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手册 >> 浏览文章
诗手册

江非的诗

作者:李泉松 编辑: 文章来源:2009年第4期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江非的诗

江非,1974年生于山东平墩湖,著有51诗集(独角戏)、(纪念册》、《一只蚂蚁上
路了》等;认为诗歌就是“风,雅,颂”。现居海南。

 

目录: 

 

江非的诗 
河流
去海南就要有去海南的样子
不可知之兽
鹊鸟
坡度
后饥饿之歌
我们在黑夜里织一块布
致哀
写信


江非访谈 
是它要把我带向远方
----江非答《滇池》编辑部问


霍俊明评论
南方,伟大的诗歌根系在生长
 ----江非近期诗歌印象

 

 

 正文:

 

河流 


站在河的上游
向下游看去
那里和这儿
没有区别
河里是水
两岸是树
河面有一些加宽
波浪有一些
平缓
又向更上游的方向看
水从那儿流来
河流从泉水起源
河流突然
变得很小
没有过去
没有历史
没有耻辱
也不需要尊严
时光
那么美好
好像只有未来
时光多么美好
好像
只有未来

 


去海南就要有去海南的样子


去海南就要有去海南的样子
就要把衣服穿得单薄一些
把行李收拾得轻便一些
那么远的路途
就要煮鸡蛋、叠煎饼
准备一些路上喝的开水
就要想到炎热和台风
按树和大海
就要把海南当作非洲

声明一切为了太阳
兰波那个人的非洲
和梵高这个人的太阳
就要想到不是坐马车
不是骑自行车
不是乘汽车,也不是坐火车
而是坐飞机
就要先去预订机票,问一问
打折的情况,算一下
起飞和降落的盘缠
就要揣着机票
坐在父母的身边,不孝子哑口无言
帮他们捆一下稻草,剥几个玉米
就要去看看那片杨树林
已经那么高了,树叶已经落尽
菜园上正在生长着秋日的萝卜
就要拔一个,走到地头的水沟里
洗一洗,慢慢地吃着
走回自己的家里
就要收拾一下旧物
留一些老了可能用到的东西
其他的都送给二弟
翻一下那些曾经读过的书
不想带走了
再把它们放回原来的位置
岳母已经不在了
就要带着老婆和女儿去看看独居的岳父
告诉他,你的女儿我带走了
没有什么大事,就很少回来了
如果很想,就打个电话
要去的那个地方
其实并不多么荒蛮
苏东坡也曾流放那儿
就要趁着天黑之前
渡过两条河流,站在
外婆的坟前
烧一些纸,放一挂鞭炮
磕头,然后站起来
一个人沉默不语
一大片山东乡村的公墓中
只有一个人沉默不语

就要在回来的路上
不想爱情,也没有想到友谊
什么也不想
就流下莫名的泪滴
去海南就要有去海南的样子
在去海南之前
就要在门口上写下这首诗
坐在秋日母亲的门口
写诗
曾在暴风雪中
那些即将冻死的诗
好像喝醉了
写下这首喝醉的诗
凌晨时分
一首空空荡荡的诗
不是一条狗
也不是一只蝙蝠的诗
不是洁白的洁白
也不是秋天的秋天
在故乡的门槛上
这首既不悲伤也不苍茫的诗
既不是灯光拒绝
也不是黑夜驱赶的诗
已经到了天涯海角
再退一步,就掉进大海的诗

 


不可知之兽


我听见它的声音穿越丛林而来
走出边境,躯体靠近我的房子
眼睛犹如悲伤在窗外看我
莫,或者这头不可知之兽
它在沼泽上昂首阔步,跨过低地
掌管着所有的山川和植物
直到山势有些倾斜,山峰慢慢高出
它在沉默之墓复活
我相信它曾让时间沸腾
它的爪子抓住、敲碎了高地
直至河流静止,白马、沧桑远去

 

 

