

 

部筐的诗
地铁上
题紫禁城北宫墙上的乌鸦
登香山
金银木
孤独疗法
痛苦的根源
致波德莱尔
活着多么奢侈呀??
西三环过街天桥
一个男人走着走着突然哭了起来


部筐访谈
寻找后工业时代的夜莺
   ----部筐答《滇池》编辑部问


霍俊明评论
黑冷城市里如火的金银木正在燃烧
    ----部筐近期诗作印象

 

正文:

 

地铁上

 

拥挤的混浊的窜息的空间
晃动的暖昧的扭曲的脸孔
焦躁的疲惫的麻木的神情
外省的京味的夹杂的口音
临时的不明的可疑的身份
聚集在一起。聚集在一起
被一节节奔跑的铁皮挟裹着
像一个个密封不好的鱼罐头
散发出一股绝望的气息

 

题紫禁城北宫墙上的乌鸦

呵故宫,呵故国,呵故人
你终于借一只乌鸦的嗓子
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低沉的,暗哑的,颤栗的
在暮色里
多么好,多么包容
在我大中国
旧日皇上的家门外
一只乌鸦的鸣叫
就像一条命运的缆
突然把我和
不远处的护城河、白塔、北海
以及水面上那轻轻摇荡着的小船
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把我满腔的悲愤和热爱
与落日下的无限江山
连在了一起

 

 

登香山

 

黄昏时

我爬上香!
这是深冬,红叶已落尽
已很难区分
哪些树木曾青葱如绝句
哪些树木曾火红似小令
111无游客迹
只有孤独如皮影
患帘于那些低矮的木丛
只有寂寞如松针
缝补着人性里那些巨大的虚空
还有一种叫金银木的树种
它紧抓着脚下
一块无比现实的土壤
却做着一棵理想主义树的
遁世之梦
天空灰不拉叽
没有一粒鸟鸣唤醒麻木的心灵
远处一团模糊
没有一盏灯火点燃辽阔的星空
群山如弃儿,无助、清冷
在无边暮色里
是什么让我心疼
但我心疼的又是谁呢?此时
我宁愿是个哑巴
不哭也不笑
但也并不能证明我的温良
我只是,在灵魂深处
引一声凄厉的狼嚎
然后摸黑下山,打车
回到热闹的北京城

 

 

金银木

 

槐树的叶子落尽了
银杏树的也落尽了
还有紫叶李、白蜡

输掉了过冬的外套和时光的盘缠
只有金银木除外
只有金银木还举着一树红色的小果实
像举着无数红色的嘴唇红色的奶子红色的吻
红得那么炫目,红得让人揪心
这是在北京。
这是在西三环的岭南路上
在首师大的南墙外
489路车开过去又开过来
一棵金银木让我如此恍惚
一分钟之内我变了好几次称呼
我叫她妹妹叫她姐姐
如果我愿意,她就是
我的母亲,我的祖国
靠着她,就像靠着一团火
在这瑟缩的冬日
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孤独疗法

 

取白口梦一个,乡愁三汤勺
金银木的红色籽实五粒
爱情、信仰各七克
清风八钱,月光九片
去皮,捣碎.研成沫
借杜甫的一声叹息做药引
舀一瓢沧浪之水浸泡
用灵魂煎,让岁月熬
一把命运的老沙壶
缓缓倾出人生的苦
不多不少,每次一碗
趁热喝下,如饮甘露
甚妙甚妙。此方
不在《本草纲日》

我最大的痛苦,
就是找不到痛苦的根源。
就像我活着,
却失去了深究的勇气。
我思念,
却早已忘了思念之人的样子,
我常常把她的性别,
和花草树木混淆在一起。
这一天与
那一夭,
又有什么区别呢?
一样被时光奴役着。
从这儿到
那儿,
四季自有它白己的变化和更替。
就像一只蜗牛,
走得再慢也不舍弃欲望的壳。
我总是深藏起,
我的胆怯,我的
懦弱,
我灵魂的丑陋。
可这有什么用处呢?
在一片湖水的拷问下,
在无边的月亮的清辉里??

