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昆明作家 >> 昆明作家资料库 >> 浏览文章
昆明作家资料库

潘上九

作者:本栏编辑 编辑: 文章来源:本栏编辑 时间:2016年06月04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潘上九

 

潘上九:中国国学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传统文化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云南当代文学研究会第三届常务理事会秘书长、副会长,云南省报纸副刊研究会第三届常务理事会副会长;政协昆明市第十届常务委员会委员。昆明报业传媒集团高级编辑。

主编有《南方诗丛》、《新地文丛》。

出版有诗集《阳光到达之前》、《天语》;散文集《远处的屋宇》、《南极日记》、《与100颗心交谈》;诗文合集《走近心灵之灯》;新闻专著《走进新闻时代》等。

2000年随中国第三次科普考察团赴南极考察,成为云南人首次踏上南极土地10勇士之一。

2010年获“中国五四文艺奖”和“孔子奖”。2012年获易学文化终身成就奖。

 

 

读上九的诗

伟良

1

读上九的诗总有一种幻觉,他是一个成年的孩子,满大街的孩子,而能成年的,这世上没几个,上九是其中一个。
别小看这一个,有了这一个,这世界就有一些地方是干净的,纯真的。你读读他的诗会找到这些特征的,母性与少女实则就是成年的孩子丰厚的情怀之恋,往浅了想,连北都找不到,往深了想,何止东南西北中啊。

2

“阅读高黎贡”里,斗胆的三个苍白断言,你别看他写得宁静、空灵,其实有冰火两重天的交织,也许是我偏好寻找他文字中隐藏的那些烈焰,因为是在高黎贡山,小家子气是叫不出那三声心声的,思想、哲学、时间,居然敢把它们放在话下,山在他的心里有了居高临下的灵魂,放肆自然是一种应有的风采了。那一滴泪,如此地滚动,恒远;
那一个勇者,如此地聆听,空灵,恒远;
纯净的大地的声音,只有如此圣洁的生命才能听到;
心跳如常,却也是另一番情怀。


 

‘父亲远行”中,一个哀字,多少怨行。读了这首诗,始觉男人不是随便当得的。他的心必须有人性的纠结,坎坷是一所民间学堂,远离第一次被重新注解。
转眼作者也到了开始有白发的父亲年岁,反而与那个父亲越走越近了,越想越亲了,越念越贴切了。
这其间的含义,这其中的滋味,诗都说出来了,你若真想读出来,不说百遍,十遍吧,起码。 
“承受真实的光辉,承受柔弱的光辉,承受苍茫的光辉”,这是不惑之年前作者的心灵印记,可以注解本诗。那种情怀,非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不可。一个男人对一个男人的追溯,他与他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父子,仅从情感上去理解是远远不够的,是会小儿科的。
历史,境遇,时际,变迁,在大心怀里,一己的经历已经掺杂了许多全众的缩影,悲痛血迹斑斑,幸福伤痕累累。

4

“南卡名典”写的是地上,却让人想到天国

天国有诗,人心似乎有些盛不下了。
佛意在那样的佛徒身上,似乎也甘愿静抑哲理而喧哗诗行了。
满怀的还是爱,爱得那么舒缓,那么轻盈,那么精灵。 
行走,而不是坐禅,阳光跟在了身后。

天空在他的心里 。

“与天空靠近的感觉”写的是天上,却让人的思绪弥漫在地上。看见恋人时那样动情,春天自然要去追赶永远不老的时间了 
所以成为他的恋人 
当然有开不尽花的云朵 
阳光里 
你 
温暖笼罩一生

5

心属的听力。
诗有时不是读得,是听得。
“看看我的孩子,看看我的小仓鼠” 
神话在人间,诗人造的。 
时空之外,诗人在接雨 。
爱,嫉妒得不要了命。

6

有心力者,诗会臣服,然后起舞。释怀,是需要心力的。
说句题外话,诗有时也会苍白,因为诗人的出色。诗人心中不仅有世外的潇洒,还有更多世内的矜持。 
诗心向善 ,诗人从善。

那一滴泪,如此地滚动,恒远;
那一个勇者,如此地聆听,空灵,恒远;
纯净的大地的声音,只有如此圣洁的生命才能听到;
心跳如常,却也是另一番情怀。


 


 

 

上九的诗


 

阅读高黎贡

 

这座山脉

在天空之上

在喜马拉雅的 
腹部

山脉  诠释着

冰河时代的  阳光

从青藏高原 
横亘而来

一直奔向中印
半岛
 

这是一座  
自由的山脉

时而在冰川中
穿行

时而在白云间
奔走

时而在亚热带的
丛林中
跨越
 

这是一座

叛逆的山脉

一反千山万壑

自西往东的

向度

自昆仑峰巅

由北向南

在这里

无尽的  生命

沉浸于她圣母般的

怀抱
 

温润而恒远的
光亮 
照耀内心

黄昏时山影的 
金色

清晨雾霭的  
白色

雨后的禅一样的 
绿色

正午的青蓝   子夜的

湛蓝
 

天空响动
一万种鸟鸣

山谷响动
一万种树摇

绿荫响动一万种  
 动物的足迹

一只羚羊
眨了一下眼睛

历史在眼神中
已跨越了  
六千万年

 

这是一座  
人类母亲之山

她孕育了
世界所有的生命

她滋润了
世界所有的生命

她用女性的柔情 
挡住了

冰河时代的 
严寒

 