鹅鸟


每到回家的时候
我都会拍去身上的灰尘
在巷子口拍打
大门旁拍拍裤管、袖口
我知道,我的灵魂
在和我一起回家
那一刻,它
在我的身上
每天傍晚,我都应该把它们带回来
给它们干净的晚饭
或者是
静止的河流
穿过人世茫茫的烟尘
一群白色的鹃鸟
于荒原上
高大,闪光
我要在院子里把它们抱紧
遣散周围的一切
在书架上放好
还给祖先沉默的灵仓

 

 

坡度


于是深秋的一日
我又向丛林走去
寻找一只田鼠
以及遗忘的一块卵石
我曾把它们带到一棵树下
然而现在已很难发现
丛林里到处布满了灌木
灵魂独自在落叶中穿行
许多事物都已改变
田鼠采取根果时留下的爪印
卵石自身梳洗所产生的弧度
许多事物都还在原处
我不忍去移动它们的位置

在一棵按树的身旁
我发现了一块相似的碎石
尊重丛林的方式
按照时间的法则
我允许它沉默
坚持回忆的斑纹
并在接近前,植入深入的坡度

 

 

后饥饿之歌


你站在我的嘴唇上喂我
我却吃到了一块阴影
我的肚子好饿
胃里没有钢琴
月亮是一个瘦兔
砸到天上的一个大坑
月亮是一块
我吃不到的薄饼
奄奄一息的国家
到处是奄奄一息的啄木鸟
到处都是
咬着沉默的蛀虫

在地狱弥漫的年代
你册封我为越狱的逃犯
一只在白日飞翔的雄鹰
我却只向往着黑夜
那只欠条里的萤火虫
我却感到了饥饿
我又饿了
躺在盛大的废墟上
开始做一个
肠子里粮食流淌的怪梦
身尚在摇晃的鞋子里
埋在茂密的马鬃里摇晃
我只愿这个长梦

烂醉不醒像

后来有一个过路人
在天上脱帽
让天空也弯下身子告诉我
灯塔都已倒了
你可以旅行
但是要付清旧账
赎回自己的疾病
我要干的最后一件事情
是要在门槛上坐下来
默默看着尘土加厚
静静地听着夜色上升
暴雨没有找到
地下深藏的金子
却无意中找到一了
这块干燥的红薯
告诉我是这袋
理想湿透的干粮
喂养了所有的虫子
饥饿的一生

 

 

我们在黑夜里织一块布

 

我们在黑夜里
织着一块布
天黑了,我们织的布
它多黑啊我们的布
它刚刚织出了一公里
向上织出了一厘米
我们在甜蜜的布里
黑色的布里
织进了我们苦涩的胆汁此时沿途而过的车灯
是那么刺眼像两只眼睛
布满了刺眼的蜘蛛我们就在我们的布里
织着蜘蛛
一只红色的蜘蛛
坐在盐场白色的谷堆上
织着红色的布但夜的草
已经太深了
它已经吃掉了我们的布
我们的草太多了
它占领了我们的织布机
我们只能用除草机呼唤它
除草机
在我们的腿上
堆起高高的草垛我们还用上了除草剂
我们的织布机上
深夜织出了痛哭的暴雨
我们的雨滴在咀嚼着夜草
我们就在那雨中
织着我们的布但我们还是没有看见那块可以
做成旗子的布
我们的心里
只有一块失败的布
伪造的布最后是织布机坏了
织布机
这个一到天亮就要死去的叛徒

 

 

致哀

 