 

 

致波德莱尔

 

你一生下来就病得不轻
法兰西是你的病灶
你是法兰西的病根
你忧郁的眼神
你孤独的命
你的爱情被梅毒侵染
你的一生被债务和疼痛纠缠
你是诗歌的伤口
却因为中了诗歌的毒
而无法愈合
你是一个让人猜不透的人
你总是把恶收拾得那么美
你爱过的女人叫娜·迪瓦尔

你生在巴黎
却好像一天也没在那里呆过
你比我整整早生了150年啊,哥哥
中间隔着的不仅仅是
一条世纪的河流
和缺少一辆北京到巴黎的马车
不能一起喝喝酒吹吹牛
我也只好暂且
把全部的热爱
用汉语写成一首
向你表达敬意的诗歌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日出我没有痛苦
日落我也没有痛苦
在这冬日京城的大地上
我突然丧失了悲枪的力量
天一点点地暗
一点点地凉
黄昏它在我身上
留下的那条影子叫忧伤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一天我都在这儿
肉体在这儿,灵魂也在
每天好像都在
是呵
不是在这儿,就是在那儿
我们被遗弃在地球L
从活着开始
我们的等待美丽而孤绝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中央电视塔的塔尖一闪一闪
仿佛在向另一个星球传递着
人类求救的信号
肉欲的洪水一浪高过一浪
大地之卜,都各自逃命吧
人命狗命一只蚂蚁的命
还有黄昏那无尽的车流
亡命徒一般,奔向那绝望之境

 

 

 

西三环过街天桥

 

它是
北京的一根肋骨
斜插在
从花园桥
和航天桥之间
一片因发福而
隆起的肥腻的肚皮上它是
钢筋水泥做成的琵琶_L
一条暗哑的琴弦
抱在后工业的怀里
任由秋风
弹拨‘了一遍
又一遍
侮天
我都要从这儿过
有时候
我是城市肚子里的
一条蛔虫
有时候
我是抚动琴弦的
一根手指

 

 

一个男人走着走着突然哭了起来

 

一个男人走着走着
就突然哭了起来
听不到抽泣声

他只是在无声地流泪
我看到他时
他正从首师大
南门旁的小卖部走出来
穿过美术馆前
铺满落叶的小径
走向了东区的操场
我看到他时
泪水正从
他的眼睛里走出来
通过他的鼻梁
滑向他的嘴角
最后滴在
他胸前的衣服上

他看上去和我一样
也是个外省男人
他孤单的身影
像一张移动的地图
他落寞的眼神
如两个漂泊的邮箱
他为什么哭呢
是不是和我一样
老家也有个四岁的女儿
是不是也刚刚接完
亲人的一个电话
或许他只是为越聚越重的暮色哭
为即将到来的漫长的黑夜哭
或许什么也不因为
他就是想大哭一场

这个陌生的中年男人
他动情的泪水
最后全都汇集到
我的身体里
泡软了我早已
麻木冷酷千疮百孔的心
我跟在他后面走
我拍拍他肩膀关切地
叫了声兄弟
他刚刚点着的烟卷
就很自然地
叼到了我的嘴里

 

寻找
后工业时代的夜莺
     ---台卜筐答《滇池》编辑部问

 

