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观察 >> 文学事件 >> 浏览文章
文学事件

李敬泽就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答记者问

作者:李晓晨 编辑: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李敬泽就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答记者问

李敬泽就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答记者问

 李晓晨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8月16日在北京揭晓,最终产生了格非《江南三部曲》、王蒙《这边风景》、李佩甫《生命册》、金宇澄《繁花》、苏童《黄雀记》5部获奖作品。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委员会副主任李敬泽接受《光明日报》《文艺报》记者采访,就评奖的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记  者:今天,第九届茅盾文学奖产生了5部获奖作品,标志着本届评奖落下帷幕。请您介绍一下本届茅盾文学奖的评奖过程。

  李敬泽:茅盾文学奖每四年评选一次。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是2011年评选的,今年要进行第九届的评奖工作。中国作协书记处对此高度重视,依照中宣部关于改进文艺评奖的精神,广泛征求意见,反复研究讨论,认真总结了近年来中国作协主办的各项国家级文学奖的改革经验,特别是上届茅盾文学奖改革的成功经验,在3月13日完成了对《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修订。3月15日,评奖办公室发出参评作品征集通知,4月30日,参评作品征集截止,评奖办公室经过整理、审核,初步认定共有252部作品符合《条例》规定的参评条件,从 5月15日起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公示。同时,5月上旬,中国作协书记处完成了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委员会的组建工作,62人接受聘请担任评委。5月15日,评委们开始各自阅读参评作品。7月30日起,评委会举行全体会议,经过18天的认真阅读比较和深入讨论交流,通过6轮投票,在8月16日上午产生了5部获奖作品,经中国作协书记处审核批准,向社会公布。至此,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奖正式结束。

  记  者:茅盾文学奖自1982年开评至今,已走过30多年历程,举行了9届评奖,为鼓励长篇小说创作、繁荣我国文学事业发挥了重要作用。本届评奖的指导思想和评奖标准有没有新的变化?

  李敬泽:30多年来,在历届评委的努力下,茅盾文学奖评选出了一系列足以载入中国当代文学史的重要作品,逐渐形成了比较成熟的评奖传统,体现了中国当代长篇小说的创作高度,体现了导向性和权威性,不仅在文学界受到推崇,在读者中和社会上也有广泛影响。

  本届茅盾文学奖是在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后举行的第一次国家级文学奖的评选。中国作协书记处认真学习领会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特别是在文艺工作座谈会的重要讲话精神,对《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做了修订。修订后的《条例》规定,茅盾文学奖评奖工作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遵循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弘扬主旋律,提倡多样化,鼓励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坚持导向性、权威性、公正性,褒奖体现中国当代长篇小说创作思想高度和艺术水准的优秀作品。

  在评委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钱小芊特别强调,评奖工作必须坚持思想性与艺术性有机统一的标准。这也是茅盾文学奖30多年来一以贯之的标准。面对丰富多样、各具特点的作品文本,评委们将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观点结合起来,进行深入、具体的分析和判断。我认为,本届评奖充分贯彻了茅盾文学奖的宗旨和标准,获奖作品体现了过去四年中国长篇小说创作的高度和水准。

  记  者:与上届评奖相比较,本届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的范围和条件是否有所调整?

  李敬泽:随着长篇小说创作的繁荣和市场的变化,确实有一些现象需要我们做出回应,进一步完善参评条件。比如修订后的《条例》规定,茅盾文学奖评奖范围为2011年至2014年间在中国大陆地区首次成书出版的作品。这实际上是明确了参评时间和参评版本都必须以成书为准。一些长篇在出书前先在杂志发表,这可能造成作品参评时间的混淆,更重要的是,杂志发表常常经过删减,与成书文本不尽一致。为了保证评奖的学术品质,这一次明确下来,评奖和授奖都是针对成书定本。

  记  者:我们注意到,十部提名作品有一个三天公示期,公示期间有没有收到什么反映意见?

  李敬泽:我们接到了一些反映,以认真负责的态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比如有读者对格非的《江南三部曲》是否符合参评条件和重复参评提出疑问。我们认为,格非本人早在2007年就公开表示,要写一部三部曲。2008年初,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开始征集作品,有关单位推荐了其三部曲的第一部《人面桃花》。而在此之前,2007年12月发布的《评奖条例》明确规定:“多卷本长篇小说,应在全书完成后参加评奖”。在第七届评奖中,评奖办公室只负责征集作品,不负责审核参评资格。当时设立的“初选审读组”并非评奖机构,承担的不是评委工作,而是阅读、讨论、筛选,为评委会提供“备选书目”。其中,审核作品参评资格即属筛选工作的范围,作为三部曲第一部的《人面桃花》不符合《评奖条例》要求,未列入备选书目,评委会并未评审此部作品。

  从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开始,取消了“初选审读组”,审核推荐作品参评资格的工作,改由评奖办公室直接承担。在第八届茅奖征集作品阶段,有关单位推荐了《江南三部曲》第二部《山河入梦》,评奖办公室当时认为,作为完整的三部曲创作,应在全书完成之后参评。作者本人接受了这一意见,《山河入梦》没有参评。本届茅奖,《江南三部曲》以完成形态申报。根据《评奖条例》的规定,多卷本作品应以全书参评,而对创作和出版需要较长时间跨度的多卷本作品来说,《条例》所规定的“评奖年度内在中国大陆地区首次出版”,所指的是全书最终完成的出版时间。所以,我们认为《江南三部曲》具备参评资格。                        