我们是尴尬的豺豹
通过吃掉整个英伦群岛来吐出英语

嘴里布满岩石、海藻、残缺的勋章
通过门缝认识音乐
带着袜子、伤痴、乡村向祖国的南端走去
所有的天平都倾向一侧
我们在天平上增长体重沿途乞讨
父亲,他没有粮食,国家除了法律,只有国土
通过犯法去炸毁那座纸上的碉堡
通过判决书来运送自己
用一条红领巾吊死墙上那饥饿的虫子
从相册中向外剔着身高、属相和暴雨
我们给萤火虫盖好棺材,喂上最后一片首蓓
给河流投上最后一票,不是让它当选
而是扔进一台正在发烧的电机
在四点起床,为前途进行一次大扫除
报纸上布满了红色的灰尘,顺便扫掉那些多余的
文字
然后扫向邻居、股市、婚姻和冒烟的教室
我们往关节里塞着润滑油,在脸上涂着刚刚运来
的油漆
来自国营、集体、民营、走私
后来是慈溪、东莞、不知名的产地
我们搬动家具,在肉体的极端布下一个充电的卧室
膀肌里泄出汽油,伤口上抹上凝固的水泥
举着反对的扳手、钳子、螺丝,更换破裂的刹车片
检测肛门排出的尾气
我们的鸽子飞了,奶嘴飘到了天上
妈妈是一台电脑,已经死去,留下一具塑料的尸体
我们的泪水打在键盘上,雨水中散发着自来水
来自地下的霉气,发烧的脑壳
上帝失灵、阀门失灵的煤气
用一根死亡的杠杆撬开井盖
撬开瓶盖、撬开我们的膝盖,寻找灵魂的水寨
钻进下水道,拧开油管、灯管、气管
我们的血管,但没有流出乳房来
洲千酚着有人到来,有魂瑰到来,火车在大海上到来
有一张合同自天国飘来
回忆爱情坐在一张美丽的纸上向我们的眼中降落
眼球就是孤独的地球上一枚漂泊的果核
我们在拖拉机上变成车祸,马车上变成尘埃
在一辆正在驶来的童车上却不知道

是否要变成标本还是兔子的属猾,布满骨灰的菜园上
刚刚消失的白菜
我们已经不知道神的面具在哪里领取
精液的储藏器是肇丸还是试管,不知是谁
在灯塔上用腿和胳膊搭着舞台
谁已经抱着尿布像虫子一样死去
我们点燃了尿布,在去年的一场雨中
烧死了小丽,却没有
向一棵剃光头发的少女柳树致哀
在沼泽里愈陷愈深,春节前摸到了祖先
被一条草蛇惯坏的臭脾气
在咳嗽中失去了两个喉结,在人民公园的草坪上
被一台进口的割草机每一个傍晚都要切除的癌
我有佣手枪指着自己,手枪却变成了银行盯当的硬币
以蝴蝶去交换粮食,下午的容器里住的早已不是炊烟
而是被烟囱中的梯子举起的记忆
我们顺着脐带
失忆时在三公里的路上找到了自己
已经没有嘴唇,不再哭泣
只吃内衣上的油渍和那张契约中的纸

 

 

写信

 

秋天开始了
这儿的日子变得
有些清凉
下午我有时
会读你写给我的诗
走一段路
去山顶_L小坐
天刚下过雨
云是白色的
天是蓝色的
院子里什么也没有
院子里没有高原上的奔流
只有果实是成熟的
木瓜的成熟之美
芒果的成熟之美
光啊,顺流而去的光阴
岁月的中年之美

 

 

是它要把我带向远方
      ----江非答《滇池》编辑部问

 

