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昆明作家 >> 昆明作家资料库 >> 浏览文章
昆明作家资料库

祝立根

作者:佚名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6年06月04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祝立根

祝立根,男,1978年秋生于云南腾冲,2002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有诗歌发表于《诗刊》、《滇池》、《星星》等。参加第一届“人民文学.新浪潮”诗歌笔会。出版诗集《宿醉记》。现居昆明。


 

胸片记  

 

我真是我自己的囚徒。

那年在怒江边上,长发飘飘

惹来边防战士,命令我,举手

趴在车上,搜索他们想象的毒品

和可能的反骨,我不敢回头

看不见枪口的距离,真的把一个枪口

埋在了胸口,从此后我开始怀疑

我的身上,真的藏有不可告人的东西

我的体内,真的长着一块多余的骨头:

填简历,我写得一笔一划;说明情况

我说得絮絮叨叨。哦

就是个农民的儿子,尘土中的草根,有什么

值得怀疑,有什么值得怀疑

不信,你搜,我的肺腑中有没有淌着多于别人的污秽

我的心肺,有没有为人世的光阴,熏得发黑。


 

在医院,再一次我举起双手

把胸膛贴在砧板上,把脸,埋在黑暗中。


 

呼啸  

——与同学返将拆母校感怀


 

孩子们在萧瑟的灯光球场上奔跑

口中呼啸,模仿着一列开往远方的火车

真有什么从胸中呼啸而去,已经

空空荡荡,仿佛旧梦终于被搬空

即将被拆除,有人心有不甘

指着墙上的葡萄科植物,“拼死爬了那么多年

居然,抵不住推土机的一秒钟”

亲爱的同学,崩塌早在许多年前就摧毁了

事物的核心,刻花玻璃和门把上的灰烬

正是无数伤害后,落下来的

风干的泪滴。料不到的是多饮下一杯烈酒

非但没有拔出心中的荒草,反而

使它们长得更凄厉—— 

“应该在此写上过彼此的姓名,应该 

印上去过一个指印……”,在满是涂鸦的墙壁前

喃喃自语,妄图着为自己招一次魂。

可一切终将徒劳。

孩子们无法理解这些从顶光画室退败下来的人

脸上蔓延的暮色,他们想象中的火车

一直在口中呼啸不止。


 

广袤 

骨子里,他把自己当作

苦难中的主、离乱中

的佛陀,迈立开江和恩梅开江流域上

悲悯的牧羊人。喝醉的时候

他喜欢别人喊他老板

并把他贩卖的缅甸女子,比作

刚刚出坑的宝玉石,身材好、年纪轻

是上等的翡翠,可以生崽

即便略有瑕疵,那也是

玛瑙或琥珀。成交的时候

他还会不无神秘地强调

神仙难断寸玉,你可能

撞大运,也可能剖开才发现

里面充满了裂纹和水渍,逃跑掉的

那一定是强酸腐蚀掉心灵的

B货。又不忘宽慰上几句

夸耀某个异国的女子,他乡的

幸福生活:某某某曾经捎信给他

说能吃饱,某某,去年春天

生下了儿子,在警察带走她的当天

当着全村人的面,放声大哭。也不是

每次都称心遂意、功德圆满

他也有困扰、痛苦,犹豫和抉择。有一次

在边境赌场里,一个内地来的卖淫女

拉着他,苦苦地哀求

希望他能够把她当作一个缅甸女人

卖掉,她哭着对他说,她将

终其一生,不抱怨、不哭

不讲汉话,把自己当作一块熄灭的火山石

她将终其一生,感念

他的恩德和好心。就那么一分钟,他说

他真的想和那个年老色衰的妓女,抱头痛哭

并把她娶做相依为命的妻子。


 

轮回  

此刻我在马路边收取着这些:

秋日中撒手而去的落叶,一只白蛾

的独舞,断臂男苍凉的歌声和中医馆

熬了几世纪的药;在秋天

我还收取过原野上的呼喊

暮霭中的炊烟,舍身的米粒和明晃晃的汤汁……

的确是一个丰收的季节。有些倒下

而有些得于在秋风中继续涨大

比如我。当然远不止这些

我未提及的历经的春天、夏天

和冬天,我都签下姓名,填下

简历:某年某月~某年某月

中间的海,我已不想再一一填补

那么多阴晴、冷暖,那么多波澜

都曾喂养我。我知道终究有一天它们将使我再次缩小

小至尘埃,我知道整个过程将漫长,且艰难

如同光阴赐予的所有

又被一件一件的从胸中取出,那么多

悲欢,那么多吞在肚子里烂在肚子里的

秘密。都将交付秋风。而寄往地,不明。


 

无眠吟

有没有和横死者

感同身受。有没有

和横暴者,拍案决裂

义无反顾。有没有

作奸犯科,损人利己

偷偷说别人坏话。

有没有召集失散多年的老友

喝一杯。有没有

和白发苍苍的父母

一起抚摸往事

有没有和妻子同甘共苦

相依为命,的辛酸和幸福

不是什么人都能感受。有没有

不再把俗世当作借口

再不背背,孩子就大了


 

春日饮酒大醉歌

他说那是他可爱的故乡。不管

叫小西乡、小西区、小西公社

还是并入了腾越镇

不管改来改去,他结结巴巴

已经说不出自己的出生地,仿佛

患上了遗忘症。父亲和母亲

在同一个家,搬过来,搬过去

白发苍苍

不管有多少挖掘机和推土机,发誓

要在黄土深处,挖出充军人和流放者

以骨相抵的地契。

请原谅一个游子对故乡毫无原则的赞美

和是非不分的回护。他喝醉了

怀抱着落日,又大又红

以为很温暖,请原谅一个喝醉了的游子

一点儿也不心慌!眼前一晃

抬头就是一句,“床前明月光”

又念不下去……,如果

月亮还在天上,就请她

为那些死去的画一画妆

一阵春风掀出他紧捂的白发,又是一句

“春风又绿江南岸”!终于忍不住

尖叫了一声,悲伤

像一条浑浊的大江涌上眼眶……

如果春风还要这样不停不停地吹呀吹,就请

给他一个虚无的渡口,宽慰他

让他以为,他心中的那根廋弱的芦苇

真的载得起他踉踉跄跄的步伐。


上一篇:张庆国
下一篇:凌之鹤
(作者:佚名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
  • 《滇池》编辑部二〇一七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简章
  • 张庆国
  • 《滇池》编辑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笔试成绩 及拟进入资格复审人选公示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