     记者:非常高兴和您做一次直接的关于诗歌的对话。首先祝贺您最近刚刚与诗人蓝野、路也一同荣获了山东省首届泰山文艺奖(诗歌奖)。这也是您继20帆年4月荣获第六届华文青年诗人奖,2008年9月入驻首都师范大学成为该学校的2008―2009年度驻校诗人之后,获得的又一文学殊荣。您作为首都师范大学第五位驻校诗人,在该校的诗歌研究中心已经呆了大半年了,不少关心您的人都想知道您的近况,请您谈谈驻校的情况好吗?您认为这种驻校经历对您今后的创作
会产生什么影响?
    部筐:‘驻校诗人”在西方国家已不是新鲜事。在西方一些稍有影响的大学,都有自己的驻校诗人或驻校作家。这是一种很高的荣誉,他们不仅受到相当的尊重,并且会有相应的研究经费。把“驻校诗人”制度引入中国的是诗刊社的林莽老师。林老师的这一想法得到了首都师范大学诗歌研究中心的支持,并由著名诗歌评论家吴思敬教授亲自担任历届驻校诗人的导师。由首师大诗歌研究中心提供一套住房,驻校诗人一年之内可以和在校的博士、硕士、本科生们交流、讲
座,毕业时首师大和诗刊社还将联合为驻校诗人举办一次作品研讨会。首师大驻校诗人每年一位,至今已五届了。驻校诗人主要是从诗刊每届华文青年诗人奖获奖的三名青年诗人中产生的。前四届分别是:江非、路也、李小洛、李轻松。
毋庸置疑,驻校诗人在校期间的学习肯定会对他今后的创作有深远的影响,尤其对我这种从没有进过大学校门的人,能有一段时间静下心来看看书,无疑等于进了一次诗歌的黄埔军校。我除了在首师大搞诗歌讲座,还到北京语言大学座,
和留学生们交流,并参加了法国大使馆的文化交流活动,自己的作品也将被翻译到国外。眼界开阔了,观察世界的角度也就变了。我相信这种影响会在我今后的创作中不断显现出来。驻校期间我会把第二本诗集(理想城)写完。再就是打算陆陆续续把随笔集(一个驻校诗人的札记)写完,其中一些章节肯定会和学校有关的。我的出发点是想把这个时代诗人的所思所想记录下来,让普通读者了解诗人在生活中的真实状态,听到诗人的真实声音。从而在作者与读者之间架起一座理解的桥梁。
    记者:近几年,您凭借对城市文明的全息性审视和对“城市纪事”话语方式持续专一的强势据守,体现出与其他同时代诗人迥然不同的诗歌质地,您以新的纪实性元素、诗歌题材集纳的体系性等鲜明特点,构筑了独属于自己的一套诗歌
话语策略,呈现了当下诗歌的一种重要类型,引领了一个新的诗歌走向。由此成为新世纪以来最为活跃和备受瞩目的青年诗人之一。在您看来,诗歌有界定的标准吗?如果有,您认为一首诗好坏的标准是啥?