这是一座  
少女之山

我在阳光中 
凝视她

美丽的羞涩

我在微风中 
感觉她

美丽的清纯

从清晨到黄昏

我感觉到 
脚下的 
山脉

正在增长

 

我在阅读
高黎贡山

在21世纪初页
冬天黝黑的

夜色中 
 一万颗星星

照耀着  
大地
 

我的手  
可以触摸到

大熊星座  
 小熊星座

犁耙星  牛郎星 
织女星

木星  
 金星和
火星
 

我感觉它们都是

高黎贡的孩子

我的耳朵  倾听着

怒江奔流的  声音

 

我看见  高黎贡

美丽的太阳之唇

 

在这美丽之唇的
侧影中

思想因此而  苍白

哲学因此而  苍白

时间因此而  苍白 


 


 

南卡名典

1
在香格里拉
一处叫
南卡名典的
客栈
清晨阅读是
神才有的
待遇 
在梦中
我常常在
它的回廊里
读书 
恍惚中
绿度母
常常会
来到我身旁

她用手指
轻轻触碰
我的额头
我的身体
在一个瞬间
变成金灿灿的
莲座
她说
她是来
度化我的
可是我还没有
准备好
2
我居住的
地方
充满香气
我知道
绿度母
就坐在
我身旁
先前
她从回廊里
走过
她的黑发
遮住右边的
脸颊
她的
黑发
让夜晚

白昼
一样
绚丽
3
深夜
火塘
在我心中
巾幡一样
飘动
我的灵魂
随经幡
飞越到
月光之上
卡瓦格博
在月光中
伸开它的
双臂
在月光的
深处
有间充满
母性的
房间
绿度母
就站在
窗棂边上
歌唱
4
我的
眼帘
突然被
泪水
浸满
泪光中
绿度母在
雪地里
伫立
我们之间的
距离
只是眼脸和
眼睫毛间的
距离
有时她会
显像成
我的母亲
有时她会
显像成
明亮的
佛灯
有时她会
显像成
我愿与之
生死相依的
恋人
5
夜空突然
涌动
海一样的
蓝色
我在梦中
看到
我的灵魂
也是天空
一样的
蓝色
我在梦中
盘腿而坐
雪域的深处有
绿度母的
眼神
有仙女提着花篮
在星际间
飞来飞去
有蓝宝石般的
念想
在静默中
漫步
有光芒把
银河
轻轻
摇荡
6
庭院中的
那只麋鹿
常常在
梦中
敲我的
窗棂
她告诉我
她是
梅里雪山的
女儿
她能
引领我
找到
我的恋人
她的头上
顶着
金灿灿的
臧八宝
她的身上
披着
达摩祖师
留下的
哈达
那是
地平线的
晨曦

父 亲 远 行 


 

 

父亲的信迄今尚未收到

他离开我们   他坐着火车

在站台

我的心  并无一点预感

我很平静  表情如石头

 

莫非  在这平静中

有某种事件就要发生

莫非我将失去天空的遮蔽

我永远是个孩子

我不敢走夜路

我感到一定有某种预兆

我走入空气

我感到父亲活跳跳的

对着天空他说阳光真好

他说笑话  他读古文

他抹桌子  他戴上眼镜

 

上周我做梦

父亲向我要一个箱子

我想箱子是妻装衣服的

我想父亲爱乱用钱

我撒谎  说箱子被某人借去

我梦见自己走过一座桥

那桥岌岌可危

下面是无底深渊

我梦见我走入许多房子

空旷旷的   没有生命

远处  亮着电灯

莫非  父亲真要离我而去

莫非他已走上某种行程

他一个人远行

他为何不写一封信

他为何不告别

 

窗外虽然仍旧有阳光

但冬天已经临近

自然界虽然生机盎然

但我却只能触摸到阴影

桉树摇动  我看到静止

云层远去  我看到静止

 

母亲不说话

已预感到某种事件

眼里流露凄凉的神情

父亲与母亲  是个悲剧

他们几个世纪没有说话

时代在他们面前划了一条鸿沟

父亲与子女  亦是一个悲剧

某个时候  姐姐见了父亲

曾形同路人

她诚心诚意地写揭发材料

诚心诚意划清界线

那时  只有我尾随父亲

像只惊恐的狗

我不敢看父亲的眼睛

后来  父亲一个人住在一座山上

许多动物  许多玩具

我们说父亲老了

有某种变态

我们不理解  这些动物  这些玩具

每个人心中  都是很多的

但父亲却没有

他有三十年戎马生涯

他有三十年铁窗生涯

这些  玩具

    动物  孩子

这是父亲的太阳呀

父亲老了  满头银发

常常站在大街上

请求那些陌生的孩子

叫他一声爷爷

这时  他就送给他们一块像擦

一支铅笔  一件衣服

他常常一个人站着  看孩子们远去的背影

他常常站在人群中听他们说话

他不爱呆在家里  像怕鬼似的

他常常凄然地微笑

冷漠地看某种物体

 

夕阳将沉  我无法言语

某人说过  人一定要等到黑夜来临

才能感受白昼的绚烂辉煌

他说得多么确切

人很奇怪  常常设立屏障隔开内心

人向上苍乞求爱和幸福

人不知道

在许多平凡日子

都是充溢着思索  充溢着爱的呀

一张桌子  一把椅子  一个墨水瓶

都是充溢着哲学  充溢着爱的呀

父亲  父亲  我的父亲

 


上一篇:胖子
下一篇:马可
(作者:本栏编辑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潘上九]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
  • 兀自东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