      问:江非你好!这个名字足你的真名吗?它包含着什么特别的含义?
      答:这个名字是我的笔名。我记得好像是从1997年的冬天开始使用的,那时候我正在舟山群岛上服兵役,和我的亲如兄弟的战友白马在大海上一起写诗,一起作乐,一起在一番小酒之后,举着扫把当话筒朗诵小酒馆里布满油渍的菜单,让风姿绰约的老板娘留下眼泪,然后赖了酒钱径自而去,走在半道上还会脱了军装,光着膀子对着大海和天空大声咆哮:“大海啊,一锅蓝蓝的菠菜汤”。所以,其实那是一个从来不需要名的时候,我之所以在那个时候有了一个笔,说到底还是我和白马哥儿俩在那里寻欢作乐的结果。虽然当时我们并不是为了诗歌本身才去写诗,写了诗歌也并没有想到后来还要发表,但是来自文人之乡浙江台州的白马却认为要做乐就要像模像样,要武装齐备,要跟他那些新文化运动时期的先贤乡党们一样:既然他已经早早有了一个叫白马的笔名,我也必须有一个。于是在白马“落霞与孤鹜齐飞”的强烈要求下,我也只好在一个晚上完成了这个看起来有一些搞笑的任务,给了自己一个笔名:江非。用这个名字,主要是因为两个字都笔画简单,好写,另外是因为我当时在大量阅读先秦诸子的一些著作,非常喜欢那个嘴巴拙笨、有一些口吃、先秦思想的集大成者韩非子,还有一点是因为,“非”看起来像一条江河穿过的分布两岸的田亩。现在想来,个笔名完全是那个时候我们胡浪荡的产物,是青春的遗产。虽然后来我越来越觉得有一个笔名在这个时代是多余的,完全没有起到一个“笔名”在“笔名”时代的作用,但还是继承了这一遗产。
      问:显然你的故乡平墩湖无论时你的生活还是诗歌写作都有着重要的作用,请谈谈你的平墩湖吧!
      答:是的,“平墩湖”是我的一个烙印。它在我的血液中。因为那是故土,是我的父亲以及先祖还有我耕种和埋身的地方。我活到现在已经30多年了,除了在部队的几年,我几乎都是在那里生活。在这个齐鲁大地上的小村庄里,我平
时看到一人一物,都会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会因此而去想一些很大的事情,并波及到遥远。比如我看到村街上那些围成一堆,在笑容中等待死亡的老人,我会想到什么是伟大的智慧。比如过春节了,家族里的人给先祖上年坟,伯父们为我们这些活着的后辈在一块长满杂草的坟地上画圈,分好我们未来的下土之地的时候,我会知道我最终将到哪里去。比如下午的田野,一片一望无际的稻穗,稻田上空几千里的天空上,只有一只野鸡飞过,我会理解到安静肉身中的含义。等等。当然,我还可以跟随村里刚刚修好的一条水泥路看到更多,看到村子去了北方或者是西方。可以说,一个村庄太厚重了,厚重得足以把一个胆敢思考的人压死。因为那其实是一个国家的缩影。里面有足够的政治、文化、秩序、斗争、历史和未来。谁在一个足足有4000人的村子里生活,都会觉得是在一个很大的朝野之中阅读史书。当然这里面也不乏一个人的难忘和有趣。村庄里的人,从来就没有缺乏过情感和情趣。我始终认为,“平墩湖”,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村庄,但其实那是我的童年和少年,是一个人情感、思想、和立场。是队伍的出发点。有形的平墩湖小,无形的平墩湖大。我向来认为任何一位作家或者是诗人的写作,都是在走回他的童年,所以,平墩湖也就必然地以一个特定的身份行,使着高度的权力,出现在了我的诗歌中。“三岁至老”,这句话,放在诗歌和任何的艺术创作上,我想都是不无道理的。“平墩湖”在某些时候就是一块在夜间奔跑的大地,不是我在走,而是它要把我带向远方。
      问:作为一名70后诗人,你如何看待这一写作群体?你认为80年代的诗歌状态比现在辉煌吗?
      答:要看待70后诗人,我认为还是要先看我们这整整一代人。因为70后诗人只是一代人的精神状态以诗歌的形式出现的代表,是一个部分。那么,这一代人是一个有着怎样的历史遭遇的一代人呢?简单的说,我想用一个词概括,就是“尴尬”。我们是’‘尴尬的一代”。是对于丧失政治的集体狂欢的尴尬、是对于价值标准不断随着时代的转型而发生仓促变化却来不及适应的尴尬,是怀着知识分子的情怀却被民众不信任的尴尬,是写着诗歌却在一个如此的文学境遇中的尴尬··?所以,体现在诗歌上就是针对于这种内心尴尬的挽歌、迎接、停留、沉潜、规避和反抗。单纯的在诗歌上,与上几代人相比,我认为,这一代人的最大贡献,是进一步解决了诗歌与时代的直接关系,并且尽量地恢复了诗人应该具有的知识分子勇气。而在这一代人之前的上两代人的诗歌中,由于特定的历史原因,大部分诗人想与时代发生关系,都不是那么直接,想做一些勇状,也只能小心翼冀,时间一长,大家就不约而同地去写只属于“自己的诗歌”了。当然,我们也应该很清楚地看到这一代人面对精神和崇高的自甘放弃,看到无所适从的尴尬,所带来的巨大的精神伤害。关于70后和70后诗歌,我想还是看看我们这一代具有代表性的诗歌批评家霍俊明的专著(尴尬的一代:中国70后先锋诗歌)中详尽而具有独创性的阐释吧!