    部筐:这是一个难于回答的问题。要是放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会很绝对地一口就回答这个问题,好诗肯定是有标准的。但现在,我却不敢这么武断了。尤其这几年,诗歌的发展真是一派繁荣、庞杂和无序。官刊、民刊、网络到处都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写了几天也自封一个著名诗人,临屏写作者鼠标轻轻一点,一秒钟后“大作”就会天下人皆知。写作者的黑暗期在缩短,写作的神圣感在丧失,编辑的标准在降低,甚至连最基本的底线都快没有了。2008年下半
年,我受诗刊社林莽老师委托,承担了漓江版2008中国年度诗歌的挑选和初审工作。第一次如此之完整地通读和学习了同行们的年度诗作,愈加清醒地认识到一些问题。翻开一些最重要的文学期刊,也难见几首让人眼睛为之一亮心为之一振的好诗。多数民刊则成为哥们、圈子、帮派的集散地和炫技的大本营,离他们自诩的民主自由之风也相去甚远,相比官方刊物也没见有什么高明之处。网络上的好诗更是凤毛麟角,更多的是泄愤露丑式的文字垃圾。久而久之,诗坛到处充斥着浮泛跟风和煽情流俗之作。“乡村”成了诗歌投机者的乐园,‘’打工”成了一块不尴不尬的招牌,在这两个阵营之后,仍然跟随着为数不少的一帮子从众。.更有几个以丑为美的“精英”以娱乐至死的精神跳到了风头浪尖,大大败坏了大众的诗歌胃口。让我们到哪里去找一个衡量好坏的诗歌标准呢?相信大家都在困惑。但好诗的标准肯定是有的。它不是写在教科书上,而是藏在每个人的心里。它受每个人的学养、见识以及对艺术的认知力的限制,标准也是不同的。如果说写诗也算是一项专门的手艺的话,它还要具备一些必要的因素。一首诗仅仅语言优美是不够的,还要会造境;一首诗仅仅有好的意境是不够的,还要做到言之有物;一首诗仅仅言之有物是不够的,还要有精神高度;一首诗仅仅有精神高度是不够的,还要有让人扼腕一叹的灵犀。一个诗人仅仅有才华是不够的,还要有情趣;一个诗人仅仅有情趣是不够的,还要有思想;一个诗人仅仅有思想是不够的,还要有境界;一个诗人仅仅有境界是不够的,还要有胸怀。所以古人说“文如其人”。但活出个真我多么不易啊,尤其在这个虚伪欺诈的社会。好多人写了一辈子诗,本质上却是个俗不可耐的奸商。人类诗意的栖居是多么难呐。精于算计设计,人生就如一个局一个套,对面相居不相识,窥视的猫眼,盯梢的摄像探头,除了自己还能相信谁呢?面容上堆积着虚假的笑容,眼里却是无边的冷漠。每个人心上都好像生了一层厚厚的茧子,心里的冷啊才是一种彻骨的寒。写不写诗又有什么区别呢,只要你心里有爱。我们渴望真理,等待你的却极有可能是一个谬误。我们生下来走的就是一条寻找的路,寻找另一个自己,寻找你要找的人,迷途中你举起诗歌的灯盏,照亮的不过是自己的灵魂。
    记者:在您的笔下,在“临沂城”这一文明之象征符号的舞台上,一幕幕生动而真实的生活戏剧正在上演‘,您总是动态化地呈现着城市的各种生态景观。值得注意的是您并不是悲观和消极的,并不是对城市文明的彻底否定与绝望,而
是字里行间充满着希望与生机。此亦是您在思想基调上与波德莱尔一味暴露城市之“恶”相迥异的独特处。可以说您超越了对城市肮脏、丑恶表征的简单披露,深潜入城市文明的内在本质,并企图为城市文明的进程寻求一条抵达理想之城的救赎之路。当我们面对现实的时候,很多诗人总是试图回避它,一味地回到那狭隘虚幻的个人想象世界而无法自拔。而读你的诗歌,却觉得一种直击现实的力量。可以肯定,您的诗歌是具有当下意义的,那又是怎样一种意义?您认为“诗人该怎样面对现实”?
    都筐:1973年,美国社会学家贝尔出版了(后工业社会的到来)一书。他把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区分为前工业社会(即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和后工业社会三大阶段。而中国学者汪丁丁则认为,中国目前正处于工业时代向后工业时代的转折点。正从以产品加工为主的商品社会向以信息和服务为基础的后工业社会迈进。“临沂”作为中国第三大商业批发城,是中国商品批发和货物流通的集散地,它几乎可以被看作是中国从工业时代向后工业时代过渡的一个缩影,具有一