  记者:本届茅盾文学奖的评奖机制是如何确定的,担任评委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李敬泽:上届茅盾文学奖有一项重大改革,就是实行大评委制。事后看,这项改革的效果是好的,有利于更广泛地体现文学界共识,确保评奖的公平、公正。所以,本届茅奖的评选沿用了上一届的做法,成立了由62人组成的评委会,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担任评委会主任。评委的产生是通过两个途径,一部分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作协和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艺术局各推荐一人,由中国作协书记处审核聘请;另外三十人由中国作协书记处直接聘请。

  在组成评委会时,我们充分考虑了文学界各方面的代表性。具体到评委个人,应该是关注和了解过去四年长篇小说创作状况的作家、评论家和文学组织工作者,特别是要对这四年中的长篇小说已经有相当的阅读积累。需要说明的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作协和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艺术局推荐产生的评委,是以个人身份参加评奖,并不是推荐单位的代表。

  本届评奖与往届一样实行回避制度,我们在修订《条例》时对需要回避的人员做了更明确的界定,在组成评委会的过程中也做了严格审核。

  记者:我们注意到本届茅盾文学奖的参评作品多达252部,与上届评奖相比增加了74部。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数目不断增加,您怎样看待这一现象?

  李敬泽: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数量的增加,反映了长篇小说创作、出版的持续繁荣,同时也反映出作家们参评茅盾文学奖的热情不断高涨。但今年参评作品数量增加的幅度,也有点出乎我们意料。按照现行机制,中国作协团体会员单位、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艺术局、出版单位、大型文学期刊和持有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的重点文学网站等都有资格推荐参评作品,每个单位推荐作品不能超过3部。但随着出版业态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出版社都出小说,也都有推荐热情,这是参评作品数量增加的主要原因。

  茅盾文学奖面对的是4年间首次出版的长篇小说作品,数量庞大,从中评选出不多于5部的获奖作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客观上需要一个推荐筛选机制,确保征集到的参评作品既有广泛性又有代表性。如何保证这一机制的公平和效率,以便使评奖工作在一个可靠和可行的基础上进行,这仍然是需要我们今后认真考虑的问题。

  记者:自7月30日开始,本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工作进入集中评选阶段,请您介绍一下评奖委员会是通过什么样的程序产生最后5部获奖作品的。

  李敬泽:从7月底到8月16日,评委会一共进行了6轮投票。每一轮都经过评委们对作品的审慎斟酌,也都经过评委会议的热烈讨论,这既是对作品的认识和判断,也是对四年来中国长篇小说思想性、艺术性发展态势的研究和把握。评委们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常常也会发生争论和交锋。我想,最后的5部获奖作品充分体现了评奖委员会在一个充分的民主过程中形成的共识。

  记者:实名制投票是中国作协近年来评奖改革的一个重要举措,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从第三轮投票就开始向社会公布实名投票情况,而本届评奖仅仅公布了最后一轮投票的实名投票情况。请问是基于什么考量做出这样的调整?

  李敬泽:上届茅盾文学奖评奖首次实行实名投票,实践证明这是促进评奖公平、公正、公开的有效举措,从第三轮开始逐轮公布投票结果和实名投票情况,也极大提高了茅盾文学奖的社会关注度。本届评奖依然公布最后一轮的实名投票情况,这不仅是中国作协书记处的决定,也是评奖委员会成员的普遍愿望,评委们愿意面向社会、面向文学界,公开投出自己负责任的一票。同时,我们也希望,评奖过程能够在相对安静、不受其他因素影响的环境下进行,所以在反复考量后,决定不公布此前各轮投票结果和实名投票情况。

  记者:茅盾文学奖实行票决制,但大家对于票决规则也就是评奖委员会如何投票产生获奖作品并不了解。您能不能介绍一下?

  李敬泽:本届评奖的票决规则与上届相比没有变化,各轮投票都遵循严格的程序。根据《条例》规定,评委会主任主持评委会工作,但不参加投票,其他61位评委投票表决获奖作品,在获得半数以上的作品中,以得票多少为序,取前5部为获奖作品。如末位有票数相同者,再进行附加投票,在获半数以上票数作品中,以得票多少为序,产生获奖作品。

  记者:近年来,文学界和社会公众对文学评奖的关注不断增强,规范评奖、树立良好评奖风气成为普遍期待。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奖采取了哪些措施来确保评奖的公平和公正?

  李敬泽:近些年大家对评奖风气有很多议论,对本届评奖而言,这是沉重的压力,也是严肃的鞭策。确保茅盾文学奖评奖过程的公平、公正,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第一要务。对此,中国作协书记处高度重视,从一开始就通过《条例》对评奖纪律做出严格的规定,对评委的具体行为规范也提出了更加细致、严格的要求。同时,我们进一步加强监督检查工作,按照往届评奖的做法,组成专门的纪律监察组监督评奖全过程,随时受理评奖工作中的投诉和反映。此外,聘请国家公证机构对投票进行公证和监督。

  当然,评奖的风气不仅取决于制度和监督,最终也取决于每个参与评奖工作的人的自警、自律。我认为,本届评奖委员会从一开始就形成了强大的共识——面对文学界和社会的高度关切和期待,我们必须以最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评选也是一种权力,必须严于律己、严于用权,排除人情干扰,凭着艺术良心做出判断,公平对待每一部作品,确保评奖过程的公正严明。

  记者:请问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将于何时颁奖?

  李敬泽:第九届茅盾文学奖颁奖典礼将于今年9月下旬在北京举行。


上一篇: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一个方块字是一个天地
下一篇: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接受记者采访
(作者:李晓晨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李敬泽就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答记者问]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
  • 兀自东流去
  • 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