 

 

南方,伟大的诗歌根系在生长
      ----江非近期诗歌印象
霍俊明

 

      作为70后的代表诗人,江非已经由山东的平墩湖背着沉重的行变和诗歌卷宗去了遥远海南的一个县城―澄迈。苏东坡曾经去过海南,正确的说是流放,那是在1097年5月的一个清晨,苏轼抵达海南的第一站就是澄迈。而在900多年
之后的一个秋天,江非也踏上了澄迈这片红色的土地,“去海南就要有去海南的样子/就要把衣服穿得单薄一些/把行李收拾得轻便一些/那么远的路途/就要煮鸡蛋、叠煎饼/准备一些路上喝的开水/就要想到炎热和台风/按树和大海
要去的那个地方/其实并不多么荒蛮/苏东坡也曾流放那儿/就要趁着天黑之前/渡过两条河流”(《去海南就要有去海南的样子》)。我不知道对于海南而言,苏轼和江非这两者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对称,我也难以确定这次不单单是地理学上的迁移对江非的生活以及他的诗歌写作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强大的诗歌根系在不停地生长,诗歌的光芒最终会照亮南方岛国的天空??当我见到江非的时候,南方的阳光将他明显硒黑了,而南方雨淋使得脚下的道路有些泥泞??亚热带的南方也同时带来了“中年”的气息,“亚热带雨林气候的/岛屿与土地/远处的山峰此时在/光线中收紧着/光亮的皮毛/倾料,显示着中年的意义”(《竣山》)。由故乡平墩湖到遥远海南迈,南方的雨林和热带水果木瓜、椰子、芒果、香蕉、橘子、槟榔、荔枝在焕发出成熟的芬芳和诱惑时,江非也强烈的感受到自身生命的成熟是以渐渐失去青春和激情为代价的,尽管成熟并不可怕,甚至是带有一种少有的秋天似的平静的美,中年的心态和带有中年特征的诗歌写作注定要开始了,“秋天开始了/这儿的日子变得/有些清凉/下午我有时/会读你写给我的诗/走一段路/去山顶上小坐/天刚下过雨/云是白色的/天是蓝色的/院子里什么也没有/院子里没有高原上的奔流/只有果实是成熟的/木瓜的成熟之美/芒果的成熟之美/光啊,顺流而去的光阴/岁月的中年之美”((写信》)。而带有强烈的自叙性色彩的(去海南就要有去海南的样子》的诗呈现了一种停留与远足、故乡与异乡、现实与理想挽留与消失、熟悉与陌生、已知与未知之间的强大冲突。那个远行前在寒霜中抚摸蔬菜、小心冀翼地看着曾经熟悉的亲人、院落和田地甚至墓地的时候,那种温暖又悲伤、忧戚又希冀的心态刺痛了这个时代为人们所忽略的却异常清冷的清晨,“站在/外婆的坟前/烧一些纸,放一挂鞭炮/磕头,然后站起来/一个人沉默不语/一大片山东乡村的公墓中/只有一个人沉默不语/就要在回来的路上/不想爱情,也没有想到友谊/什么也不想/就流下莫名的泪滴/去海南就要有去海南的样子/在去海南之前/就要在门口上写下这首诗/坐在秋日母亲的门口/写诗/曾在暴风雪中/那些即将冻死的诗/好像喝醉了/写下这首喝醉的诗”。这些带有过渡性质的中年心态和记忆势能的写作带有明显的秋天的质地,而江非这一类型的诗歌如《写信》、《坡度》、《这一年没有陨石》、《弹奏》、《去海南就要有去海南的样子》等都是在秋天的背景展开的。