定的典型性。我用诗歌的语言准确记录了临沂城角角落落的细微变化,其实也就写活了这个时代。最大的意义可能就是为这个时代留下了一曲挽歌。关于‘’诗人怎样面对现实”的问题,我以前说了不少,这段时间我又有所反思,再补充几点。(1)应该让高贵的诗歌精神重新在常态生活中焕发出光芒。(2)要真实、客观、朴素、准确、冷静地记录、剖析和反思生活,让记录历史的笔带着回忆的气息发出当下的声音。(3)要完成从“生活的真实”向“心灵的真实”过渡。(4)要让语言从你手中发生化学作用,而不是物理作用。(5)必须提高对现实的提纯能力,任何不着边际的胡云都是缺乏自信力的表现。(6)要通过文字最终找到你的另一个故乡。想到以上六点之后,更大的一个问题出来了:那就是我们应该面对怎样的现实。我们面对今天这个时代,应该多问几个为什么。面对写作的时候我是个十足的怀疑主义者,只有具备了怀疑的态度,你才会重新反思你所经过的历史,重新判断你所面临的一切。现实世界千变万化,千头万绪,一团乱麻。只有在现实社会中学会做一个旁观者或者做一个具有旁观头脑的参与者,才不至于在现实生活中陷得太深。要以旁观者的思考做参与者的写作。要以一个异乡人的身份去重新审视你生活的地方。换句话说,我们在企图还原生活的真实时,一定要保持心灵的真实。一个优秀的诗人心中其实都应该装着两个故乡:一个是生养他的村庄,一个是他灵魂的远方。他写下的所有诗句,都应该和这“两个故乡”有关,他即使漂泊得再远,心还留在老家的某个地方。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诗人都是来自外星球的不速之客。换句话说,他身体里消化着人间的五谷杂粮,他的灵魂深处,却永远藏着一个天堂。
     记者:诗人要不要担当?如何担当?
     都筐:我认为所谓“担当”,应该是大担当,不是小担当。不是当御用文人,不是对时代的投怀送抱。而是对这个世界要有一颗宽容、隐忍和慈爱之心。当你拥有了这样一颗心,你对这个世界上万事万物的关照也就有了心灵的温度从而达成了与这个世界的和解。好的诗人还应该是这个时代的良心,黑夜里的灯盏,疾病里的药丸,对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无情批判。记者:您对“时代性”如何理解?您认为诗歌和时代应该保持一种什么关系?
     部筐:诗歌只和情感有关。我们用诗歌的形式记下了我们的所思所想,也就记下了这个时代。现在的节奏太快了,快得近乎疯狂。慢才是诗意的。我不是滚石上山的西西弗斯,也不是大战风车的唐吉坷德先生。但我肯定是与人群自拉开了一小段距离的那一个。像电影院里逃票溜去的小孩,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却把一切看得真真切切。
     记者:一个诗人语言的态度实际上就是诗歌的态度、生存的态度甚至理想的态度。你的诗歌语言是具有特色和强烈的个性特征的,值得注意的是在你获得第六届华文青年诗人奖的时候,评委对你语言的评价。谢觅先生认为你的语言“略嫌松散”,而叶延滨则认为你的语言是“质朴甚至粗砺的”,那么,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诗歌语言?这种诗歌语言是在什么条件和状态下产生的,它体现了你怎样的生存态度甚至诗歌理想?
     部筐:我在集中抒写我参与城市生活的一批诗歌中,语言是粗砺的,排比铺陈的也多一些,可我认为那都是必要的,是恰到好处的表达。这里头多多少少有些基于后现代写法上的刻意。但是不是有些矫枉过正,这还需要时间的评判。我个人固执地认为,粗砺的还不够,我渴望自己的诗歌语言具有钢铁之声,青铜之气。这也正是目前诗坛最缺少的。说句实话,我觉得当下的诗歌有点娘娘腔,阴柔有余,阳刚不足。我们看到的只是月亮的光辉,银子的质地。而与这个时代相对应的那种声音却始终没有出现。很多时候,写法其实是受题材控制的。在面对泥沙俱下的城市的时候,你能像对着乡村的一片麦地一样去煽情吗,显然不能。我有一个理想,这仅仅是一个理想。那就是期望我的写作能找到与这个时代的对称点。我要做回这个时代中的一个人,而不仅仅是诗人,不回避,不逃避,勇敢地承担起自己需要承担的那一部分。至于我的诗歌语言是在什么条件和状态下产生的,它到底体现了我怎样的生存态度甚至诗歌理想,这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明白的,我和霍俊明先生有一个长达一万多字的访谈,里面已说得很透了。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最后我只想说一点,当我明白‘’遁世只是一种姿态,而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之后,我并不缺乏直面这个时代的勇气,当我突然在城市上空听到一阵清丽的歌唱,我可能就会兴奋地告诉你,“瞧,我找到了这个时代的夜莺”!

 

 

 

黑冷城市里如火的金银木正在燃烧
                              ----台肠筐近期诗作印象
评论     霍俊明

 

      当10年前,邻筐和江非以及轩辕轼柯这“三架马车”在临沂城里让渐紧的秋风吹透单薄衣衫,被巨大的城市建筑的阴影所笼革的时候,这些在临沂城的某一个角落席地而坐的青年似乎没有意识到多年之后的人生命运和诗歌写作道路的尴尬性。当2008年秋风的黄色斗篷再次席卷开来的时候,邵筐扛着一捆煎饼由山东临沂风尘仆仆赶到了北京;而此时,同是山东平墩湖诗人江非则举家来到了遥远海南的澄迈县城。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巧合,还是印证了我在《尴尬的一代:中国70后先锋诗歌》中时70后一代人诗歌写作和生活状态的一句话―漂泊的异乡。似乎这一代人从一出生开始就不断追赶着时代这辆卡车后面翻滚的烟尘,试图在一个时代的尾声和另一个时代的序曲中能够存留生存的稳定和身份的。但是,事实却是,这一代人不断地寻找、不断的错位,不断在苍茫的异乡路上同时承担了现实生存和诗歌写作的尴尬与游离状态。
     作为70后的代表诗人,邵筐的诗歌再一次印证了这一代人诗歌写作空前的个性化趋向,怀着共同的诗歌理想,走在不同的诗歌道路上”,这就是70后诗歌的精神大势,这也是70后诗人的与众不同之处。这似乎也能证明为什么那么多的诗歌批评家面对70的整体性的诗歌群体无从下手的尴尬了。因为真正能懂得70后诗歌的,也只能通过一代人自己来完成和命名。邻筐近期的新作仍然葆有了他一以贯之坚持的对现场尤其是城市现代化场景的不断发现、发掘甚至质疑的立场。在《地铁上》、《登香山》、《致波德莱尔》、((活着多么奢侈呀??》、《西三环过街天桥》、《暮色里》等诗大抵都是对形形色色的城市样本的透析和检验,在天桥、地铁、车站、街头等这些标志性的城市物象中精准地凸现了城市光怪陆离表象背后残酷的真实和黑冷的本相。部筐在这些为我们所熟悉的城市生活完成了类似于剥洋葱的工作,在他剥开为我们所烂熟的城市日常生活景象的表层和虚饰的时候,他最终祖露给我们的是一个时代的痛,陌生的痛,异样的痛,麻木的痛,“它是/北京的一根肋骨/斜插在/从花园桥/和航天桥之间/一片因发福而/隆起的肥腻的肚皮上刀它是/钢筋水泥做成的琵琶上/一条暗哑的琴弦/抱在后工业的怀里/任由秋风/弹拨了一遍/又一遍刀每天/我都要从这儿过/有时候/我是城市肚子里的/一条蛔虫/有时候/我是抚动琴弦的/一根手指”(《西三环过街天桥》)。而那个黑冷的城市光阴中那个剥开时代洋葱的泪流满面的诗人却为这个时代所忽略,那个泪水结成霜的诗人不能不一次次在秋风和寒冬中捧紧了诗歌的拳头。邻筐的诗歌,尤其是时城市怀有批判态度和重发现的诗歌都印证了我对70后一代人的整体印象―他们成了永远的在乡村和城市之间的尴尬不已的排徊者和漂泊者,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它们都不能成为这一代人的最终归宿,迎面而来的是无家可归的黑色潮水。这也正是部筐所强调的,城市在左,乡村在右,诗人在中间,这正是一个清醒的观察者、测量者和诗歌写作者最为合宜的姿势,而在乡村、城市和诗人的多重视角的交错观照中,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都呈现出了空前的复杂性和暖昧特征。所以,更为重要的是,部筐的近期诗作,尤其是叙写城市的诗歌并非是时下流行的道德化的题材判断和题材幻觉,不是浮泛的被当下的诗人和批评家们反复误解和无限道德化、庸俗化的“底层”写作和“打工”写作。邻筐的敏识在于深深懂得诗歌写作绝不是用经验、道德和真诚能够完成的。所以,邻筐在这些诗歌文本中所愿意做的就是用诗歌这一人类的母语来表达一个普普通通的现代人在中国由上个世纪90年代由乡土社会向物欲的城市化进程中强行推进中冷静、客观、深入、持久而倔强的个性化的发声,尽管这种诗歌的发声一次次遭受到了时代强大的挑战和讽刺,甚至一次次让包括部筐在内的青年人在尖厉的生存魔方中一次次碰壁。当我们知晓邻筐时至今日所做过的工地钢筋工、摆地摊、推梢员、小职员等近2()个工种,才能真正体会工业时代的个体命运。而基于此的,“像一个人一样活着”甚至“像诗人一样活着”的吁求就不能不是艰难的。