诗人无论是在具体的生存场景中,还是在冥想式的想象的天空里,都不能不面对着残酷时间的考验甚至拷打,记忆是残忍的,而面对现实的记忆更是残忍的,“在一裸按树的身旁/我发现了一块相似的碎石/尊重丛林的方式/按照时间的法则/我允许它沉默/坚持回忆的斑纹/并在接近前,植入深入的坡度”((坡度》)。生存重压下疲倦的江非去海南之后却仍然在夜晚完成属于灵魂、更属于生存现场和时代的诗歌。阅读近期江非的诗歌,我强烈地感受到江非是目前中国诗人中少有的具有顽健的诗歌理想、持续的创作冲动、恒久的个人化的历史想象力的诗人。在愈益加速的后工亚时代的苍茫而眩晕的背景中,在一个个疯狂的旋转木马旁,江非是一个清醒的命名者,这些闪耀着良知的诗歌光芒是吸收了世事强大黑暗之后的复杂呈现。在迅疾转换的时代背景中,包括江非在内的这些从年龄上决不年轻但也不算衰老的70后一代已经显现出少有的沦桑与尴尬,现实与理想的矛盾几乎无时无不在贴近略显世故而又追寻纯洁的一代人发着低烧的额头。江非近期的诗歌在葆有了一以贯之的对生存现场深入探问态度的同时,也频频出现了返观与回顾的姿态,这也不无印证了布罗芙基那句准确的话―诗歌是时记忆的表达,诗人也开始在现实与想象的时间河流中浩叹或失声,“时光/那么美好/好像只有未来/时光多么美好/好像/只有未来”((河流》)。但是,江非诗歌中的回溯和记忆的姿态恰恰是以尖厉的生存现场和个人化的历史记忆为前提的,这些返观陆离光线中记忆斑点的诗行是以空前强烈的悖论性的反讽为叙写特征的。这样,生存的尴尬、诗歌的尴尬、时代的悖论、异乡的冲动都在这些带有回叙性质的诗歌文本中不断得到同时夹杂着质疑与肯定的印证与呈示,“在我的一生中/我还有另一首曾经常/读起的诗/我把它放在右边/靠近广场的口袋/在黄昏,夜色开始弥漫/坐在渐渐不能辫认的/堤岸,伸出的山岩上/轻微地读,倔强地翻起”(《傍晚》)。江非在《傍晚》、《河流》、《冬至过后》、(不可知之兽》、(怀旧的日子》、《歧山》、(坡度》等回叙性的诗中不断设置和强化“另一个我”的声音,这个声音与叙述的声音不断在挣裂的冲突中或决绝或迟疑地对话、磋商、盘话与质疑。黄昏退去、暗夜开始弥漫的时刻,正成了以江非为代表的一代诗人的内心图景和写作的境遇。在带有命定性的机遇、境遇和遭遇中,江非在同时进行与完成自我与一代人的尴尬的命运。为什么是江非这样像“鹃鸟”的诗人不断走在异乡的路上,不断在异乡的路上背负着仍然闪光、安静的灵魂和诗歌灯盏,在北方的山脉、南方的雨林的强大挑战面前,以诗歌来维持内心与生存的平衡,“每天傍晚,我都应该把它们带回来/给它们干净的晚饭/或者是/静止的河流/穿过人世茫茫的烟尘/一群白色的鹃鸟/于荒原上/高大,闪光/我要在院子里把它们抱紧/遣散周围的一切/在书架上放好/还给祖先沉默的灵仓”((鹃鸟》)。优异的甚至伟大的诗人,其诗歌写作的语系性和根系性是相当明显的,他会在自己的诗歌平原和高地上,不断倔强地种下自己精心培植的诗歌作物,这些作物只在他的领地生长、壮大、成熟,其他的诗人只能在新奇、惊惧甚至嫉妒的心情中来面对这片陌生的作物和土地。可以说,时于江非而言,无论是平墩湖时期,还是现在的海南时期,他诗歌写作的精神向度和语系性仍然在继续,就像强大的根脉在顽健地蔓延,这就是同时代甚至此前诗人少有的个人化的命名方式和尖锐的个人化的历史想象能力,这种能力让他在当下的诗歌海洋中成为一座崛起的岛屿。