因此,在黑暗冷硬的城市的景观中,部筐一次次用诗歌来维持内心的平衡,而诗歌也成了寒风中街头倔强的金银木,那在白雪中仍然挂满枝头的密布的红色果实正像一簇簇诗歌的火焰,在北京十二月黑色的街头倔强地燃烧,“槐树的叶子落尽了/银杏树的也落尽了/还有紫叶李、白蜡/叶子都落尽了/就连我窗外的那两裸白毛杨/也在昨夜/与寒风的最后一场豪赌中/输掉了过冬的外套和时光的盘缠/只有金银木除外/只有金银木还举着一树红色的小果实/像举着无数红色的嘴唇红色的子红色的吻/红得那么炫目,红得让人揪心刀这是在北京。/这是在西三环的岭南路上/在首师大的南墙外/489路车开过去又开过来/一裸金银木让我如此忧惚/一分钟之内我变了好几次呼/我叫她妹妹叫她姐姐/如果我愿意,她就是/我的母亲,我的祖国/靠着她,就像靠着一团火/在这瑟缩的冬日/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金银木》)。这个冬日里的金银木可以重现和返观一个诗人在城市中的精神状态, 同样在另外一首诗《登香山》中,这个“金银木”再次出场―“还有一种叫金银木的树种/它紧抓着脚下/一块无比现实的土壤/却做着一裸理想主义树的/遗世之梦/天空灰不拉叽/没有一粒鸟鸣唤醒麻木的心灵/远处一团模糊/没有一盏灯火点燃辽阔的星空/群山如弃儿,无助、清冷/在边暮色里/是什么让我心疼/但我心疼的又是谁呢?此时/我宁愿是个哑巴/不哭也不笑/但也并不能证明我的温良/我只是,在灵魂深处/引一声凄厉的狼嗦/然后摸黑下山,打车/回到热闹的北京城”。在《登香山》中,这个“金木”的形象与《金银木》形成了一种互文性质相参照与补充,在相互打开的彼此映照中呈现了诗意的复杂性。即使是在自然的天地中,个性的“金银木”仍然摆脱不了时代浓重的工业乌云和囊肿的城市围墙,孤独无依的“理想”成为世俗的笑柄。而这个“金银木”有力的成为了当下时代普遍的个体的心灵投影,而这个冬日城市背景下的“金银木”成了一个时代的寓言。部筐的“金银木”诗歌意象让我想到了中国当代汉语先锋诗歌写作的谱系性问题。在上个世纪8()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暴庆的时代转换中,诗人同样开始了迷茫之路上艰难异常的诗歌行程。在那一代人的诗歌写作中,包括王家新、欧阳江河、张曙光、陈超、于坚、多多等人在内其诗歌写作中出现了大量的冬天和风雪的意象谱系,而这不能不呈现出那个时代所特有的诗歌精神。而邻筐以及江非等7()后一代人近期的诗歌写作在不同程度地出现中年气息的持重和回叙性的写作姿态的同时,其诗歌文本中不断呈现和强化了由秋天到冬天的过渡性场景。而这种表象层面的季节性、时间性的过渡性转换和推移恰恰从谱系性和共性的层面呈现了70后一代诗人大体已经摆脱了青春期写作的冲动,开始步入到了带有中年特征的写作状态。近期部筐的《登香山》、《金银木》、《孤独疗法》、《痛苦的根源》(活着多么奢侈呀??》等诗无不呈现出这种带有涩重的油画色彩般的秋日景象,记忆、重现、淘洗、挑拣、过滤成了诗歌写作的必经之途。而值得注意的是,部筐近期的诗作中时时出现一个类似于卡夫卡的“外省者”的形象,而这个“外省者”和“异乡人”的身份对于时下的诗歌写作而言绝对是相当重要的。它所承担的不只是一个工业时代城市化生活的尴尬寓言, 同时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外省者”的心态、观察视角和叙述视角能够更为精准、客观、清晰、深入地折射城市景观的驳杂与晦暗。尤其是在《一个男人走着走着突然哭了起来》这首诗中,一个现实或想象中的城市“外乡人”的在外人看来得无缘无故的感伤与哭泣正像当下时代的冷风景,也是一个个作为城市生存者的诗人痛苦不已的灵魂史和精神见证,“他看上去和我一样/也是个外省男人/他孤单的身影/像一张移动的地图/他落寞的眼神/如两个漂泊的邮箱/他为什么哭呢/是不是和我一样/老家也有个四岁的女儿/是不是也刚刚接完/亲人的一个电话/或许他只是为聚越重的暮色哭/为即将到来的漫长的黑夜哭/或许什么也不因为/他就是想大哭一场”。城市里的阳光并不充足,邵筐所能做的就是打开一个个潮湿、阴暗的地下室;城市里的冬天万物萧条,部筐所能做的就是点亮街头的金银木的一个个红色的灯盏.

霍俊明简历70年代出生于河北丰润,现
居北京,任教于北京教育学院中文系,首都
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河
北科技师范学院兼职教授。

本栏责任编辑李泉松


上一篇:江非的诗
下一篇:贾薇的诗
(作者:李泉松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
  • 兀自东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