江非所面对的首先是,仍然是寥落的异乡的夜色和无尽的车站、公路、铁轨、城市、旅馆、莱市场,这成为江非这一代人带有精神挽歌的必然场所,甚至是起草“一代人的起诉书”的祭台与法庭―“我们用一条红领巾吊死墙上那饥饿的虫子/从相册中向外别着身高、属相和暴雨/我们给萤火虫盖好棺材,喂上最后一片首着/给河流投上最后一票,不是让它当选/而是扔进一台正在发烧的机器”(《致哀》)。江非的这首诗《致哀》可谓是对一代人的成长“尴尬”及由此而来的精神焦虑的悲壮总结。当然,不可否认的,每一代人都生长在自我的焦虑和阴影当中,但是,我们在纵观前后几代人之后再来考证江非以及其他70后这一代人,却发现,“尴尬”作为一个思想特征来得到必要的强调, 已经没有比用在这一代人身上更合适的其他代际。江非的诗歌是纯净的,也是晦暗的,这种奇特的两种质地揉合的性质成就了他诗歌的个性,而这种诗歌个性的塑成与其特殊的观照时代和生存的方式是密不可分的,这也是为什么江非的身上同时呈现出先直面时代的先锋精神与独自冥想的古典情怀的原因,这在《致哀》、《路基下的马》、(后饥俄之歌》、《我们在黑夜里织一块布》、《去海南就要有去海南的样子》等诗中都有着相当典型的呈现。江非更像是一匹白马,在飞速的奔跑中试图提前看清这个时代的迷雾,而在奔跑的同时,他的目光又不能不在黑色的工业霉味中投注到渐渐模糊的往日事物和乡村、院落、河流、土地、坟墓、植物等这些略显老旧的事物上,“在一列减速的火车上/我看见那匹灰色的马/路基高高地耸出/它站在一块干净的田里/周围布满五月的芜丝/我想那时/我对它一无所知/在绿意间的空隙/有一片空地/刚好容下弹起的马蹄/火车经过的刹那/它是在转动脖颈/扬起幽深的眸子/与天官对视/它停在那里,身上的鬃毛竖起/空地自一片乡间墓地/神秘地伸出”(《路基下的马》)。而《我们在黑夜里织一块布》中强烈的历史意识、现场精神、自我盘桔都构成了强大的力量撞击着这个疲软时代的夜晚,“但我们还是没有看见那块可以/做成旗子的布我们的心里/只有一块失败的布/伪造的布/最后是织布机坏了/织布机/这个一到天亮就要死去的叛徒”(《我们在黑夜里织一块布》)我从不讳言我对江非诗歌的喜爱,因为在一个诗歌无比浮躁和虚饰的时代,他是能如此强烈而长久地撞击我的灵魂。南方,这个岛国一个诗歌的岛屿正在上升,顽健的诗歌根系正在倔强的生长、壮大

 

 

霍俊明简历河北丰润人,现居北京。任教于
北京教育学院中文系,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
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河北科技师范学院
兼职教授。

本栏责任编辑李泉松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部筐的诗
(作者:李泉松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
  • 2017《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综合成绩及拟进入考察人选公示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